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可是不只葉丞、葉丞的媽媽顏香、薇薇、就連夏依也接納了莎莎。

    拉著莎莎加入他們的圈子里……

    真是單純。

    姐姐們還真笨。

    她們難道從沒想過莎莎會從背后奪走她們的重要東西嗎?

    ——壓根兒也沒想過吧。她們啊……都是些老好人。

    想起她們的笑容,莎莎嘴角泛起些微笑意。

    因為莎莎知道了。

    為了分出高下,莎莎以刀刃相向。

    所以她知道,用全力響應自己的夏依有多真摯。

    她還知道,為了保護心愛的女人,好幾次阻擋在莎莎面前,堪稱魯莽的少年——葉丞有多堅強。

    那就是戀愛——一種珍惜彼此的心情所擁有的力量。

    多么耀眼。

    甚至讓人羨慕。

    讓人希望自己也能像心系葉丞的夏依、心系夏依的葉丞那樣強。

    莎莎還知道了另外一件事。

    她知道比誰都擔心夏依和葉丞的薇薇在想些什么。

    莎莎內心浮現薇薇的話——

    『葉丞先生和夏依的關系可是小小的奇跡喔。』

    莎莎與夏依一戰后落敗,嚴重受損導致機能停止,在維修槽中沉睡時,薇薇對她這么說了。

    她說,兩人的關系脆弱而夢幻,所以才顯得貴重而差麗。所以,她想要一直守護夏依和葉丞的戀情。

    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然而一字一句卻都充滿懇切的心愿。

    雖然只是片段記憶,那時候薇薇的聲音是真的好溫柔。

    薇薇大概不曉得,那時候莎莎還保有些微意識。

    薇薇是高潔的少女。

    她的心愿就是悄悄守護著夏依和葉丞,不讓他們察覺,只希望他們就此幸福吧。

    真的好美。

    自己也想活得像她那樣……

    莎莎憧憬夏依的戀情,憧憬薇薇的生活方式。

    不久,地上……在前方出現了在賞花季節開放的廣場。

    莎莎要保護的人……葉丞的媽媽顏香應該就在那里。

    她奔馳在櫻花海上,接下來縱身一躍,跳得特別高。

    「……對不起,媽媽。」

    這次是有意識的自言自語。

    如今莎莎任務失敗,已經不容許再回到那個據說在OP研究所等待她的『媽媽』身邊了吧。

    可是,這又是為什么呢?

    莎莎如今成了背叛者,可是『媽媽』會不會就是以這樣的她為榮呢?『媽媽』會不會就是高興看到莎莎透過和夏依她們相處,逐漸變強呢?……不知怎么,莎莎就是如此確信著。

    ......

    兩人慢慢移開。

    在最后的瞬間,「啊……」夏依依依不舍地嘆息。

    葉丞和夏依看著彼此的眼眸、,雙頰染上幸福的顏色。

    夏依像是在作夢似的瞇起了眼睛。

    夏依的舉動在葉丞看來是如此美麗,他的心跳快得不象話。

    著……幸福的味道。

    在眼前絢爛盛開的櫻花天蓋下方藏著只屬于兩人的秘密。

    葉丞萬般不舍。這感覺像是宣告到此結束,突然不知該如何是好。

    夏依仿佛看穿了葉丞的內心。

    「葉丞,這次我們要不要正式來一次?」

    不是練習親,而是真正的。

    高個子黑發美少女看著戀人少年,低聲這么說了。

    他怎么可能違抗她,想都沒想過。

    有如受到名為「情意」的引力所吸引,逐漸拉近。

    這時……

    裹著黑洋裝的暴風闖入。

    那人在砂礫地面上留下長達十公尺的滑行軌跡,在停止之后……

    劈頭就是——

    「你們兩位!快逃!」

    在她開口一聲令下……

    說完之后……

    「在……」

    她頓時當場愣住。

    相擁的夏依和葉丞呆呆地看著闖入者。

    「……」

    「……」

    一陣無言。

    葉丞單純就是被她嚇到——就像是被人看到什么不該看的一樣——整個人睜大了眼睛,夏依則是因為中途有人礙事而有點惱怒。

    擅自闖入的黑洋裝少女……薇薇呆呆望著兩人,正數秒后,隨即滿臉通紅,咳了一聲。

    「你們兩位在做什么呀……等等,你們不用回答我也不要緊!」

    「呃、嗯,親親……?」

    思緒同樣紊亂的夏依紅著臉,隨即傻傻作出反應。

    「所以我就說了不用回答嘛……」

    薇薇頭疼似的按著太陽穴,嘆了一口氣。

    「總之,那種事怎樣都無所謂。聽好,夏依!快帶葉丞先生逃離這里!」

    「咦?」

    疑問一轉,夏依斂起表情,以明理的語氣問道:「接下來要進行對戰?是炮擊戰嗎?」

    夏依將手搭在葉丞的肩上,若無其事地離開懷抱。這時葉丞終于明白薇薇手中的白色長距離炮意味著什么。

    他看向薇薇的信號環。

    那是身為機器人的信物。

    敵人雖然尚未現身,不過,接下來薇薇大概就要開始機器斗會的比賽了。

    「葉丞先生大可不必露出那么煩惱的表情喔。」

    經薇薇這么一說,葉丞赫然回神,剛才自己的表情有那么擔心嗎?

    ——不過……或許是吧。

    要說不擔心,那是自欺欺人。就算薇薇是自愿上場戰斗、就算薇薇是機器人,他又怎么可能忍心看她受傷。

    「葉丞先生?」

    薇薇不解地低聲輕喚,隨即發現,就連葉丞身旁的夏依也露出同樣的表情。于是她又嘆了一口氣——這不知道是她今天第幾回嘆息。

    「你們兩位,我可是一點都不想在這階段就落敗喔!你們就等著看我迅速收拾掉對方吧。先不說這些了,這里馬上就要成為戰場了,請你們趕快退場,不然會很礙事喔!」

    「我知道了。」

    夏依馬上點頭。

    隨即牽起葉丞的右手,轉身背對薇薇。

    可是正準備離開的夏依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腳步,轉過身,叫道:

    「薇薇!」

    「什么事呀?」

    「我們在下頭等你!」

    夏依留下這句話,再次牽起葉丞的手。

    薇薇目送著兩人的背影,聳了聳肩。

    「……真是的,就連夏依也傳染到葉丞先生那種愛擔心的個性……」

    嘴里這么嘀咕。

    然而這番喃喃自語并沒有傳到已經離開的葉丞和夏依耳里。

    兩人沖下石階。

    夏依牽著葉丞,葉丞則是被夏依拉著走。

    葉丞好幾次差點跌跤。腳下的石階在日陰下隨處潮濕生苔,容易滑倒。

    往上爬的時候根本沒注意到這點,如今下起石階來腳步就是踩不穩,格外難走。

    「葉丞!」

    夏依這么一喊,光顧著腳下的葉丞這時抬起頭來。

    「要跳啰。」

    「夏依學……嗚哇!」

    一確認葉丞有響應,夏依馬上拉過葉丞的手,將他打橫抱起,有如彈簧般蹬了一下石階面。

    頓時騰空。

    朝向枝條與櫻花間的湛藍空洞……天空跳去。

    和三天前一樣。就像那天跳向喧囂的西城夜空一樣,夏依這次抱著葉丞,在蒼空下飛舞。

    腳下是盛開的櫻花。葉丞往下一看,那簡直就像是淺桃紅色的大海一樣,向后方流逝。

    他趕緊摟住夏依,左肩稍微痛了一下。

    那是四月底受的傷。當時葉丞為了去就夏依,試圖逃出體育館倉庫而弄傷肩膀。

    雖然醫生說『暫時還不能拆掉吊住手臂的繃帶』……不過前天肩膀已經不怎么痛了,而且只能用單手實在不方便,于是葉丞就把繃帶拆掉了。

    媽媽顏香當然大發雷霆了一番,不過他堅稱沒事,結果就這樣跑來賞花了。

    夏依蹬了一下屹立在櫻花林中的寺廟山門,再度跳躍。

    「葉丞,別逞強。脫臼不是還沒好嗎?」

    夏依在他耳邊低喃。

    葉丞聽話地點頭,夏依隨即露出有點兇的表情,她說:「這樣不行喔,葉丞。」

    提醒他要自愛。

    「我本來不想說的,不過……」

    夏依如此開頭。

    「脫臼容易變成老毛病,所以在完全康復以前不可以逞強……好吧,現在我會抱著你,你就用右手抓著我吧。」

    葉丞說了一句「對不起」之后,放開左手。

    夏依面帶微笑,回了一句「好,知道就好」抱著葉丞的那只手稍微加強了力道。

    過了一會兒……

    葉丞再次感覺到自己從跳躍的高落下。

    在重力牽引下,在枝條與花問縫隙,落向地面。

    落下的地點是離過道有一大段距離的斜面。

    夏依在立于該處的石燈籠頂點著陸,輕盈一蹬,第三度跳往空中。

    一瞬間某樣東西掠過眼角,實在數葉丞難以置信,他不禁懷疑自己是否眼花了。

    方才在櫻花樹上的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好像在階梯上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人影。

    「葉丞,怎么了?」

    躍然于樹上,蹬著電線桿、電線,一路疾馳的夏依直視前方,這么問道。

    「啊,沒什么。我剛剛好像看到認識的人……」

    「我沒有注意到耶……是學校的朋友嗎?要是有個萬一……是不是回去通知一下比較好?」

    夏依擔心葉丞看到的某人,這么說到。

    可是葉丞搖頭。

    「不用了,我想是我多心了。那個人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應該是這樣沒錯。

    葉丞以為自己看到了昨天在購物中心了望區遇到的少女。紅發、紅大衣、紅眼……有如火焰般的美少女喬依,要別人叫她喬,自稱超能力者。

    印象中,她說她昨天才剛到西城。不過才隔天而已,葉丞實在不認為她會跑來這種地方賞花。

    況且,仔細想想,葉丞剛才所見,不保證一定就是人類。

    不如說是因為葉丞對昨天遇到的喬依留下強烈印象,才會將某樣紅色的東西當成是喬依,感覺還比較合情合理。

    所以葉丞說:「我想是我看錯了。」

    「是嗎,既然如此……」

    夏依感到有點不可思議似的愣了一下之后,隨即點頭。

    「那葉丞,我們就以最短的路徑趕到顏香小姐他們那邊去吧。」

    斜面上長著一棵特別高的常綠樹,夏依蹬了一下樹干,加快了速度。

    他總覺得對夏依過意不去,試著讓身體往后縮,不過要不了多少時間,葉丞就發現根本不可能辦到。

    其實葉丞并沒有看錯。

    洋紅色的頭發、深紅色的大衣、玫瑰紅色的眼珠。

    手提看似旅行用的古董行李箱。

    今天戴在右腕上的腕帶,上面顯示的文字是035。

    紅色人影正是昨天的美少女,也就是葉丞在購物中心遇到的紅少女。

    喬……本名喬依。

    她的步伐有如在散步般,一階一階踏上鋪著天然石的坡道。戰斗靴踏著石階,逐漸接近獵物等待的境內。

    「我這就去帶你回來,小水。」

    她自言自語。

    「對不起,梅格。雖然我答應過你不妨礙艾美,可是我一找到人,果然還是克制不住自己。這次就讓我專斷獨行,只要結果圓滿就行了,對吧?」

    石階即將到底。喬依心渴望對戰的對手應該就在那里。

    為了與她戰斗,從而來到西城。

    十四年。

    扣除沉睡期間,整整三年……她一直都在等待這次的對決。

    這場戰斗是喬依這次大賽的一切。其它都無所謂。

    女王宮在想些什么、機器人計劃如何、自己身為四姐妹的次女,是初期階段之要等等——喬依都不關心。

    只有一點。打倒那玩意兒的人,非喬依不可;揭發那玩意兒欺瞞行為的人,非喬依不可;所以,要從那玩意兒手中救出摯友的人,也非喬依不可。

    不,喬依是引子……最終一定得由貝絲來制裁不可。

    她的目的只有這個。

    就算有個萬一,說什么都不能讓其它人打倒那玩意兒。要是喬依在別縣進行各縣預賽期間,那玩意兒輸了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所以,為了早一秒和她……不對,是和那玩意兒對決,喬依選擇以外卡資格從西城出場。

    甚至不惜拒絕掉幾乎等同確定的名額。

    這個決定有了回報。

    幸好目標是個小有名氣的人,要掌握行蹤很簡單。最幸運的是,那玩意兒前來拜訪的這座山堪稱是喬依他們絕佳的戰斗地點。

    「我很走運吧?……小水。」

    前一天才剛進西城,沒想到喬依便已走到這個階段,沒想到這么快就能實現對決,沒想到等待已久的那一刻就在這里。

    紅色的眼眸看著在前方守候的鳥居。

    「從我身上,奪走右手以外的一切的你。奪走了小水所有未來,還敢茍活在這世上的家伙,我絕不原諒……」

    十四年的悔恨,三年份的怨恨。

    但后悔就到今天為止,她要打倒那玩意兒。

    喬依的機器武斗會就從今天開始……也在今天結束。

    「我現在就去接你,小水。」

    喬依對著應該在寺廟境內等候的對手,這么呢喃道。

    薇薇一個人站在那里。

    剛才夏依和葉丞待過的寺廟境內,如今除了薇薇以外,已經沒有其它人了。

    她手持竿狀武器。那是全長超過薇薇身高的攜行武器……

    重得常人就連要拿起來都相當困難的那把武器,是為她別訂做的電磁式復合狙擊步武器。

    手持愛用武器的她在兩人離開后的境內獨自守候。

    不,正確的說,她并不是一個人。身旁還有一只長出兩條短腿的旅行箱……這樣子的小型機械隨侍在側。

    本來在賞花會場是負責背水瓶及便當盒的那臺小型機械,如今換背其它東西,坐鎮于此。

    包括與薇薇手中的武器,還有其它數種裝備……狀似行李箱的那臺機械就是搭載完全自律型機器人巴拉V。

    V代表這是經過多次改良后完成的機體。巴拉是女子工業高中機器社替這架機器取的名字,以符合其服侍薇薇的身份。在接下來為期四個月的機器人武斗會里,薇薇將和這位搭檔共赴戰場。

    薇薇看向聯系巴拉與自己的銀色腕帶。

    腕帶是戴在對戰用機器人操控者手上的信號環,轉到手腕那側的液晶面板顯示倒數已經進比賽開始前五分鐘。

    對戰對手尚未現身。

    躲起來了嗎……不。

    提升感度的聽覺感應器回報有一動靜正在逼近。

    信號環顯示敵方操控者距離我方相當近。

    是搭乘型嗎?不……倘若直一是如此,那腳步聲也未免太過欠缺重量感。

    雙方目前還有一段距離,無法實時取得情報,不過停放在停車場的巴拉判斷與敵方機器人問的距離超過兩公里。應該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到達這里。

    既然如此,敵方是由操控者負責戰斗啰?而敵機器機應該是完全自律型或是遠隔操作型的長距離射擊機種。

    也就是說,除了搭乘型以外都有可能。

    「無論是哪一種,通通與我無關。」

    她聳聳肩。

    無論對手是哪種超鋼機或操控者,通通與她無關。

    她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為了讓薇薇能以身為趙通的孫女為榮……

    她要擊敗所有敵人,立于之上。

    「爺爺,薇薇會取得優勝的。」

    她想起爺爺溫柔的笑容,垂下雙眼,雙頰微紅,沉醉在幸福中。

    趙通——統率趙氏財閥的人物。這位很早就失去了兒子夫婦及親生孫女趙小水的老人將薇薇當成自己的孫女養育。

    理由很簡單。啟動了薇薇的S裝置的人,就是名為小水的少女。

    真要說起來,薇薇是小水的模造品,在小水過世以后,如今甚至可說是小水再世。

    也就是說,她不過就是小水的代替品。

    薇薇和趙通心里都明白這點。

    可是趙通還是把薇薇當成親生孫女般疼愛她。

    就像在作夢一樣的時光。充其量不過是機器人的薇薇,趙通賜予她所能得到的最頂級的幸福。

    所以她想要報答他。要讓趙通以自己的孫女為榮。

    這就是薇薇一心所望。

    「我已經沒有時間了……這次大概是最后的機會了。」

    她將手置于心口前。

    在這個靈魂的波動消失之前,在遭到命運消除之前。

    ——要給爺爺最棒的回報。

    只為了這個目的。

    「……真是的,我也沒資格說莎莎呢。」

    她想起才剛加入她們圈子中的么妹,不禁為之苦笑。那孩子是為了讓『媽媽』認同自己而對夏依刀刃相向,所以薇薇切身明白那孩子的心情。

    「真傷腦筋呀。」

    她按著太陽穴嘆氣。

    「既然如此,我得成為莎莎的目標、成為莎莎的榜樣才行呢。」

    她瞇起眼睛。

    嘴角不禁揚起毫無畏懼的笑容。

    薇薇就維持這樣的表情,慢慢抬起頭。

    石階響起腳步聲。晚了薇薇八分鐘后,對戰對手終于現身。

    頭發、外套、眼眸,通通都是紅色,有如火焰般的少女。

    手持行李箱……那應該是真正的旅行用行李箱。

    薇薇并不曉得,她正是葉丞遇到的那位少女——喬依。

    雙方終于會面,手環液晶面板在這時釋出對手情報。

    一人搭配一機戰斗的這種類型,乍看之下似乎比其它類別有利,實際上有許多限制。

    包括機體大小、可裝備之武裝數、機體數等等均有限制,不過最大的枷鎖莫過于控制者亦為攻擊對象、只要控制者和機器人其中一方無法行動就算輸,這兩條規定。

    不久,喬依在石造鳥居下站定。

    「有了,看到了。」

    喬依緩緩開口。

    「五年不見了,小水。不過對我來說是三年不見就是了。」

    她這么說了。

    小水……喬依這一喊,令薇薇挑起了眉毛。

    啟動了薇薇的S裝置的少女之名……趙通在十四年前因事故而喪生的孫女之名,為何會從這位紅少女口中冒出來?

    「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曉得你是誰……能不能請你告訴我,為什么你會用那個名字稱呼我?」

    「你果然不記得我了?」

    「非常抱歉。」

    「嗯……是因為頭發和眼睛的顏色變了?還是因為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小?關于這點嘛,畢竟是事實,你會認不出來是在所難免,還是說,你直一的一點頭緒也沒有?」

    「答案是三,我是真的一點頭緒也沒有喔。」

    「是嗎,果然……嗯。我放心了。你果然是冒牌貨。」

    喬依聳肩嘆氣。

    「算了。我本來還期待了一下,不過我早知道會這樣了……可是啊,哈哈……」

    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只見喬依縮起肩膀抖個不停。

    「哈……對喔,我都忘了。不對,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我真笨耶。嗯,真適合我。思,真像我。不過算了,這么一來我就不必后悔了!」

    無關薇薇有沒有在聽,喬依幾乎是在自言自語地說道。

    「真是杰作……」喬依睜大了眼睛,張開五爪按住臉龐,從指縫盯著薇薇,這回開始冷笑起來。

    薇薇不解地挑起眉毛。

    喬依藏在指縫間的火紅眼眸充斥著厭惡,她毫不掩飾打從心底對薇薇的憎恨。

    她慢慢將手從臉上拿開,笑得肩膀抖動,笑得全身發抖。

    倘若葉丞看到現在的喬依,想必會一陣困惑吧。

    表情跟昨天葉丞看到的爽朗笑容截然不同……如今一張臉笑得不成人形,近乎瘋狂的滿腔業火一表無遺。

    她抱著自己,按住抖動的雙肩。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