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老公太兇猛1136
    一行人很盡興的唱完歌,又吃了宵夜,白父一直都在說自己今天算是破戒了,竟然進入了風月場所,逗得白遲遲笑個不停

    白母跟張媽說:“想不到現在的人這樣會玩,以前我們的年代哪里敢有這樣的事情!”

    “是啊,多虧了遲遲,我們這樣的老年人也時髦了一把!”張媽也很開心。

    司徒百川依然還是冷峻的臉,但是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對自己和兒子都很嚴苛,覺得偶爾放松一下心情也挺好的。

    歲月無情,很多事情再不嘗試就來不及了,司徒百川從前是絕對不會來歌城這種地方,今天來了以后才覺得跟他想象的不一樣,并不是污跡斑斑的場所。

    總之,今天因為白遲遲的關系,大家都覺得很高興,包括羅毅也是。

    因為白遲遲跟他談了心,鼓勵了他,也認可了他的想法,凡事都要盡力一試。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不能強求。

    努力過,便不會后悔。

    “我送爸爸媽媽回去吧?”司徒清讓羅毅幫自己送一下白遲遲和司徒百川。

    “也好,你去吧!”白遲遲點點頭。

    于是白父白母坐上了司徒清的車,朝著那個小院子去了,白遲遲看到他們離開以后,也扶著司徒百川上了羅毅的車。

    司徒清開著車,聽到身邊的白母還在輕輕的哼唱著《四季歌》,后視鏡里,白父閉著眼睛欣賞,很陶醉的樣子。

    “媽,您唱得真好聽!”司徒清由衷的說,確實白母的聲線頗有幾分周旋的味道。

    “清兒,你媽媽年輕的時候,唱歌可是很吸引人的!”白父自豪的說。

    司徒清笑著說:“聽得出來,現在媽媽還是寶刀未老呢!唱得這樣婉轉悠揚,繞梁三日!”

    白母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清兒你別這樣說,唱歌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當然很了不起,您和爸爸不是憑著唱歌拉胡琴才把遲遲養大的嘛?這真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司徒清真是這樣想的,白遲遲能夠健康成長,全靠了這對父母無私的付出。

    白父笑著對白母說:“清兒誠心誠意贊美你的歌聲,你就不要客氣了!”

    “對啊,媽,看樣子您是意猶未盡啊,下次我們再去唱,找一家更大效果更好的歌城!”司徒清說。

    “好是好啊,就是太費錢了!”白母搖著頭。

    司徒清笑著說:“只要您高興,這點錢用得很值的!”

    “還是不要了,年輕人要懂得開源節流,你和遲遲的寶寶就要出生了,以后用錢的地方多著呢!”白父也搖著頭說。

    司徒清知道他們勤儉節約慣了的,也不再多說什么,笑著把車開到了小巷子口。

    扶著兩位老人回到了小院子,司徒清此刻才靜下心來仔細打量了一下。

    上次來的時候,自己一腔怒火,恨不得將秦雪松那小子撕碎了,哪里有什么心情來參觀這個精致玲瓏的地方。

    現在雖然是夜間,可是白母點亮了院子里的小夜燈,倒是別有一番景致。

    荷花已經閉上了花苞靜靜的立在那青花大磁缸里,時不時有金魚潑喇喇劃水的聲音傳來。

    桂花就要開了,有著隱隱的幽香,很淡雅不張揚,夜風微醺,帶著一股典雅之氣。

    院子里的藤椅,青石板路,點點的蒼苔,果真是一個很舒服的所在,而且平房對于老人來說的確很方便。

    “爸爸媽媽,這個小院子住得還習慣嗎?”司徒清把白父扶到藤椅里坐下,拿起桌上的茶壺,給他倒了一杯涼茶。

    “挺好的,我們兩個做夢也想不到,老了老了還能住上這樣的房子,跟以前的有錢人一樣享福!”白父啜了一口茶,滿足的說。

    白母從房里端出來一盤西瓜,司徒清趕緊上前接住,又讓白母坐下來。

    “清兒,這西瓜可不是在冰箱里拿出來的,而是用后院里的井水湃著的,脆沙瓤,你快嘗嘗看!”白母笑瞇瞇的招呼司徒清。

    司徒清驚訝的說:“還有井水?井口大嗎,有沒有掉下去的危險?”

    “呵呵,放心吧,井口很窄的,連小孩子都不會掉下去呢!井水真是又清澈又甘甜,我們都沒有再用自來水做飯了!”白母顯然對那口井非常喜愛。

    司徒清吃了一口西瓜,真的是非常自然的清香,沒有冰箱味兒,他吃完以后,順便參觀了一下這個小院子,覺得真是不錯,又古樸又方便。

    “爸爸媽媽很喜歡這個地方嗎?”司徒清問道。

    白父白母都笑著點頭。

    司徒清心想,再怎么喜歡,這里也是秦雪松的房子,以后他會不會有什么想法,或者不再借出來,或者會賣掉,總是有些不穩當的。

    既然岳父母這樣喜歡這里,倒不如買下來比較好,也是自己的產權,不怕有什么變故。

    “好吧,我改天再來看二老,現在我得回家去看著遲遲了。”司徒清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

    白父白母趕緊對他說:“是啊是啊,我們倆一高興就把你耽擱了這么長時間,快走吧!”

    司徒清笑著說:“您二老不是心疼我,留我吃西瓜嗎!怎么會是耽擱時間?那好,我走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吧!”

    開著車回家的路上,司徒清一直都在想著買下這院子的事情,不知道秦雪松肯不肯答應。

    “遲遲,老婆,我回來了!”進了臥室,司徒清看到白遲遲靠在床頭還在看什么育兒方面的畫冊。

    “把爸爸媽媽送回去了?你快去洗個澡吃西瓜!”白遲遲笑著站起來,給司徒清拿出一碗冰鎮西瓜,她細心的切成了小塊,吃起來很是方便。

    司徒清吃了一口,皺著眉說:“不如剛才媽媽給我的井水西瓜好吃!你也不要吃了,改天去爸爸媽媽那里吃!”

    “咦,你一向都不挑食的啊?”白遲遲奇怪的說。

    “吃過了那個井水西瓜,這個西瓜吃起來就不好吃了嘛!”司徒清一邊說一邊朝著浴室走去。

    白遲遲笑著搖頭:“那個井水有那么好嗎!”

    “是很好,我覺得那小院子真不錯!鬧市中的綠洲,安靜清幽!居然還有自己家的井水,難得難得!”司徒清開著門,大聲的跟白遲遲說話。

    “你門都不關,真是流氓!”白遲遲笑著走到浴室門口,看著司徒清大衛雕塑般的好身材,笑著說。

    司徒清滿不在乎的說:“我自己的家,自己的臥室,有什么關系!對了,羅毅送你們回來,見到媛媛沒有?”

    “沒有呢,我們回來的時候陳媛臥室的燈都關了,估計是睡著了吧,羅毅把我們送到客廳就回家了!”白遲遲看著司徒清洗頭,動作粗獷,很陽剛。

    司徒清擦了一把臉上的水,看著白遲遲笑:“你這樣色瞇瞇的盯著我干嘛?”

    “我哪有!”白遲遲害羞的扭過頭去。

    司徒清沖干凈了身上的泡沫,穿了浴袍走出來抱住白遲遲,將她放在床上,然后看著她說:“女流氓,還要不要看?”

    “我才不是女流氓!”白遲遲咯咯笑著去扯司徒清浴袍的帶子,調皮的把手伸進去一頓亂摸。

    司徒清按住她的手,俯身看著她的眼睛說:“寶貝,如果你不是有孕,我真是會獸性大發的!”

    白遲遲風情萬種的瞇著眼睛:“是嗎?如果我不是有孕,我也會百轉千回迎合你的!”

    “我的天,你別再說了!”司徒清甩甩頭,水珠子紛紛揚揚,非常性感迷人。

    白遲遲看著他說:“好了好了,我也不逗你了,你也不要再壓著我的手腕,疼。”

    一聽她的話,司徒清飛快的松了手,心疼的給她揉起來。

    白遲遲坐起身來,看著司徒清說:“我們現在要忍耐一下,寶寶的胎盤長得還不是很穩定,得小心一點哦!”

    “我知道我知道,我剛才意志不堅定,被你一撩撥,這心里就起火了!”司徒清做出一副懺悔的模樣。

    “我撩撥?原來你還在怪我呀!”白遲遲一邊說一邊又去拉司徒清的耳朵。

    司徒清躲開了,笑著說:“別再來了啊,我這人說到底也不是什么鐵血英雄,我也有七情六欲的!”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瘋了,你坐下我給你吹吹頭發吧!”白遲遲下了床,從梳妝臺里拿出吹風。

    司徒清乖乖坐好,任憑白遲遲在他頭上鼓搗。

    “清,你有一根白頭發了呢!”白遲遲關掉吹風,小心的拉起那根白頭發,覺得有些辛酸。

    “還不是被你氣的!老婆,你要好好補償我!”司徒清反手抱住白遲遲的腰,看著鏡子里兩個人的身影說。

    白遲遲抱住他的脖子,把下巴擱在他的頭頂上,喃喃的說:“我們以后別再互相讓對方生氣了好不好?不然你會長白頭發,我也會長皺紋的!”

    “好,我們以后絕對不可以再讓對方生氣了,不然就詛咒他變成白毛女或者沙皮狗!”司徒清笑著說。

    白遲遲打了一下司徒清的肩膀:“不公平,白毛女我還可以接受,沙皮狗不行!”

    “那就讓你變成白毛女,我變成沙皮狗好了,行不行?”司徒清很大方的說。

    白遲遲想了想,點點頭:“那好吧,不過我是林青霞那種白毛女,哈哈,哪怕頭發白了也要美美噠。”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