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五零俏軍嫂養成記 > 第459章 大佬在現代198
    一進入房間,入眼便是姜毓秀筆直而坐的身影,而且還是在電腦面前;一看是又陷入了頓悟之中。

    云清陵忍不住扶額,小姑娘真會玩,這才頓悟多長時間?又頓悟了。

    退出房間,云清陵將羅吉招來,“去讓馮義東做些滋補的湯水過來,之后每天一天三頓都要準備,直到毓秀出房間。”

    “小姐這是?”羅吉擔憂的問道。

    “沒事,不該問的不要問。”云清陵將人揮退,順手拉上房門,轉身去了書房;在書房里翻找了好些正一派的典籍,總算找到了頓悟的相關資料,雖然不多也知道頓悟中人是不會死的,他們自身有元氣可供應腸胃消耗,也會修復身體損傷。

    頓悟不可多得,有的人一生都不一定有一次,而他心上的姑娘卻是接連兩次;時間段還不長,真是福運深厚。

    又過了四天,姜毓秀才從頓悟中醒來,一睜開眼整個人都差點被熏暈過去;這次頓悟直接沖到了煉氣期巔峰,也就是半步筑基,差一點點就能捅破那層瓶頸進入筑基期,因此,身上排出了許許多多的雜質。

    梳洗好,走出房門便見云清陵守在門外,姜毓秀輕笑問道:“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回來好幾天了,你一直在頓悟中我就沒打攪你。”云清陵含笑拉過她的手,“剛洗了澡,怎么不把頭發吹干。”

    “沒事兒,它一會兒就干了,我的頭發不是很多,干起來就快。”姜毓秀壓根沒把濕頭發放在心上。

    云清陵無奈道:“現在你感覺沒什么,等老了就有感覺了。”

    姜毓秀眉目一頓,忽然想到云清陵只是玄門中練氣之人,不是靈氣,而是天地間的元氣;就算煉到煉神還虛的境界也不可能長生不老。而她呢?一旦進入筑基期就有兩百歲的壽數,徹底脫離凡人的范濤。

    若是有一天,他們生死相隔又該如何。

    “我來給你吹,我們進屋去;馮義東給你做了好吃的,吹干了就下來吃東西。”云清陵牽上眼前的姑娘回房,進入房間后在浴室里找到吹風機,端來一根軟凳讓她坐下;手指在發間穿插,吹風機的聲音呼呼的吹著,片刻的功夫就半干了。

    一旦半干,頭發就不需要繼續吹;若是經常吹到全干,發絲會干枯到分叉,甚至是變黃。

    “好了,我們下去吃飯吧。”云清陵含笑瞅了瞅鏡子里的姑娘,為她梳好頭發披散在兩肩,“知道你醒了肯定會想吃好吃的,馮義東每天都在給你準備;可惜,你一直不曾頓悟完,不然還能多吃幾天。”

    姜毓秀心頭暖意融融,反手握住他的手,眼看走到門口;姜毓秀拉住了他,在他疑惑的目光下問道:“鴻儒,你們正一派的功法能給我看看嗎?”

    “嗯?”

    “我不是想看你們正一派的功法,只是,我有我的原因;需要看過之后才能告訴你,若是你不愿意,或者正一派有什么規定什么的,我也不強求。”有了喜歡的人,總不能看著喜歡的人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盡頭。

    按照云清陵奇高的天賦,只要有靈根,那就能一直陪著她。

    云清陵抿春而笑,輕啟薄唇,“沒有的事,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不過,不能外傳,正一派的功法有明文規定不能外傳,你是我未來的妻子,你想知道自然是能說的。”

    “我明白,我保證不會傳出去的。”姜毓秀連連點頭。

    “先去吃飯好嗎?吃完了我默寫給你看。”

    姜毓秀愣愣的頷首,“哦,好。”

    云清陵很高興把身側的姑娘迷住了,喜悅的拉著人下樓;讓馮義東上菜,又讓傭人們動起來,把姜毓秀換下來的衣服拿出來洗。

    待馮義東上了菜,云清陵一心照顧姜毓秀吃完飯才拉著她去了書房;拿了紙筆默寫了他修煉的功法,也就是正一派的頂級功法給她看。

    姜毓秀接過之后掃了兩眼,對正一派的功法只能說辣眼睛,垃圾功法,居然能讓她家鴻儒修煉到現在的境界,真特麼不容易。

    道家的東西都給扭曲了,想打人。

    簡直是誤人子弟。

    毓秀抬起頭來,欲言又止;云清陵看在眼里,好奇的問道:“是這功法有問題嗎?”

    “嗯,問題還不小,若是真一直修煉下去,遲早有一天會走火入魔的。”依照修煉之人的心性來判定,只是早晚的;心性堅定之人走火入魔沒那么快,心性不堅定的人很快就會遇到瓶頸,并且是沒有大機緣就不能突破那種。

    所以,說白了,這部功法到最后只有一條路可走;除非在功法的原基礎上做出正確的修改,否則,后果只能自行想象。

    反正不會好。

    “你那師門里有沒有人修煉出岔子的?比如說內息不穩、筋脈不通,或者其他的?”姜毓秀很好奇,正一派按理說也傳承幾百年了,居然連功法有誤都不知道。

    云清陵正搖頭,搖到一半卻停了下來,“我師傅大限來臨之前曾經出過問題,卻找不到原因,就是你說的內息不穩,甚至還有內息消散的征兆。師叔他們都查不出原由來,只以為是師傅大限將至的原因。”

    “行叭,你們贏了。”居然沒人想到功法上去,她也不知道說什么了。

    云清陵驀然,看了她好一會兒才問道:“功法那一處出了問題?”

    “前面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都是對的;后半部分就虎頭蛇尾了,你們正一派的功法是從道家之中延伸出來的,也可以說是道家旁支。可是,創造這部功法的人要么是對道家深意一知半解,要么是故意的。”

    若是故意的,那可真有意思了;坑人正一派幾百年,簡直聞所未聞啊!厲害死了。

    云清陵腦子和其聰明,姜毓秀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到了,“可能修正?”

    “能是正,需要一點時間唄。”姜毓秀對正一派的人印象不差,也不是多好;若是看在云清陵的面子上修一修也沒什么。

    “你幫忙修正一下嗎?”

    “你想將修正后的功法給正一派?”

    云清陵點頭,“為了師傅,既然知道功法有問題,總要想辦法解決。”他不想師傅死不瞑目,也算是間接還了正一派的撫養之恩。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