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1035.老公太兇猛1033
    白遲遲看著司徒清,他暴躁的樣子讓她心里升起一股抵觸情緒,他怎么可以這樣不分青紅皂白亂發脾氣!

    “為什么?”白遲遲咬著牙,問司徒清。

    “既然你會這樣問,也就是說你還想著要跟他見面?”司徒清心里很不舒服。

    白遲遲搖著頭說:“見面不見面并不重要,可是你這樣的態度就有問題,你把我看成什么樣的人了?”

    “我把你看成我的老婆!你既然已經是別人的妻子就應該恪守婦道,不要做出什么令我蒙羞的事情!”司徒清越想越生氣,腦子里浮現出白遲遲和秦雪松在那個小院子里親親熱熱喝茶聊天的景象。

    被他的話氣得渾身顫抖的白遲遲伸出手指著司徒清說:“我當然知道我自己的身份,也絕對不會做出什么違背我自己道德觀念的事情來,你不要把我當成那種人!”

    “哪種人?白遲遲,要不是我今天忍不住說出來,你還要把我蒙在鼓里多久?”司徒清覺得自己已經給了白遲遲三天期限,可是她卻一點要坦白的意思都沒有,這也怪不得自己這么生氣了。

    白遲遲難過的說:“我本來是要告訴你的,可是你這幾天心情都不好,我怕說出來你會不高興。”

    “你知道我聽到以后會不高興,那你怎么還要去做這種讓我不高興的事情來?”司徒清諷刺的說。

    “我只是跟老朋友喝茶,看看展覽而已,你為什么要不高興?”白遲遲也倔強的看著司徒清。

    “因為你瞞著我,而且那個人是一個人渣!”司徒清想到秦雪松以前的所作所為就覺得白遲遲簡直就是敵我不分,毫無原則。

    白遲遲說:“你到底是因為我不告訴你而生氣,還是因為我見了秦雪松而生氣?我看不管怎樣你都會生氣,所以我不告訴你也是對的,因為你根本就對秦雪松有成見!”

    “是,我是對他有成見,他曾經做出那么無恥的事情,難道還要我載歌載舞歡迎他?”司徒清憤怒的說。

    “我以為,你是相信我的,只要你相信我,就會靜下心來好好聽我跟你講一下秦雪松的變化,以及我跟他見面的理由,可是現在看起來,我錯了!”白遲遲抹了一把眼淚,覺得很失望。

    司徒清狠狠的盯著她,她現在居然還在幫秦雪松說話,而且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問題出在哪里。

    “不管怎樣,你要是再出去見那個混蛋,你會后悔的白遲遲!”司徒清認為,秦雪松這個人既然以前傷害過白遲遲,以后也有可能會做出同樣的事情來。

    白遲遲聽著他的口氣,覺得司徒清簡直不可理喻,而且頑固跋扈,現在兩個人都在氣頭上,誰都不肯先向對方低頭。

    “你別說了,還是讓我們冷靜一下吧!”白遲遲從床上拿起那條領帶遞給司徒清。

    但是司徒清卻看都不看她,從領帶抽屜里隨便抽了一條轉身就走了出去。

    白遲遲拿著那條領帶,呆呆的伸著手,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收回來,人也順勢坐在床上,任憑淚水在臉上緩緩的匯成一條小溪。

    他怎么可以這樣不講道理?就算不喜歡秦雪松,但是也不能不信任自己的妻子啊!

    白遲遲痛苦的把臉埋在手掌中,覺得司徒清那種狂躁的樣子很恐怖,他好像一頭發怒的獅子一樣對自己粗魯無禮。

    很久以來,白遲遲和司徒清都很恩愛,特別是在那次地震之后,白遲遲是很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每時每刻,但是今天他把一切溫存都給毀掉了。

    生氣是每一個人都會有的情緒,但是也要有一個正當的理由,司徒清這種純粹就是找茬發泄。

    白遲遲以為兩個人在一起,相互信任是最重要的,她覺得司徒清跟陳媛那么親密,但是自己都選擇了相信,連最好的朋友辛小紫的提醒都沒有放在心里。

    可是司徒清呢?自己跟秦雪松見過幾次面而已,干干凈凈沒有一絲曖昧的味道,他就做出跟蹤,指責,暴怒這樣的事情來,這讓白遲遲非常的傷心。

    兩人之間的不對等總是令人沮喪的,白遲遲努力勸說著自己,要冷靜要理智,不能哭不能波及到肚子里的小寶寶。

    司徒清摔門而去,白遲遲一個人在房里呆了很久很久,直到張媽來敲她的門問她想要吃點什么。

    “遲遲,你還在睡覺嗎?”張媽以為白遲遲早上去送了辛小紫和司徒遠之后又回來睡回籠覺了。

    “我沒有,有什么事嗎?”白遲遲抽了一下鼻子,用平靜的聲音問道。

    張媽笑著說:“你今天一個人在家,我怕你吃飯沒胃口,專門給你做了幾個小菜,給你送來還是你自己下來吃?”

    白遲遲聽了張媽的話,眼淚又忍不住流了下來,一個家里的老保姆都這樣疼惜自己,可是卻遭到司徒清那么冷酷無情的無理斥責。

    “我,我下樓來吃,你先下去吧!”白遲遲不想要張媽擔心,努力裝出輕松的口吻。

    “好,那我先下去準備著,你一會就下來吧!”張媽的腳步聲慢慢的遠去了。

    白遲遲走到梳妝臺前,她看到自己頭發凌亂,眼睛也哭得腫腫的,鼻子紅紅,嘴唇蒼白。

    這個樣子要怎樣下去見人啊,白遲遲嘆了一口氣,擦了一些薄薄的粉底,涂了一點潤唇膏。

    今天跟司徒清吵了架,但是偏偏辛小紫又不在,想要找個人說說委屈都沒有辦法。

    白遲遲覺得,以前辛小紫總是說司徒清和陳媛之間有什么問題,自己都會讓她別那么胡思亂想,可是如今引起自己和司徒清之間矛盾的卻并不是陳媛,而是秦雪松。

    太諷刺了,一直大度寬容的自己現在卻在司徒清的嘴里變成了一個不守婦道的小人。

    白遲遲苦澀的笑了一下,鏡子里的自己竟然是那么的憔悴,只不過一個早晨,怎么連容貌都會改變的?

    “寶寶,你放心,媽媽才不會那么傻,因為你爸爸的錯誤來懲罰我自己!我們要心情好好的,吃得飽飽的!”白遲遲摸著自己的肚子,覺得現在還是要放松心情,讓寶寶有個健康的成長環境。

    寶寶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媽媽容顏干枯,淚流滿面,所以白遲遲拿起梳子梳理好頭發,對著鏡子笑了笑,出了房門來到了樓下。

    張媽準備的小菜真的很爽口,白遲遲放下自己的不愉快,只想著自己的孩子,認真的吃了兩碗小米粥。

    “張媽,真好吃!”白遲遲放下碗,滿足的點點頭。

    張媽笑著說:“孕婦就是應該多吃點,一個人吃兩個人吸收呢!你吃得多寶寶就長得好!”

    “對,我也是這樣認為的!”白遲遲笑著說。

    “你在院子里走走吧,今天小紫不在,一個人悶在房里也怪無聊的!”張媽收拾著碗筷,讓白遲遲出去轉轉。

    白遲遲聽話的在院子里散步,下午的陽光很刺眼,但是院子里高大的刺槐灑下的濃蔭卻很清涼。

    聽著蟬鳴,白遲遲想要忘記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把手機關了,不想跟外界聯系,不管是司徒清還是秦雪松,都放一放。

    覺得有些熱了,白遲遲回到房里小睡了一會兒,就在這個時候,偏偏司徒清打了她的電話。

    聽到話筒里傳來的那個單調的女聲,司徒清心里也不是滋味,她這是在躲著自己嗎?

    看來白遲遲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她竟然還在賭氣,司徒清也憤懣起來。

    掛掉電話,司徒清又給家里打了一個,張媽告訴他白遲遲吃了午飯就回房間睡覺去了。

    司徒清問白遲遲看起來怎么樣,張媽說挺好的,中午胃口還不錯的樣子,聽到這些司徒清有些不平衡起來。

    因為早上的爭執,司徒清早飯,午飯都沒有心情吃,可白遲遲卻跟沒事兒人似的,這是什么態度啊!

    所以回到家以后,司徒清也懶得上樓去跟白遲遲打招呼,而是徑直去了書房跟司徒百川說話。

    陳媛一看這個局勢,就知道司徒清和白遲遲之間肯定有事情發生,一整天都看到司徒清郁郁寡歡的樣子,她心里卻覺得很高興。

    很好,這樣下去兩個人就會產生裂痕,這種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來個火上澆油,讓他們之間的誤會越來越深。

    陳媛來到廚房,幫著菊嫂做飯,偷偷問她今天看到白遲遲是不是有點跟平時不一樣。

    菊嫂說白遲遲好像哭過了,盡管薄施脂粉,但是眼睛有些腫,還是很明顯的。

    這下陳媛更加肯定了,她暗自打下一個主意,爭取在白遲遲和司徒清賭氣的這個時候再加深他們的矛盾。

    白遲遲聽到了司徒清的汽車聲音,但是她也沒有下樓來迎接,表現得淡淡的。

    吃飯的時候,司徒清故意給陳媛和小櫻小桃布菜,就是不理白遲遲。

    但是白遲遲好像也并不在意,吃著喝著胃口大開的樣子,還時不時的跟陳媛她們說笑幾句。

    只不過,他們兩個人之間卻并無一點交流,雙方的眼睛里好像都看不到彼此一樣。

    小櫻小桃看出來了舅舅和舅媽有點不對,吃完飯就趕緊回到房里去看書了,陳媛也有點尷尬。

    司徒清在書房呆到很晚才回房,也不理白遲遲自己去睡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