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老公太兇猛59
    看著邵湛平還在擺弄他那副新的拐杖,她先把客廳里的東西全都收拾了一遍,把危險的東西拿到一邊,這才走回沙發邊幫他把拐杖放到腋窩處,扶著他支撐著站起來。

    邵湛平試著挪動了一下腳步,發現腳已經能使上些力氣了,他試著走了兩步,發現靠著這副拐杖走路應該不是問題。看著筱筱臉上浮起一抹笑容。

    “沒想到我又站起來了……”

    “你當然能站起來,只是早晚的問題!”看著他終于邁出了第一步,筱筱是打心眼里替他高興,她開心的走到他的前面,鼓勵他繼續向前走:“加油!你沒問題的!加油……”

    看著小妻子這么開心,邵湛平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他挪動腳步繼續向前走……

    “對!就是這樣!太好了!太好……啊!”筱筱的話還沒喊完,邵湛平腳下一個踉蹌把她砸到了地板上,兩個人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倒地的一瞬間,邵湛平下意識的想抱住她,可失去拐杖支撐的他倒下去的更快了,索性在筱筱的頭部著地的一瞬間,邵湛平一只手墊在了她的腦后,身體卻重重的壓在了筱筱的身上。

    筱筱怎么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倒地的一瞬間她張嘴想要喊出聲,卻感覺他的五官在自己的眼前一下子放大,她緊閉著眼睛還沒來得及喊出口,他的唇就準準的落在了她的唇上。

    唔……

    唇齒相觸的一瞬間,筱筱的眼睛一下子睜開,看著眼前放大的五官,想說話說不出來,胳膊被他的身體壓在胸前,她用力的抽出手,抬起手臂想把他推開。可他一米八多的強壯體格,她根本就無能為力。好在邵湛平抽回手,雙臂支撐著微抬起上身,俯頭看著她。

    “壓疼了吧?”

    筱筱不自然的動了動唇,有些尷尬的紅了臉:“沒有!”

    從兩個人舉行婚禮到現在,除去婚禮上她主動吻他的那一次,這個男人已經是第三次吻她了!原本想跟他保持一些距離,可沒想到跟他的接觸卻越來越親密了。

    邵湛平笑笑,手臂一用力,接著從她的身體上翻下來躺在了旁邊的地板上。身體一得到解脫,筱筱就快速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他還躺在地板上,想想剛才那個吻,人多少還是有些尷尬。可是想想那只是個意外,心里又好受了一些。她重新蹲在邵湛平的身邊扶著他從地板上坐起來。

    “我是不是太沒用了?”邵湛平看看那副被扔到一邊的拐杖,扭頭看看向身邊的筱筱,剛剛這一摔,多少有點受打擊。

    “怎么會?你已經很棒了呀!別忘了,今天可是你第一次站起來,而且還走了幾步!你不是英雄團長嗎?你一定能行的!”筱筱不認輸的拿過那副拐杖遞給他:“邵湛平,你一定能行的!”

    “你說我行,我就一定行!”邵湛平聽她的話撐著拐杖,在她的攙扶下重新站了起來。

    “這次我們慢慢來,不要心急!”筱筱帶著他重新開始鍛煉。

    這一次的情況比之前好了很多,邵湛平一口氣走到了客廳的另一端,這讓筱筱興奮不已。可是擔心他的體力不支,她搬了把椅子過來,讓他坐下先休息一會兒。

    邵湛平一坐下,就微抬頭看著筱筱,大手伸過去輕握住她的小手。筱筱的臉一紅,想抽回來被他用力握住了。

    “筱筱,謝謝你!”他看著她淡淡一笑。

    筱筱聽他的話也忍不住的笑,其實她是真心為他感到開心。便看著他有點感觸的道:“沒來這里之前,我一直都在想,這個邵團長是不是一生出來就不會笑呀?他笑的時候是什么樣的?會不會很嚇人?”說到這里她停頓了一下,看著調皮的道:“現在才知道,原來邵團長也會笑!”

    “你還真說對了,我出生的時候確實是哭著出生的,要是一生下來就笑,估計接生我的護士會嚇死的!”邵湛平看著她難得開玩笑的回答。

    筱筱被他的話一下子逗笑了:“想不到你還會開玩笑!”

    “你想不到的事還很多呢。”邵湛平說著看了一眼拐杖:“不知道等三個月的時候,我會不會已經可以自己走路了?”

    “現在還早呢,你一定沒問題的!”

    “希望如此吧!”

    邵湛平在筱筱的幫助下走了兩個來回,筱筱擔心他的身體受不了,就扶著他走到沙發里坐下,又拿著水杯幫他倒了杯水。看他一口氣喝下去,想想鄭昊東要來找自己的事,她微低頭咬了下唇,心里猶豫著要不要告訴邵湛平。

    “在想什么?”邵湛平放下水杯,看著她像是有什么心事。

    筱筱抬頭糾結的看他一眼,半晌開口:“我剛剛開機的時候看到有很多未接電話,有東子哥打來的好幾個,我就又撥了回去……”看著他那張漸漸冷下去的臉,她有些說不下去了。

    “然后呢?”沒想到就算是到了部隊,那個鄭昊東還是追了過來。看來他對自己這個小妻子的感情,還真不是一般的深呀!

    “我那個好朋友可心……把我們之間三個月的協議告訴了他……”

    “再然后呢?”

    “我剛才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已經上高速了……”

    “上高速了?什么意思?他要來部隊找你?”邵湛平的眉頭一擰,皺眉的看著她追問。

    “是……他說有些營養品要送過來……”

    邵湛平郁悶的吐了口氣,看她低頭自責的樣子沉默了一會兒:“看來他這次來是要帶你回去了,他肯定會覺得我要害了你!”

    “我不會跟他走的!”筱筱堅決的回答。

    他們剛剛舉行婚禮不到幾天,這種時候她如果突然變褂離開,給邵湛平帶來的打擊肯定是致命的,而且回到自己家,她有什么臉面對母親,面對邵家的人?就算鄭昊東真想帶她走,她也不能跟他回去。

    “你告訴他我們部隊在哪兒了?”

    筱筱搖搖頭:“沒有!但他知道是這個城市!”

    邵湛平看她一眼:“你現在給他打個電話,讓他在市里等著你!告訴他你在那里跟他見面!”

    “你確定?”沒想到他會同意自己去見鄭昊東,她多少有些意外。

    “我會跟你一起去!把這件事當面談開!”

    “他現在肯定很生氣,你還是別去的好!”上次在鄭昊東的酒店,她就感覺到了兩個男人間不同尋常的氣氛,就算是邵湛平的身體不方便,她也擔心兩個人會失控。

    “他要見的是我的新婚妻子,我不去還是個男人嗎?”邵湛平冷聲看著她反問。

    筱筱瞬間啞口無言,沉默了半晌后最終同意的點點頭:“好吧!去就去吧!”三個月的時間很長,這件事早晚會攤在三人的面前,那種尷尬的場面三個人是早晚要一起面對的。

    “先去給他打電話吧!”邵湛平邊說邊沖她微一揚手。

    筱筱微咬了咬唇,起身回了臥室,重新開了手機,找到鄭昊東的號碼又撥了回去。

    鄭昊東的車子還在高速上快速的奔馳,一看到是筱筱打來的立即按下了接聽:“筱筱,你快告訴我,到底該怎么走?”他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見到她,他要把她帶回W市,結束那個荒唐的三個月協議。

    “東子哥,我一會兒要去市里,你就在市里等我吧!”

    “為什么要去市里?我要見邵湛平,你快告訴我他的部隊在哪兒?我要去部隊上找他!”

    “東子哥,別固執了!我不會告訴你的!如果你同意在市里見面,我就趕過去,如果你不同意,我就直接關機了。”筱筱狠心的回答。

    電話那端的鄭昊東輕嘆了一口氣:“筱筱,你怎么這么傻?我只是去給你送點東西而已!”知道她不會輕易見自己,鄭昊東又轉移了話題。

    “可心已經全都告訴我了,你們昨天在一起吃飯的事,我都知道了。東子哥,一會兒我就出發了。”筱筱說完沒等鄭昊東開口回答,就直接收了線。

    鄭昊東聽著手機里的盲音郁悶的砸了下方向盤,但是并沒有打回去,現在看不到她的人,有些話在電話里是不方便說的。

    筱筱幫邵湛平換好衣服,自己也換了一套夏日休閑裝,全都準備好了,這才和小李一起扶著邵湛平上了車子。不一會兒的時間,越野車就慢慢駛出了軍營,向著市里的方向開去。

    邵湛平的部隊雖然也在這座城市,但離市區很遠,車子開了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才終于抵達了目的地。小李先拿下輪椅,再扶著邵湛平下了車子,在輪椅上坐好,這才推著他去了約好見面的咖啡廳。還沒到咖啡廳的門口,筱筱就一眼看到了在咖啡廳門口前不停走來走去的鄭昊東,從W市幾百里遠的地方趕過來,他看上去有些風塵仆仆,手里夾著一支香煙狠狠的猛吸著。看到筱筱和邵湛平時,他整個人瞬間一怔,盯著兩個人看了幾秒鐘后,這才扔掉手里的香煙緩步走了過來。視線緊緊的鎖在夏筱筱的臉上,那雙深邃的眸子里有些難以言語的無奈與糾結。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