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624 老公太兇猛622
    “我也沒看到!”沈以默搖搖頭,他剛才的注意力也是全在明瑤的身上。---手機端閱讀請登陸 M.ZHUAJI.ORG---

    “我剛剛看她去衛生間了……”一邊的任之萍提醒道。

    “是嗎?那我去看看她!”康少南點點頭,快步的向著走廊盡頭的衛生間走了過去。

    衛生間離的并不遠,康少南走過去發現,這個公用衛生間只有三個小單間,看著從女衛生間里走出來一個病人家屬,他走上去不好意思的請求道:“大姐,麻煩一下,您能不能幫我看看里面還有沒有人?”

    對方看他的樣子點點頭,回身又走了進去,每個小單間打開看了看,最后走出來看著康少南道:“有一個關著門,但是我喊了半天,里面沒有回應!”

    康少南的眉頭一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顧不上男女之別,他抬腳跑進了女衛生間,拍了拍緊閉的那扇門大喊妻子的名字:“曉曉,是你在里面嗎?曉曉!!”

    那扇門一動不動的緊閉著,里面聽不到任何的聲響,康少南扭頭看了看旁邊的單間,一步跨進去,踩著馬桶向單間里面看去,不出所料,里面的人正是他的小妻子——俞曉。此刻的她正緊抱著雙臂,全身不停的瑟縮發抖,她的眼神渙散,嘴唇都跟著有些發白。康少南顧不上多想,抓緊隔間的木板一個翻身落在了俞曉的面前,伸手把門打開,抱起妻子沖出了衛生間。

    懷里的妻子全身都在不停的顫抖,與毒梟打過太多交道的康少南不用找醫生都知道妻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還是抱著一線希望,在走廊里不停的大喊:“醫生!!醫生!!”

    康少南的猜測沒有錯,這七天的時間里,俞曉因為吸食了大量的毒品,已經染上了毒癮。康少南找到她時,正是她毒癮發作的時間。因為害怕被自己的親人發現,她逃進了衛生間。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著一切。知道自己染上毒品,是在第五天的時候,因為身體里忽冷忽熱,有時又感覺有千萬只螞蟻在身體里爬行,她感覺自己快要死掉了。雖然她沒跟毒梟打過交道,但她很清楚,人一旦沾上這種東西會有什么樣的下場。而這樣的自己是被人不齒的。

    醫生很快就趕來了,可是被放到病床上的俞曉不讓任何人靠近,她歇斯底里的把身邊所有的東西全都砸了過去,病房里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過后,意識到情況不的康少南破門而入。眼前的一切讓他整個人僵在了原地。俞曉緊抱著雙肩,兩眼無神的看著前方,嘴唇變得慘白,雙手因為剛才的舉動不知被什么東西給劃出了血,她全身不停的顫抖著,瑟縮的躲在病房的角落里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先生,我看你還是把你妻子送去戒毒所吧,我們這里只是普通的醫院……”主治醫生看著康少南無奈的搖了搖頭,他雖然是醫生,但對戒毒方面的事并不在行。

    康少南皺了皺眉頭,沖醫生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先離開,醫生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再次搖了搖頭,帶著護士們離開了這間病房。沈以默和明叔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里也全都跑了過來,但是康少南擋在門口,沒讓任何人走進去。他曾經跟吸毒的人打過很多次交道,也深知這些人除了身體上的煎熬,就是在面對親人那難以言語的自卑。他吩咐沈以默去聯系這家醫院里的院長,讓他同意俞曉能在這里治療。并給了沈以默一個電話號碼,讓他馬上聯系戒毒所里的于醫生過來。

    沈以默點頭離開了,康少南關上房門腳步沉重的向著妻子走了過去。

    “別過來!!”俞曉發現瘋一般的抓著身邊的東西向康少南砸過去,另一只手則緊緊的按在胸口上,那里跳的厲害,感覺整個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無數只螞蟻在身體上爬來爬去,她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看著康少南一步一步的向自己逼近,她驚慌失措的轉身向房間的另一個角落里爬去:“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曉曉——!!!”看著妻子驚恐萬狀的表情,康少南的心像被狠狠的打了一拳,錐心刺骨的疼痛傳遍全身。大手緊緊的握在一起,他向著妻子堅定的走了過去。

    他很明白此時的妻子處于崩潰的邊緣,她離開自己僅僅七天的時間,可是看她此時的反應足以說明這七天里,云姨給她的身體注入了大量的毒品。他想起了云姨和妹妹臨死前說的話。

    這兩個女人,你無論救回哪個去,都已經是廢人一個了。

    康少南,就算我今天死在這里,你也永遠勝不了我!

    大哥,大嫂的身體……你一定要幫她渡過難關……千萬不要輸給云……

    ……

    那個可惡的女人!

    俞曉最終被逼到角落里,身體向后不停的緊縮著,她把頭扭向一邊,不敢直視康少南的眼睛。

    “走開!走開!滾呀!!”康少南抱住她的那一刻,俞曉抬手在康少南的懷里拼盡全力撕扯著他的身體,此時的她眼中早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溫柔,掙脫不開康少南的懷抱,她低頭咬上了康少南的肩膀,牙齒沒進他的肉里,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傳來時,俞曉卻什么也聞不到,此時的她大腦亂成了一團,身體里像有無數股火焰在燃燒,又像是有人拿刀子在自己的身體上不停的游走。她急須找一個發泄口,身體被康少南緊緊的禁錮住,她就把全身的力氣全都集中在了牙齒上,雙手狂亂的撕扯著他的頭發。

    身上一處又一處的傷口,肩膀上也被俞曉咬出了血,可身體的疼痛,抵不上心里疼痛的萬分之一,康少南的眼淚也跟著落下來,他一動不動的抱著妻子,哽咽的道:“我知道你難受……別怕……只要有我在……你一定會闖過去的……曉曉……我會一直陪著你……”

    俞曉在康少南的懷里拼命的掙扎著,撕咬著,發瘋一般的吶喊,她感覺自己一會兒被扔到了冰山之顛,一會兒又被扔到油鍋里烹煮,身體里像是有千軍萬馬在不停的奔騰,說不出的痛楚在焚燒著她脆弱的心。

    “康少南!求求你!求你幫我去買一點!買一點點就好了!求你了!康少南!!!”俞曉緊按著自己的太陽穴,淚流滿面的看著他。

    “曉曉,醫生一會兒就來了!你再忍一忍!你行的!你一定能行的!”康少南不忍心看妻子痛苦的表情,大手把她緊緊按進自己的懷里。

    其實戒毒的路到底有多難,他比誰都清楚,那種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可就是再難,他也絕不能放棄!

    “我忍不了!求你了!啊!!!”俞曉的身體在康少南的懷抱里劇烈的顫抖,連說話都帶著顫音,從一開始犯毒癮的時候,她還可以忍受,但是現在,她的意志力已經被徹底的摧毀了。眼前的康少南對她來說,根本就不是什么愛人,他只是一個能救自己的人,能讓自己脫離毒品折磨的人。

    “曉曉……”除了一遍又一遍喊妻子的名字,此時的他居然什么也做不了。妻子那一聲又一聲的吶喊,一遍又一遍撕扯著他的心。

    “你放開我!我自己去買!我要去……”正在拼命嘶喊的俞曉眼神突然一滯,接著身體慢慢的軟了下來,她的眼神慢慢的渙散,不一會兒便閉上了眼睛,在康少南的懷里安靜的睡著了。

    “于醫生?!”康少南抬頭,看到了站在自己身邊的戒毒醫生帶著兩名助手趕了過來。

    “先把她放到床上吧!我先給她檢查一下!”

    “好!”康少南把昏迷的妻子重新放回了病床上,站在一邊看于醫生熟練的給妻子提取血液樣本。

    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雖然俞曉接觸毒品的時間短,但這七天里身體卻吸入了大量的毒品,其實很多人這樣大量的攝入對身體的損壞是致命的,如果不是俞曉有堅強的毅力,她早就已經支撐不住了。現在的她,已經到了極限。

    于醫生跟康少南有些交情,答應留下來專門為俞曉治療,但是他跟康少南特別強調,在這次的治療里,最主要的,不是醫生。而是家屬的配合。無論后面發生什么樣的事,都絕對不能半途而廢!

    康少南對于醫生的話謹記于心,他知道,如果想帶妻子走出泥潭,他必須是她的精神支柱!

    鎮靜劑讓俞曉安靜的睡了三個小時,康少南靜靜的坐在床邊,看著妻子那張原本秀氣的臉上,早已經沒有了往日的風采,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疲倦,即使在睡夢中,她的眉頭依然是緊鎖在一起的。就算在睡夢中,她也是痛苦的吧?

    就算俞曉沾上毒品的事,康少南想隱瞞,也根本就瞞不住。明玉松得知女兒的事后,站在病房的門外,隔著玻璃窗看著女兒那痛苦掙扎的表情心痛不已。沈以默站在岳父的身邊,對這種事也是無能為力。誰都知道,那種東西一旦沾染上,也許痛苦的時間,就是一生!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