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我是葉丞,我現在抽不開身無法接聽。我會再打電話給您,請您掛斷電話稍候,或留言語音信箱……謝謝。”

    夏依沒料到會是這樣,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就在她猶豫不決之際,表示開始錄音的嘟聲就已經響了。

    這下子又不能貿然掛斷,整個人著急起來。

    夏依深呼吸一口氣。

    “喂,我是夏依。你在做什么啊?我有點在意所以就打來了,我等一下會再打給你。”

    她只留了這幾句話便掛斷電話。

    她想葉丞應該也有自己的事要忙。

    可是第一通突然掛斷,第二通是語音信箱的兩發連續技讓她大受打擊。

    雖然明知絕對沒這回事,可是……她總覺得自己好像遭到冷落,寂寞縈繞心頭。

    「……好想見你喔。」

    她輕輕地呢喃。

    無關乎到昨天為止已經連續五天碰面。

    好想見你、現在馬上就想見到你——

    就在此時,應該只有夏依在的客廳里響起別的聲音。

    「去見他不就得了?」

    夏依回頭一看,薇薇就站在客廳門口。只見她像在自個兒家似的大大方方快步走進客廳……在夏依正前方的廉價沙發上坐了下來。

    滿是整備作業用維修凝膠、尚未干透的卷發垂在身后,身上穿著泛白的寬松棉襯衫與牛仔褲,看起來實在不像她會做的休閑打扮。白襯衫和牛仔褲為夏依所有,今早夏天說「要給薇薇用」就借去了。

    薇薇就以這身裝扮坐進沙發,模樣看起來簡直像是電影明星在熒光幕外的樣子。

    「薇薇?你不是正在備份積蓄的資料嗎?」

    夏依問道。維修凝膠沾濕的頭發就是證據。

    「……中途溜出來了。我知道這對夏天先生的研究來說是必要的,但是,就罷工這么一次,又不至于遭天打雷劈。倒是夏依,你從剛才就一直在做什么呀?」

    「唔、你都看到了……?」

    「答案是Yes喔,我才沒想到你竟然沒發現我呢。」

    薇薇反將一軍,夏依無法反駁。

    「可、可是……」

    她玩著手中的手機,想起剛才掛斷的電話。

    「唉。」

    看到夏依那個樣子,薇薇不禁嘆氣。

    「夏依,我想你肯定是沒注意到,我就先提醒你,雖然我知道你是因為想見葉丞先生,不過你不管什么事都要擔心這點實在教人看不過去。葉丞先生畢竟也是個普通男孩子,會對其他女動心是在所難免。再怎么說,人要是一直要求戀愛要絕對、要完美的話,這種關系一下子就會出問題喔!」

    「唔……可是……」

    夏依知道薇薇這番話是對的。可是戀愛中的女孩子果然還是希望對方只看著自己……

    「我就明白地告訴你!夏依!其實不是擔心葉丞先生變心,你只是在找理由去見他,只是想和葉丞先生『卿卿我我』罷了,不是嗎?」

    「……」

    「……不是嗎?」

    「……嗯,或許是吧。」

    「唉~~」薇薇這次是真的深深、深~深嘆了一口氣。

    「我就代替你看家吧。我們也不是外人,應該不至于不信任我吧?」

    「咦?」

    夏依拾起頭來。

    沒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雖然她們沒住在一起,可是對夏依來說,薇薇就像是她的家人一樣。

    薇薇別過臉去。

    「我就留下來替你收夏天先生的包裹,我這么做可是要你趕快去見葉丞先生喔!」

    夏依的表情豁然開朗,不過基于責任感和罪惡感——

    「話雖如此,可是薇薇不是還在維修中嗎?況且爸爸是交待我留下來看家呢。嗯,你的好意我就心領了。」

    她就像個模范生一樣地回答。

    薇薇第三次嘆了氣。

    「我不想聽你逞強喔。況且,我這么做并不是為了夏依,是為了葉丞先生……就是啊,我是想到葉丞先生一定也很想見你才這么做的。真要說起來,看你高興成那個樣子,你的表情已經背叛你剛剛說的話啰。」

    薇薇說完以后起身。

    「總之,我說要看家就看家啦。我要借一下浴室,這段期間你就準備出門,知道嗎!聽好啰?要是我沖完澡出來的時候,你還沒準備好的話,我就直接把你丟出家門。」

    薇薇只留下這番話便走出了客廳。

    看著薇薇走出門口,夏依苦笑。

    「為了葉丞……嗎。我們都一樣倔強呢……」

    雖然說話方式不坦率,不過薇薇那份體貼令夏依十分窩心。

    「那,我出門啰?」

    「你快去吧。我想葉丞會掛斷電話一定有他的理由,可別責怪他喔。還有,如果他真的很忙的話,你就別依依不舍賴著不走,乖乖回來喔。」

    「我知道。」

    「那就好。」

    對話結束后,夏依幾乎是給薇薇趕出去似的離開了夏家。老實說,還有兩三樣家事令她掛心,不過交給薇薇應該就可以放心了。

    夏依很感激她。前陣子葉丞遭莎莎綁的時候也是這樣。一向百般刁難、處處找碴的薇薇總是在緊要關頭伸出援手幫助她。

    要是有一天能回報她就好了。

    從來夏家到公車站要走五分鐘。

    內心懷抱著能和葉丞見面的喜悅,以及「要是他在忙,該怎么辦」的一抹不安,夏依走在雜草色澤逐漸轉為鮮綠色的鄉間道路上。

    雖然這幾年多了幾間新蓋的房子,不過這一帶還保有大片空地與田地。在這片視野開闊的景色中,她來到兀自佇立其間的站牌前,目光掃著時刻表。

    開往車站的公交車一個小時三班,下一班在九分鐘后。

    「嗯~~九分鐘啊~」

    換作是平常,這種等待極為普通,可是現在這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卻顯得如此漫長。

    夏依用手指按著下巴,喃喃說道:「……搭公交車其實是在繞遠路呢。」

    她望向葉丞家的方向。該么辦呢……猶豫僅止于剎那,她隨即自顧自地點頭,系緊鞋帶。

    「直線距離的話差不多三十分鐘吧?」

    那張端整的臉龐面向遠方天際,夏依將手中的立方晶系晶體樹脂刀——掛在肩上以免弄掉……

    噠一聲,輕盈蹬地而起。

    「媽,你有看到我的手機嗎?」

    「你試著用家里的電話打過了嗎?啊,還有媽媽等一下就要去打工了,拜托你看家啰。」

    「咦,啊,嗯。」

    也就是說顏香也不曉得。葉丞總覺得好像有聽到夏依的來電鈴聲,于是開始找起手機,到現在已經過了二十分鐘左右。可能的地方……跟不太可能的地方都找遍了,當然也有按順序回想過昨天的行動。

    他最后一次用手機是在睡前傳『晚安~』的簡訊給夏依。收到回信是在二十分鐘俊。那段期間,葉丞實在等不及夏依回應,滿懷著期待,像個傻瓜一樣拿著手機走來走去,直到收到夏依的回訊才放下手機。

    「印象中是放在客廳桌上……」

    不對,如果是放在那里的話,那一定就是顏香收起來的,可是顏香說她沒看到手機。如果是睡覺時拿回房里的話,應該會擺在書桌上才對,卻連個影子也沒看到。

    設定為夏依來電鈴聲的,是有點年代的歌曲——他好像有聽到那么短短數聲。那時候他正好在上廁所,不是很確定……好像是從自己房間傳來的。

    葉丞歪著頭回到房里。

    只見莎莎正睡在葉丞的床上。

    她抱著葉丞的枕頭,躺在床上。

    自從吃完中飯以后就一直保持這樣。好像是因為身體還沒完全恢復之類的,幾乎就像是死了一樣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

    那是一張除去了肅殺之氣、率真自然的臉龐。不像平常那樣接近面無表情卻隱約蒙著陰影的感覺,最純粹的莎莎就在眼前。她在作什么夢呢……想到這里,他赫然想起一件事。

    ——對了,夏依學姐有說過,機器人基本上是不作夢的。

    可是莎莎的表情絕對沒有空虛的感覺。在葉丞看來,現在的莎莎反而是沉浸在安穩中,渾身放松的樣子。

    他想起第一次遇到莎莎時的事。

    那是在夏依和葉丞成為情侶那天的回家路上。身穿紅色戰斗用裝備的莎莎出現在兩人面前,她向夏依挑戰,短暫交鋒。那時的她給人的印象只是個冷酷的暗殺者。

    實在難以想象,那個暗殺者跟這個毫無防備在葉丞身邊的少女是同一個人。

    「像這樣睡著以后,就只是個普通的可愛女生啊~」

    說完以后,葉丞認真凝視起莎莎的臉。

    長度雖短,不過滑順不亂翹的頭發。額頭勾勒出圓潤的弧線,點綴在彎彎柳眉下緊閉雙眸上的睫毛自然纖長。比夏依略低的鼻梁以雙頰營造出這個年紀特有的甜美可人,還有清秀的下巴線條也都輕易通過美少女必要條件。

    平常的她要不是一臉肅殺之氣、就是近乎面無表情——畢竟他只看過她的這些面貌,不過……現在這么仔細一看,莎莎的臉蛋真的十分漂亮。

    (其實還滿可愛的耶——講這種話肯定會被李健殺掉吧……該怎么說呢……真不愧是夏依學姐的妹妹……)

    「……真是可愛得要命耶。」

    他不禁喃喃自語。

    莎莎雙頰好像有點泛紅,是錯覺吧。

    葉丞心驚膽跳了一下。

    「她醒著……應該是錯覺吧。」

    話雖如此,不過莎莎一點反應也沒有。

    他松了一口氣,稍微笑了出來。

    繼續搜查行動。他決定再搜一次房間。書架上的書與隔層之間的空隙。制服口袋、液晶螢幕兼電視后面,都沒找到手機。

    他決定放棄,準備回玄關用電話再打一次手機看看。葉丞一轉身——

    剛好和莎莎當場對上眼。

    她大概一直躺著盯著葉丞看吧。

    莎莎一副什么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馬上閉上眼睛。

    同時還把手藏到身后。

    「……你一直醒著?」

    「……」

    「……我說莎莎,你剛才藏的是什么東西?」

    裝得太過火了,根本就是裝睡。

    「是我的手機吧?」

    「……」

    莎莎沒起身,睜開眼睛。還是老樣子無法從她的表情看出什么端倪,不過她盯著葉丞好一陣子之后,忽然起身。

    「真沒辦法,你就拿去吧。」

    接著滿不在乎地遞出白色手機。

    「呃,就算你叫我拿……」

    始終一頭霧水的葉丞接過手機后,莎莎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站了起來,快步走向門口。

    有兩通未接來電,通通都是夏依打來的。

    在他確認過語音信箱的訊息以后,連忙打起電話。

    「……沒接。」

    夏依似乎在收訊范圍外。

    她深呼吸。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早該習慣,卻還是會緊張。

    抑制心口的悸動,調整呼吸。把手上的超市購物袋放在腳邊,手伸向玄關電鈐。

    「希望葉丞會在家……」

    夏依在內心祈禱,按下電鈐。

    叮咚——家喻戶曉的電鈴聲響起,短暫的寂靜后傳來「來了~!」的聲音。啪嚏啪嚏的腳步聲由遠而近,也沒先確認訪客身分,玄關門就打開了。

    「請問是哪……啊,夏依學姐!」

    葉丞探頭出來,看到站在門前的夏依,露出非常開心的表情。

    「啊……」

    本來想叫葉丞的名字……可是夏依說不出話來。葉丞看到夏依的臉,高興得眼睛都亮了起來,讓她開心得差點掉淚。

    ——葉丞也想見我。

    光是這樣就心滿意足了。

    「我剛才打電話到學姊家,薇薇小姐接了電話以后,跟我說學姊出門去了,所以……呃,我說……怎么了?」

    夏依掩住嘴巴,感動得渾身發抖。葉丞從玄關走出來,擔心地望著她。這個連忙站到自己面前,似乎驚慌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男孩子實在是惹人憐愛,夏依不加思索的抱住了葉丞。

    「夏依學姐?」

    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的葉丞在最初的一瞬間渾身僵硬,隨即在夏依懷中放松,委身夏依的懷抱。

    昨天是不是才見過面這根本就無所謂。薇薇說的沒錯,夏依終于發覺到自己只是一心想見葉丞,想和他在一起久一點,多一秒也好。

    「夏依學姐……」

    葉丞也抱住……

    就在這時候——

    「……原來如此,這就是戀人打招呼的方式。」

    突然有個聲音打岔。

    出聲的人是莎莎。

    夏依嚇了一跳,馬上跟葉丞分開。

    葉丞也趕緊放開,面向聲音的來源。

    兩個人不約而同咳了一聲。

    莎莎不知為何拿著葉丞的手機,站在玄關上。

    「啊!你怎么又隨便拿我的手機!」

    葉丞大叫道。

    夏依心想,原來如此,電話之所以打不通,原來是這么回事。

    「午安,莎莎。」

    夏依歪著頭,有點不自在地打招呼。可是莎莎一句話也不說,直盯著夏依,最后像是陷入沉思的樣子微微地低下頭。

    「嗯。」

    然后一個人若有所思似的喃喃自語。

    莎莎到底在想些什么,夏依實在不明白。在困惑的莎莎眼前,莎莎從玄關上一躍而下,順理成章走近葉丞……一把抱住他。

    「嗚哇、莎莎!」

    「等一下,莎莎。」

    葉丞和夏依大為驚慌失措。

    「你在做什么!葉丞是我的……不對,還不快放開。這種時候,要是讓旁人看到不是很丟臉嗎!」

    夏依避而不談自己,勸莎莎放開。

    「就、就是說啊莎莎,快放開!」

    葉丞手忙腳亂地拉開莎莎,莎莎倒是二話不說就分開了。接著相當滿足似的點頭,喃喃自語:「嗯,這就是戀人打招呼的方式啊,我要記起來。」

    一語驚人。

    「并不是這么回事……」

    夏依和葉丞感到頭痛。莎莎放著他們不管,徑自轉身,迅速走回玄關。

    「怎么了,你們不進來嗎?」

    莎莎回過頭來,像是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似的,不對,應該說,簡直就像是在自己的家里一樣,如此說道。

    夏依這一時間感到的不安,讓她的心情稍微變得有些暗澹了下來。

    ......

    有個名為OP的企業。

    不對,正確來說……是曾經有過。

    這間主營電氣、電子相關產業的中規模復合企業曾在旗下設置研究所開發夏依她們機器人,其名為班內特機關。

    研究所成功開發出能賦予無機物靈魂的S傳動裝置,讓三架女機器人問世。然而兩年后,研究所主任班內特女士身亡,從此PP便不再過問S傳動裝置開發計劃,研究就此中斷。

    留下基礎理論與三架試作機,研究設施就此關閉。研究人員也各分東西。

    這已經是十六年前的事了。之后OP本身也因為業績惡化等緣故,被其它企業并購、解體,如今仍保留這個名稱的企業體已經不存在了。

    ……目前就是這樣。

    「那么林枝,你特地來這種地方見面的理由是?」

    「因為這里是原點嘛。」

    夏天這一問,林枝以一貫高深莫測的微笑這么回答。

    這位相貌和神官團團長非常相似的女性技術者倚靠著老舊鐵絲網,聳了聳肩膀,一副「難道不是嗎?」的樣子。

    到處雜草叢生、陳舊劣化的柏油廣場上圍起綠色鐵絲網,另一側是水泥造四方形建筑物。掛在鐵絲網上的告示牌,字跡已經模糊不清,想辨識得花點功夫,不過依稀留有OP研究所等字樣。比較新的另一塊告示牌上則清楚標示著『廢棄預定地』『禁止進入』。

    這里是夏天與林枝相遇、一同研究的設施遺址。

    也就是說,這里是夏依她們誕生的地方。

    建筑物本身還不至于到荒廢的程度,不過外圍鐵絲網有部分遭到破壞,一些建材運了進來堆放在建地內。塑料、玻璃、鐵管……看樣子是附近的農家擅自拿來當成了臨時置物場。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