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吞噬神話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寧哲尷尬的笑了笑,也不知該說些什么。雖然寧哲平時挺外向的,但是一旦遇到女人就不知所措了。

    糊涂仙看著寧哲搖頭笑道:“別愣著了,我帶你來這里不是看你發呆的。當年我在各大種族之中偷取了一些神奇的力量,那些力量一部分被我封在仙子鑒之內,一部分被我封入了眼前這座湖泊之內。你現在跳進湖泊之中試一下,感覺一下有沒有特別的感覺。”

    寧哲脖子一縮,忐忑的說道:“可是我不會游泳啊,而且天生怕水。”

    糊涂仙笑罵道:“你現在擁有了神奇的力量,還怕水?”

    “咯咯,瞧你那呆呆的模樣,你就放心的跳進來吧,我會保護你的。”小美沖著寧哲甜美一笑,露出兩顆潔白的小虎牙,看起來可愛極了。

    寧哲嘿嘿一笑,身體向前一跳卻不料用力過度直接撲在了小美的身上,寧哲得意極了,因為他是故意的。

    小美被嚇得驚慌失措,連忙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胸脯,一把將寧哲推開,紅著臉說道:“看著你挺老實的樣子,沒想到也是個壞蛋!”

    “哈哈,咱也沒說自己是好人啊。”寧哲大笑一聲,卻不料一時大意頓時嗆了一口水,惹得小美一陣嬌笑。

    糊涂仙在岸邊無奈的看著寧哲,說道:“你給我認真一點,我不是帶你來玩耍的,你好好體會一下在湖水中有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

    寧哲沖著岸邊的糊涂仙揮了揮手,搖頭道:“沒什么特別的感覺,就覺得這湖水好清涼,好舒服啊!”

    “行了你這混蛋小子上來吧,看來你體內的力量已經飽和了,不能再吸收更多的力量了。”糊涂仙輕輕揮了揮衣袖,形成一條氣浪,將寧哲從湖面上卷到了岸邊。

    糊涂仙踢了寧哲一腳,哼道:“既然你體內的力量已經飽和,那么便接受為師最嚴厲的訓練吧!”

    寧哲恐懼的看著糊涂仙,然后望向湖中的小美人魚,咧嘴笑道:“小美妹子,哥走了,以后還會回來找你愉快的玩耍的。”

    “滾蛋吧你這個混蛋!”小美嬌罵一聲一甩尾巴便鉆進了湖水之中。

    ————————

    大約一個月的時間,韓延鋒、寧哲和紅蓮沒有間斷的修煉了一個月,但是石仙的傷還沒有完全痊愈。就連糊涂仙都大感疑惑,按理說普通的劍傷修養個七八天就差不多愈合了,更何況石仙還是被劍氣所傷,本來就會比真正的劍傷容易愈合。

    但事實就是這樣,糊涂仙也沒辦法只能等著石仙的傷慢慢愈合。

    這一日,太陽已經落山,寧哲三人也一如往日的從林子里修煉歸來。經過一個多月的練習,三人都有了一些進步,最明顯的就是寧哲了。

    雖然一開始寧哲擁有了一身神奇的力量,但是他卻不會使用,后來經過糊涂仙的指點,他已經學會了一些控制這些力量的技巧,并且自創了一些小招式和小法術。因為如此,寧哲還一直自戀的認為自己是一個修煉天才。

    韓延鋒與紅蓮率先回到山洞,而寧哲因為厭倦了每天都吃野菜的日子,此時正獨自一人跑到山峰中的一條小河里抓魚去了。

    大約半個時辰后,寧哲捧著幾條大魚回到山洞,幾人找了些干柴便在洞外搭建了篝火,吃起了烤魚。

    老少四人正吃的津津有味,寧哲突然問道:“師傅,咱們這個世界修煉等級是什么,是不是也有筑基練氣什么的?”

    糊涂仙正悶頭吃著魚肉,含糊不清的說道:“吃飯的時候別說話,影響食欲。有什么問題等吃完了再說。”

    “哦。”寧哲偷偷的白了他一眼,嘴里偷罵了幾句,便埋著頭苦逼的吃著手里的烤魚。

    將烤魚吃完之后,沒等寧哲再問,糊涂仙便說道:“你剛才問我的是修煉境界如何劃分吧?”

    “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寧哲激動的說道,因為他很想知道自己現在的修為到了何種境界。

    與此同時,紅蓮與韓延鋒也露出一副好奇的樣子。

    寧哲奇怪的看著韓延鋒,說道:“不是吧,你和師傅修煉了二十多年難道也不知道關于修煉境界的知識?”

    糊涂仙說道:“是我故意沒有告訴他,因為為師覺得修煉一途要心無雜念,實力境界是一方面,而心境的強弱又是一方面。我比較看重的是一個修煉者的心境,只有心境高了,自然能夠領悟出一般人不能理解的道理。”

    寧哲習慣性的撓著身上的毛,說道:“心境什么的太高深了,您還是先講講這個世界的修為境界是如何劃分的吧。”

    糊涂仙擺了擺手,示意寧哲不必著急,然后緩緩地說道:“修煉境界分為四個階段,一個人從普通人到成為一個修煉者要經歷悟道這個層次,悟道是最基本的境界。悟道之后要經歷天練,天練的意思就是經受天地之間各種歷練,其中的意思只能自己去體會。度過了天練這個境界便可以去探尋更深一層的境界了。”

    說到這里,寧哲三人都露出一副期待的樣子。

    糊涂仙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更加高深的境界分別是萬法與歸元。萬法是指萬般法則,歸元是指一切歸無,各種規則歸于初始之境,到達無極混沌的無上境界。”

    聽了糊涂仙的介紹,紅蓮與韓延鋒都露出一副很向往的樣子。而寧哲卻露出一副很失望的模樣,嘴里嘟囔著:“我還以為會有渡劫飛升這些高大上的東西呢,沒想到只有這四個境界,聽起來好無聊啊。”

    聽著寧哲自己在那里嘟嘟囔囔,糊涂仙笑道:“你的想法如此平淡很好,只有心無雜念才能領悟更加高深的層次。”

    就在他們師徒幾人交流修行經驗的時候,石仙突然大叫了一聲,惹得幾人同時注目。

    寧哲走到石仙身旁,問道:“你亂叫什么啊?”

    石仙回頭看著寧哲,激動的說道:“我感覺我的屁股突然不疼了!”

    寧哲好奇的看向石仙的屁股,也大叫了一聲,驚訝道:“太神奇了,你屁股上的傷口說不見就不見了!”

    其他人也走了過來,糊涂仙看到石仙屁股上的變化后也驚訝的說不出道理。而此時幾人都沒有注意,石仙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狡黠。

    “你還真是神奇。”糊涂仙搖了搖頭,不過卻露出一絲微笑,對著幾人說道:“這樣也好,我們明天就可以啟程去龍虎城了。”

    紅蓮頓時歡呼一聲,雖然露出看似很歡樂的笑容,但是眼神里卻隱藏著深深的難過。

    糊涂仙等人也看在眼里,但都沒有點破同時隨著她微笑著。

    然而,寧哲卻突然露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摸著身上的毛,尷尬地說道:“可不可以把這些毛都刮掉啊,這樣走出去實在是太丟人了,就跟個毛絨玩具一樣。”

    對此,糊涂仙也有些為難,但是韓延鋒卻突然拔出自己的寶劍并指向了寧哲。

    寧哲嚇了一跳,回頭看著韓延鋒,震驚的說道:“不是吧,剛認識一個月就要同門相殘了嗎?”

    “師弟你想哪去了,我是想要用自己的劍幫你刮毛。”韓延鋒收起了劍,尷尬的說道。

    寧哲聞言一愣,隨即嘿嘿笑道:“是我會錯意了,不好意思阿。不過你有沒有沒穿的衣服啊,如果有希望借我穿穿呀,不然這身上的毛要是都剃光了沒衣服穿不就走光了嗎。而且你別把我頭上的這些毛都剃光了,我寧可讓這些五顏六色的毛當頭發也不要做禿驢。”

    一遇到和自己有關的事寧哲的話就特別多,就跟個話癆一樣。最終韓延鋒實在是受不了,便打斷了他的話語,并無奈地說道:“衣服我可以借你穿,現在天色不早了,你要是想剃毛就別啰嗦了。明天我們就啟程去龍虎城了,今晚得好好休息。”

    寧哲嘿嘿笑道:“好說好說,現在就回洞中給我刮毛吧,記住別刮我頭上的毛啊!”

    “知道了,快進去吧!”韓延鋒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寧哲咧嘴一笑便走進了洞中。

    “啊,你輕點!哈哈哈,好癢好癢……”洞中傳出寧哲喊叫的聲音。

    深夜,寧哲穿著一條大褲衩偷偷的跑到山洞外面,來到石仙的面前,看到石仙并沒有睡覺,便湊過去悄悄地問道:“你是不是故意騙我們你的屁股傷一直沒好,不然今天怎么突然就好了呢?”

    石仙無語的看著他,無奈地說道:“你大半夜的跑出來就問我這個,無不無聊啊?”

    寧哲撓著頭,嘿嘿笑道:“我就是很好奇嗎,你就告訴我吧。”

    石仙瞥了他一眼,然后撲通一聲躺在地上,閉著眼睛不再理他。

    寧哲吃了癟,用力的踢了石仙一腳,便一臉不快的回到了洞中。

    而此時,石仙突然睜開眼,嘟囔了一聲:“臭小子,還挺聰明的嘛。”

    一夜之間眨眼即過,清早師徒幾人收拾好了行李,石仙在洞外等候著。

    師徒幾人走出山洞,寧哲回頭看了石仙一眼,大聲說道:“向西而行,目標龍虎城!”

    悠悠古城,風塵灑滿了城墻。這座城就像與世隔絕一般,周圍群山環繞。

    暗黃色的城墻上灑滿了落葉,城門前幾名瘦弱的士兵正在巡邏,看起來都是一副很萎靡的樣子。

    寧哲等人進入古城,城中人影稀少,也沒幾個商人,看起來相當清冷。

    一陣風吹過,街道上黃沙飛舞,沙塵沾滿衣襟,惹得寧哲不斷地抱怨著。

    然而一直很活潑的紅蓮在進入城中之后卻是沉默了起來,故地重游,她這一別就是十年。

    紅蓮紅著眼睛望著城中的人與建筑,輕聲道:“這里和十年前一樣,人還是那么少。你們看前面的那個十字路口,我似乎又聽到了那一晚母親彈奏的美妙樂聲,那晚我和母親就是在這個路口等到父親歸來。”

    糊涂仙輕嘆了一聲,說道:“往事如風,一切都成為了過去。我們要向前看,不能總沉浸在一些不好的回憶之中。”

    “師傅,前面有個茶館,我們在那里落腳休息一會兒吧。”韓延鋒指著前方,幾人便向著茶館走來。

    茶館外面搭建一座涼亭,寧哲幾人坐在涼亭之內休息起來。

    伙計上了一壺茶,寧哲小啜了一口茶,看著街上人來人往,感嘆道:“我原以為龍虎城會是一副很繁華的樣子,沒想到竟然這般落魄。”

    糊涂仙扶了扶自己的胡須,搖頭嘆道:“人心都散了,城也不是城了。三十年前這座城也是繁華一陣,但是因為一場變故一切都變了。”

    古城總是給人一種凄涼的美感,一種如影隨形的滄桑。

    處于這種環境之中,使人有種很沉悶的感覺。

    偶爾聽到幾個孩子的笑聲,但是街上行走的人們就像傀儡一樣,目光無神,仿佛失去了靈魂。

    “受不了了,要是在這里呆上幾天我會被憋瘋的,這里怎么這么壓抑呢?”寧哲將一杯茶一飲而盡,大叫了一聲。

    然而茶莊的伙計只是回頭稍微看了他一眼,便去招呼其他客人了。似乎城中的人對任何事情都失去了興趣。

    糊涂仙也是感嘆連連,他望著城中這些復古的建筑,說道:“龍虎城建立了一千多年一直屹立不倒,但是居住在這里的人卻是換了一批又一批。時過境遷,滄海也變了桑田。物是人非,誰又能逆轉流年。”

    “啊~~我受不了了,能不能別說這么令人壓抑的話題了!”寧哲又是大叫一聲,然而這一次茶館的伙計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寧哲站了起來,不悅地說道:“真受不了這種氣氛,我們趕快找到龍幫,盡早離開這座令人窒息的古城。”

    然而寧哲剛剛說出這句話,周圍的一些閑客都迅速的離開了茶莊,連那個伙計都跑到了小樓之內,附近的人都躲得遠遠的。

    “不是吧,龍幫就這么恐怖嗎?”寧哲大叫了一聲,無語的看著突然離開的這些人。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