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863.老公太兇猛861
    上了車,司徒清才留意到手機在駕駛座上,此時已經被白遲遲打的沒電關機了。

    他想這么久他沒去,白遲遲是會著急,多半會認為他失約,生氣地跑了,這件事等他以后慢慢跟她解釋吧。

    帶著文若回了家,她說想一個人靜靜,不想說話。他也明白她需要多休息,看到她蒼白的臉色,他的內心更加沉痛。

    出了她的房間,他腦海中還在回想著劉悅的話,看看她還有什么心愿吧。

    他問文若,她也不會說。司徒清想起了文若窗外的刺槐樹,從小時候開始,每年文若的生日她都會許一個愿望。那個愿望她會寫在字條上,放進埋在刺槐樹下面的鋼盒子里。

    他問過她好多次,她都有些什么愿望,她說保密。

    到了這樣的時候,他必須要知道她都有些什么想法了。

    他悄悄來到樹下,把那個寫滿文若秘密的盒子從松動的泥土中取出來,小心翼翼地拂去上面的土,把盒子打開。

    銀色的盒子里面擺著很多張字條,他坐在樹下,把字條拿出來從她小時候看起。

    十歲時,她寫道:我長大了要嫁給清。

    他的面色越來越凝重,因為從十歲開始,她每一年的字條上都寫著同一句話:我長大了要嫁給清。

    最后一張字條,是最近寫的,她的生日還沒到,不知道為什么她要提前寫。

    這一次跟以往都不同,她在上面寫道:我喜歡你,司徒清!爸讓我在你和遠之間選一個,我看到你并不喜歡我,我很難受。你喜歡白遲遲,我是不是應該祝福你?可我還是有些嫉妒,我是個壞女孩吧?

    這輩子,我只想一件事,就是嫁給你,看來我再沒有這個機會了。

    不知不覺,司徒清的臉上淌下了溫熱的眼淚。

    如果在遇到白遲遲之前,他知道她喜歡的人是他,他該是怎樣的狂喜。

    現在已經有了白遲遲,他只覺得感動,還有沉重。

    文若!世界上最無私而又可憐的文若!

    他難道連她這輩子唯一的愿望都不滿足嗎?

    他在刺槐樹下坐了很久很久,看著文若拉著窗簾的窗子,暗暗下了決心。

    司徒清拿著秘密盒子去了司徒百川房間,輕聲說:“爸爸,跟我去一下會客室好嗎?”

    司徒百川從來沒在兒子的臉上看到過這么頹敗的神情,仿佛他的臉已經徹底失去了光彩。他是無往不勝的司徒清,是他最驕傲的兒子,到底是遇到什么事對他這么大的打擊。

    他想起今天是他去登記的日子,難道是白遲遲悔婚了?他怎么是跟文若一起回來的?

    他的疑問很快得到了答案,司徒清到了會客室就開門見山地跟父親把情況全說了。

    “文若得了白血病,已經是晚期了。這是我從刺槐樹底下拿到的盒子,里面裝著她的愿望,她想嫁給我。爸,我希望你能同意我們結婚。不要讓白遲遲知道我今天早上還興高采烈地出門,讓她認為我是個絕情的人吧。”

    司徒百川接過司徒清手里的東西,面色凝重地看了一遍。

    他心里也有愧疚,沒有早點發現文若是有這樣的想法。

    實在是她掩蓋的太好,即使是看司徒清的眼光都和司徒遠一模一樣,所以她的心思沒有任何人猜得到。

    整個司徒家都欠文若的,對于司徒清的決定,司徒百川不反對。

    “文若還有多久?”司徒百川問。

    “沒多久了,不過我會盡最大的努力,不會放棄的。”司徒清目光堅定地說道。

    司徒百川點點頭,從椅子上站起身的時候晃了兩晃,又重新坐了回去。

    文若是他從小看到大的,跟自己女兒一樣,忽然獲知她這么年輕就生了這么重的病,他真有些接受不了。

    “爸,堅強些!文若不知道情況,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如果我現在說跟她結婚,她可能會猜到什么,我會先跟她說我跟白遲遲分手了。”

    “嗯!”司徒百川無力地點點頭,說道:“你怎么安排都行,爸最近真是覺得老了。”

    司徒百川的話讓司徒清鼻子直發酸,是的,父親老了,最近打擊太多了,他恐怕是很難接受。

    如果有辦法不讓他知道,他真是不想說的,可他沒別的辦法。他把父親送回房,才回到自己臥室,給手機充上電,開了機。

    白遲遲的來電信息,還有她發過來的一條條擔心他出事的信息不斷地響起。

    每一條他都看過了,心內無比的難受,他卻只能一狠心,把所有的信息一起刪除。

    白癡,你會怪我吧,要怪就怪我吧,恨我吧,是我不對,是我沒有遵守約定。我真希望能夠分身,一半陪著文若,一半來照顧你。

    分身……他想起了司徒遠,可不可以……不行!她會感覺到的,他也接受不了她跟司徒遠像夫妻一樣共處。

    白癡,能不能等著我?等到文若……這種想法實在是卑鄙,一出現司徒清就深深地自責。

    他不能做這樣的指望,不能這么自私,他應該放白遲遲自由。

    說不定費世凡能給她幸福,或者別的男人。想到別的男人圍繞在她身邊,他嫉妒的緊緊捏住拳頭,又慢慢的松開。

    正在他想著到底該拿白遲遲怎么辦的時候,門鈴響了,他聽到張媽的聲音。

    “白小姐!你來了?”

    “清在嗎?清在家嗎?”白遲遲很激動的聲音,甚至他聽到她的聲音都在發顫。

    她在擔心他,他必須要告訴她,他是安全的,要她別擔心。

    他騰的一下站起來,沖到了臥室門口,腳步又慢了下來,轉回頭拿起床上的銀色鋼盒子,不疾不徐地出門。

    白遲遲看到了他,在看到他的一刻,她滿心都是喜悅。

    她飛奔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他,看著看著眼淚就流出來了。

    “你沒事,清,我還以為……你沒事真好!你沒事!”她一邊念叨著,一邊上前來抱他。

    司徒清真想要好好地抱抱她,假如他以前就能夠知道他愛的是這個女人,他應該更好的對待她。

    是不是那樣,他在要分開的時候就不會這么遺憾和心痛了?

    他沒抱她,她卻熱情地緊緊摟住他的腰,好像他是她失而復得的寶貝。

    “清,你為什么沒去呢?是不是有什么事耽誤了?我在那兒等了你好幾個小時,一直等,你這個混蛋竟然放我鴿子!”從頭到尾,她是沒有想過她男人會故意失約的。

    他這樣的人,說了喜歡她,肯定就是真的喜歡她,還是他強烈要求要結婚的,他沒有理由悔婚。

    司徒清抓住了她的肩膀,手在她肩上停留的剎那,他心如刀絞。

    深吸氣,他才能強迫自己狠心地扯開她。

    “白遲遲,我有些事跟你談,我們出去一下吧。”

    他竟然沒有回答她的話,這讓白遲遲相當意外,這么大的事,他失約了總該解釋一下吧?

    她傻傻地看著他,不可置信地說道:“司徒清,你不會是忘記了我們今天約好了做什么吧?”

    “沒忘,走吧,我們出去談,我跟你解釋。”他怕她情緒失控會在司徒家叫出聲,文若聽到。他要安撫她的情緒,其實內心里也渴望著能多跟她共處一會兒。

    白遲遲沒再說什么,跟著司徒清的腳步出了門。

    司徒清帶她走到大院里面一處僻靜的地方停下來,輕聲開口:“白遲遲,我可能要跟你說一聲抱歉了。”

    “什么?”她仰著頭看他,目光中充滿了疑惑。

    其實這一刻,她心里也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是她特意在回避的一種預感。

    “我喜歡文若,你是知道的……”她不要他說,不要他說,她不想聽。

    她捂住耳朵,對他說道:“我知道的,我不是說了不吃醋嗎?所以,這件事已經不是我們之間的障礙了。司徒清,我不在乎,你可以照顧她的,我可以跟你一起照顧她。”

    司徒清的心再次痛了一下,他臉上的表情反而是很輕松的,甚至帶著幾分笑意,滿不在乎地說道:“你先聽我說完,我喜歡她,可我為什么沒跟她在一起呢?因為她喜歡的不是我,至少我認為是這樣。今天遠告訴給我一個秘密,說文若喜歡我,我拿到了她寫著心愿的盒子。就是這個。”他說著揚了揚他手中的盒子,其實他的手都在顫抖,只是白遲遲沒有發現。

    “里面寫著,文若喜歡司徒清,她想嫁給司徒清!我知道這個以后,多高興你知道嗎?這么多年了,我終于知道她是喜歡我的,我就像在陰雨天里待了上萬年的人忽然看到了陽光,簡直是欣喜若狂。”

    “不!”白遲遲猛烈的搖頭。

    “我不相信,司徒清,我不相信,你一定有事瞞著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難道是文若生病了?我可以……”

    “不準你亂說!文若好好的,你這是詛咒她嗎?”司徒清眉頭皺的死緊,語氣冰涼。

    “你昨晚還說過愛我的!”白遲遲不甘心啊,她總覺得司徒清是在騙她,他不是出爾反爾的人,他不是。

    司徒清嘴角的弧度更彎的大了些,黝黑的臉上寫滿了不削。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