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重生之蒼莽人生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銘記于心!
    “好了!玩笑都已經開過了,回到先前的話題上面!這一次的事情有人做的很是不地道,對于你和我都是相當的傷害,但這個絕對不是一根棒棒糖就能夠解決的問題!”

    對于這個問題,丁羽表述的很是直接!沒有太多含蓄的意思!

    “師傅!我沒有那么多的要求,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已經很是不錯了!您也別說我眼皮有點低,我雖然有過相當的接觸,但總是感覺有那么一些格格不入!”

    “未見得就是什么壞事!不過我還是有著我的一些看法和意見!你沒有接觸,那么你就沒有任何的感悟,所謂的看一看,并不能夠解決太多的問題和狀況,有的時候需要你切身的參與其中!才有可能看清楚其中的實質!這個跟興趣沒有任何的關系!”

    “老師,我會去適應這些的,不過這些事情您老人家做主就好了!”王安有那么一些偷懶,他自己是真的對此沒有任何的興趣!

    “什么老人家,用咱們中國先前發行的標準,我還算是年輕人!懂什么?”丁羽很是不滿的哼了一聲,倒是惹得王安有那么一些發笑!成為了自己的師傅之后,感覺沒有以前的那種森嚴了!不過彼此之間的相處,反倒是和諧了很多!

    “不管是不是我做主這個事情,但是相當的事情,我必須要跟你有所交代!這個跟你的年紀沒有任何的關系,你是我的徒弟不假,但是師徒之間反倒是更應該相互的尊重,而不是說一味的強迫或者是高壓,這樣的話,彼此之間的關系就變味了!我不希望這樣!”

    “師傅,我總是聽聞棍棒之下出孝子來著!”

    “這個不是廢話嗎?你要是恃強凌弱,奸淫擄掠,或者是叛國等等!我不打死你,我都感覺對不起我自己!”丁羽則是瞪著自己的眼睛,“但是其他方面的事情,我覺得給予你相當的引導就好!你現在這個年紀,對于世界是未知和好奇的,雖然有著相當的世界觀!價值觀和意識關,但是一點都不全面,甚至會出現片面的狀況!”

    “師傅,為什么很多的時候,我們都會認為我們已經認識了這個世界呢?”

    “知道一字怎么寫!知道二字怎么寫?知道三字怎么寫?對于一些人來說,就已經開始變得迷茫了起來!甚至是驕傲和自滿了起來!這個也算是常理之中的事情,沒有太多的人能夠耐得住寂寞!也沒有太多的人愿意深入其中!更何況對于未知嗎?太多的人都沒有什么所謂的耐性!這個就是我常常說的,興趣比努力更為的重要!”

    “師傅,保持相當的興趣和熱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要所有的事情都變得美好起來,這個要求實在是有點過分!甚至是有些不著邊際的!因為這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時間的長短!努力的多少?里面有著太多的制約!”

    示意王安坐下來,這么站著的話始終是有點累,“你小子又想著給我帶偏,算了!還是直接的說吧!你的幾位師娘你都會陸續的見到的!至少在我個人的心目當中,她們是這樣的身份,而且我想你多少應該已經知曉她們的身份了!”

    “通過了電話!”王安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師傅!很顯然眼神里面蘊含了其他的意思!

    丁羽則是嚴肅的眼神警告著王安,什么意思?竟然敢如此的態度,是不是感覺自己身上面的皮子有那么一些緊了?如果感覺有點緊的話,自己倒是不介意給他收拾收拾!

    “師母們對于沒有能夠現場的觀禮都表示了相當的遺憾!”

    “遺憾?”丁羽很是懷疑這個用詞,就沖著她們幾個人的脾氣?遺憾這個詞并不足以形容,只不過是礙于情況稍微有那么一些特殊,所以現在沒有時間來跟自己計較,真的要是有了機會,你看看她們會是什么反應!

    “師傅,我和妹妹收到的東西有點多!”

    “既然是師母們給你的東西,那么你就收著好了!不過這樣的機會也就只有一次!”

    王安的年紀雖然小,但卻很明白,那里是師母們的出手,根本就是師傅的出手好不好?只不過有些事情不會表述的太過于的直白!

    “師傅,我都收下來那么多的東西了!其他的就沒有什么必要了!”

    “我知道你小子的意思,但是你師傅還沒有落魄到那種程度,就算是真的有那一天,我也不會出賣其他人來為自己謀取利益,略顯有那么一些卑劣和下作,當然了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我是不是還會像是現在說的這么輕松,我不知道!有句老話怎么說的來著,在什么山頭唱什么歌!現在說這些?更像是一種自嘲!”

    “師傅,那些東西對于我來說,也沒有什么用處,現在拿在了我的手里面根本就是浪費!師傅你不是說投資嗎?這些就當做投資好了!”

    “你想的倒是挺美的!我說你不會是現在還沒有睡醒,依舊是在做夢吧?!”丁羽沒有好氣的哼了一聲,“也真難為你,竟然能夠想出來這樣的注意來?!”

    “師傅,我本來就是小孩子!”

    “我的咨詢費可以說是非常的貴!童叟無欺的!而且我這個人一向都只認錢的,你可需要想好了!甚至最好咨詢一下你的律師,在這一點上面,你的意識略顯有那么一些淡薄,所以需要跟丁蘊和丁暢他們兩個人交流一下!他們有這個方面最為豐富的經驗!”

    “師傅,這個是不是有點太扯了?您是我的師傅?!我是您的徒弟?!”

    “那又怎么樣?別說是師徒關系了!甚至于父子翻臉的事情,這樣的事情你沒有遭遇過?難道還么有聽聞過!”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搖搖托,“不對,這個話我說錯了!有必要的情況之下,我應該給你道歉的!”

    “師傅!”王安搖搖頭,自己的父親是什么秉性,自己難道還不清楚,還不知道嗎?

    要說自己的父親就是爛泥扶不上墻,自己這邊也是面上無光,但實際上面自己的父親就是這樣的!好在新家那邊?可能還好一點,對此自己不想知曉的太多!要想了解的話,自己肯定會了解的相當清楚,但是有那個必要嗎?

    如果說將來的時候他難以維持生活的話,沒有關系,自己養著也就是了!甚至于自己的母親那邊也是如此!但要說彼此之間真的還存在著什么所謂的感情,這一點連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根本就是不可能,也是不現實的事情!

    甚至自己的妹妹那里,也是同樣的如此,過年過節的時候也不見得會打一個電話,人家那邊高高興興的過年過節,自己這邊打了電話過去,算是什么意思?惡心人家,是不是?算了吧!人嗎?還是有點自知之明比較的好!

    反正自己的電話他們也有,如果說真的感覺良心上面過不去,打一個電話聯系一下,無所謂的事情,自己和妹妹兩個人能夠接受,也能夠承受!

    在這一點上面,他們跟自己的師傅相比較,用天地之差都不足以形容彼此之間的相差,師傅那邊是礙于特殊的原因,所以沒有辦法跟自己多加的相處!但是不管是教育還是其他等等的方面,都是恨不得給自己最好的!

    那種關心,那種疼愛,自己始終都是牢記在心,也是銘記于心!永生不忘!

    而且在自己師傅這里,自己從來都沒有感覺到什么拘束感!感覺跟自己的家里面沒有任何的差別,不管是丁蘊和丁暢,都沒有用異樣的眼神看到自己,還有就是丁爺爺和丁奶奶那邊,跟自己的親爺爺似的!沒有什么兩樣!

    可惜的是自己的爺爺看不到這一幕了!如果說自己的爺爺依舊還活著的話,他不知道會有多么的高興!想到這里的時候,王安還真的就感覺到自己的鼻子稍微有點酸!

    “師傅,您看著處理就好了!我絕對不會有任何的二話!如果違背此言,天打雷劈!”

    “太過于的義氣用事!說好聽一點叫做有魄力,難聽一點的說,有點傻帽!”

    “師傅,在你的面前,我本來就不夠聰明!”

    丁羽感覺自己的牙根有點癢癢!“說什么呢?我他媽的希望你們能夠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你倒是好呀!給我來了這么一手,你準備怎么著?氣死我?才算是真的?”

    “師傅,電視上面不是這么演的呀?”王安在那里叫屈!

    “目光太狹義了!”丁羽并沒有生氣,就是在跟王安開玩笑,“所謂總是留一手,這樣是不妥當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有很多的東西都失傳了!現在看來尤為的有那么一些可惜,不過有的時候?并不是說就是不教你們,而是因為你們還不到那個層次和火候!”

    “師傅,這一點我倒是了然一些,因為我們的人生和閱歷還太少了!用你的話來說,就是我們雖然有著相當的世界觀!價值觀和意識關,但是并不全面!”

    “非常的正確,理解的很好!就算是我自己,始終都是正確的嗎?未見得!我自我的感悟,我也是做過相當的錯事!人呀!不可能一點錯誤都不犯的!不可能的事情!回到剛才的話題,也許在你們看來,你們已經有了相當的積累,但是在我看來,還相差太遠!所以彼此之間呢?就會出現相當的隔閡!”

    “所以想要達到一個所謂的平衡!”

    “對,想要達到所謂的平衡,這個也是非常考驗人的!就好像我剛剛提及到的律師一樣!他站在中間的位置,起到的就是潤滑的作用!師徒之間無不可談,但是有些事情還是需要避諱一些的!總不能夠我什么都跟你說吧!就算是我兒子,我也不能夠什么事情都告知他吧!?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你們也不用想著打這個主意了!”

    “師傅?你太過分了吧!”

    “不是過分不過分的!我有我自己的身份,你們也有屬于自己的生活,彼此之間不要攪合在一起了!到時候會非常的雜亂和復雜,剪不斷!理還亂,讓人非常的頭疼!至少我對于這個方面的事情很是打怵!沒有太多的興趣!”

    “師傅,我越聽就越是感覺有那么一些迷糊,甚至是有那么一些感慨!我對于我的未來突然之間的感覺到了些許的迷茫!是真的有那么一些忐忑!”

    “我看你呀!海水洗內褲!閑的有點過于蛋疼了!”丁羽根本就沒有繞過王安的意思,“既然你這么的閑散,我感覺應該給你來的力度了!反正你這兩天已經沒有了什么問題!還有就是學校那邊?我覺得你應該可以跟上丁蘊和丁暢的進度了!沒有問題!”

    “師傅,跟上進度是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沒有什么好不好的!不給你找點事情去做,你始終都會有那么一些不太心安!”丁羽也是決定結束談話了!“有關你和童童的這個事情,我會給你們一個結果的!也就是所謂的交代!盡可能的爭取最大化!會有律師告知你相當的結果!”

    “師傅,讓你操勞了!”

    “行了!拍馬屁就沒有必要了!不過今天晚上你準備做飯吧!就在食堂這邊了!總歸是需要請客吃飯的,你親自的上手,總歸也是代表了相當的含義!我們總不能夠太失禮了!是不是?這樣有損你師傅我的名號!”

    “師傅,我怎么感覺這里面有其他的味道在其中了!讓我做點家常菜可以!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上席?這個就不是要求,而是有那么一些過于的苛刻了!”王安對于做飯這樣的事情,并沒有什么反感,但是做大餐,這個要求有點過分了!

    “不讓他們嘗一嘗的話,他們怎么會知曉其中的差距所在?”

    誠然兩位夫人出面了!但是丁羽依舊不會輕饒了這幫家伙的!他們的表現實在是有些太過分了!甚至是讓自己感覺到了痛恨和厭惡!當然自己也知曉,這個事情就是薛光明一個人鬧出來的!但是熊孩子的背后,肯定是有著相當的原因!

    家里面的孩子出現了事情和問題,那么首當其沖的就是自己這個家長,是不是?在第一時間,大家都會把苗頭放置在自己這個當家長的身上面,因為在所有人的目光當中,這個就是家長的管理和處置不當所導致的!不然的話怎么會有這樣的問題和狀況?

    所以薛光明鬧出來的事情,最后還是需要有人給他來擦屁股,甚至不擦都不行,至于在這個過程當中,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和狀況,丁羽根本就不需要去做那么多的理會,反正自己就知道,是薛光明動手把王安給賣了!足夠了!

    來農場這邊的人不多!也就是三個而已!甚至其中一個還是打下手的!就是拎著禮物走過來的!一方硯寶,還有其他的東西!

    畢竟是道歉,不是說你拿點所謂的煙酒糖茶就可以了!丁羽可以在這一點上面不做任何的講究,但是自己這邊總不能夠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那樣的話反而會引起來丁羽的不滿,甚至是出現其他的問題和狀況!

    漠視丁主任?難道覺得現在的局面還不夠糟糕嗎?

    在這一點上面,來者也是考慮的相當齊全,絕對不能夠在這一點上面讓丁羽找出來任何的毛病和麻煩!直接的一步到位!這樣的話也算是讓自己的路能夠走得更為安穩一些!

    “丁主任!來的有些唐突了!您見諒!”

    丁羽則是面無表情的看著面前的三個人,指了指面前的座位,“能夠說動泰熙和富真她們兩個人,我委實有那么一些沒有想到!也讓我沒有太多的準備!”丁羽的這個說話,可沒有任何的含蓄可言!直接了當,甚至沒留太多的情面!

    不過想一想也是,現在這個時候丁羽要是會留下來所謂的顏面,那才叫奇怪呢!

    “丁主任,你的批評我們虛心的接受!不管你是打還是罵,我們都不會有任何的言語!”

    “呵呵!”丁羽不屑的哼了一聲,“算了吧!別再閃了我的腰,更何況我也不敢呀!多少人都盯著呢!雖然我自詡并不算是什么好人,但是一向以來,我都不太喜歡得罪他們的,能饒人處且饒人!是不是大家都覺得我就是面捏出來的?”

    “丁主任,您開玩笑了!”來人感覺額頭已經開始冒汗了!丁主任的話綿里藏針,還真的就不是那么的好應對!而且越是這樣,就越是讓自己的心里面沒有太多的底氣!因為不太明確!丁主任究竟會如何的開口!

    自己這一次過來,可是準備好了!就等著出血,而且還是大出息的那一種!

    畢竟把王安給賣了,這個事情屬實!不是說你想要回避就能夠回避的,再者就是王安和童童兩個人回歸的路途上面,從現在所得到的情況來看,真的是兇險萬分!不是吹噓的!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