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老公太兇猛983
    過了一會,孩子玩疲倦就睡著了,司徒遠抱著他送劉星星去了停車場,白遲遲和辛小紫還有陳媛在激流勇進旁邊等候。(品#書……網)

    “你老公今天表現真好,我想遠以后一定是個好爸爸的。”白遲遲看著司徒遠的背影說。

    “我想也是,如果不是他的話,我們誰敢抱軒軒?”辛小紫雙手叉著腰,得意的表情非常明顯。

    白遲遲捏了一下她的手臂說:“行了行了,又開始贊揚你老公了,誰不知道遠是百分百好男人?被你撿著了,你就沒事偷著樂吧!”

    “胡說,明明是他高攀我的好不好?”辛小紫的嘴從來都是這樣不服輸的。

    白遲遲輕輕笑了笑。

    夜幕雖然已經開始降臨,“以前我們上學那會兒,到這個時候就應該去上晚自習了!”辛小紫抬頭看著天空說。

    “嗯,是啊,學生時代總是很令人難忘的。”白遲遲點點頭。

    辛小紫扭頭看著她說:“你上學的時候傻傻的就只跟秦雪松來往,哪里有什么樂趣可言?”

    “我那時候很單純啊,以為他就是我這一輩子要依靠的人!”白遲遲分辨道。

    陳媛好奇的問:“秦雪松是誰?”

    “你遲遲姐的初戀,那小子就是個無賴,什么都不會就知道打牌賭錢!”辛小紫翻了個白眼說。

    “真的?那可跟清姐夫沒得比!”陳媛笑著搖搖頭。

    “你就知道清姐夫清姐夫,清姐夫就只愛你白遲遲這一個人,提他沒意思!”辛小紫看著陳媛,皺著眉頭丟了一句話,弄得陳媛臉一下子羞愧的通紅。“小紫,胡說八道什么!”白遲遲趕緊打斷了辛小紫的話。

    “本來嘛,我說什么陳媛都能扯到清身上去,我看你生活中真的是缺少一個男人,給你介紹了羅毅你又看不上眼!”辛小紫也不看白遲遲的眼色。

    白遲遲干脆一把抓住辛小紫的手說:“別說了!媛媛這么單純,你說得那么難聽!”

    辛小紫鼻孔里噴出一股氣:“切,單純就是愚蠢的代名詞!特別是少女!”

    “你又來了,知道你情史輝煌,要不然待會兒我跟遠一一的匯報一遍怎么樣?”白遲遲笑著說。

    “打住,你快點給我打住吧!我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我跟遠都要做爸爸媽媽了,你可不能給我添亂!”辛小紫抓著白遲遲去捂她的嘴,兩個人笑成一團。

    陳媛站在一旁看著辛小紫和白遲遲,眼底閃過一絲陰影,該死的辛小紫,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整天明里暗里的諷刺挖苦我,信不信我只要動個小手指,你就只有哭的份!

    還有白遲遲,你根本就不是你那個瞎子老爹的女兒,還在說什么像不像的話,我聽著實在是很惡心,很討厭!

    砰的一聲,游樂園的焰火開始發射了,迸發出一陣絢爛繽紛的七彩美景。

    “怎么都不提前說一聲的,嚇我一跳!”辛小紫摸著胸口,看著天空中那些煙花。

    “這樣才出其不意的漂亮啊,你看看,現在的煙花真夠復雜的,炸了一層又一層!”白遲遲興奮的指著那些變幻莫測的火光。

    辛小紫回頭看了看,司徒遠正大步的朝著她們走了過來,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軒軒母子走了嗎?”辛小紫問司徒遠。

    “走了,孩子累壞了,煙花都沒有讓他醒過來!”司徒遠抱住辛小紫的肩頭,一起抬頭看天。

    煙花燦爛,可是又很容易流逝,這種燃燒之后的粉身碎骨帶著一種凄絕的美感。

    白遲遲抬頭癡迷的看著那些煙花,沉浸在感動之中。

    漸漸的,天空中又恢復了一片深藍,太陽正式下山了,月亮淺淺的掛在空中。

    “白遲,我們走,花車游行就要開始了!”辛小紫挽著白遲遲的胳膊,帶著她向游樂園深處的世界城走去。

    白遲遲笑著把辛小紫推給司徒遠,自己牽著陳媛的手,向著音樂傳來的方向過去。

    仿造世界各國風情裝扮的街道上,熱烈的南美舞曲正奔放的被釋放出來。

    幾匹高頭大馬拉著的馬車上面,有一群穿著五彩斑斕的巴西舞娘正在跳舞,伴隨著音樂扭動著身軀,非常具有感染力。

    人們都有些激動,跟著舞娘的節奏起舞著,氣氛很濃,白遲遲和辛小紫被司徒遠保護著站在隊伍的前面。

    白遲遲好久沒有在這樣的環境中玩過了,她很開心的輕輕抖動著肩膀,眼睛一動也不動的盯著那些舞娘看。

    陳媛看著馬車漸漸的過來,人群又這樣亢奮,心里有些不平靜起來。

    馬車很大,有三匹白馬在前面,旁邊還有兩匹其他顏色的馬兒,都是歐洲馬,非常的高大雄壯。

    陳媛看了一眼旁邊的白遲遲,她正盯著那馬車上的舞娘出神呢,而辛小紫和司徒遠的目光也被牢牢地吸引了過去。

    近了近了,馬車就要從眼前經過了,陳媛捏了一下拳頭,手心里面全都是汗水。

    看著馬匹近在咫尺,音樂的聲音掩蓋了一切,陳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假裝被身后擁擠的人群沖撞到了,猛的一個趔趄就朝著前面撲了過去。

    但是陳媛并沒有跌倒,她在撲向馬車的那一剎那,肩膀狠狠的撞到了白遲遲的背上。

    太熱鬧的人群,白遲遲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人就沖了出去,眼看著就要跌倒在馬蹄下面。

    陳媛看著白遲遲踉踉蹌蹌的樣子,心中升起一股快感,她假裝去扶白遲遲,但是腳底下一滑,干脆把白遲遲直接撲到地上。

    可憐的白遲遲在這緊要關頭,本能的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肚子,側著身子倒下,不讓身體里面的寶寶受到傷害。

    陳媛尖叫著:“遲遲姐,你怎么樣!”

    白遲遲來不及回答,陳媛就站了起來,眼看著馬蹄就要踩到白遲遲的背上了。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司徒遠眼明手快一把將白遲遲的后背衣服抓住,將她從地上拉了回來。

    “天啊,白遲,你怎么會跌倒了!”辛小紫嚇得一身冷汗,趕緊抱著白遲遲安撫著她。

    “遲遲姐,你還好吧,肚子疼不疼?剛才也不知道是誰在我后面推了我一把,害得我撞到了你!要是孩子有個什么好歹,我可怎么對得起你們全家啊!”陳媛流著淚水,愧疚的對白遲遲說。

    該死,司徒遠你要不要這么閃電速度拉起這個白癡啊!馬上就可以看到白遲遲被馬踩到了,到時候就算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沒事也會讓她的肋骨斷幾根!

    陳媛表面上嚇得六神無主,心里卻恨死了司徒遠,這個臨時的計劃本來可以很完美的,可惜可惜,就差一步。看來,這個司徒遠和辛小紫都是絆腳石,有他們這些人守著白遲遲,她想下手就沒那么容易。

    “白遲,我們快到邊上去!”辛小紫也顧不上別的,拉著白遲遲就走,司徒遠擋開了人群給她們讓出一條路。

    遠離了游行隊伍,辛小紫扶著白遲遲讓她在一條長凳上坐下,焦急的對她說:“你覺得怎么樣,要不要去醫院?”

    白遲遲這會才緩過勁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幸好并沒有什么異樣,只是手背上被地上的碎石劃破了。

    “我沒事,剛才跌倒的時候速度不快,又用手支撐了一下,就是嚇著了而已!”白遲遲趕緊對辛小紫說。

    “遲遲姐,對不起啊,是我的錯!”陳媛哭得涕淚長流,情真意切的說。

    司徒遠也很害怕,他緊張的看著辛小紫,又看看白遲遲,竟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辛小紫摸著白遲遲的肚子說:“你好端端的怎么就撲到地上去了,嚇死我了!”

    “我現在不是沒事嗎,別怕,寶寶不會那么脆弱的!”白遲遲反倒安慰起辛小紫來了,知道她關心自己。

    “可是你的手也磨破皮了!都怪我,怎么會跑到這樣熱鬧的地方來,對不起啊白遲!”辛小紫也自責不已。

    白遲遲笑著說:“有驚無險而已,別這么說了,我自己不小心才會這樣的!”

    “真的不用去醫院嗎?我看還是去檢查一下比較好,順便幫你包扎一下手上的傷口!”辛小紫拉著白遲遲的手說。

    陳媛抹著淚水站在一旁,身體微微的顫抖著,顯得那樣的痛苦和內疚。白遲遲看到陳媛那個樣子,還笑著安慰她:“媛媛你別哭,我真的沒事!”辛小紫一回頭看到陳媛,怒氣立刻就沖了上來,“你搞什么啊,不知道她是個孕婦嗎?”

    “小紫,媛媛也不是故意的!”白遲遲就怕辛小紫會對陳媛生氣,想要攔著她。

    “就算不是故意的,也不能朝著她的方向跌倒啊,你不會自己撲到空地上嗎,還要找個墊背的!”辛小紫氣沖沖的對陳媛喊道。

    陳媛哭著想要給自己兩個耳光,幸好被司徒遠給攔住了,再怎么說也不至于這樣處罰她啊,再說了也沒有發生什么太嚴重的后果。

    看到陳媛這個樣子,白遲遲覺得很難過,她拉著辛小紫不讓她再繼續罵陳媛。

    但是辛小紫卻很懷疑的盯著陳媛,冷笑著說:“你把她推倒在地上,現在又裝無辜,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紫,你越說越過分了,媛媛怎么可能故意推我!”白遲遲對司徒遠使眼色,讓他勸一下辛小紫。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