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637 老公太兇猛635
    “爸爸和媽媽親親嘍!爸爸和媽媽親親嘍!”

    這突發情況,還真是出乎康少南的意料,他笑著揉揉額頭,看著坐起來的妻子笑笑:“這倆熊孩子,什么時候跑過來的?”說完沖兒子和女兒招招手:“到爸爸這兒來!”

    兩個小家伙一聽,全都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康少南把兩個孩子抱上了床。

    “你們不是睡著了嗎?怎么又跑過來了?”

    “我想跟爸爸一起睡!”陽陽和笑笑一起揚著下巴回答。

    “那媽媽怎么辦?”康少南為難的看著兩個小寶貝,心里忍不住的嘀咕:你們想老爸,可是我也想老婆好不好?

    “媽媽跟爸爸一起睡!”笑笑很認真的想了想這個問題。

    “嗯!”旁邊的陽陽居然還很附和的點了點頭。

    “乖寶貝,你們這幾天都跟媽媽在一起,可是爸爸今天才剛回來,你們是不是也得發揚下風格呀?”

    “爸爸,風格是什么?”笑笑眨著大眼睛問爸爸。

    “風格就是……”這個問題一下子難住了康少南,他快速的想了想回答:“風格就是你們今天晚上把媽媽讓給爸爸,就說明你們很有風格!”

    “爸爸,風格可以吃嗎?”陽陽閃閃眼睛看著爸爸問。

    一邊的笑笑像個大人似的看著弟弟解釋道:“風哥哥就是風婆婆的哥哥!”

    “哦……”陽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康少南抬手扶了扶額,這都什么跟什么呀?

    雖然康少南心里是各種委屈,但他還改變不了最終的結果,女兒和兒子全都跑到了他和妻子的床上,蹦的那叫一個歡。許是爸爸一回來,兩個小家伙就興奮,在爸爸媽媽的床上折騰了好半天,這才在中間躺下來,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康少南躺在女兒身邊,苦著一張臉隔著兒子和女兒看著妻子。

    這好不容易熬到回來了,晚上睡覺居然連老婆的手都摸不著!

    俞曉看著他那張委屈的臉,忍不住的直笑。

    好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著兩個小家伙全都進入了夢鄉,康少南便悄悄的下了床,把兩個孩子一個一個的又全都抱回了兒童房,給他們蓋好棉被,看兩個人誰也沒醒,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氣。笑著返回了自己的臥室。

    “睡著了?”俞曉側躺在床上,看著康少南悄悄的進屋,看的她直笑。

    康少南迅速上了床,翻身壓上了妻子的身體,先啄了啄妻子的唇,這才看著她委屈道:“老婆,我想死你了!”邊說邊在俞曉的身上上下其手。

    俞曉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有點為難的看著他。

    “怎么了?”康少南看著妻子有些不解。

    “大姨媽來了!”

    噗!

    “真的?”康少南剛剛還興致勃勃,妻子的話像是瞬間從他頭上潑了一盆涼水,從頭涼到腳。

    “真的!下次吧!”

    下次……

    康少南心里這個憋屈,本來回家好不容易能跟妻子親熱下,先是熊孩子搗鬼,再是姨媽。

    不能闖紅燈,但是他身上這個火可是已經起了。無奈之下,康少南從床上跳下去,直奔衛生間。

    聽著浴室里嘩嘩的水聲,躺在床上的俞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沒過多久,康少南圍著浴巾從衛生間出來,安分的躺在俞曉身邊,溫柔的盯著妻子道:“快睡吧。”

    滿足,俞曉輕輕閉上眼睛枕著康少南的胳膊心道:有夫如此,知足了。

    次日一早,還在睡夢中的俞曉迷迷糊糊的聽到一個很甜的女聲喊康少南哥哥,但是太困了只當是夢。

    等她醒來的時候,旁邊的位置已經空了。俞曉熟知康少南習慣,也沒覺得有什么。

    她穿衣洗漱后,來到樓下,見眾人都在,便快步走過去。

    “早。”

    “不早了,太陽都曬屁股了。”一旁坐在沙發上的康少南放下手里的報紙,指著窗外高升的太陽打趣道。

    “怎么?你嫌棄啊?”

    “不敢不敢。”

    “哼,諒你也不敢。”俞曉嬌嗔的瞪了康少南一眼,在他旁邊坐下。

    “老婆,晚上部隊有個舞會,你陪我去?”康少南一本正經的看著俞曉。

    部隊的舞會?俞曉左右思索了下,點頭:“好啊。”

    也不是沒有參加過部隊的舞會,但由于里面的氣氛過于嚴肅,俞曉不太喜歡。不過一想到康少南一個人參加舞會,孤零零的站在一邊,就心疼。

    答應了參加舞會,兩個人開車開到定制禮服的地方。

    看著早早等在門口的服務員,俞曉瞬間明了,上當了!

    她饒有深意的看著康少南,一只手挽著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悄無聲息的來到他腰間的軟肉上,非常“溫柔”的問道:“老公啊,這是怎么回事?該不會是店員們都會未卜先知吧?”

    “咳咳……”礙于放在自己腰間的那只手,康少南尷尬的輕咳兩聲:“可能是服務比較好,喜歡在外面等客人吧。”

    “先生、夫人好,里面請。”門外的店長明顯沒有看出兩人之間的小把戲,上前笑吟吟的說道:“剛開門就接到先生電話,說要帶著夫人來選禮服,先生對夫人可真好。”

    “哦?剛開門的時候就接到的電話?”俞曉似笑非笑的盯著康少南,到不是真的氣什么,不過也就是鬧著玩罷了。

    “咳咳……咳咳……”聽到店長把自己賣了個徹底,又感受到俞曉目光中的東西,康少南心里這個無語。

    “這件衣服讓我試試。”俞曉也不再追究康少南算計自己的事,轉而在店里打量每件禮服。

    舞會上都是康少南的戰友和戰友的家屬倒也沒什么可擔心的,但還是要好好挑件好看的,不能丟了康少南的臉。前不久他不是還說自己老了……

    想到那件事,俞曉心里有開心又難過。開心的是康少南的真情,但是難過康少南說她老了的話,即使知道那是假的,她心里還是不太舒服。

    任哪個女人也不愿意被自己老公說自己老了不是。

    她站在鏡子前,用手指輕撫著自己的臉頰:哪里老了?難道有皺紋了?還是長斑了?

    “夫人皮膚真好。”店長拿著俞曉看中的衣服來到她身邊,看著鏡子里的人不由感嘆。

    雖然算不了非常好,但是比起同齡人好的不是一星半點,就算比十八的花季少女也不差分毫。

    “嘿嘿……謝謝。”店長的聲音讓俞曉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失態了,微微一笑接過衣服走進更衣室。

    經過一下午的挑選,終于確定了一件天藍色的抹胸長裙。

    “店長,有沒有披肩?”康少南盯著俞曉露出來的香肩,雙眸里的火苗蹭蹭的燒了起來。

    披肩?店長被這個問題搞懵了,她仔細打量著俞曉,漂亮的鎖骨和香肩,根本不需要披肩啊。

    不過……在注意到康少南的眼睛里,店長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先生請稍等。”

    說完,店長從店里找了一條同色系的披肩拿了過來,親自給俞曉披上。

    還別說,這披肩非但讓人覺得格格不入,反倒給俞曉增添了一絲高貴的氣質。

    “恩,不錯。”康少南一手抱胸,另一只手撫摸著下顎,在俞曉周圈打轉:“如果能有個再大點的披肩,把上身遮起來就好了。”

    聽到這話,俞曉的嘴角微微抽搐,把上身圍起來?

    “那要不要再來個圍巾把臉擋住?”

    “也行。”

    “那要不要再來個眼鏡,把眼睛遮住?”

    “那就更好了。”

    果然,就知道這家伙心里打的什么鬼!俞曉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微笑看著康少南:“康!少!南!”

    “到!”康少南一個立正在俞曉面前站好。看得旁邊的店員偷偷捂著嘴巴笑。

    “刷卡!”

    “是……老婆大人。”康少南哭喪著臉跟在俞曉身后去刷卡,只是在眾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眼里一閃而逝的寵溺。

    而前面的俞曉,也偷偷勾起嘴角。

    禮服搞定了,化妝什么的又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好不容易來到舞會上,俞曉只覺得自己要累癱了。

    “老婆,累嗎?”康少南細心的發現自家老婆的貓步走得有點慢,于是伸手扶著她的腰,低聲在耳邊問道。

    耳邊一陣熱氣,讓俞曉身體一震,臉頰迅速充血:“你干嘛呀,這么多人呢。”

    “不干,回去再干。”看到妻子的身體反應,康少南勾著嘴角,對著小巧的耳垂又是一口熱氣。

    本來就累,這下子站都站不住了。好在康少南摟著她的腰,讓她有個支撐點。

    “老婆這體力可不行,看來需要老公幫忙多鍛煉鍛煉了,比如說在……床上。”

    “你!”俞曉又氣又羞,但是又不能發飆,只好手指一轉來到某人腰間的軟肉上,捏住一點順時針一轉。

    嘶……康少南表面上什么事都沒有,只是那痛意可沒人幫他承受。

    “老婆,老婆松手。”一轉剛才得瑟的模樣,康少南可憐兮兮的看著俞曉求饒。

    誰知俞曉根本不買賬,一轉頭冷哼道:“認錯。”

    “老婆我錯了,快松手。”康少南是什么人,他的戰友又是什么人,他們這邊的小九九別人還能看不出來?不少跟康少南關系不錯的戰友紛紛對他露出了笑容。

    只是這笑容里是什么……

    “少南哥哥……”忽然,一道悅耳的聲音響起。

    俞曉一皺眉,今天早上她聽到的好像也是這個聲音,喊康少南少南哥哥的,當時只以為是做夢。

    “雪雪,你回來了。”聽到這個聲音,康少南也不再繼續跟俞曉鬧著玩,而是一本正經的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少女說道。

    俞曉看過去,名叫雪雪的女孩穿著一襲鵝黃色的禮服,粉嫩的皮膚讓這個難駕馭的鵝黃色襯得更加白嫩了些,清純的長相有點嗲嗲的聲音瞬間就讓舞會靜了下來。

    “是呀。”雪雪像是沒看到俞曉一般,徑直來到康少南身側,雙手抱著他的胳膊,這個動作讓她發育較好的胸部剛好緊貼在手臂上。

    這是誰啊?看到這一幕,俞曉的眼里有一絲不悅,但臉上始終保持著笑意。

    “雪雪,這是你嫂子。”康少南感覺到了什么,連忙抽回胳膊,把俞曉帶到雪雪面前介紹到。

    “嫂……嫂子好。”雪雪看俞曉的時候,眼里飛快的閃過一絲敵意,不過很快便被單純的笑容代替。

    如果不是俞曉經歷了這么多事,還真的被騙到了。

    “妹妹好,有時間來我們家玩,你侄子侄女如果知道他們有個這么漂亮的小姨,一定會開心的。”俞曉臉上帶著得體的笑,話說的恰到好處。提醒了雪雪她跟康少南連孩子都有了,還是兩個。

    果不其然,聽到這句話,雪雪臉上一僵,隨即微笑看向康少南,甜得發膩的說道:“少南哥哥……你都有孩子了呀,怎么不跟我說一聲呢。”

    聞言,俞曉垂下眼簾沒說話。這話說的,好像康少南結婚生子還得給她報備一樣!

    感覺到兩個女人間的火藥味,康少南緊了緊摟著俞曉腰的手臂:“我跟你嫂子先過去,你自己玩吧。”

    這個表現讓俞曉開心了不少,只是雪雪并沒有離開。

    而是跟在康少南身邊,不滿的嘟起小嘴:“少南哥哥,我剛回來你就不帶我轉轉嗎?”

    “這里面的人你都認識,沒什么好轉的。”康少南聰明的沒有答應。

    俞曉被康少南摟在懷里,向里面走去。

    雪雪聽到康少南那句滿不在乎的話,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盯著俞曉的眼睛里透露著一絲陰狠。

    不過前面走的兩個人似乎都沒有感覺到什么。

    而這一幕卻被來參加舞會的沈心柔看到了眼里,她順手從旁邊端了一杯香檳走向雪雪。

    就在距離雪雪不到半米的時候,忽然腳下一扭,兩個人疊羅漢一般的倒在地上,一杯香檳也全部撒在了雪雪身上。

    “呀!”

    “對不起對不起,我的鞋子不太舒服,你沒事吧。”沈心柔一臉愧疚的站起來,伸手要扶雪雪。

    原本精心打扮用來對付康少南的衣服,就這么輕而易舉的毀在了一杯香檳下,雪雪的臉色怎么會好?她厭惡的瞪著沈心柔:“你搞什么!走路不長眼睛的!”

    “兩位小姐,您沒事吧?舞會后面有專門準備換洗的禮服,請問您需不需要……”一個侍應看到這邊的情況,連忙趕過來。

    “額……沒事,我去衛生間收拾一下就好。”察覺到這里不止她們兩個人后,雪雪的臉上立即布上了溫柔的笑容。

    “那好吧。”侍應點頭離開。

    雪雪沒有碰沈心柔的手,自己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等下。”沈心柔一把抓住雪雪的胳膊,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別不要臉的喜歡康少南了,人家老婆孩子都有了,小三!”

    “你!”雪雪聽到這句話,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雙眸死死地盯著沈心柔離開的背影,一張清純的臉猙獰在一起。

    賤人!敢這么對我,我會要你付出代價的!雪雪心里暗暗想道。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