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老公太兇猛1072
    “假的?這行嗎?”工人們互相看了看。

    陳媛點點頭:“當然行了,你們就假裝罷工,然后我跟司徒總裁來了以后,會給你們一個交代,到時候你們就復工。”

    “但是,那些給我們錢的人會看出來的吧?”工人們覺得只是停工半天,然后就順利開工了,人家又不是傻子,怎么會這么容易就相信呢。

    陳媛想了想說:“這樣,作戲也得做得真實一點,你們到時候動手打我一下,見了血,他們就會相信了!”

    “這怎么行!不行不行,陳助理你一個女孩子,嬌滴滴的,我們怎么下得去手!”工人們連連搖頭,揮著手拒絕。

    “沒事的,我也是鄉下出身,這點皮外傷還是受得了的!”陳媛笑著對那幾個工人說。

    工人們猶猶豫豫的說:“這輕重可不好掌握啊,到時候把你打壞了我們心里怎么過意得去呢?”

    “各位都是做手藝活的,我想,你們只要使出平時一成的力氣就可以了,只要我破點皮流點血,這事兒就算是鬧大了,沒人看得出來!這樣一來,給你們錢的人也沒話說,你們得了錢,又辦了事,說出來都有個交代不是?”陳媛巧舌如簧,說得幾個工人也都動了心,點頭答應了下來。

    安排好了一切,陳媛就回到了公司,也不動聲色的繼續著自己手上的工作。

    這些事情都是私底下進行的,夢然提供了消息,也就不再管了,反正陳媛也領會了她的意思。

    司徒清蒙在鼓里,他計劃著修好了居民樓以后,給城中村的老百姓一個合理的價格,讓他們也可以住上好房子。

    每次到了城郊結合部,司徒清總是看到那些小孩子一身泥到處亂跑,跟小貓小狗似的,他心里也會有些難過。

    而造紙廠的污染那么嚴重,弄得當地百姓苦不堪言,河水就跟潑了墨似的黑漆漆。

    這件推倒造紙廠修房子的事情,真的可以說是造福百姓的千秋大業,所以司徒清也很重視。

    工地熱火朝天的進行著施工,陳媛給了幾個工人好處,他們隨時都會跟她匯報情況。

    “陳助理,今天那幾個給我們錢的人又來了,說是明天就要讓我們鬧罷工!”工人說。

    “好啊,那就按照我們的計劃行事吧!到時候不要慌,別讓人看出馬腳來!等這事過了以后,你們就跟以前一樣好好修房子,司徒總裁不會虧待你們的!”陳媛囑咐他們。

    工人們都說陳助理是個好人,幫他們解決難題,也都私下里商量著怎么作戲,還排練了好幾次。

    果然第二天,司徒清就接到了工地負責人的電話,說是工人們都不干了,要他過去處理一下。

    “媛媛,我有事出去一下,你有什么事情就給我打電話。”司徒清對陳媛匆匆說完幾句話,就要離開。

    “總裁,您去什么地方?”陳媛一看到司徒清嚴肅的神色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她裝作不清楚。

    司徒清搖著頭說:“跟你沒有關系,你好好上班就是了!”

    “不,看您的樣子很著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吧?我得跟您一塊去!”陳媛把桌子上的文件利索的收拾好。

    “你不用去了,沒什么事。”司徒清不想帶著陳媛去,建筑工地上多數都是男人,要是真的鬧起來,陳媛一個女孩子很危險。

    可是陳媛卻固執的說:“不行,我一定要去,我是您的助理,又答應了遲遲姐要好好照顧您的,于情于理我都得去!”

    “不許去,你就在公司!”司徒清說完,轉身就走,陳媛咬咬牙,跟在他身后,不管司徒清說什么,她就是要一起去。

    司徒清無奈的說:“我得去工地一趟,有些問題需要解決。”

    “我也經常去工地,跟那些工頭們都很熟了,我一定能夠幫上忙的!”陳媛仰著頭,小臉上一片堅毅的神情。

    “媛媛,你得聽話!”司徒清耐著性子說。

    陳媛搖著頭:“不,我一定要去才放心!清姐夫,這種時候你就別再命令我了!你也知道,我是不怕事的,到時候我會幫你跟工人們溝通的!”

    看著她倔強的樣子,司徒清考慮了一下,只好點點頭說:“那好吧,但是你到了工地就不要下車了,在車上等著我就好!”

    “嗯。”陳媛乖乖的答應著。

    司徒清無奈的帶著陳媛一起來到了工地,遠遠的看到工人們都或蹲或站,但是都沒有干活。

    挖掘機也沒有人開,地上到處都是泥土,鋼筋,水泥什么的,負責人賣力的催促著,可是都沒有人聽。

    “媛媛,你就在這里等著,我去去就來!”司徒清跟司機一起下了車,朝著工人們走去。

    陳媛老老實實的呆在車上,見機行事。

    等到司徒清走遠了,陳媛才偷偷的下了車跟在他身后,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怎么回事?”司徒清問負責人。

    “他們說,這房子修好了以后是要賣大價錢的,根本就不是像總裁承諾的那樣給老百姓謀福利!”負責人滿頭大汗的說。

    工人們看到司徒清來了,也都紛紛站起來竊竊私語,有幾個刺兒頭開始起哄。

    “大家請靜一靜,有什么話可以直接跟我說!”司徒清揮揮手,大聲跟工人們說。

    “你是大老板,說話得算話!”一個年紀大點的工人作為代表走了出來。

    “當然了!但是工友們,你們是聽誰說的,我造這房子是要高價售出的?”司徒清穩定著大家的情緒。

    工人代表說:“反正有人跟我們說了,說你當初的承諾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這都是謠言,我司徒清說過的話一定會算數的!說了這房子是廉價賣給城中村的居民就一定不會變卦!”司徒清的表情非常肯定,不容人懷疑。

    工人代表說:“那我們也沒有憑據啊,怎么相信你?”

    “你們當中也有人是租住在城中村的對不對?你們帶著老婆孩子到城里來務工,也想有自己的家,不想再跟候鳥似的飛來飛去吧?”司徒清對工人們說。

    底下的人互相嘀嘀咕咕,還有人在點頭。

    “這就對了,如果你們有心買房子,今天我就可以跟你們簽合同,絕對是最低價,是你們能買得起的!”司徒清大聲的宣布。

    這下馬上就讓人群沸騰起來,大家拖兒帶女的到城里打工,可不就是想給孩子們一個好的生活環境和受教育的機會嗎!

    如果真是這樣,可以買到便宜又好質量的福利房,誰會不愿意呢?

    城里的房價對于這些務工人員來說簡直就是天價,是他們不敢想象的。盡管每一磚每一瓦都是他們辛辛苦苦添加到大樓上去的,但是屬于他們的房子卻遠在天邊。

    天天都摸著那些漂亮的裝飾材料,卻都是在給他人作嫁衣裳而已,工人們有時候也難免會有些不平衡。

    受到了造紙廠老板的鼓動和蠅頭小利的誘惑,這些工人們才上當受騙罷工的,如今聽到了司徒清親口許下的承諾,大家當然會心動起來。

    “好,我就來跟大老板簽訂第一份合同!”工人代表舉著手,一副大義凜然吃螃蟹的姿態。

    司徒清當即拿出售房合同,鄭重的跟司徒清簽下了合同,然后展開滿臉的皺紋笑了起來。

    “這就是憑據,工友們,你們現在修的可是自己以后的房子,請大家一定要用心,不要再相信謠言,好好工作!”司徒清拿著合同對大家說。

    親眼目睹了這一切,工人們都安靜了下來,好幾個人都躍躍欲試,想要買房子。

    造紙廠老板派來的人混在工人們中間,看到司徒清四兩撥千斤解決了這事,氣得吹胡子瞪眼。

    “喂,你們可是收了我們的錢的!要是就這么算了,我們老板可不是吃素的,到時候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一個賊眉鼠眼的男人低聲威脅著收了錢的工人們。

    工人們畢竟是社會底層的勞動人民,膽小怕事也是很正常的,再說對方可是無賴的地痞流氓。

    這時候,陳媛已經悄悄的來到了人群中,她看到了那幾個跟她早就有聯系的工人。

    賊眉鼠眼的男人沖著工人努嘴瞪眼睛,讓他們起哄鬧事,不能便宜了司徒清。

    那幾個跟陳媛有聯系的工人不禁對陳媛的先見之明很是佩服,她早就預料到了這事沒這么容易平復下來的。

    “怎么辦,是不是按照陳助理的方法辦事?”一個年輕的小伙子問身邊的工友。

    “事到如今,只能這樣了,不然沒法交代啊,到時候誰知道會有些什么后果!”老工友無奈的嘆著氣。

    年輕小伙子說:“真的去打陳助理嗎?她一個大姑娘,還給我們出主意,我真是不忍心!”

    “但是陳助理就是這么安排的,我們仔細點,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老工友皺著眉頭說。

    “你看,陳助理來了,就在那里!”年輕工人看到了人群中的陳媛,她正看著這邊呢。

    老工友說:“那我們就看她的眼色行事好了!她讓我們幾時動手就動手!”

    “好,陳助理是怎么說的來著?”年輕工人看到陳媛正在跟他打手勢。

    “她抬手向下這么一劈,我們就舉起鐵鍬打下去!”老工友看著陳媛臉上的表情說道。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