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老公太兇猛1263
    在陳媛去補妝的時候,司徒清給白遲遲打去電話報平安。

    “老婆,你有沒有好好吃早餐?現在你應該吃鈣片曬太陽,不要因為我不在家你就偷懶。”

    “偶爾一天不吃也沒有關系的嘛!”白遲遲笑著說。

    司徒清一想到她的笑容,心情也舒暢起來。

    “你說得輕松,要是抽筋,誰來幫你按摩?”司徒清輕輕皺了皺眉頭,他可不希望白遲遲的肌肉縮成一團。

    “我自己按摩也可以,張媽也可以,你離開了,地球不也照樣轉動的?”白遲遲故意氣司徒清。

    “是嗎?既然如此,那我就在四川隨隨便便呆個一年半載的好了!”誰知道,司徒清在白遲遲面前也會開玩笑了。

    白遲遲一聽就急了:“這可不行,到時候兒子找我要爸爸怎么辦?”

    “還是的,你也知道我重要了吧!行了,就是打來問問你在干什么,現在我得出發去山區了。”司徒清滿意的笑著說。

    白遲遲叮囑道:“去山區的路上讓司機開慢點,你要注意身體,早晚溫差大,要多帶件衣服在身上!”

    “好,都聽你的!”司徒清覺得心里暖暖的,掛斷了電話之后一轉身就看到了陳媛。

    白遲遲這邊,還拿著電話出神。

    其實剛才那些話都是假的,白遲遲在司徒清離開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經覺得空落落的了。

    為了不讓他擔心才會硬著頭皮說什么地球照樣轉這類的話來。

    也不知道去山區的那條路修好了沒有,四川的氣溫要低一些,他會不會感冒?

    反正,這個人在身邊的時候覺得沒什么,他走了之后卻心心念念都是他。

    白遲遲嘆了一口氣,撫摸著肚子說:“寶寶,你那個臭脾氣的老爹總是這樣,在家的時候還老是惹我生氣,走了之后又打來電話裝體貼讓別人想念他的好處,真的很討厭對不對?”

    寶寶非常配合的踢了白遲遲一下。

    “對吧,你也這樣覺得?好寶寶,現在爸爸跟陳媛一起去出差,還不知道會遇到什么事情呢,希望他可以聰明一點,別被陳媛給騙了才好。”

    白遲遲雖然有點擔心,不過她覺得憑著司徒清的應變能力和社會經驗,應該不會輕易被陳媛給怎樣的。

    上次他和喝醉的陳媛在客廳的時候,明明就可以對她的投懷送抱欣然接受,可是他都沒有。

    所以白遲遲相信,只要司徒清意志堅定,陳媛拿他根本就沒有辦法。

    “行了,陳媛現在做什么都不會破壞我們一家三口的感情,我們要相信爸爸!加油!”白遲遲最后還是說服了自己,她舉起手,堅定的向下揮了揮拳頭。

    這邊司徒清和陳媛以及分公司的經理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終于到達了三臺的一個小鄉村里。

    司徒清讓司機把車直接開到了之前選好的那塊空地上。

    “想不到這么偏遠的地方竟然如此的山清水秀!”陳媛一下車就驚呼起來。

    山村雖然小,可是卻是群山環繞,翠竹深深,有著遠離塵囂的寧靜祥和。

    “確實偏遠,所以村里的年輕人都外出打工去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分公司的經理介紹道。

    司徒清點點頭:“就是因為只有老人和孩子,所以教育問題就很迫在眉睫。”

    “留守兒童輟學的比例太大了,這里的孩子們要上學還得走上好遠的路去鎮上,所以好多孩子都堅持不到小學畢業。”經理每次都跟著司徒清過來考察,所以很了解情況。

    “清總裁,你修建好了這所學校之后,孩子們一定很開心!”陳媛對司徒清說。

    “只要孩子們可以得到求學的機會,我做什么都值得。”司徒清大步走向工地上幾個臨時搭建的板房。

    從板房里出來幾個人,是司徒清請來做勘察地理的工程師,他們看到車子之后就趕緊來迎接。

    “怎么樣,這塊地還不錯吧?”司徒清對一個頭發夾雜著銀絲,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說。

    “很好,比起之前那塊有地下水源的地方要堅固得多,下面是深達幾公里的花崗巖。”工程師點點頭。

    司徒清拍拍他的肩膀說:“辛苦你們了!”

    “應該的。清總裁這次來,正好可以看看我們的設計圖,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也好修改。”

    “好的,這位是我的助理陳媛小姐,她會負責跟孩子們溝通,只要考慮他們的意見。”司徒清指著陳媛說。

    陳媛趕緊對工程師伸出手:“你好,我是陳媛。”

    “李浩然,負責學校的設計。”李工程師不過五十歲的樣子,可是頭發都已經白了不少,看來平時用腦挺多的。

    “清總,現在都已經下午了,中午在路上也只是隨便吃了一碗面,不如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飯吧?”分公司經理提議道。

    李工程師對司徒清說:“我們請了一位村子里的大姐幫我們做飯,手藝不錯,菜品又新鮮。”

    “那好,我們就在工地上吃好了!”司徒清不想驚動了村干部,省得村民們破費。

    李工程師帶著大家向一間大一點的板房走去,那里的窗戶正有著裊裊的炊煙冒出來。

    “清總,這里可比不上城市,只能將就一些。”李工程師略微有點歉意。

    “怎么會,我吃什么都無所謂。”司徒清一向都是很適應環境的,再說,李工程師他們都可以,自己有什么好挑剔的。

    分公司經理看著陳媛:“那陳助理呢?這些農村的飯菜你能接受嗎?”

    “嗨,我本來就是農村出來的,正想吃點鄉土風味的東西呢!”陳媛笑著說。

    說著話,大家都走到了那間大板房里,這里面只有一張大圓桌,幾個塑料凳子。

    “陳姐,我們總裁來了,今晚你得加幾個菜!”李工程師一邊走一邊大聲的說。

    一個臉蛋紅撲撲的女子從后面跑出來,笑著說:“哎呀,是我們村的大恩人來了啊!沒得事沒得事,我馬上就去抓只雞來殺了給你們接風!”

    “陳姐是吧?不用這么麻煩,隨便吃點就行!”司徒清看到這個大方爽朗的農村婦女,心里還是很高興的。

    他喜歡地方上的這些大姐嬸子們,一個個有著用不完的精力和熱情,天然的那種古樸氣質特別令人心安。

    “那咋個得行?你是貴客,必須要招待好!”陳姐擦擦手,轉身跑出去,一會兒就聽到后院里那些雞撲騰翅膀的聲音。

    “真的殺雞去了?”陳媛笑著說。

    李工程師點點頭:“陳姐是個實在人,說一不二!”

    果然沒有等多久,一桌子香噴噴的飯菜就上來了,陳姐還特意去找村里一戶釀酒的人家弄了一土陶罐的陳釀。

    “清總,喝杯酒解解乏。”李工程師是這里的領頭人,舉起杯敬司徒清。

    “你們辛苦了,還是我敬大家一杯!”司徒清拿起自己的杯子,先喝光了里面的酒,然后又滿上。

    這段飯吃得很愉快,首先是因為李工程師匯報了工作,這個新的校址讓司徒清十分滿意,而且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都是很過硬的,所以對孩子們來說很安全。

    再則就是陳姐的手藝很好,煮出來的泉水雞又香又糯,盡管有些拉,可是卻很好吃。

    “媛媛,你多吃點。”司徒清不時的關照一下陳媛。

    “清總,我吃得挺多,可是你也不要只顧著喝酒,要是你喝醉了,遲遲姐會怪我的。”陳媛笑著說。

    說完,陳媛也開始拿著杯子敬酒,誠意十足,讓所有人都覺得很開心。

    只不過,司徒清擔心陳媛不勝酒力,所以在她喝了兩杯之后就不準她再喝了。

    因為李工程師他們都是搞學術的,不像司徒清生意場上的那些朋友,透著一股虛偽,司徒清覺得跟他們在一起喝酒還挺快樂,話也多了起來。

    言談間,這個村里的情況也都被了解得差不多了,哪一家有幾個孩子,多少歲,男孩女孩,李工程師他們平時跟村干部接觸的時候順便去也看過。

    “這些孩子一年,甚至幾年才能在春節的時候看到自己的父母,那小眼神,真是叫人心疼!”

    “就是,上次張成才家里的小兒子,就是下雨天去上學,結果在山路上滑到了,掉到溝里把胳膊摔斷了,可憐!”

    “還有還有,馮家妹子也是上學的時候被掉下來的石頭砸傷了腿,弄得一個月都沒有下床!”

    工程師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司徒清聽得十分難過。

    學校一定要好好修建,這樣才能讓孩子們有個好的環境,以后才會有更好的未來。

    “清總裁,你的電話在響。”陳媛聽著他們說話,可是注意力卻沒有完全被吸引,察覺到了司徒清的手機蜂鳴聲。

    司徒清拿起來一看:“是遲遲。”

    “糟了,到了之后也沒有給遲遲姐打過電話,她一定是開始擔心了!”陳媛吐吐舌頭。

    司徒清笑著說:“不是,我跟遲遲姐約好,每天晚上十點會通一次電話。”

    “都十點啦?”陳媛一看表,可不是,因為聊得投機,不知不覺中時間已經慢慢的流逝了。

    “喂,老婆!”司徒清站起來走到了房間外面。

    白遲遲笑著說:“你現在在干嘛,到村子里了嗎?”

    “到了,正吃著飯聽他們說情況。”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