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開海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評估
    說來好笑,曹道長的第一位信徒、也是伐木場的主人老泰勒,連自己信的是什么都知道,反正就信了。

    因為對木匠老泰勒來說,這一行為準確來說并非改宗,而是叛國。

    這比改信容易多了,他根本不知道國家是什么,只知道王國。

    就像一個坐地木匠,成為一名雇傭木匠,而雇傭他的人是大明帝國,這一內心先入為主的事實令他欣然接受。

    老泰勒的父親是倫敦附近天主教修道院的木材主,以為修道院的修士們準備木材為生,而在英格蘭亨老八掌國時期,一切教會的莊園、領地、學校、農莊、宅院、房屋、草場、牧場、土地、禮拜堂、繼承權、什一稅等一切屬于教會的權力都被收為國王所有。

    “當時我父親正努力在教會為我謀得一個進入大學的機會,那樣我就能成為受人尊敬的修士,為受苦百姓布施。你也看見了,英格蘭到處都是失去土地的百姓,到處流浪,森林里全部都是強盜。”

    說到這時,老泰勒深深吸了一口手上的大明牧野黃色煙卷,煙頭發出的光亮讓他手上干裂的溝壑很是顯眼。

    潘勝順著他的眼睛看向不遠處林間勞作的伐木工,其中有男女老少七人在早前都是森林中的亡命之徒。

    他們靠用刀子和木弓劫掠過往商旅為生,栽在湯二手上,不過湯二非但沒殺他們,還給他們介紹了一份工作——到這來伐木。

    “后來我只能去港口搬運貨物,否則就只能進入毛紡廠工作,對男人來說織布不太體面,但很多人別無他法。一個從西班牙逃到這的木材商雇傭了我,所以我才能認識你們,太可惜了,要是他還活著。”

    這年頭全世界都有西班牙人,菲利普對國內的政策一手遮天的政策讓許多資本家與知識分子逃離西班牙,但凡有一點辦法都不愿留在本土——西班牙確實是這個時代歐洲最強大的國家、也是歐洲最富有的國家、還是歐洲最令人享受的國家。

    一顆珍珠對大明的商賈與西班牙的商人來說同樣唾手可得,但一年幾石稻米谷子、各類蔬菜與肉食對大明百姓來說也是唾手可得,對西班牙百姓卻難于登天。

    西班牙才是真正羊吃人的地方。

    潘勝點頭表示理解,如果老泰勒沒有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他們也很難直接交流。

    同時他在心里評估之后,認為老泰勒對他們是沒有威脅的,點頭道:“如果你需要,一年兩年后,我可以幫你弄一塊新大陸百姓才有的木籍,證明你是大明百姓,英格蘭的貴族管不到你。”

    老泰勒點著頭,兩眼卻露出不安與迷茫之色,頓了很久,才抬了抬手里的煙,問道:“我還是不明白,你們有最好的貨,為什么要在這讓我經營伐木場?”

    “這總會讓他們注意到,這件無利可圖的事,我需要一個說法來應付可能的危險。”

    看著無端擔憂的老泰勒,潘勝輕松地笑了起來,篤定道:“是有利可圖的,你把伐木場交給你四個兒子其中之一,等明年教會的錢來了,再去港口開個造船廠,雇大明的船匠來修船。”

    “只要貿易繁榮,我能保證明船比起其他船廠,更愿意到你的船廠來修船,而且有了最好地方和進貨商人,你甚至可以在船廠旁邊開一家賣牧野煙的店鋪。”

    “要是沒有戰爭,你會成為人上人。”

    老泰勒的擔憂是合理的,事實上他的伐木場所雇傭的大明護衛足夠讓當地的各級領主感到擔憂,他的伐木工來自山林、護衛身上成熟老練的戰士氣息瞞不過人,而在伐木場并不缺少火槍。

    在這一概念中,老泰勒只要騎上馬,便能組織起超過一名貴族騎士的兵力。

    不過大明在普遍的英格蘭人觀念中,并非假想敵,而是面對西班牙的幫助者。

    這與大明人的觀念剛好相反。

    潘勝拍拍老泰勒的肩膀,笑道:“走吧,去準備準備,我們去拜訪男爵推銷火槍,要是有機會,我想看看他的士兵。”

    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在定下教名為日月后,還在老泰勒的建議下加上了龍的圖騰,這樣教會的全稱就是日月拜龍教。

    道長和圣女出去晃悠了,他倆帶了幾個護衛,準備了幾套‘黃龍下凡,萬民翻身’、‘日月復來,天下太平’之類的詞兒,要去周圍村落里試一試百姓對什么最敏感。

    看看到時候讓楊高的子弟怎么編童謠傳讖言好使,還有像勸進表、狐貍叫、衣帶詔、魚腹書、埋石人兒這些活哪個在這片土地上比較對口。

    至于小旗官潘勝,在這些專業性比較強的活計上沒受過訓練的他派不上用場,隨行而來的一名旗軍正在收拾他的背包,將筆記本之類的必需品都收起來,讓伐木場的工人幫忙把兩箱火繩鳥銃放在四輪馬車上。

    馬車的轉向很有意思,潘勝在出發前研究了一會兒,在小本兒上畫了個草圖,不過也沒多看,他的主要使命并非如此。

    而是對英格蘭貴族軍隊的戰斗力評估。

    同樣的報告在他們的船上有一份,是曹道長在出海前準備的,潘勝在航行中翻來覆去的看,記得滾瓜爛熟,但抵達英格蘭后……他覺得那份報告對英格蘭的兵力評估是錯誤的。

    那份報告的作者是陳沐,評估稱英格蘭的軍隊規模未知,海戰能力勝過西班牙海軍、陸戰能力弱于西班牙新大陸軍團、與法蘭西軍隊相等。

    潘勝不信。

    他在南安普敦下船,當地貴族跟湯二吹噓,說海上停著英格蘭最強大的戰艦,跟他們差不多。

    可問題出在他們開的都是福船,而且只有兩艘四百料鯊船護衛艦。

    而他們呢?二十多條船,四條比福船大點兒,其他都是些還沒四百料福船大的小玩意兒。

    就這些破玩意兒,能和西班牙正規軍打?

    在小旗官潘勝看來,倒是英格蘭的海商如果奮起,還有可能同西班牙人一戰,這個國家的海軍太弱了,弱到被他家大帥早年放銃打死的曾一本如果率部出現在英國沿海,能直接稱王稱帝。

    跟著他的年輕旗軍在最后檢查鳥銃,叮當一聲,在下面固定通條的銅隼掉在地上。

    旗軍苦著臉道:“小旗,這毛病修不好,這批鳥銃都有這個毛病,能裝上,但只要放銃肯定會掉。”

    小旗官潘勝顯得并不在乎,揮揮手道:“畢竟是從廣東都司收上來的銃翻新,舊制銃床用新零件,不和尺寸很正常……賣的時候告訴他們這個毛病,放銃不震掉卡榫是假的。”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