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我問你,夏天,你是什么從時候知道的?”

    林枝毫不介意披在肩上的白色開襟罩衫沾到灰塵,就這么靠在鐵絲網上對夏天問道。

    “你是指什么事?”

    “莎莎的事情。”

    兩人陷入難以言喻的沉默之中。

    情感交雜,無從擇一,這煩惱于是化為沉默。

    夏天猶豫得不知該如何回答。

    她就像是想推夏天一把似的。

    林枝接著把話說得更絕:“就是我派莎莎攻擊夏依她們,回收夏依她們的S傳動裝置這件事。”

    「……是從莎莎的構造。」

    「骨架?」

    「對。那跟當初預測今后可能會到來的……女機器人次世代素體實在太像了。那種東西擺在眼前,只要是和你共同開發過的人,任誰都會注意到吧。」

    「那可不見得喔。」

    林枝點點頭,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知道的人只有夏天你而已喔。」

    當著喜孜孜的林枝面前聽到這番話,夏天像是吞了黃連似的歪歪嘴角。盡管如此,夏天為了從林枝口中得知進一步詳情,他選擇徹底解釋清楚自己為何會發覺。

    「做得出那玩意兒的人,只有和我一起負責夏依她們身體的林枝你而已。而且你統合神經系統的方法相當獨特。極限機動系統……是叫銀吧……能夠模仿的人應該也不多。」

    「你在夸獎我嗎?我好高興喔,夏天你很少夸獎人耶。」

    「關于技術方面,我不可能沒稱贊過你。不過林枝,就像我以前常說的,依你的做法,發展無望。你只是不斷累積曇花一現的技術,研究缺乏再現性……是啊,就跟庫薩留下的奇跡沒兩樣吧。」

    「我就是喜歡夏天你這樣正經八百的一面喔。不過啊,太過老實,要引導話題方向也很容易……抱歉,我們回歸正題吧?」

    當對方不改笑容如此回答時,任誰都想翻臉。盡管如此,夏天還是站穩陣腳,告訴自己非忍下來不可。

    「那么。你為什么要唆使莎莎?為什么要讓她戰斗?」

    林枝仰望天空,沉默不語。

    夏天判斷就算催她也只是反效果,于是默默等林枝開口。

    最后,林枝只轉過臉來面向夏天,開始說道:「我跟你說,夏天。」

    她頓了一下。

    「我早就知道苑餒女士……所長以什么為目標。我是打從一開始就知情才去參與研究的。雖然我沒料到她后來竟然身亡,不過大體上結果已經逐漸揭曉了……」

    林枝說到這,仰頭望著夏天。

    「夏天收留三人,成為夏依的父親,不惜做到這種地步,就是想找出當初開發機器人真正的用意以及最終目標對吧?可是,那樣下去,夏天不斷尋找的東西,過去所長追求的目標注定落空。搞清楚,那并不是過去所長追求的東西,而是夏天自己一廂情愿的答案。」

    「……那么,早就知情的你又如何?」

    「就算早就知道答案,要成形也需要時間。重新建構后援環境花了兩年。再度集結人才花了二年。啟動所長留下的第四個S傳動裝置花了八年……于是完成的莎莎就是我的答案。」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也就是說莎莎的傳動裝置并不是新做的……」

    「是當初未點火的第四個試作品……所以莎莎是夏依她們真正的妹妹。」

    「既然如此,你之所以答應幫我制作夏依她們的骨架……」

    林枝頓時遲疑了一下,隨即以格外開朗的口氣說道:「要不是我設法重建了研究設施,哪有辦法每年持續供給夏依她們素體?這點你可要感謝我。」

    「原來是這么回事……」

    這回輪到夏天仰望天空了。

    也就是說,林枝一直利用完成莎莎用的設備來協助夏依她們的身體升級。雖然其中另有內情,不過她這么做真的是出于好意。對此他絕對是心懷感激,豈有挨罵的道理。

    「傷腦筋耶。」

    夏天搔搔頭。

    「可是林枝啊,無論你有任何理由,唆使莎莎去攻擊夏依這件事,我實在無法認同啊。」

    「我是不會替自己辯解的。」

    「就不肯辯解一下嗎……」

    「嗯。為了所長當年的目的……不對,現在是為了我的目的,夏依她們……包括莎莎在內,我要她們通通陷入不幸,而且是志在必得喔。」

    「是嗎?」

    「正是。」

    陷入沉默。

    「我說,夏天,你知道十六年前,我為什么不答應跟你結婚嗎?」

    「不曉得。」

    「我不是因為年齡差距,或是因為你收養了夏依她們,多了拖油瓶才不愿意喔。」

    「你這個人啊,雖然是個學者,卻相當重人情。假設你和我一起培育莎莎,為了目的,能一并舍棄夏依她們和莎莎……如果你是這種天生的研究者的話,我當初應該就會接受你的求婚了吧……」

    說到這里,林枝像在思考些什么似的,用手指按著下巴。

    「啊,那不行。因為我喜歡的莎莎就是現在的夏天,所以不管怎樣都行不通,嗯。就像并行線一樣呢,毫無交集的關系。」

    夏天不發一語。他像是在玩味林枝的話一樣不斷反芻,垂眼思索這番話的意義。林枝注視著夏天,目光如望遠方、帶點憐愛,喃喃說了句「對不起」。

    「對不起什么?」

    夏天明知這話不是說給自己聽的,可是既然聽到了,就不可能不問。

    「我跟你說,夏天。我果然是個喜歡你的女孩子,可是我是學者、更是女王陛下的劍士……真的是連李洵都會吃驚失笑的三重標準喔。可是,我好像沒辦法永遠這樣兼顧全部。所以今生今世我舍棄了『女孩子』。」

    「是嗎……雖然我不大懂啦。」

    「說的也是。本來我們所屬的世界就相差太多了,這一點也不夸張。」

    「這話什么意思?」

    夏天不懂林枝這番像在自言自語的話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你別在意。」

    「……好吧。」

    「你也在意一下嘛,夏天就是會在這種地方錯失重要的東西。」

    林枝說到這,像是忍不住似的笑了出來。

    夏天總覺得林枝似乎在求助的樣子……不過就連女兒的心情都不懂的男人又有什么資格推敲這種事呢。于是他決定當成是感傷造成的錯覺。

    「啊,啊,其實就這一次,我實在不想舍棄女孩子的身分呢。啊,對了……我說夏天,在回去之前,能不能讓我問個問題就好?」

    「什么問題?」

    「……莎莎去賞花玩得開心嗎?」

    「喔,表情沒什么變化,所以我也不大清楚,不過是滿開心的樣子。」

    「是嗎……」

    林枝臉上泛起和不同于以往的微笑,小聲說了一句「太好了」。

    可是這番喃喃自語,這回是真的沒傳夏天耳里。

    ......

    「好……好,包在我身上。是、好,那顏香小姐也路上小心。」

    夏依放下話筒。叮一聲,發出模仿古早電話的電子音。

    接著轉過身去,面向并肩站著的葉丞和莎莎。

    「顏香小姐要去葉丞奶奶家一趟的樣子,所以晚飯就由我來做。」

    「啊,好!」

    葉丞喜形于色,莎莎不發一語,各自點頭。

    「那,現在就動手吧。」

    說一說完,夏依馬上走向廚房。

    穿上黃圍裙,頭發梳到腦后扎成一束,夏依進了臨戰態勢(做菜模式)。

    她窸窸窣窣翻出塑料袋里的東西。依序排上調理枱的是蔥及豆腐、小袋裝山椒粉等家常材料。

    「那是?」

    葉丞這么一問,夏依有點害羞地微笑。

    「晚餐要用的材料。其實我早就聽顏香小姐說今天要去打工。于是我想說,搞不好能讓葉丞你吃吃我煮的菜。如果顏香小姐已經準備好晚餐,到時候會變成是我多管閑事,那么我就帶回家用掉。本來是這樣打算啦。」

    夏依聳聳肩,像是以這個慶幸計劃沒有泡湯、愛出鋒頭的自己為恥似的。但是夏依這份『為了葉丞在所不辭』的心意讓葉丞非常高興。

    在葉丞背后望著整個經過的莎莎忽然開口說道:「戀人共進晚餐……嗯……這個狀況跟我在書上看到的一樣。」

    口氣聽起來好像她大開眼界一樣。

    「我說莎莎……?」

    「怎樣,夏依?」

    「不管再怎么說,你那樣不太好吧?」

    夏依拿著小黃瓜這么說道。

    「嗯,你別在意,繼續做菜就是了。」

    這么說著的莎莎有如要人背似的,正癱在葉丞背上。她從葉丞肩上探出頭來,距離近得就快碰到臉頰。

    「莎莎啊,我拜托你可不可以下來啊?」

    「……是嗎,可是我覺得很舒服喔?葉丞你討厭這樣嗎?」

    她這么一問,讓葉丞實在不敢說出討厭二字。

    他看向夏依,可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覺得太過強硬地警告會顯得沒風度,只見她也是一臉困惑,望著葉丞和莎莎,接著默默從掛鉤上取下砧板。

    葉丞想起賞花時的事。拿葉丞當玩具,嘲弄夏依的佩佩和薇薇。明知夏依吃醋,卻無能為力的葉丞在水龍頭邊后悔。要是那時候能夠拿出堅決的態度,是不是多少就能讓夏依不那么傷心呢。

    既然如此,這時候男孩子該做的只有一件事。

    「莎莎啊。」

    「嗯。什么事,葉丞?」

    「我跟你說,我也不是討厭這樣,不過我還是希望你下來。」

    雖然拐彎抹角了點,可是如果說『能不能下來啊』的話,口氣稍嫌弱了點,于是鐵了心講明『希望你下來』。

    「唔,希望我下來啊……既然如此,那就沒辦法了。」

    莎莎乖乖從背上下來,坐在葉丞隔壁的位子上。接著出聲:「唔……」

    她一副百思不解的樣子思索著。

    夏依似乎松了口氣,這點讓葉丞略帶罪惡感。

    從一旁傳來莎莎念念有詞著「是什么不對呢……是嫌重嗎」的聲音。接下來這回她點頭「嗯」了一聲,硬把葉丞坐的椅子往后拉。

    然后,坐了因為事出突然而困惑叫著「什么?什么!」的葉丞腿上。

    她就像坐上了中意的椅子似的。

    看到這一幕的夏依叫道「莎莎?」那聲音聽起來似乎快冒出了青筋。

    「怎樣?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有。」

    「小問題?」

    「問題可大了!」

    夏依現在的樣子可是手上拿著菜刀說出這番話,所以格外地恐怖。

    「夏依學姐!請你克制點!」

    「可是葉丞!誰教……」

    夏依一副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的樣子。葉丞唯恐惹毛夏依,開始滔滔不絕對莎莎好言相勸:「莎莎啊!我拜托你可不可下來啊?你知道我在和夏依學姐交往吧?」

    「是啊,我知道。你們是戀人。」

    看樣子她似乎愿意理解,令葉丞放心松了口氣。

    「所以啊!」

    「嗯,既然如此,我也成為葉丞的戀人吧。」

    「不對,不是這樣!」

    她根本就一點也不懂。

    「莎莎啊,一般是不會有兩個戀人的。我已經和夏依學姐交往了,不能和莎莎做這種事。」

    夏依聽到葉丞拼命說出這番話來,有點感動于他的成長。在這同時,葉丞始終無法動手拉開莎莎的不果斷又令她有點吃醋。

    而且一直盯著葉丞的莎莎還是一點兒也不明白的樣子。

    「……嗯,別在意。別看我這樣,為了變強,我也學習了不少關于戀愛或戀人的知識。所以我知道,也有些戀愛是擁有兩個戀人也無所謂,或是有三人一直在一起的。」

    天知道她到底是看了什么學到這些東西,只見莎莎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接著她看向夏依……

    「所以,我和夏依都成為葉丞的戀人就行了。」

    她像是在提什么好主意似的大發豪語。

    葉丞和夏依今天不知道是第幾次啞口無言。比葉丞先一步振作起來的夏依朝著莎莎斬釘截載說道:「就常識來說,那是不可能的!」

    「唔,你不能拿常識來要求我,我連素面的吃法都不知道。」

    「是這樣嗎,葉丞?」

    「呃……對。」

    葉丞吞吞吐吐地肯定。

    都聽到他們這樣說了,夏依也無言以對。

    晚餐后,現在是洗澡時間。

    夏依和莎莎在浴室獨處。

    機器人并不會產生代謝物形成的污垢。所以清潔表面臟污后,就剩用水沖洗。

    她們既然身為人造物,無論如何還是會和人類有所不同,不過洗澡格外輕松,所以就這點來說,身為機器人或許比較好。

    莎莎就像濕漉漉的小貓一樣,甩頭揮干水分。短發飛散開來,水滴四濺。

    「哎唷。」

    淋到水滴的夏依露出苦笑,對莎莎說道:「進浴缸吧。」

    莎莎不發一語點頭,盯著夏依。

    「……」

    「什么事?」

    沉默。

    「……」

    一個人留在房里的葉丞……

    飽受煎熬。

    誰教至今仍憧憬不已的大姐姐現在就在自己家里,而且還在洗澡!而且而且,她還是自己的戀人,再加上顏香今天還沒回來……這種情況下,要一個健全的男孩不要妄想根本是強人所難。

    葉丞抱著枕頭倒在床上,每隔一分鐘從床的這頭到另一頭。

    「思~~」

    要不是莎莎在——不對,要是沒有莎莎從中阻止的話,現在葉丞早就突擊于是了也說不定。

    ——啊~要是真做出那種事來,夏依一定會討厭我的……

    其實葉丞根本就沒種突擊,卻為了『有莎莎在真是得救了』而放心。

    可是,這回卻換成別的問題浮上臺面。

    夏依和莎莎……不同類型的兩位美少女獨處……

    這時,外面響起了鈴聲。

    他順利抵達玄關,拿起話筒。

    「喂,這里是葉……」

    『喔,葉丞!是我是我。』

    「喔,李健。什么事?要找我的話打手機就好啦。」

    『你和我是網外,所以打市話比較便宜。』

    「啊,對喔。」

    『你怎么對這方面漠不關心啊……你和夏依聊天,通話費不會很貴嗎?』

    「不要緊。我和夏依學姐是加入免費方案。」

    『……啊啊,是喔,這倒也是喔,祝你們幸福快樂啊。』

    李健不知怎地,在電話另一頭發出既像是受不了、又像是在鬧脾氣的聲音。

    『我看你啊,肯定忘得一乾二凈了吧?欽,葉丞啊,黃金周只剩三天啰?』

    「咦?」

    葉丞不懂李健這話是什么用意。今天的確是黃金周第五天,今年加上星期日剛好是八天連續假期……這有什么問題嗎?

    「……抱歉,你是指?」

    『我們不是和喬小姐約好要出去玩嘛!』

    「啊……」

    葉丞忘得一乾二凈。對喔,自己和前天在購物中心遇到的紅色少女約好,要在連續假期期間至少出去玩一次啊。

    『啊什么啊!只有葉丞你有她的聯絡電話耶!』

    「啊。抱歉。」

    『你真的有認真在聽嗎?』

    「咦,啊,抱歉,我有在聽,啊,不不不。我剛沒在聽。」

    夏依和莎莎的聲音拐走了葉丞的注意力,老實說,現在實在不是講電話的時候。

    「那,你剛講什么?和喬小姐相約出去玩?」

    『正是,拜托你啰,我們的青春所剩不多啦!』

    留下莫名奇妙的話以后,李健就掛斷電話了。

    ……是因為剛出浴的夏依實在太漂亮了。

    面對這樣的夏依嫣然一笑——

    「恕我失禮了。」

    葉丞就只能當場立正(可是心不在焉)回答「是」了不是嗎。

    「恕我失禮了。」

    一旁得莎莎模仿夏依。

    想當然沒帶換洗衣物過來的夏依還是穿著來時的那套襯衫配牛仔褲,相對照之下,莎莎正穿著顏香替她準備的粉紅色睡衣。

    這邊這位也是非常楚楚可憐,只不過……葉丞的目光依然停駐在夏依身上,舍不得移開。

    「葉丞?」

    他赫然回過神來,用力搖頭。

    「啊,呃,你們才剛洗完,我去拿點飲料來。還有……等一下換我洗!」

    葉丞像是逃跑似的離開房間。

    葉丞正在泡澡。

    所以夏依正在葉丞房間和莎莎獨處。

    她看著小口小口喝著罐裝葡萄柚汁的莎莎,忽然放松了下來。

    自己也喝起葉丞給的柳橙汁。

    莎莎伸向第二罐葡萄柚汁,一旁的夏依則是再度環視起主人不在的房間。

    (這里就是葉丞的房間吧……)

    占了大面墻壁,面向庭院的玻璃窗。掛在門楣上的灰色西裝外套是司空見慣的高中制服。小小的書桌上擺著液晶屏幕和流行電玩主機。床鋪制作精良,不過螺絲釘規格不一,由此可知這張床并不是現成物,而是自制品。

    連著告白那天早上,這已經是夏依第二次進葉丞的房間。那時候夏依實在無心冷靜觀察房間,像這樣慢慢眺望還是第一次。

    更何況,那時候還是陌生男孩的寢室,如今已是心愛戀人的房間。這么一來,內心的感慨更是截然不同。

    (其實……要來葉丞的房間的話,還是挑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比較好,不過這也沒辦法。就改天吧。)

    夏依瞄了一眼莎莎,不禁苦笑。

    這時她忽然發現倒放在游戲主機旁的壓克力相框。

    (倒下來了嗎?)

    她這么想。于是起身,準備扶正相框……

    「啊……」

    她不禁出聲,感覺得到自己的臉燙了起來。

    嵌在相框里的,是夏依一身制服、坐在長椅上微笑的照片。那是在他們開始交往沒多久的時候,在葉丞的央求下,用數位相機拍下的相片。

    好高興。

    葉丞擺著自己的相片……不過是這樣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小小的幸福溫暖了心房。

    ——今天有來真是太好了。

    夏依心想。

    「他一定覺得很不好意思吧……」

    臉上不禁浮現笑意。夏依聽說男孩子羞于讓人知道自己擺著相片,葉丞一定也是這樣吧。

    念及他的心情,夏依再度蓋上相框。

    接著,一回頭……

    「等、等一下莎莎,你在做什么!」

    莎莎正在翻找書柜。

    「有好東西。」

    她頭也不回,淡淡說了。然后取出一本厚厚的冊子來。

    「你怎么可以隨便亂動葉丞房里的東西!每個人都有隱私權……相簿?」

    「嗯。是『小葉丞成長紀錄』。」

    莎莎直接念出封面所寫的文字。

    紅色封面的冊子是現今難得一見、裝著原始相片的相簿。

    十五分鐘后——

    「討厭……好可愛。」

    「唔嗯,原來葉丞也有過這樣的時期。」、

    夏依和莎莎一同沉迷于葉丞的相簿中。雖然起初有過「不能看!」的念頭。可是當她見識了小學生葉丞的照片后,就無法克制住好奇心了。

    結果就變成兩個人一邊望著葉丞的相簿,一邊品頭論足,目光閃閃發亮。

    「看,莎莎,喏,葉丞在哭耶……討厭,好可愛……」

    不清楚到底是哪一點「討厭」,不斷冒出「討厭……好可愛」這句話來的夏依,和在她身旁一一「嗯」「唔嗯」點頭稱是的莎莎——

    在奇妙的地方意氣相投的兩人像是在循著葉丞的足跡似的,慢慢一頁翻過一頁。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