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老公太兇猛53(上)
    她的話一落,所有人全都放聲大笑!

    筱筱看大家笑的東倒西歪的樣子,扭頭看著邵湛平心里有些沒底。

    邵湛平笑笑:“傻瓜,你上當了,他們騙你的……”

    那個枊云飛快要笑噴了,看著筱筱笑著大喊:“嫂子,實話跟你說吧,我們團長真沒什么外號,不過既然你起了一個,以后我們團長就叫閻羅王了……”

    筱筱聽他的話立即鬧了個大紅臉,看看邵湛平沒生氣,她也跟著笑起來。

    晚飯做的很快,幾個軍嫂湊到一起沒多長時間就把一桌豐盛的飯菜擺上了桌。所有人全都落座,何揚不客氣的拿出邵湛平帶來的喜酒,不論男女,給每個人都倒上了一杯。

    枊云飛先站起來,端著酒杯看著邵湛平和筱筱:“團長,嫂子,你們的婚禮除了何營長,我們這些人誰都沒參加,現在嫂子來了,借著今天這個機會,我們這些沒到場的,在這里祝團長和嫂子,白頭偕老,一生幸福!來,咱們先敬團長和嫂子!”他的話一落,所有人全都站起來。

    筱筱立即也端起酒杯:“謝謝!謝謝你們!”有些話,她不能說,但她明白這些人的祝福是真誠的。

    邵湛平也坐在輪椅上端起了一杯酒,看著自己這些部下笑了笑:“你們的心意我領了,干!”說完就要仰頭喝掉。

    一只纖纖玉手伸過來,一把奪走了他手上的酒杯。

    “你的腿傷還沒好,這酒你不能喝!”梁亞茹奪過酒杯放到一邊,拿出了醫生的架勢看著他命令。

    所有人全都看著梁亞茹和邵湛平,筱筱更是有些不解的看向兩個人。

    “哎呀,少校醫生,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你就網開一面唄!”何揚一看場面有些尷尬,立即笑著打圓場。

    “是呀,梁醫生,就讓團長喝一杯吧!”其他人也跟著附和。

    梁亞茹的臉色一冷,強硬的道:“不行!他要是喝酒,有可能就再也站不起來了,你們這是在害他!”

    邵湛平看著她微眨了下眼眸,明白她對自己的那點心意:“我沒事!一杯酒而已,還傷不了我!何揚!把酒給我!”

    “何揚!”梁亞茹立即瞪著何揚,臉上有些怒氣。

    筱筱看看邵湛平,再看看生氣的梁亞茹,伸手把梁亞茹桌前的那杯酒重新取了回來拿在手上!

    梁亞茹立即瞪著她不客氣的道:“你是他的妻子,別人不清楚你也不清楚?”

    筱筱笑了笑,知道她是個醫生,便微笑的看著大家:“湛平的腿不好,上次楊老也曾經叮囑過我,但是今天這杯酒不能不喝,既然我是他的妻子,這杯酒,我喝了!”說完仰頭把那杯白酒一口氣喝了下去。

    “好!”筱筱一喝下去,大家就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邵湛平看著身邊的筱筱,臉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梁亞茹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女人還能做出這種事,看那杯酒已經喝光,她什么話也沒說又坐回了位置上。筱筱的舉動瞬間讓酒桌上又熱鬧起來,幾個軍人的性格都比較豪爽,即使沒有邵湛平這個團長一起喝酒,他們還是喝的熱火朝天。

    這頓晚餐一直持續到晚上十點多,幾個軍人全都喝的差不多了,這才相互攙扶著離開了邵湛平的家。

    把所有的人全都送走,筱筱又把客廳里全都收拾好,這才和邵湛平一起進了臥室。把他扶到床上靠在床頭坐好,筱筱先拿著自己的睡裙進了浴室。大約二十多分鐘的時間,她就洗完澡穿著那套長長的睡衣睡褲從里面走了出來。走到床邊也像邵湛平一樣靠在了床頭,看著他微微一笑。

    “是不是很累?”邵湛平看著她笑笑。

    “不累!我又沒做什么!就是嘴巴笑的有點累,想不到你這些部下這么開朗!”從頭到尾,她都只像個新娘子一樣被這些軍人和軍嫂包圍著,誰都不讓她動一根手指,她感覺今天是自己這段時間里過的最開心的一天。聽著那些軍人的對話,她一直笑的合不攏嘴。

    “那我幫你揉揉……”他邊說邊把大手伸過來,撫上了她的臉頰,在她的臉頰上緩緩的揉搓著。

    “不用……”他的手一碰到她的肌膚,她的臉就騰的一下紅了,微咬著唇向后退了退。

    就算今天她過的很開心,她還是忘不了他們之間的約定。

    看她的動作和表情,他笑了笑,倒也沒再說什么。

    時間滑過去一點,筱筱看看時間差不多了,便下床繞到邵湛平的身邊,要扶著他躺下來。

    “我想去下衛生間……”他扶住她的手臂,阻止了她的動作。

    “好……”雖然表面點點頭,心里還是有些發虛,現在這個時間,所有的人都離開了,就連小李也回了自己的軍營,看來今天晚上,只能自己幫他了。想著接下來發生的事,她的臉不由自主的紅了。

    可是緊張歸緊張,有些事,她是早晚逃脫不了的!

    好在衛生間里全都被改裝過,馬桶的兩側全都加了特制的扶手,可就算是這樣,有一件事還是她避免不了的。她要幫他把身上的褲子和內酷褪到大腿上。

    呼……

    心緊張的呯呯直跳,懷里像是揣了幾十只小兔子,臉也變的滾燙滾燙的。可是逃又逃不了,筱筱只好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就當自己是醫院里的小護士了。扶著他從輪椅上站起來,再扶著馬桶兩邊的扶手站好,筱筱摸索著去解他褲子的紐扣,可是越緊張越出錯,小手在上面忙活了半天,還是沒解開。筱筱急的滿頭大汗。

    “算了,你去拿我的手機,我給小李打個電話吧!”看她一會兒時間就出了一身的汗,邵湛平緩聲開口。

    “沒事!”三個月的時間,這種事她不能總找別人幫忙,今天晚上這一關,她必須讓自己闖過去。不就是解個紐扣脫褲子嗎?她收回視線看準紐扣的位置終于解開了,伸手搭在他的腰上,把臉扭到一邊,手上一用力把他的長褲脫了下來。

    “還有……”邵湛平緩聲提醒她。

    筱筱尷尬的收回視線,發現內酷正卡在一半的地方,她的臉再次一紅,扭頭摸索著把他的內酷再褪下去,接著快速的起身轉過身子,和他相對而立。

    呼呼……

    筱筱長長的吐了幾口氣,聽著身后傳來的嘩嘩的流水聲,她感覺心跳的更快了。

    人生中第一次,離一個男人的**這么近的距離!

    “好了……”邵湛平的聲音從身后傳過來。

    “哦……”筱筱看著前方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轉身把臉扭到一邊,伸手先摸索著他的內酷提上去,再提上長褲,感覺差不多了,才讓他轉過身對著自己,伸手把褲子的紐扣一顆一顆系好,重新把他扶到輪椅上,推著他出了衛生間,把他小心的扶上了床。

    看看他穿的長褲,知道這樣休息他肯定不舒服,筱筱走到衣櫥前拿出他的短褲和內酷來重新回到他的身邊,要幫他換上!

    “算了吧……”她剛才在衛生間里的反應他全都一目了然,看著她那張快要滴出血來的小臉,他有些不忍心了。

    “這樣穿著不舒服……沒事!”最艱難的事都做了,她也不在乎這點小事了。

    邵湛平沉默的看她一眼,倒也沒拒絕。任她幫自己把長褲和內酷全都脫掉,再重新穿上干凈的。扶著他在床里躺好,筱筱拿著他的衣服去了衛生間,把他的內酷洗干凈之后這才出了衛生間,走到床邊在他身邊的位置躺下來。依然留給了他一個后背,微微閉上了眼睛。

    這個夜晚,是筱筱自從跟邵正飛分手以來睡的最踏實的一個晚上。雖然身邊睡著一個男人,但他今天對自己說的那些話,讓她一直緊繃的那根神經徹底的松了下來。她甚至還做了一個美好的夢,她在夢里夢到了自己以后的生活很幸福。她很多次試圖想看清那張男人的臉,想知道跟自己牽手一生的人到底長的什么樣子,可最終讓她有些遺憾的,她始終沒看清他的長相。只是看到了一個有點陌生的高大的背影。

    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呢?

    筱筱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還沒睜開眼睛,就感覺有一陣陣熱氣吹在臉上,鼻息間是一種熟悉的男人氣息。她下意識的動了動手和腳,頭腦接著轟的一聲響!

    完蛋了!之前發生的那種糗事再一次發生了!

    可讓她尷尬不已的,是她跟邵湛平的身體緊緊的抱在一起!她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手緊摟著他的腰,一條腿毫無形象的搭在他的大腿上!臉騰的一聲紅了半邊天,她實在沒臉睜開眼睛,想悄無聲息的先把胳膊腿收回來。也許現在的他,還在沉睡吧……

    可是身體剛一動,一只手臂就快速的伸過來,直接把她攬到了懷里!

    她的眼睛猛然一睜,對上的,是一雙深邃的雙眸!

    “咳咳……早上好……”她尷尬的看著他打招呼,臉紅的要滴出血來了。

    夏筱筱,你真是丟人丟到家了,怎么每天晚上都要把他當成毛毛熊來摟呢?

    邵湛平看著她的表情唇角輕輕一揚:“睡醒了?”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