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1026.老公太兇猛1024
    “老婆,你怎么上來這么久都不下去,媛媛的腳踝可能扭到了。”司徒清推開門走進來,看到辛小紫手里拿著藥酒,就走過來想要接過去。

    “你要干嘛?”辛小紫把藥酒往身后一藏。

    司徒清有點詫異的看著她說:“給陳媛擦一下,還能干嘛?”

    “你說,你剛才是不是抱她了?”辛小紫不肯把藥酒給司徒清。

    司徒清看到白遲遲站在辛小紫身后神色黯然,于是對她說:“老婆,你剛才在我身后是不是看到我抱媛媛了?”

    白遲遲沒有說話,把頭扭到一邊。

    “老婆,這就真的是冤枉我了,你也聽到了陳媛說的,她不小心扭到腳不能夠走路我才會抱她進來的。”司徒清看白遲遲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不舒服了。

    辛小紫從鼻子里哼了一聲說:“切,誰信啊!我看陳媛平時機靈得很,怎么會走路不長眼睛的?”

    “小紫你說話太難聽了!”司徒清皺了皺眉。

    白遲遲對辛小紫說:“小紫你先出去吧。”

    “為什么,我要幫你討個公道!”辛小紫不甘心的說。

    白遲遲看著她:“你先出去,我自己會處理好自己的事情的。”

    司徒清看到白遲遲嚴肅的樣子,笑著說:“老婆你怎么了,我不過是幫了陳媛一下而已!”

    辛小紫指了一下司徒清說:“你小心點吧,陳媛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小紫!”白遲遲瞪了辛小紫一下,她才不情愿的出去了。

    司徒清走近白遲遲說:“老婆,你真的生氣了?”

    “我不是生氣,我是覺得你是不是有些夸張了,不過是扭傷了腳而已,也不至于就要抱著回來啊!”白遲遲走到飄窗前坐下,不高興的說。

    司徒清看著她:“你怎么了?以前你不是很熱心的嗎,看到街上的小孩子跌倒也會伸手去扶一把,現在陳媛傷到了就這樣小心眼不讓我去幫她?”

    “我什么時候不讓你幫她了?可是你幫得太徹底了!”白遲遲確實很不開心。

    司徒清搖搖頭:“你怎么會這樣說?我以為,只有小紫才會這么尖酸刻薄,但是你絕對不會。”

    “我們在說陳媛,你為什么要扯到小紫身上?”白遲遲覺得辛小紫一直都是在為自己著想,但是司徒清也很針對她。

    “老婆,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所以才要借題發揮?”司徒清不覺得自己有什么過分的地方。

    就算是抱了一下陳媛也沒有什么關系,大家相處得就跟親人一樣,白遲遲怎么會想那么多。

    “我本來心情挺好,但是你就在我眼前跟陳媛摟摟抱抱,我覺得很難接受。”白遲遲看著司徒清,眸子里面有小火花在閃動。

    “怎么成了摟摟抱抱,這不是因為她的腳嗎?”司徒清覺得今天怎么白遲遲有點不可理喻似的。

    但是他怎么會想象得到在一個女人面前抱著另外一個女人,還對她表現出那么多的關愛,總是令人心里不是滋味的。

    “好吧,那你就去關心她的腳好了,這是藥酒,拿去吧!”白遲遲拿起辛小紫放在桌上的藥酒,遞給司徒清。

    司徒清接過藥酒沒有說什么,臉色也不好看,轉身就走了出去。

    看著他的背影,白遲遲覺得心里很壓抑很難過,他們兩個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不愉快的說話了。

    白遲遲心想,難道真的是自己太多心了嗎?可是陳媛不過是踢到一個小石頭而已,哪里就傷得那么重了?

    越想越覺得心煩,白遲遲站起來倒了一杯水喝下去,又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

    “喂,你跟清怎么說的?有沒有讓他保證以后不再跟陳媛那么親密了?”辛小紫推門進來。

    白遲遲搖搖頭說:“不用這么認真吧,他都說了是個意外。”

    “為什么不認真一點兒?他現在跟陳媛走得這么近,很危險的!你還不提高警惕!”辛小紫埋怨白遲遲。

    白遲遲看著她說:“我這么做,會不會顯得我好小家子氣?我本來是很喜歡陳媛的,可是現在又要吃她的醋。”

    “怎么是小家子氣?這是你在維護你自己的權益!難道你就眼睜睜看著陳媛搶走你老公才叫懂事大方啊?傻不傻啊,那是舊社會封建家族對女人的禁錮!”辛小紫義憤填膺的說。

    白遲遲嘆了一口氣說:“也許真的是我多心了,你看清和陳媛都很坦蕩的。”

    “裝,誰不會裝啊?你別這么單純了!”辛小紫真心為白遲遲感到著急。

    “算了吧,無論如何我也不至于要讓清寫什么保證書的,太搞笑了,而且很傷感情。”白遲遲搖著頭不肯采納辛小紫的建議。

    辛小紫氣惱的看著她說:“你就是這樣,這些事情應該扼殺在襁褓中,你還非得等他們兩個被你捉奸在床嗎?”

    “小紫,真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白遲遲楚楚可憐的樣子讓辛小紫也很心酸。

    “什么都有可能發生。”辛小紫點點頭。

    白遲遲沉默了,她當然不愿意看到那樣的一幕,但是僅僅就因為今天這件事鬧得滿城風雨也太草率了一點。

    “小紫,你讓我安靜一下吧。”白遲遲頭疼的摸著太陽穴說。

    “好吧,我先出去,你自己想想。”辛小紫拍拍白遲遲的肩,走了出去。

    過了一會兒,司徒清拿著藥酒瓶回來了,看到白遲遲還坐在床上,想要逗她笑一笑,走過來伸手去摸她的臉。

    一股藥酒的味道撲面而來,白遲遲想到這可能是司徒清給陳媛擦腳的原因,不由得心里一陣翻騰。

    白遲遲猛的站起來,沖到衛生間里抱著馬桶干嘔起來。

    司徒清跟在身后跑進來,看到她憋得臉紅流淚的樣子,趕緊給她捶背。

    吐得苦膽水也要出來了,白遲遲終于安靜了下來。

    “老婆,你怎么了?不是很久都沒有這樣的反應了嗎?”司徒清拍著白遲遲的背,心疼的說。

    白遲遲有氣無力的坐在地上,看著司徒清焦急的樣子,心里說不上是個什么感覺。

    “因為你手上有藥酒的味道,刺激到我了。”白遲遲終于說了一句話,這才讓司徒清反應過來,拿著浴缸里面的蓮蓬頭沖手。

    司徒清洗干凈了手,又去給白遲遲倒了一杯水送到她唇邊,抱歉的說:“對不起老婆,我沒有注意到。”

    “媛媛好些了嗎?”白遲遲忍著心里的不舒服,看著司徒清。

    “擦了藥酒好多了,這會已經可以下地走路了。”

    白遲遲皺了皺眉:“這么快?”

    “嗯,不嚴重。”司徒清把白遲遲扶起來,走到外面臥室。

    看到白遲遲吐得臉色都發白了,司徒清又讓她躺一會,自己坐在她身邊摸著她的頭發,眼睛里是滿滿的關愛。

    白遲遲看到他這個樣子,又覺得自己剛才的反應好像太大了一點,有點對不起他和陳媛似的。

    “老婆,你好點了嗎?”

    司徒清擦去白遲遲嘴角的水。

    “現在已經沒事了。”白遲遲軟軟的說。

    “那就好,我最怕你身體不舒服了,我們家的小寶貝一定也受到牽連了吧?”司徒清輕輕的摸著白遲遲的肚子說。

    “以后不要讓我聞到藥酒的味道,里面不知道有些什么成分,可能對孩子不好。”白遲遲也有點擔心。

    司徒清點點頭:“好,以后不會了,是我太疏忽大意。”

    “剛才,我......”白遲遲想要跟司徒清道歉,但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

    到底有沒有錯?

    “老婆,我理解你,以后我不會再那樣了。”司徒清好像也明白了她的想法。

    白遲遲笑了笑說:“我想了一下,是我太激動了,你當時站在陳媛身邊,看到她被石頭絆到,扶著她是很正常的。”

    “是啊,我是受過訓練的,有這樣的本能反應。”

    “可是你以后不準再抱著她,只是扶著她就好。”白遲遲盡管覺得自己不應該跟司徒清發生爭執,但也還是叮囑他說。

    司徒清笑著說:“當然,我沒有想到你懷孕以后變得敏感起來,以前你不會在意這樣的小事。”

    抱著陳媛被他說成了小事,白遲遲心里又有一點不平衡了。

    不過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再糾結就有點太矯情了,所以白遲遲只好點點頭說:“是啊,有可能。”

    “那好吧,現在你沒事了,我們下去吃飯吧!對了,你看到媛媛以后客氣點,剛才也把她嚇到了,一個勁的說要來給你道歉呢!”司徒清笑著說。

    “是我不好。”

    “當然不是,你看到我抱別的女人肯定會生氣,我這個做老公的沒有做好。”司徒清不讓白遲遲這樣說自己。

    兩個人恢復了平靜,司徒清扶著白遲遲的腰下了樓,看到陳媛正踮著腳在幫菊嫂擺放碗筷。

    辛小紫抱著雙臂看著陳媛,眼神很不友好。

    “小紫,媛媛都受傷了,你還這樣坐享其成?”司徒清不滿的說,但是白遲遲和辛小紫聽起來都覺得很刺耳。

    “司徒清!她受傷了難道是我造成的?”辛小紫本來就心里不舒服,指著司徒清就要發作。

    “不是你造成的,但是你也可以讓她休息一下。”司徒清覺得辛小紫太霸道了。

    一看到兩人又要鬧矛盾了,白遲遲只好息事寧人,走過去對陳媛說:“媛媛你坐下,我來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