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老公太兇猛1408
    陳媛在溫氏茶坊里轉了個遍,終于摸清了門路。

    原來那個種植了梅花的小花園后面還有一個籬笆門,不仔細看根本就發覺不了,陳媛覺得菊嫂有可能逃跑的路線都被她看清楚了。

    “怎么樣小姐,現在可以了嗎?”領班快要被她弄得徹底失去耐心了。

    不過是個喝茶的客人而已,再怎么出手大方也不至于浪費這么多的時間來陪著她瞎轉悠吧?

    陳媛看出來了,她笑著從包里摸出一疊錢來,領班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可以了,這是你的辛苦費!”

    拿著錢,領班的臉都笑開了花。

    “謝謝,小姐覺得什么地方最滿意,我們就在哪里替你安排!”

    陳媛輕輕一笑:“算了,我覺得還是在家里請朋友喝茶比較好,你送我出去吧!”

    領班心里有點莫名其妙,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拿著錢跑到這里來參觀了一番,可是卻沒有了后文。

    不過因為拿了人家的錢,所以領班還是笑瞇瞇的把陳媛送到了大門口,畢恭畢敬的看著她上了出租車。

    陳媛回到住所之后就給辛小紫發了個短信,詳細說了溫氏茶坊的地理位置和環境,并且讓他們多多留意后面的小花園。

    辛小紫把短信轉發給了司徒遠,并且說了這是小芳給自己的重要消息。

    司徒遠卻不是那么容易輕易相信別人的人,他馬上就開始查這個電話號碼,結果顯示機主的身份證是假的。

    “小紫,會不會是有人惡作劇?”

    辛小紫覺得雖然挺可疑,但是有鼻子有眼的,這樣的惡作劇未免太正式了一點。

    “管他呢,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明天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辛小紫決定去碰碰運氣,萬一抓到了菊嫂那不是很好嗎,實在是抓不到也就算了,就當成去茶坊喝茶唄。

    “不行,你不能一個人去,我不放心。”司徒遠擔心辛小紫毛毛躁躁的,沒有抓到菊嫂還惹禍。

    “那怎么辦,你又不回來!”因為司徒遠和司徒清此刻都在部隊里,所以辛小紫身邊也沒有合適的人陪著她一塊去。

    司徒遠就把這件事跟司徒清說了,最后決定司徒遠回家去一趟,等明天有了結果再做打算。

    “我總覺得這短信的來源不可靠,小芳不是跟陳媛和菊嫂一伙的嗎,她怎么會突然倒戈了?”司徒遠皺著眉頭說。

    司徒清卻覺得可以一試,小芳這人看著比菊嫂要老實一些,或者她真的想要脫離菊嫂的控制也不一定。

    “去看看吧,有沒有抓到都好,機會還是不能放過的。”

    聽了司徒清的話,司徒遠當即就驅車回到了家里,親眼看到了辛小紫手機里的短信。

    “你給她打過電話嗎?”

    “打過,可是她不接,說是不方便!”辛小紫一心想要找到菊嫂替自己的寶寶報仇,所以現在也是勁頭十足。

    司徒遠想了想說:“要不明天你還是別去了,我一個人去就行了,只是試探一下虛實。”

    “為什么?”

    “萬一這消息是假的呢?就算是真的,如果沒有把菊嫂一舉抓住,她以后不是就更不容易露面了嗎?”

    辛小紫不是軍人出身,她的耐心可沒有那么好。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司徒遠對她說:“我覺得,既然小芳肯為我們提供消息,那也就應該不止一次,她也有自己的目的不是嗎?”

    “恩,對。”

    “所以,這一次我們就只當是驗證她的話就行了,不要急著出手,一定要有完全的準備是十足的把握才行。”司徒遠想得比較周到。

    第一,這條消息還不知道是真是假;第二,只要小芳繼續提供情報,總是會抓到菊嫂的。

    反正現在毫無頭緒,先理清楚比較好。

    “你是說,看到菊嫂也不抓她?”辛小紫一下就著急起來。

    司徒遠拍著她的肩膀說:“別急別急,這一次你按兵不動,才不會引起菊嫂的警惕,下一次肯定抓住她!”

    “這是什么道理,明明有機會你干嘛要放過啊!”辛小紫不干了,她的心情很迫切。

    不過司徒遠卻說:“打仗的時候也要講究戰術戰略,你這樣著急,一旦放跑了菊嫂,今后肯定是抓不到她的了!這一次我們要沉住氣,也是為了今后做打算。”

    “什么呀,我可等不了。”

    “就是因為你這樣的態度,我才不讓你去,不然很容易就打草驚蛇知道嗎?”

    辛小紫雖然平時有些驕縱,不過因為司徒遠成功讓陳媛現出了原形,所以她也不得不佩服。

    權衡了一下,辛小紫還是同意了司徒遠的看法。

    陳媛卻并不知道,她以為有了自己的情報,明天司徒遠和辛小紫肯定會帶人來把菊嫂給擋獲的。

    但是陳媛不想讓他們發現幕后的人是她,所以還是想著明天要在菊嫂離開之前先回避。

    打定了主意之后,陳媛這才安心的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天剛剛亮起來陳媛就起床了,她來到了溫氏茶坊,在門外的小河邊散步,等到了十點鐘才慢慢的走進去。

    在大廳里喝了一會兒茶,也沒有看到菊嫂。

    “請問,流水居包間的客人來了嗎?”陳媛問領班。

    “早就來了啊,怎么沒有服務員來告訴客人你嗎?”領班好像比陳媛還要驚訝。

    “什么?她是從什么地方進去的,我怎么沒看到?”陳媛知道菊嫂謹慎狡詐,可是沒想到她竟然這么小心。

    “流水居包間是我們老板特意給他熟悉的朋友留下的,那里的進出口可多了。”領班一得意,把秘密給說了出來。

    陳媛昨天來過,她知道那個包間有一扇小門,但是聽領班的口氣,似乎還不止那一個呢。

    “很多?”

    “是,因為老板的朋友有時候會有大的賭局,所以擔心會被警察找麻煩......”領班說到一半,猛然覺得自己的話好像太多了,又閉上了嘴。

    陳媛皺了皺眉,這下麻煩了,萬一到時候菊嫂不走尋常路,從什么地道之類的地方跑掉了怎么辦?

    這樣一來,抓不住她倒是其次,辛小紫和司徒遠肯定就不會再相信自己了。

    “行了,你先帶我進去吧!”陳媛對領班說。

    來到流水居包間之后,陳媛果然看到菊嫂正優哉游哉的在喝茶,還是那副笑里藏刀的模樣。

    “媛媛,好久不見了!”

    菊嫂看到陳媛,似站非站,欠了欠屁股熱情的笑起來。

    “好久不見,菊嫂。”

    陳媛走到菊嫂對面坐下,又看了一眼這個包間,沒有看出來哪里還有暗門。

    “我聽肖爺說了,你暴露了身份被司徒清趕出來了對不對?你呀,怎么這么不小心呢?”菊嫂有些譏諷的意思。

    陳媛微笑著說:“是啊,真是很慚愧,我可比不上菊嫂的淡定聰明,被辛小紫兩夫妻算計了。”

    “沒關系,趕出來就趕出來,我們再想別的辦法好了!”菊嫂永遠都是那么親切和藹的樣子。

    可是陳媛知道,她的心是十分歹毒的。

    “菊嫂,肖爺說你準備讓白遲遲一尸兩命,具體準備怎么做?”陳媛很關心白遲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以前沒有感覺是因為她恨死了白遲遲,可是現在,不知不覺中陳媛已經把白遲遲當成自己的姐姐看待了。

    雖然沒有那么深的感情,可是那種天生的紐帶讓她在一夜之間有了變化。

    “這個簡單!你也看到了,我讓辛小紫流產簡直是易如反掌!白遲遲也一樣!”菊嫂眼睛里冒出可怕的寒意。

    “還是給她吃藥嗎?”

    “怎么可能!已經用過一次的辦法不能再用了,這一次我決定來個簡單粗暴的!”

    陳媛心里一緊,簡單粗暴是指的什么?

    “哦,那肖爺讓你跟我見面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我現在也無法接近白遲遲了。”

    “不需要你接近她,只要你打個電話就行了!”菊嫂喝了一口茶,看著陳媛笑,笑得她背上毛毛的。

    “打個電話?”

    菊嫂點點頭:“是,現在白遲遲被秦雪松保護得很好,基本上都在家里養胎不出來,但是我想,只要是你的電話,她肯定會答應跟你見面的。”

    “不一定吧,她很討厭我,根本就不想見到我。”陳媛心里很酸澀,這樣的后果不正是自己造成的嗎。

    “那要看你說的什么了,你要是跟她說,有她爸爸的遺物想要親手交給她,她肯定感興趣。哦,對了,你們不是同一個爸爸嗎?”菊嫂放肆的笑起來。

    陳媛咬著牙:“這個辦法真是很有水準,白遲遲和我爸爸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面,她一定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給她留下了什么。”

    “是啊,你也覺得這主意不錯吧?等她出來之后,我會制造一起車禍,到時候干干脆脆的就把她送上天了!”菊嫂說得那么輕松自然,就好像打死一只蚊子一樣簡單。

    陳媛看著這個狡猾殘忍的女人,真是恨不得馬上就報警抓她,可是又不能。

    必要忍住,這樣才能救白遲遲。

    今天來得還是很有價值的,至少知道了她準備怎么對付白遲遲。

    “不錯,簡單粗暴,你形容得很到位。”陳媛也喝了一口茶。

    時間慢慢的過去,眼看著就要到十一點了,陳媛決定要抽身離開,把菊嫂留給隨后趕到的辛小紫和司徒遠。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