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791 老公太兇猛789
    “清……清同學,你怎么來了?歡迎……歡迎來我家里作客,你看,還帶什么禮物,實在是太客氣了。”白遲遲一看司徒清即將要爆發,雖然心里也怕,還是擠出難看之極的笑,掙脫了秦雪松的手,幾步跑上樓梯。

    秦雪松正好趁這個機會放手了,又不算沒有面子。

    司徒清,并不說話,狠厲的目光依然放到正追上樓的秦雪松臉上。

    白遲遲已經靠近他身邊,生怕他動手,擋在他面前,臉上還微笑著,只是笑的比哭的還難看些。

    “那個,清同學,文若好些了嗎?”

    他看也沒看她一眼,把花和禮品一齊往她懷里一推,不管她接不接,先行放了手。

    白遲遲被迫抱住東西,警惕地看著他。

    司徒清上前一步,一把緊緊地抓住了秦雪松的衣領,大手收緊,頭上的青筋更是不停地跳動,另一手握著拳。

    拳也在顫抖,那是拼命忍住不對秦雪松的頭揮出去才抖的,他的呼吸很急促,聽起來讓人覺得無比的壓迫。

    “再敢碰她一下,我廢了你!”他的話從牙縫里擠出,秦雪松的全身抖的像是篩糠一樣,差點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了。

    “你……你干什么?我警……警告你,打人是是犯法的。”

    “犯法?”他冷笑,黑臉上每一塊肌肉都因為憤怒繃的死緊,雖是笑,卻緊繃繃的,看起來實在是嚇人。

    “清,清同學,別這樣。”白遲遲急的,把花啊,禮品啊什么的一股腦兒扔在地上,飛撲上前拉住司徒清的胳膊。

    他鋼鐵一般的硬臂豈是她能動得了分毫的?

    “閃一邊兒去!”他朝白遲遲吼了一聲,甚至沒看她一眼。

    他從頭到尾都沒看她一眼,他怕看到那張想了好幾天的臉,上面寫著是對別的男人的關心,更會把他氣死。

    “清同學……別,我求你了。”白遲遲再呼喚一聲,語氣里面滿滿的恐懼,請求,聲音都發顫了。

    他忽然想起上次有人要對付他們兩個人,她可以不顧自己的危險都要他先救秦雪松,可見這男人,她是真看的很重要。

    要是他真揍他,這白癡還不得怨他一輩子,怨他都不要緊,她肯定要傷心死了。

    狠狠盯著秦雪松那只該死的剛貼在白遲遲身上的爪子,他恨不得扭住他手給他扭斷。

    拳頭捏了又捏,最終他還是不忍再聽到白癡的祈求聲,也不想動手時碰著了她。

    他閉了一下眼,深呼吸,再深呼吸,再開口時聲音平穩了不少。

    “不想讓我動手,你就給我閃開,我要跟他談談!”

    “好好好,我閃開,我閃開,你別生氣,千萬別生氣。”白遲遲說著,松開了他胳膊,往后退了退,依然警惕地瞅著司徒清。

    司徒清豁然松開了秦雪松的領子,即使是沒用力,秦雪松還是晃蕩了兩下才站穩。

    他額上汗都出來了,忽然有種死里逃生的感覺,司徒清看到秦雪松臉上那死灰一樣的神態,在解恨的同時又有些感慨。

    他習武不是為了欺負群眾而是為了保護群眾,對他來說,秦雪松簡直就是手無縛雞之力,不到萬不得已,他不該真對他動手。

    多年來的戎馬生涯讓他既有熱血,更有理智,所以即使怒極了的他反而比任何人都更快地清醒下來。

    白遲遲是他的戰略目標,現在另一個人在盯著他的目標,他所有做的就是打敗對手,贏得勝利。

    他臉上的肌肉終于沒有繃的那么緊了,白遲遲暗暗舒了一口氣,也不敢吭聲,就只能站在那兒看他要跟秦雪松說什么。

    “我不管你從前和白遲遲有什么,你跟她分手時就已經放棄了她。在那段時間,我已經向她求婚了,她現在,是我的女人。如果有任何一個人敢動我的女人一下……”他再次捏了捏拳,骨節咯咯作響,后面的話沒有說,秦雪松會懂的。

    他這一捏拳,白遲遲的神經又緊張起來,急急地再次請求道:“清,你別打他,你不能打秦雪松!”司徒清的眉不可察覺地動了動。

    該死的女人,他竟然還在他面前這么維護這個沒用的男人,這筆賬他且等一會兒再跟她算!

    秦雪松暗暗審視了一下司徒清的表情,雖然他的武力和他本身真的很有震懾力,他也確實是怕。不過他好像有點明白他不會隨便對自己動手了,要動手,剛才拳頭就招呼過來了。

    只要他不打他,他就沒那么怕他了。

    他揚了揚脖子,找回了一點對抗他的勇氣,不過說出的話聲音還是有些怪,像被人扼住了喉嚨似的。

    “她已經答應了跟我重新在一起,你就算身手再好,你也不能橫刀奪愛吧?我們是要結婚的,她是我未婚妻才對。”

    好個白遲遲,她到底是幾個膽子,勾動了他司徒清,竟又重新回頭尋找舊愛,完全不把他這個人當一回事。

    還有秦雪松,他怎么就沒有一點自知之明,他能給她帶來什么?

    除了還有一張能勉強看的過的面皮,簡直就是個酒囊飯袋。

    第一次他見白遲遲,她不就是為了這個不值當的男人四處躲著高利貸的追殺,如果他司徒清是這么沒用的男人,他才不會讓任何女人跟他一起受罪。

    “你配嗎?”司徒清輕蔑地問。

    “我……”秦雪松以前不會覺得配不上白遲遲,可現在她被這么卓越的男人看上了,他忽然覺得在這個男人面前,他簡直是矮了一截,不禁有些沒有底氣。

    但回想自己陪伴了她十年,在她最可憐的時候,是他一直在照顧她,白遲遲是重情的人,她不會在乎有沒有錢,只要他用這個控制她,她一定會跟他在一起。想到這里,他又覺得他還是很有勝算的。

    “我配,我當然配了。我照顧了她十年,沒有人比我更適合跟她在一起。再說,我要是配不上她,她能愿意跟我在一起嗎?”在司徒清凜然的氣勢面前,他再有勝算,也還是顯的有些力不從心,為了表示不怕司徒清,他特意把聲音放大了一倍。

    司徒清冷哼一聲,再次低沉而輕蔑地開口:“如果沒有人把黃毛的事壓下來,她早就被抓去賣身了,你還有臉說她愿意跟你?你還好意思說你照顧了她十年?她對你根本就沒有男女之情,不要利用一個女人的善良和心軟,那樣太卑鄙了。”

    司徒清的每句話都正好點中要害,秦雪松從來沒有想過,白遲遲對他沒有男女之情,他以為是有的。

    可是他的話讓他忽然覺得她不喜歡他碰,也許真是她對他沒有那樣的感覺。

    在他愣神的時候,司徒清威嚴地下了斷論:“現在放手,是你最明智的選擇。”

    放手兩個字刺激到了秦雪松的神經,不,他不能放手,他秦雪松為了讓白遲遲回頭連一哭二鬧三上吊這種事都干出來了,怎么能輕易放手?

    司徒清說的對,他不要臉了,他既然已經不要臉了,就要死扛到底。

    “我不會放手!”想到這里,他的語氣反而強硬了幾分。

    “如果不放手,我們就來比試比試,要文斗還是武斗,隨你挑!”司徒清也不喜歡仗勢欺人,他要讓他心服口服。

    秦雪松明白什么是武斗,武斗不用說,他連他一根手指頭都斗不過。

    那文斗是什么呢?想想這個文字,他頭都大了,他可是斗大的字沒識幾個,上學的時候總是混到學校附近的小賭場看熱鬧的。

    估計,也不是他的對手。

    那怎么辦?要避免跟他正面交鋒,看來只有搬出白遲遲了。

    “遲遲,你說你選擇跟他還是跟我?”他扭頭對著一直緊張看著兩人談判的白遲遲問道,對她的答案,他是有把握的。

    白遲遲心里其實還在慶幸著清同學懸崖勒馬,沒有像她想象中那般沒命地打秦雪松一頓,謝天謝地,沒有發生肢體沖突,她最怕這個了。

    “我……我跟……”白遲遲咬著嘴唇,臉上全是為難。

    她知道她已經答應了秦雪松,必然是要選擇秦雪松的,可她不想傷害司徒清啊,也怕萬一真把他惹毛了,秦雪松要吃不了兜著走。

    司徒清這一刻完全明白了白遲遲會說選誰,他才不想聽到她拒絕自己的話。

    “我……”白遲遲還在說著那個毫無意義的我字,嘴唇被她咬住,幾乎都要滲出血絲了。

    該死,這個沒用的男人,他就只會讓女人為難。~筆~

    熊熊的怒火再次燃起,在她還沒有明確地回答之前,他一把抓住了秦雪松的衣領,把他抓近他面前,逼視著他。

    “這是男人之間的事,你少把女人攪合進來。敢不敢挑戰,不敢就給我滾!”

    秦雪松的身體再次不由自主地顫抖,想要說一句敢,在他這樣的氣勢面前,硬是說不出來。

    再說,他也不想說,說了,輸了,那他就得愿賭服輸,就徹底地失去了白遲遲了。

    他再害怕,也不說話,等著白遲遲來救援。

    白遲遲看到司徒清手上的血管都暴起來,額上的青筋也在跳動,嚇的飛撲上來。

    “不要,你放開他,清你放開他,求你了,別為難他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