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老公太兇猛799
    她沒拒絕?李秀賢更豪邁了幾分,手臂索性收的更緊了,蔣婷婷微微靠到他身上。

    男性的身體讓她渾身上下都覺得舒服,舒服極了,甚至也沒再看司徒清。

    “你也沒少喝,能送嗎?”司徒清擔心地問。

    “沒問題,我一點問題都沒有。”李秀賢盼了很久,終于有機會讓他跟他心中的女神近距離接觸。

    說不定在她失意的時候他表白,她能接受呢。

    這樣想著,他不顧司徒清的勸阻,堅持單獨送她回家。

    司徒清一直很注意李秀賢的身體,再說醉酒駕車本身也危險,他送到門口,還是不放心。

    “我送你們兩人回去吧。”

    “喂,司徒清,你這什么意思,把客人放在這里,主人走了?你是不歡迎我嗎?”辛小紫跟在后面問他,像是真生氣了。

    這時,李秀賢湊近司徒清的耳邊小聲說道:“清,我喜歡她,給我個機會,讓我送。”

    司徒清還能說什么,只得讓他摟著蔣婷婷走了。

    今晚是李秀賢開車載蔣婷婷來的,為了跟她多一些獨處的時間,他沒有叫司機。

    到的時候小區車位已經滿了,他就把車直接停到了司徒楓家的樓下。

    “婷婷,我們到后座先聊聊天,等醒酒了再走好嗎?”他征求道。

    “嗯,好。”蔣婷婷這會兒很溫順,她從出門一直靠在李秀賢的身上,覺得他和她一樣身上像要著火了,這讓她感覺很舒服。

    李秀賢打開車門,讓蔣婷婷先坐進去,然后他才挨著她坐進去,把門關好了。

    “婷婷,我喜歡你。”借著小區里幽暗的燈光,他直視著喜歡了很久的女孩兒,開口時沒有一點矜持和羞澀。

    他覺得今天自己比任何一天都更有男子漢氣魄,渾身熱血涌動,恨不得直接把這女孩兒給撲倒了。

    蔣婷婷當然知道他喜歡自己,只是這人從來沒有說過,她就一直裝不知道。

    偶爾需要他幫忙,她會老實不客氣地叫他,利用他。

    今晚,在他的注視下,她忽然覺得這男的也不像自己像的那樣沒用,至少還敢跟她表白。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你喜歡清。可他已經有了女人,以后讓我照顧你吧。我喜歡你真的很久了,從我第一次看到你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公主裙出現在司徒家……”他絮絮叨叨地還在說著什么,蔣婷婷好像已經聽不清,腦袋漸漸的也不會想事情了。

    熱,她很熱,昏昏沉沉的熱。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勾住李秀賢的脖子,送上自己火熱的嘴唇的。反正她這樣一主動,李秀賢就像瘋了似的,一下就把她按倒在后座上了。

    他沒想到自己會變成野獸,但他真的變成了野獸,三兩下就把蔣婷婷的裙子給扯了。

    ……

    “招待不周,抱歉。”司徒清目送著李秀賢和蔣婷婷下樓后,歉意地跟辛小紫說了一句,又回到餐桌前。

    “覺得抱歉就陪我多喝點兒。”辛小紫可不客氣。

    “還有你,白遲遲,磨磨蹭蹭的,就看你吃菜了,酒都沒動過,來來來,這回我們三個喝個痛快。”

    辛小紫用盡渾身解數跟兩個人周旋,一會兒勸司徒清,一會兒勸白遲遲,給兩個人一杯接一杯的灌。

    她自己喝的并不是很多,何況她常常流連于夜總會,酒吧,喝點小酒灑灑水,完全沒有問題。

    白遲遲的小臉已經紅的像是煮熟了的蝦子一樣,醉眼迷離,辛小紫一看,只要是個男人看到她這副模樣也沒有不想上的道理了。

    就覺得火候夠了,可以抽身了。

    “還真喝多了?我記得你酒量不錯來著,快別喝了,讓你家小清送你回房吧。”辛小紫“好心”地勸道。

    “不行,我還想喝,我發現喝了酒以后,人輕飄飄的真有意思。”白遲遲呵呵傻笑著,還自己去拿酒。

    司徒清眉頭都皺起來了,一把把酒瓶按住。

    “你喝多了,不準喝了!”

    “我要喝,你憑什么管我?我有男朋友的,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跟你說,你不要對我那么霸道。你不要以為我喜歡你親我,你就肆無忌憚地親我。我會生氣的!”白遲遲眼神都有些直了,嘟囔著,還去搶酒瓶。

    司徒清眉頭抽了抽,辛小紫更是忍著沒笑出來。

    她對人家的威脅真是弱爆了,就只是會生氣的。

    “我忽然想起來,晚上還有個朋友約我去泡吧呢。你們兩個人慢慢交流,我走了。”

    “別……別走,你走了,這家伙會對我動手動腳。”白遲遲噘著小嘴,眉頭皺著,語氣可認真了。

    司徒清的眉再次抽了抽,這女人,他早知道不能讓她喝酒。不僅她自己丟人,還丟他的人,好像他是個專愛占良家婦女便宜的流氓似的。

    “你別走了。你看她喝成這樣了,你照顧一下她比較方便。”

    辛小紫真服了,這倆人是絕配呀。

    她好不容易把他們都給灌多了,不就是為了讓他飽餐一頓嗎?他怎么這么不解風情,還是想講什么風度?

    一個大男人的,當上不上,留給別人啊?

    “你照顧她更方便,摸都摸過了,還在這里矯情什么?我走了,你們兩個要抓緊時間把正經事辦了。都多大的人了,還搞的真矜持。”

    司徒清這下知道上次的視頻真是辛小紫傳來的了,夠開放的。

    不過她說的也沒錯,他跟白遲遲,那也算是未婚夫妻,再怎么照顧也不算耍流氓。

    “小紫,小紫。”辛小紫都走到門口了,白遲遲晃蕩著上前來追,才走了兩步就往前倒過來,幸虧司徒清身手好,幾乎是飛過去接住了她。

    “你老實點兒,我送她下樓就回來照顧你。”司徒清皺著眉安撫了她一句。

    “不用送了,你把她照顧到床上是正經事,別辜負了我一個晚上的努力。”辛小紫的話從門口飄來,緊接著聽到關門的聲音,她自己走了。

    下了樓的辛小紫路過一輛車,女人夸張的伸吟聲在車里肆無忌憚地飄出來。

    蔣婷婷,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啊?讓你這么爽!活該你這樣,誰讓你老是這么壞的,辛小紫心情愉悅地快步離開。

    ……

    司徒清還以為辛小紫天生就是這么熱情過度的,原來卻是為了他們兩個人的事特意讓他們喝多。

    難怪一來就跟他說,要幫他。

    白遲遲交這么個朋友,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撮合他還不算壞事,要是她撮合別人呢?

    “喂,你抱我干什么?不準你抱我。”白遲遲迷迷糊糊的,司徒清把她攔腰抱起來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是暈的。

    一暈就想起來他親她時候的那種感覺,又是生氣,又是留戀,感情真是無比復雜。

    她平時都很少能瞞得住自己的想法,現在真是喝太多了,想法更是明顯地寫在臉上。

    一直盯著他的嘴唇,薄薄的嘴唇,真是性感,她本來就有點口干舌燥的,下意識地舔了舔自己嘴唇。

    “你也不想辜負了你好朋友的好意,是不是?”她的動作讓他心一緊,說出來的話沙啞極了,迷的她更加暈頭轉向的。

    不知道他在說什么,反正聽起來是很動聽,而且他溫柔的態度,讓她的心已經化成了一池春水。

    “嗯嗯。”她連連點頭。

    “是你自己同意的,可別怪我了。”

    小樣的,吃了你,看你還往哪里跑。

    抱著她從客廳大步離開,沒有進她睡的那間客房,而是直接把她抱回了他自己住的房間。

    “奇怪,這好像不是我睡的房間啊。”她暈的厲害,一直閉著眼,等他把她在床上放穩了,她睜開眼睛一看,才發現自己睡的地方不對。

    司徒清在她身邊坐下來,審視她的小臉。

    “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床,你今晚就睡這里。”他的聲音明顯更沙啞了,而且還有著她沒有發現的某種決定在里面。

    她的臉紅的非常非常徹底,口干和燥熱讓她半張著嘴喘息,看起來別提多性感了。

    “你是……清同學?”她腦袋又像上次喝多了酒那樣,奇怪地短路了。

    就覺得他在她面前晃啊晃,好像有好幾個影子,好幾個頭,好幾個身子,完全亂了。

    “你說呢?”他眉微皺。

    她的問題真氣人,難道她還以為自己是在別的男人身邊喝多的嗎?

    “好像是清同學,臉很黑。”她伸出小手,放在他的臉上,摸了摸。

    “這里,我吻過的。”她輕聲說,然后孩子氣地笑了笑。

    “每次親嘴,我都覺得好高興啊,真的很舒服。嘿嘿,清同學,你是不是也這樣覺得?”她的食指劃上了他的嘴唇,下意識地來回摩擦。

    她的動作她的話讓司徒清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這不是赤果果的誘惑嗎?

    “我忘了。”他輕聲說道,她的小臉上有失望的神色。

    “你記性真差,怎么會忘了呢?我都記得好清楚啊。”

    “我試試看,就想起來了。”說著,他一把拉開了她的小手,俯下身,顫抖著雙唇親吻上她的小嘴。

    “嗯……”她嚶嚀一聲,很本能地回摟住他的脖子。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