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975.老公太兇猛973
    “我哪里討厭了,一個好的偵察兵就應該實事求是的匯報自己所看所聽的東西啊!”司徒清截住白遲遲要打他的手,放在唇邊親了一下,笑著說。

    “你可真夠無聊的,司徒總裁!”白遲遲抽回手,在他的頭上點了點。

    “走吧總裁夫人,你的肚子都在呱呱叫了!”司徒清牽起白遲遲的手。

    “奇怪了,今天怎么會餓的?這段時間一直都覺得肚子里飽飽的沒有什么胃口。”白遲遲被他一說還真的覺得有些餓。

    司徒清想了想說:“或者真的是那個巖魚湯起到作用了,我們應該好好開發這個產品,可以緩解多少孕媽媽的痛苦啊!”

    “不要,巖魚很少,要是被這些人一炒作,那還不得絕種啊?不要不要!”白遲遲趕緊阻止。

    “聽你的聽你的,對了,老婆,你算過時間嗎,寶寶具體有多少天了?”司徒清現在覺得自己目前最關心的問題就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這算是一個甜蜜的負擔。

    白遲遲掰著手指頭算了算說:“恩,有六十多天了。”

    “時間過得好慢,我真想早點見到我兒子!”司徒清的表情很可愛,白遲遲忍不住揪住他的鼻子。

    “好了,傻不傻啊,瓜熟才會蒂落嘛!吃飯去!”

    兩個人手拉手來到餐廳,看到辛小紫已經坐在那里喝湯了,看到他們點了點頭。

    “小紫,你也餓了吧?”白遲遲摸摸自己的肚子。

    “是啊,中午跟王義芳吃飯的時候,她跟我一樣的大嘴巴,光顧著說話了。”辛小紫笑著說。

    司徒清看著她說:“誰是王義芳?”

    辛小紫說:“剛剛在媽咪課堂認識的新同學,挺談得來,我跟白遲還跑到她家里去玩,拿了人家好些土雞蛋,你有機會得報答一下人家!”

    “你們兩個吃土雞蛋,我去報答她嗎?”司徒清給白遲遲拉開椅子,然后坐到她身邊。

    辛小紫翻個白眼說:“切,小氣鬼吧你!是你的老婆,弟媳,兒子,侄兒吃的,你不應該去還這個人情啊?”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我改天一定請這位王義芳同學吃飯,好不好?”司徒清昨天對辛小紫的態度不好,今天可不想再跟她斗嘴,都順著她。

    辛小紫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晚飯以后你想不想出去走走?”司徒清覺得自己一整天都沒有見到白遲遲,應該陪陪她。

    “我想啊,可是也不知道去哪里!”白遲遲四處看了看,對辛小紫說:“喂,陳媛怎么沒有看到?”

    “在廚房幫張媽弄菜吧,我去請爸爸過來吃飯。”辛小紫喝了一碗雞湯覺得沒那么餓了,站起來朝著書房走去。

    白遲遲看到她走了以后對司徒清說:“你別在小紫面前對我這么好,遠現在不在家里,我怕她會想念他的!”

    “如果你覺得過意不去,我明天就去把遠換回來好不好?”司徒清也給白遲遲盛了一碗雞湯,慢慢的吹著。

    “好是好,但是我又怕我想你!”白遲遲誠實的說。

    司徒清一邊用一把小勺子給白遲遲喂雞湯,一邊說:“我就去三天,然后就讓遠去換我。”

    “好,我們不告訴小紫,給她一個驚喜吧!”白遲遲心里盡管有些不舍,但是設身處地的為辛小紫想想,這也是應該的。

    陳媛從廚房里端著兩盤菜走出來,正好看到司徒清跟白遲遲親親熱熱的喂湯,她的臉上露出一個厭惡的表情。

    “媛媛,你回來也不休息休息嗎?”白遲遲看到了陳媛,趕緊跟她打招呼。

    “我不累遲遲姐,上班可比我以前在農村的生活要輕松太多了!”陳媛的臉色瞬間就換上了一個甜美的笑容。

    “現在你還能這么說,等再過一些時間,你就知道能者多勞的意思了!”白遲遲笑著站起來要接陳媛手里的盤子。

    陳媛用身體擋住白遲遲,一邊利索的把盤子放到桌子上,一邊對她說:“遲遲姐,你坐著喝湯就好!”

    桌上是一盤涼拌的蒜泥白肉,一盤炒豆角。

    司徒清也對陳媛說:“你遲遲姐怕你累著了,媛媛,以你目前的工作能力來看,以后確實會有能者多勞這一天。”

    “遲遲姐,姐夫,你們兩個總是這樣抬舉我!”陳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轉身進去廚房幫忙去了。

    看著她的背影,白遲遲偷偷的問司徒清:“那個羅毅,這兩天有沒有約媛媛啊?”

    “我沒有注意,不過陳媛上下班都跟我一起,應該沒有吧。”司徒清搖搖頭說。

    “怎么回事啊,這小伙子在牛家村的時候看起來還挺積極的,怎么一回來就不來勁了,他會不會嫌棄陳媛是農村女孩?”白遲遲皺著眉頭說。

    辛小紫跟司徒百川走到了餐廳了,白遲遲跟司徒清都站起來。

    司徒百川揮揮手說:“坐下吧,都坐下!”

    “爸爸,我跟小紫的肚子有點餓了,先喝了一碗湯。”白遲遲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很好啊,以后隨時餓了隨時都可以先吃,不用等我。”司徒百川笑著說。

    陳媛又端著菜出來了,放好了以后大家各就各位開始吃飯。

    “媛媛,你這兩天有沒有見到羅毅啊?”白遲遲問道,她也不太好明說。

    “在公司里見到過。”陳媛看了看她。

    “哦,那他有沒有跟你說說話什么的?”白遲遲又問。

    這次,司徒清和辛小紫也看了看她,不管怎么樣都覺得她的目的很明顯。

    “說了啊,就是工作上的事情唄!”陳媛的回答令白遲遲有點兒失望。

    “好了老婆,先吃飯吧。”司徒清覺得再問下去就有點尷尬了,所以打斷了白遲遲。

    白遲遲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只好點點頭。

    “你剛才說想出去走走,我明天要去換遠回來,不如我陪你去看場電影吧!”司徒清吃完飯,牽著白遲遲的手走在庭院里。

    “好啊,我很久都沒有去娛樂過了,就怕在公眾場合控制不住吐出來,那也太惡心了!”白遲遲笑了起來。

    “好,我馬上去開車,你等我。”司徒清說干就干,立刻跑到車庫去了。

    白遲遲深呼吸一口傍晚已經有些微涼的空氣,覺得自己還真是很幸福,比起辛小紫,王義芳,老公一直都陪在身邊,而且這樣照顧遷就著自己。

    “老婆,上車!”司徒清把車開到路上,按了一下喇叭。

    辛小紫從窗口探出頭來說:“好啊你們兩個,又甩掉我去約會,這是要眼饞死我嗎!”

    “你要不要去啊,要去的話就快點下來!”司徒清沖著辛小紫喊道。

    可是辛小紫卻伸出雙手做了一個鄙夷的手勢說:“快點離開我的視線,我才不要去做你們的電燈泡呢!”

    白遲遲笑著上了車,對司徒清說:“明天遠回來了,她就不會這么說,一定比我們黏糊上一百倍的!”

    “是啊,她是遠命中的天魔星,以前我絕對想不到他會娶一個這么彪悍潑辣的老婆。”司徒清搖搖頭,開著車向著市區而去。

    白遲遲不滿的說:“小紫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許你這么說她!”

    “天魔星是在表揚她!”

    “哼,彪悍潑辣是表揚女孩子用的話嗎?”白遲遲虎著臉對司徒清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這么說我的好朋友也是在間接的說我了?”

    “我發現你最近真是有點容易多心呢,老婆,怎么這么容易把一句話引申出多少的意思出來。”司徒清笑著搖搖頭。

    白遲遲說:“是你老是說些不中聽的嘛!”

    “好,我不說了,你想要看什么樣的電影?”司徒清很高興可以跟白遲遲兩個單獨出來放松一下身心。

    自從兩個人認識以后,就沒有像一對正常的情侶那樣好好的談個戀愛,現在可好了,老婆帶著寶寶,一家三口一起約會。

    “懷孕嘛,當然最好是不要看什么恐怖片血腥片啦,戰爭的我也不要看,最好是輕松搞笑的就好了!”白遲遲拿出手機看最新的電影資訊。

    司徒清笑著說:“能夠通過我們廣電總局的電影,能有多血腥暴力恐怖啊,不過好吧,只要你喜歡,我就陪著你看!”

    “恩,這里這里,你看這個導演是我很喜歡的,他拍的片子挺幽默搞笑的,我們就看這一部最新的吧!”白遲遲指著手機上的一個宣傳海報說。

    “行,就看這個!只要你開心我們都開心!”司徒清一踩油門來到了市內最大的一個影院。

    停好車以后,司徒清摟著白遲遲的肩一起來到購票大廳里,看到屏幕上的宣傳花絮覺得白遲遲挑的那部電影還不錯,于是司徒清讓白遲遲等著,自己去買票。

    電影院里的人真不少,看來最近的電影市場還不錯。

    白遲遲覺得有點口渴了,趁著司徒清還沒有回來,就自己走到販賣機那里去想要買一瓶礦泉水。

    販賣機里面的飲料挺多的,白遲遲打開錢包沒有零錢,只好先去服務臺那里換一下。

    不過就在她轉身朝著服務臺走過去的時候,猛然發現前面有一個背影好像很熟悉。

    那是個男人,留著精干的寸頭,瘦瘦高高的朝著電影院外面走去,應該是剛散場走出來的觀眾。

    怎么看著這么眼熟?

    會是誰呢?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