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在此守候的人,是身穿寬松衣服、留著漆黑長發的青年。

    那個身形嬌小如女人的背影緩緩轉身。

    他是致詞的人。

    個頭雖小,因而顯得俊美如少年的相貌卻兼備與其年輕外表不相襯的老成慈悲與威嚴。

    若要說哪一點兒不對勁的話……

    那就是他左眼懾人魄力的光澤。

    因為那只機械義眼的緣故,有時會讓他看起來非常殘酷、無情。

    神官團團長態度高傲地點了點頭。

    瑪格……即香草四姐妹的梅格,起身后,雙手交疊于身前等候著。

    「若是關于你的姐妹的話,在那之后有幾個人的下落據說快掌握到蹤跡了。近期內應該會有報告到你那邊去吧。」

    團長露出笑容讓梅格放心。

    「梅格女士,我們會搜查你姐姐的消息并通知你。交換條件則是,身為英國最杰出的技術者努斯后繼者的你,必須負責率領香草四姐妹,這是我們當初的約定。」

    「不,我并不是為了此事而來。今天我來是有事相求。」

    「有事相求,是嗎?」

    「是的。」

    梅格拾起頭來說:「我希望取得您的許可,出發前往西城。」

    她以事務語氣告知,接著說明原由。

    「我接到報告,次女和三女……喬和貝絲與薇薇交戰后受到大規模的損害。需要人手修復。」

    「是嗎,喬傷勢嚴重嗎?」

    「是,據說手腳近乎全毀,不過本人傷勢輕微。當初的預定已經履行,取得了貝絲的實戰數據,而且達成了進行戰斗這項條件。雖然確保S動裝置一事將延后,不過這次喬和貝絲敗北并未對原訂計劃的進行造成影響……這是我的判斷。」

    「是嗎,好啊,我當然準許你到西城。視情況而定,梅格,你就以維修她們為優先,將獲勝擺第二也無妨。我會設法安排你晉級決賽。當然我也會確保你在西城的行動能有最大限度的自由與神官團的支援。」

    「非常感謝您。」

    梅格深深一鞠躬,接著轉身離開女王宮,準備前往仙臺。

    ......

    葉丞從不設鬧鐘。

    準時起床是葉丞少數的長處之一。

    然而——

    「……這是某種拷問嗎?」

    醒來歸醒來,可是卻動彈不得。

    要說到底不能動到什么程度的話,該怎么說呢,只要是男孩子,大概沒人動得了。

    不,現在這情況也可以說是舍不得動。

    「……我說,莎莎小姐?」

    「什么事,葉丞?」

    美少女缺乏抑揚頓挫的聲音從葉丞背后傳來。

    該怎么說呢……

    說穿了就是莎莎正依偎著他休息。

    不妙,真是太不妙了,理性要自己盡快掙脫,本能卻嚷著還想多依偎一下。腦中浮現的夏依學姐已經滿瞼青筋……可是莎莎的力氣大得要命……

    「……我不能動。」

    「是啊。」

    「……莎莎,你為什么在我背上?」

    「葉丞,你的睡相真差。」

    「我們起初是相擁,可是你一直,最后就變成這樣了。」

    「!」

    ——相擁!

    心臟差點停止。

    (快想起來啊……我想想喔,我為什么……)

    首先,他還記得昨天是去賞花。莎莎堅持要來葉丞家、媽媽爽快答應的事都還記憶猶新。

    莎莎原本預定住進葉丞隔壁的空房間,不過因為還沒打掃的緣故……印象中顏香有問她要不要一起睡,可是莎莎說「不能給你們添麻煩」就這樣拒絕了。

    葉丞想起來了。

    沒錯,之后他是自己一個人就寢。那時候莎莎早就已經躺在客廳沙發上了。

    也就是說,莎莎是在葉丞入睡以后才來葉丞房間的。

    這時莎莎忽然開口了:「這是我的第一次。」

    心臟又差點停止。不管他再怎么想,也不記得他有對莎莎做過怎樣的第一次。可是自己冷汗就是不斷地冒出來。

    「我說莎莎,這對心臟不……」

    就在葉丞說到一半的時候——

    莎莎喃喃的說道:「這是我的第一次,第一次像這樣和別人一起……」

    聲音聽來似乎仍在半夢半醒問。

    或許是莎莎羞于讓人聽到這番話吧,口氣明明冷如故,聲音卻微弱得陜聽不見。

    葉丞垂下肩膀,嘆了一口氣。

    像這樣和別人親近——這種在孩提時代無論是誰都自然會有的經驗,這個機器人卻不曾感受過。一想到這點,葉丞就覺得這種時候生生拉開她簡直就像滔天大罪一樣。

    葉丞已經沒有不軌的念頭。他只是想,既然從今以后他們就要同住在一個屋檐下,他想趁現在多聽、多知道一些莎莎的事。

    「我說,莎莎……」

    「別在意。」

    莎莎不讓葉丞繼續問下去,卻像在撒嬌似的觸碰葉丞的胳膊。

    和夏依她們不一樣,她的身體嬌小、纖瘦而顯得單薄。

    她并不像葉丞形容得那樣幼小,而且她是戰斗用機器人,所以她一點也不柔弱。可是葉丞卻不由得想保護這個蹭著自己撒嬌的莎莎。

    ——有個妹妹的話,就是這種感覺……嗎?

    他突然冒出這種想法。

    平常就一直想要有個姐姐的葉丞反倒沒想過要妹妹。本來應該是這樣才對,可是現在他開始覺得,妹妹好像也不錯耶……

    等一下,不對。

    就算心里暗自叫好,莎莎畢竟是別人家的女孩子。和這樣的女孩子在一起,實在對不起夏依,一定會傷害到夏依。

    所以說他要狠下心來。

    因為葉丞是和夏依相戀的男孩子啊!

    「我說,莎莎……差不多了吧?」

    「再一下下,再一下下就好。」

    這就是葉丞十五歲……沒出息一天的開始。

    圍繞餐桌而坐者有三。

    葉丞和媽媽顏香和平常一樣。另一個人是從今天起成為一家人……不對,是寄居在他們家的機器人莎莎。

    餐桌上放著素面。

    「我可以吃嗎?」

    莎莎期待得閃閃發亮的雙眼,交互看著顏香和桌上的玻璃器皿。

    「來,請用。」

    顏香回答。可是莎莎只點頭「嗯」了一聲,之后就沒有任何動靜。

    接下來,她開始緊盯著葉丞一動也不動。

    這讓葉丞覺得壓力好大。

    「……怎么了?」

    「……沒事。」

    騙人,乍看之下雖然面無表情可,是莎莎的視線盯著葉丞之余,仍然不時瞥向面。

    葉丞轉向母親求救,只見顏香笑吟吟看著葉丞。

    他實在搞不懂,手指撓了撓臉頰。總之葉丞也找不到其它事好做,于是他決定先別在意莎莎,專心吃飯再說。

    他拿起筷子……雙手合十,輕輕閉上眼睛。

    「開動了。」

    語畢。

    只見莎莎也連忙拿起筷子,雙手合十,「開、動了」……再次看著葉丞。

    看來她似乎是在等葉丞的下一個動作。葉丞這下明白了,也就是說莎莎不知道在這種地方、像這樣圍著餐桌吃飯時該怎么做才好。

    葉丞的表情一下子變了下來,接著裝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繼續用餐。

    他判斷與其一一指點她,實際吃給她看應該比較好。

    他用筷子夾起素面,沾一下沾汁。

    莎莎也用筷子夾起素面,浸一下沾汁。

    一邊偷瞄葉丞、一邊模仿他的莎莎咽下素面數秒后,任誰都看得出她的眼睛亮了起來。

    「這個真好吃……」

    莎莎盯著手邊的沾汁,仿佛有了什么驚人發現,然后緩緩面向葉丞媽媽顏香。

    「想吃多少盡量吃喔!」

    聽到顏香這么一說,感覺得出莎莎動了動下巴點頭。

    (看樣子我已經達成使命了……吧?)

    葉丞松了一口氣,繼續用餐。

    他望著專心吸面的莎莎,自己也一邊吃著素面,那個跑到他床上來的莎莎。

    喃喃說著『第一次跟別人一起睡』的莎莎。

    結果在那之后,葉丞始終不忍心趕走莎莎,在不知不覺問睡起回籠覺來,等到他再度清醒時,莎莎就已經不在床上了。

    他本來以為只是夢,可是被窩里的余溫證明剛才確實有入睡在這里。

    葉丞心想:眼前吃著素面的少女,至今究竟度過了怎樣的人……機器人生呢?

    這時莎莎注意到葉丞的視線,抬起眼來。

    兩人對上了眼。莎莎嘴上掛著幾條面線當場僵住,然后在下一瞬間咻嚕嚕吸光面,慌慌張張別過眼去。

    老么機器人不知為何雙頰開始泛紅。

    葉丞想起早上被莎莎接觸的感覺,心跳當場加速。

    他甩頭揮去邪念,趕緊繼續吃面。

    真難相處……應該說,好尷尬。

    莎莎的行動在葉丞看來實在充滿太多謎團……不對,就是因為太好懂了才教人不知所措。

    沖著自己而來的敵意、困惑、以及好感,全都直接得要命。

    葉丞喃喃自語著。

    「咦……好像跟誰很像耶……」

    「哈啾!」

    稍微打了個噴嚏。

    「……是不是有灰塵跑進呼吸系統了?」

    夏依喃喃自語道。

    這里是來棲家一樓客廳。

    夏依坐在沙發上一邊折衣服,「嗯~~」一邊皺著眉頭。

    來夏天先生現在只有夏依一個人在。

    正確來說,其實一早薇薇也來了,不過她來是為了修復昨天在戰斗中的損傷兼定期保養,現在人正泡在研究棟的維修槽里,進了休眠狀態中。

    夏天則是難得出門去了。

    據說是去見他在電子業大型復合企業OP時代的同事林枝。

    『咦,前陣子不是才見過面嗎?』

    聽到夏依這么問。

    『機器人武斗會一旦開始,在各方面都會有需要。』

    夏天簡單扼要地說明理由。

    『真的只有這樣嗎?』

    夏依瞇起眼睛。夏天會難得穿上燙過的襯衫和褲子就已經夠奇怪了,他居然還梳了頭,那就更可疑了。

    『你們已經交往到差不多該論及婚嫁了吧?這么說來,林枝小姐之前是不是也說過同樣的話?』

    夏依半瞇著眼質問,不過這回他露出了非常悶的表情,只回了一句『沒這回事』。

    『林枝寄了東西來。我會盡快在中午以前回來,東西就拜托你收一下。』

    結果夏天這樣交待完以后出門,已經是差不多三個小時前的事情了。雖然夏依今天也想和葉丞見面,可是既然夏天做研究要用的東西會寄來,那就沒辦法了。

    「而且最近只顧著跟葉丞出去玩,沒那么勤快打掃。現在正是振作的時候……是嗎?」

    話雖如此,那個偷懶了好一陣子的打掃工作其實早在一個小時前就做完了。自己的房問、客廳、廚房衛浴……而且這陣子她也不是真的完全沒在掃,所以她只是像平常那樣清掃一遍就清潔溜溜了。

    于是乎她實在不覺得自己有做什么特別的事。

    「大功告成。」

    她折完最后一件衣服。

    「嗯~~……」

    這下沒事做了。

    為了盡情享受和葉丞在一起的時間,功課也早在黃金周的前一天和第一天晚上做完了。

    就算要去買晚餐材料,只要包裹還沒收到,她就別想出門,所以這也行不通。

    雜志和文庫本也通通都讀過了,現在她也沒有特別想重看哪一本。

    「……東西怎么還不快來啊。」

    靜不下心來。

    要是不做點家事,心情就無法平靜下來。

    其實夏依之所以輾轉反側是有理由的。

    如今葉丞和莎莎住在一個屋檐下,她實在好在意、好在意,從昨晚開始就一直坐立難安。

    「……沒問題、嗯、沒問題。」

    沒問題、沒問題……葉丞一定不會變心、喜歡上莎莎的——夏依如此自我催眠。

    「畢竟對方年紀比他小……」

    話雖如此,莎莎的設定應該跟葉丞幾乎同歲才對。

    「你想想嘛,對方不久前還想取他性命……」

    這心結早就等同于無。

    「……人、人家比她更喜歡葉丞!」

    雖說惟獨這點絕不會落于人后,可是感情這檔事,畢竟不能拿來擺在桌上相比。

    不妙。她愈想,葉丞沒理由一定會選夏依不選莎莎這點就愈清楚浮現,心情直落谷底。

    她頹喪地垂下肩膀。

    「沒問題……沒問題的……人、人家相信他……」

    可是,畢竟是那個說好聽點是溫柔,講難聽點容易心軟。搞不好他在莎莎積極接近后,接著不斷、不斷、不斷地進攻之下,當場沖昏頭也不無可能……

    「不會不會、不可能。」

    我相信他,我打從心底相信他。

    可是……

    「唔……可是莎莎也是機器人……要是她強行推倒的話,葉丞根本無法抵抗嘛……」

    莎莎淡淡宣告『既成事實』的畫面在腦中浮現。

    夏依瞥向桌上。機身為珍珠粉紅色、機種稍嫌舊型的手機就擺在那里。那是和葉丞一起去買的成對手機。

    「打通電話看看好了……」

    她拿起手機,叫出通訊簿第001項,按下撥號鈕。

    一聲、兩聲……接著一瞬間顯示通話中……然后就掛斷了。

    「……」

    再打一次。

    一聲……兩聲……三聲……

    「啊,喂,葉丞……」

    『我是葉丞,我現在抽不開身無法接聽。我會再打電話給您,請您掛斷電話稍候,或留言語音信箱……謝謝。』

    是答錄訊息。

    夏依沒料到會是這樣,根本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就在她猶豫不決之際,表示開始錄音的嘟聲就已經響了,這下子又不能貿然掛斷,整個人著急起來。

    夏依深呼吸一口氣。

    「我是夏依。你在做什么啊?我有點在意所以就打來了,我等一下會再打給你。」

    她只留了這幾句話便掛斷電話。

    她想葉丞應該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可是『第一通突然掛斷』→『第二通是語音信箱』的兩發連續技讓她大受打擊。雖然明知絕對沒這回事,可是……她總覺得自己好像遭到冷落,寂寞縈繞心頭。

    「……好想見你喔。」

    她輕輕地呢喃。

    無關乎到昨天為止已經連續五天碰面。

    好想見你、現在馬上就想見到你——

    就在此時,應該只有夏依在的客廳里響起別的聲音。

    「去見他不就得了?」

    夏依回頭一看,薇薇就站在客廳門口。只見她像在自個兒家似的大大方方快步走進客廳……在夏依正前方的廉價沙發上坐了下來。

    滿是整備作業用維修凝膠、尚未干透的卷發垂在身后,身上穿著泛白的寬松棉襯衫與牛仔褲,看起來實在不像她會做的休閑打扮。白襯衫和牛仔褲為夏依所有,今早夏天說「要給薇薇用」就借去了。

    薇薇就以這身裝扮坐進沙發,模樣看起來簡直像是電影明星在熒光幕外的樣子。

    「薇薇?你不是正在備份積蓄的資料嗎?」

    夏依問道。維修凝膠沾濕的頭發就是證據。

    「……中途溜出來了。我知道這對夏天先生的研究來說是必要的,但是,就罷工這么一次,又不至于遭天打雷劈。倒是夏依,你從剛才就一直在做什么呀?」

    「唔、你都看到了……?」

    「答案是Yes喔,我才沒想到你竟然沒發現我呢。」

    薇薇反將一軍,夏依無法反駁。

    「可、可是……」

    她玩著手中的手機,想起剛才掛斷的電話。

    「唉。」

    看到夏依那個樣子,薇薇不禁嘆氣。

    「夏依,我想你肯定是沒注意到,我就先提醒你,雖然我知道你是因為想見葉丞先生,不過你不管什么事都要擔心這點實在教人看不過去。葉丞先生畢竟也是個普通男孩子,會對其他女動心是在所難免。再怎么說,人要是一直要求戀愛要絕對、要完美的話,這種關系一下子就會出問題喔!」

    「唔……可是……」

    夏依知道薇薇這番話是對的。可是戀愛中的女孩子果然還是希望對方只看著自己……

    「我就明白地告訴你!夏依!其實不是擔心葉丞先生變心,你只是在找理由去見他,只是想和葉丞先生『卿卿我我』罷了,不是嗎?」

    「……」

    「……不是嗎?」

    「……嗯,或許是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