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1001.老公太兇猛999
    辛小紫打開一個護手霜的蓋子,挖了一塊出來在手上拍拍打打,很不經意的說:“你知道嗎,我覺得我想起來上次你說那個熟悉的背影是誰了。”

    “是誰?”白遲遲看著鏡子里的辛小紫,追問道。

    辛小紫搖搖頭說:“我雖然覺得是,但是卻不可能的,肯定還是一個長得很接近的人而已。”

    “到底是誰?管他相似不相似呢,我腦子里總是有一個呼之欲出的答案,可是想得我頭疼死了也出不來。”白遲遲覺得最近記憶力下降到了自己最低限了。

    “我說出來,你可不要太驚訝。”辛小紫還在賣關子,急得白遲遲真想給她額頭上來一個大爆栗。

    白遲遲深呼吸一口氣說:“我怎么會驚訝,是我想不起來才讓你幫著想的,是誰都很正常。”

    “好吧,我覺得那個背影很像秦雪松。”辛小紫沉吟了一下,抬頭看著白遲遲說。

    “什么,秦雪松?”白遲遲說是不驚訝,可是還是上前一步,抓住了辛小紫的肩膀。

    “放開我,疼死了!”辛小紫掰開白遲遲的手,皺著眉頭揉著自己的肩膀。

    白遲遲松開手以后,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復雜,她遲疑的對辛小紫說:“你是說,那個背影是秦雪松?”

    “我什么時候說是了,我是說像,而且也有可能是一個長得像秦雪松的人。”辛小紫搖著頭不承認。

    白遲遲本來就覺得那個背影在自己的腦海中閃現的瞬間非常的眼熟,可是就是想不起來,現在被辛小紫一提醒,馬上就覺得特別的肯定了。

    原來竟然是他,可是那個曾經熟悉到了骨子里的身影怎么會就這么迷失在心里叫不出來名字了呢。

    可見人都是無情的動物,白遲遲不禁對秦雪松產生了一絲愧疚,自己竟已經將他忘記得這般徹底了。

    “你干嘛?怎么愣住了,是不是聽到秦雪松的名字心里有些感慨?”辛小紫到底是白遲遲的好朋友,對她的內心有著深刻的了解。

    “有一點,那個時候我的心里只有這個人,別說他的背影了,就是他的一只手一條腿,我也可以飛快的辨別出來,現在卻到了嘴邊都無法說出來了。”白遲遲嘆了一口氣說。

    辛小紫看著白遲遲說:“這多正常啊,好多年都沒有見到他了,而且一點聯系都沒有,記憶當然會變得模糊,有什么好奇怪的!”

    “是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不過他也算是我過去最親近的人,好幾年都沒有消息,現在身邊突然有一個跟他很像的背影出現,我肯定會覺得有些觸動的!”白遲遲皺起眉頭,不知道秦雪松今時今日人在何處,有沒有被歲月改變他的容顏和秉性。

    想當初,秦雪松在逃亡的時候,不但失去了一根手指,而且還那么的狼狽可憐,時光匆匆流逝,他是否還在人世間都已經不得而知了。

    “你不是對他還余情未了吧?這可不行啊,現在你跟清的孩子都有了,不能再有什么其他的心思!”辛小紫看到白遲遲臉上出現的擔憂,趕緊伸手在她眼前晃動著提醒她。

    “去你的,怎么可能呢!你以為我是你啊,還想著占救生員的小便宜!”白遲遲推開辛小紫。

    辛小紫笑著說:“我是我,你是你,再說了司徒清也不是司徒遠,我們各自的人生觀都不一樣,所以你才特別的不能像我一樣!”

    “你都知道我們不一樣了,我怎么會對秦雪松有什么想法?但是總歸是老朋友吧!”白遲遲說。

    “你以為真是唱歌呢?就當他是個老朋友,也讓你心疼也讓你牽掛?我呸,那個不負責任的賭鬼,當時丟下你跑路那么絕情的!”辛小紫打斷白遲遲的話。

    “也不是,其實當時他還準備給我一筆錢的,只是因為被追債追得太緊,才會匆匆走掉。”白遲遲不愿意平白的冤枉了秦雪松,盡管他確實是一個不可靠的男人,但是走的時候還是流露出了對白遲遲的眷戀。

    或者就好像秦雪松自己說的,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他當初就是抱著死活要走的心態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竟然還在幫他說話,還說沒有想著他?”辛小紫知道白遲遲很善良,但是她也擔心白遲遲過于心軟,如果真是秦雪松回來的話,他說不定會回來打亂白遲遲的生活。

    “我并沒有想著他,但是我也不是草木,所以關心一下故人也是很正常的。”白遲遲不認為要跟過去一刀兩斷才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對待過往無情的人,在將來也不見得就能守得住一份真情。

    辛小紫搖著頭說:“算了,其實我們都不能肯定那個背影就是秦雪松,在這里爭執也沒有意義不是!”

    “嗯,說得對。即便是他回來了,我也不會刻意的去回避他,那就顯得很虛偽了,對他對清,都是很不負責的。”白遲遲也覺得現在說這樣的話無非是徒增煩惱。

    辛小紫笑著說:“這點我很欣賞,你又沒有做什么對不起清的事情,裝模做樣反而顯得討厭了!”

    “是,這是我一向的原則。”白遲遲點點頭。

    辛小紫拉開白遲遲的梳妝臺抽屜說,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玫瑰色天鵝絨的小盒子。

    “你還留著這個?”辛小紫拿起那個盒子,對白遲遲說。

    “是,這是我大學的第一份禮物,對我來說很珍貴。”白遲遲接過盒子,打開以后從里面把那條鍍金的手鏈拿出來放在手心中。

    辛小紫笑著說:“你還真是坦蕩蕩,做得好!我不喜歡那種決絕的人,憑什么可以說毀掉現實中的物品就表示跟記憶或者想象中的畫面同樣一刀兩斷呢?”

    “是啊,燒掉信物,心里卻依然牽掛著的話,還不如留著。”白遲遲又把那條手鏈放回去。

    這時候,門口有些動靜,辛小紫和白遲遲回頭一看,正好看到司徒清走進來。

    “你們在談什么?”司徒清大步走過來,一把就抱住了白遲遲的肩頭。

    “沒談什么,就說說過去的事情。”辛小紫做了一個無所謂的表情,然后站起來。

    司徒清看著辛小紫說:“你們兩個繼續好了,是不是我進來打擾了你們?”

    “有一點。”白遲遲笑著說。

    “好,那我先出去。”

    “你就不想知道一些有關你老婆過去的事情?”辛小紫想要逗一逗司徒清。

    “她愿意告訴我,自然就告訴我了,有什么必要去打聽?再說了,她的現在和將來都跟我有關,過去既然我沒有參與就沒有什么發言權。”司徒清豁達的說。

    辛小紫懷疑的看著司徒清說:“我以前覺得你自負霸道,而且還挺蠻橫不講理的,現在怎么看著還很理智成熟?”

    “當時不這樣的話怎么能把她娶到家?現在再對她自負霸道就太可笑了,娶回來是要愛的。”誰知道司徒清竟然能說出這么溫柔的話,盡管口氣還是很一本正經。

    “好吧,相信你!”辛小紫點點頭,看到白遲遲只顧盯著司徒清笑,兩個人眼神交織在一起。

    辛小紫吐出一口氣說:“算了算了,還是我走吧,看你們兩個膩歪死了!”

    “真的要走?”司徒清笑著說。

    辛小紫不再說什么了,扭頭就走,隨意伸手在后腦勺擺了擺,表示對兩人的不滿。

    這天晚上,因為辛小紫的話,白遲遲心里始終覺得秦雪松的身影在晃動。

    他現在在哪里,還好不好,他當年的出走是背負著高利貸的,現在不知道還清了沒有。

    總之,以前六年都沒有再去觸碰的那塊地方,現在反而就跟長了草似的瘋長。

    白遲遲有些失眠,她輾轉反側,司徒清也覺察到了,起身抱住她,將她的身子圍進自己的臂彎。

    “寶貝兒,你怎么了?”

    白遲遲搖著頭說:“沒事,就是有些睡不著。”

    “是因為寶寶的原因嗎?”司徒清有些不放心。

    白遲遲覺得不應該把一個背影這么飄渺的事情告訴給司徒清,畢竟那都是沒有根據的。

    有時候,選擇說或者是不說,是衡量一個人成熟與否的標志。

    無端端的說些捕風捉影的事情,不但不能減輕自己的煩惱,還讓司徒清也跟著不愉快,簡直就是毫無必要的。

    “也許吧!”所以白遲遲這樣說。

    確實懷孕以后人的生理會產生巨大的變化,所以司徒清并不懷疑,而是抱緊了白遲遲,輕輕吻了吻她的頭頂。

    “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覺得自己承受不了,都要告訴我,不許一個人獨自面對。”司徒清在白遲遲的耳畔說。

    白遲遲的鼻子有些酸澀,她不管是人或者是心,現在絕對是屬于司徒清一個人的。

    可是有些回憶和往事,她覺得能夠自己保留著就好。

    “好的,我一定會告訴你。”白遲遲點點頭。

    司徒清抱著白遲遲,好像抱著一個小孩子似的,溫柔的拍著她的背,輕聲的哼唱著一首古老的搖籃曲。

    “寶寶疲倦了,眼睛小,眼睛小,要睡覺,媽媽坐在搖籃邊把搖籃搖......”

    “呵呵,我又不是小寶寶,你以后再唱這首歌哄孩子睡覺吧!”白遲遲推開司徒清的手。

    “誰說一定要哄孩子才能唱這樣的歌?寶貝兒,你現在睡不著,我的首要任務是哄你,你乖乖的,快點睡!”司徒清拉過毛巾被蓋住白遲遲的肚子。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