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852.老公太兇猛850
    還是他也跟其他男人一樣,看到年輕漂亮的女孩兒就像蒼蠅見到那什么似的,受不了引誘了?

    她也沒心思發傳單了,就傻站在那兒,斜著眼,豎著耳朵聽他們說什么悄悄話了。

    司徒清故意不讓她聽,和那女孩兒走出有五十米遠才開口。

    白遲遲什么也聽不見,從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兩個人離的很近。

    氣死她了!氣死她了!

    她在外面跟男人見個面,他就懲罰她。

    他自己怎么就不講究一下婦德呢?不是,是夫德!

    她也要罰他!罰死他!

    可她怎么罰呢?總不能她也學他的,強暴了他吧?那還不知道是誰得意呢。

    正在她咬牙切齒想著怎么對付負心漢的時候,司徒清和那女孩兒回來了。

    她走到白遲遲身邊,笑著叫了一聲:“姐姐!”

    出于禮貌,白遲遲是應該答應一聲的,可她怎么就那么不想答應呢。

    什么姐姐妹妹的,搞后宮啊?

    “傳單我來發,多謝姐姐!”姑娘甜笑著說完,把白遲遲手里的傳單一起搶到手中,對那幾個女孩兒嚷嚷道:“姐妹們,幫我把這些傳單發了,晚上去吃必勝客,我買單!”

    白遲遲怔怔地看著她,根本沒明白過來發生了什么事。

    她們幾個已經花蝴蝶似的每個人分了一些傳單,開始工作了。

    “您好!樂樂甜品屋歡迎您!”

    司徒清微微笑著,帶著幾分得意地看著白遲遲,走到她身邊,壞壞地說了一句:“老婆,你想吃甜筒,我想吃水蜜桃,還是先滿足了我再說吧!”

    “啊!你放開我!司徒清,你這個混蛋!”

    不顧她的叫嚷,她被他扔到肩膀上,朝著附近的五星級賓館走去。

    他的腦海中想象著某白老師橫陳在酒店大床上的模樣,頓時熱血沸騰……

    白遲遲以為他是要把她扛到車上解決了,沒想到他扛著她一路直奔酒店去了。

    她一直在手腳并用地反抗,拳頭腿腳一齊招呼他,也無異于是在給他撓癢癢。

    “你放我下來,那天我從你家走了的時候,我們已經說好了分手。你不要這么對我,我不接受!”

    她的抗議在司徒清理解就是:女人總是會對這種事表現嬌羞的,所以男人要主動些。

    他加快了腳步,一直把她扛進了五星酒店的大廳。

    五星酒店和普通酒店的員工很大的不同就是他們注重服務質量,很禮貌地接待他們。即使她是被他扛進來的,他們也當做沒看到,照常服務。

    “先生您好!請問您有什么需要。”

    “住宿!”司徒清輕描淡寫地說,順便把白遲遲放了下來,在她耳邊小聲說道:“你要是跑,我會讓你很丟臉。”

    她才不理他的威脅呢,從今天見到他開始,她就是一肚子的火。

    他看不起她,還冤枉她,來見她連句道歉都沒有,難道她在他心里就不值得他說一句對不起嗎?

    剛剛不管是他出于什么狡猾的目的,他故意在她面前跟那個女孩兒親近地說話,也惹的她極其不爽。

    “你要住就自己住,我不住!”她面色嚴肅,還是滿臉氣憤的模樣。

    “別鬧了。”司徒清溫和地安撫了一下她,又轉頭對服務人員說道:“要總統套房。”

    你丫的是瘋了,你家又不是住的多遠,跑這里住什么總統套房,燒錢啊?

    司徒清只是想通過實際行功跟她浪漫浪漫,女孩子不都是喜歡浪漫的嗎?

    哪知道在白遲遲心里,這種浪漫叫做浪費。

    “先生您好!您真有眼光,我們這里的總統套房是英國的利廉伯爵六十五歲生日游中國時下榻的地方……”

    司徒清剛要說可以,就訂這間,就被白遲遲搶先回了話。

    “一個老頭兒睡過的地方啊?我不要!”

    什么利廉伯爵,你就是美國總統,還不是跟正常人一樣睡覺。

    難道名人睡過的床你睡上去還能長智慧?

    酒店服務人員和司徒清眉頭一齊抽搐,英國伯爵被稱為一個老頭兒還是第一次。

    漂亮的前臺人員驚愕了幾秒鐘后迅速調整狀態,對白遲遲微笑著說道:“小姐您好,若是您不喜歡這間總統套房,我們也有其他選擇。還有一套總統套房,是我們的二號總統套房,面積上沒有一號的大,不過是仿唐代的設計。這間套房一直深受知名女性的青睞,大明星冰冰小姐就曾經在我們這里入住。”

    她想,白遲遲討厭睡男人睡過的房間,女星睡過總會喜歡吧。

    前臺小姐看她的樣子,也就是二十出頭,正是對明星敏感的時期,一定不會拒絕的。

    “要不這間?”司徒清征詢的語氣,紳士的模樣讓前臺小姐甚是贊許。

    “可以啊!你想睡哪間都行!說不定這間還有冰冰小姐的口水留在床墊上呢,你好好享受,拜拜!”

    白遲遲揚了揚手,說完就快步往門口移過去了。

    還沒走出兩步,又被司徒清手臂一伸,攔腰給摟了回來,從她身后緊緊地抱住她。

    前臺小姐訕笑著,跟白遲遲解釋道:“小姐您好,我們的房間每天都按照高標準清潔的,至于您說的口水什么的肯定不存在。”

    “就二號吧!”司徒清騰出一只手從口袋里掏出錢包,從中拿出身份證。

    他當然明白她只是在鬧別扭,才故意說別人睡過的她不睡。

    難道還有哪個酒店的房間是別人沒睡過的?

    “我不去!我們還沒結婚呢,這樣做不合法!”不是都要登記身份證什么的嗎?她故意說沒結婚,對方一定不會幫她辦登記吧?誰想到,她的抗拒沒有任何效用,前臺已經利落地給司徒清把手續辦了。

    “這是房卡,請您妥善保管!祝您住宿愉快!”前臺微笑著,把房卡交到司徒清手上。

    他摟著白遲遲的細腰,溫柔地說:“回房吧!”

    “回你的大頭鬼,誰說要跟你去了。早說了,你要去自己去,我才不……”

    “已經付費了,別浪費時間!”他說著,又把不配合的她攔腰抱起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去了二號總統套房。

    一進房間,白遲遲就被房內的裝潢吸引住了。

    被司徒清放下來后,她自己就信步往里面走。

    不愧是總統套房啊,還是仿盛唐風格的總統套房,給人的感覺就是古色古香。

    那一瞬間,她腦海中就閃現出來一句歌詞:“夢回大唐可看見,遺留的詩篇。”

    腦海中想象著當年萬人敬仰的武則天就是在這樣的房室中,身上飄著香,邁著盈盈的步伐走進李志的視野。

    “怎么樣,覺得很不錯吧?是不是特別親切?知道我為什么選大唐嗎?”司徒清走到她身邊,帶著笑意問她。

    “不知道。”她隨口應了一句,目光還在室內來回游走。

    真美啊!每一個細節都做的那么好,所有的陳設都像是從古代遺留下來的,盡管她知道可能是用現代工藝把新出的東西做舊來裝飾的,也還是覺得無可挑剔。

    司徒清在雕花大床上坐下來,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慢條斯理地說道:“你的風格和唐朝很像,唐朝以胖為美。”

    她這才轉回了注意力,氣鼓鼓地看著他。

    不哄她給她道歉,還逗弄她,不回敬他,還以為她是吃素的。

    “你才胖,你全家都胖!”

    司徒清咧嘴笑了,一張黝黑的臉迷人極了,害的她有一瞬間的失神。

    不看他,她轉了個身,繼續欣賞房內的布局。

    他反正已經花錢了,不能便宜了酒店吧,她不想跟他干啥,就當到景點旅游了,得看個夠本。

    她正站在屏風前入神地欣賞著,冷不丁感覺背后一暖,司徒清從她身后圈住了她。

    他的氣息很熱,帶著迷人的沙啞聲音在她耳畔響起:“老婆,你摸看,我胖不胖?”

    她被他男性的氣息已經弄的神智有些凌亂,他又忽然一個用力,把她轉了個圈。

    接著他的大手抓住了她的小手,貼在他結實的腹部。

    他全身都是黝黑的,尤其是小腹處盤踞著的八塊肌看起來又性感又有力。

    白遲遲的小手一貼上他滾熱的小腹,就像被燙了似的,急忙抽手。

    “誰關心你的胖瘦,我才不摸呢,沒興趣,你,你別這樣。”

    “你說我全家都胖,我怕你記性不好,不記得我身體是什么樣的了。”

    她艱難地吞咽了一下,不自覺地看了他一眼。

    這不要臉的,真的全身上下半絲不掛,赤果裸的男人,全身沒有一絲贅肉,怎么看,怎么誘惑女人犯罪。

    丫的,她怎么這……急……

    只看了一眼,她就覺得心臟跳動的厲害,砰砰砰的,她懷疑他都聽見了。

    臉也在剎那間臊的通紅,雖說已經有過很多次親熱了,她還是不習慣這么看著他。

    她根本就沒打算跟他怎么樣,要是再被他勾搭下去,她保不準就要主動撲倒他了。不行!不能被他給拉下水。

    白遲遲斂住心神,跟自己念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來吧,寶貝兒,反正色即是空嘛。”司徒清的大手把她一摟,靈活的手指就拉住她背后的拉鏈往下一扯,她色彩鮮艷的裙子就松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