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佩佩。你這是在說我不會做菜嗎?”

    “我沒說喔。”

    “你明明就有說!搞清楚,別看我這樣,要是真進了廚房,做個一兩個便當根本是易如反掌!”

    “反正說說又不用錢~唉呀呀,不用錢耶,對我們這些窮人來說,真是羨慕喔~”

    “你可真敢說呀……”

    “是☆”

    現場充斥著異樣的緊張感。

    葉丞懂了,也就是說,李洵不是那種聽了別人幾句話就動搖的女生。所以大家才會露出若無其事的表情……

    “真過分!葉丞先生,請你來評評理!”

    “咦咦!我嗎?”

    事情發展始料未及。沒想到居然會輪到自己的葉丞當場慌了手腳,連旁人都看得出來。

    但是薇薇絲毫沒有替葉丞斟酌考慮……

    “身為一個男人,請你對那個無禮的破銅爛鐵說幾句吧!”

    堂堂千金小姐說這什么話。不僅如此,她更抓住葉丞的手腕……

    “好,下次我就只為葉丞先生一個人展露我的廚藝,讓葉丞先生來判斷我是不是真的不會下廚。葉丞先生,你說好不好?”

    她居然這么說。

    “等一下、薇薇!”

    夏依當然無法默不吭聲。

    “你放手啦!葉丞是我的……”

    夏依抓住葉丞另一只手,拉向自己。

    葉丞也慌張起來。這并不是高興不高興的問題……不,再怎么說葉丞畢竟是男孩子,能受到大姐姐喜愛是他的愿望,所以當然不會覺得討厭,不過……總之,他知道這樣下去不妙。

    態度要是不堅毅一點,夏依會不會傷心還很難說,總之鐵定會惹她不高興。可是要是明確拒絕的話又會傷到薇薇……話雖如此,要是避重就輕擺出一副“我很困擾耶~”的表情的話,身為一個男人就太差勁了。

    于是葉丞在混亂中采取的行動是——

    “李洵同學救我~”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更丟臉的抉擇。

    “我不要。”

    意料中的回答。

    “為什么!?”

    “這是在考驗葉丞同學身為男人的器量啊!”

    拜托也別說得那么輕松。

    “當初要是佩佩小姐不多嘴……”

    “哎呀?”

    不知不覺間已經擺出“與我無關~”的面孔啜著茶的佩佩朝葉丞嫣然一笑。

    明明就應該是平常那副圣女微笑,然而幾乎藏在瀏海下的眼神卻完全不是那么同事。

    葉丞這才第一次發現。

    ——啊~就算看起來一樣,佩佩小姐的笑容其實是充滿各種感情的啊~

    哈哈~——葉丞在心中苦笑起來。

    “葉丞先生說我多嘴什么呀?”

    在佩佩追究之下,葉丞這回是真的走投無路,再度看向李洵。

    當事人李洵卻看著別的方向,“哎呀,櫻花真漂亮耶~”,故意無視葉丞。

    “那邊根本沒有櫻花!”

    “喔,酸梅耶!”

    李洵這回換剝開飯團看包什么料。看樣子是決心徹底無視葉丞到底。在她身旁,佩佩時起身了。這位圣女機器人繞過眾人后方,走向葉丞。

    至于葉丞,因為現在還在爭論不休的薇薇和夏依雙雙抓著他的手,令他陷入動彈不得的狀態中。

    “葉丞先生,我這就去救你。”

    面帶微笑說那種話也只會讓人發毛。

    葉丞現在的心境就像是機器人動畫中被制住無法動彈等著挨必殺技的怪獸一樣。

    “左邊是夏依小姐,右邊是薇薇小姐,前面則是便當……無處可逃呢~呵呵呵,真有趣。”

    “等一下,佩佩,你想做什么?薇薇,葉丞有危險了!快放手!”

    “哎呀,夏依要是擔心的話,你放手不就得了嗎?”

    “或、或許是啦!”

    最后夏依心不甘情不愿先放開了葉丞。

    “抵達目的地。”

    可是卻已經遲了一步。

    “呵呵呵,葉丞先生到手。”

    佩佩從身后抱住葉丞。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葉丞驚慌失措地抵抗。

    可是該怎么說呢,總覺得這樣非常不妙……

    “葉丞……?”

    總覺得這樣不妙……不對,這樣很不妙(斷定)。

    “佩佩小姐!請你別這樣啊!”

    “對、對嘛!都叫你住手了!而且葉丞媽媽在看耶,快放開啦!”

    “真羨慕夏依小姐耶~該不會只要顏香小姐沒在看就萬事皆可?”

    “問題當然不是出在那里!”

    安娜根本就不敵那群圍著葉丞的機器人。

    她想,要是自己也可以像那個樣子跟葉丞打打鬧鬧的話。

    可是……也只是想想罷了。

    佩佩在夏依的拉扯下與葉丞分開后,一點悔意也沒有的樣子,踏著輕快的步伐回到原位。

    看著佩佩的身影,安娜覺得她好狡猾。

    李洵的搭檔、那位機器人一定只把葉丞當成一般認識的人而已。可是卻能一臉若無其事地跟葉丞打打鬧鬧,在葉丞心里留下比安娜更深的印象。

    ‘聽好了,安娜。明天的目的在于“如何讓葉丞這個男孩子對自己留下印象”喔!為了這個目的,你也得考慮拿出女孩子的武器才行,OK?’

    她想起昨天的會議中,在傍晚的家庭式餐廳里,安安所說的話。

    之前李洵也曾對自己說過類似的話,不過意義大不相同。

    李洵那番話是希望安娜找出惟有自己才有的武器而提出的建議。可是安安那番指令,用意卻是要安娜一定要讓葉丞這個男孩子對身為女孩子的安娜留下深刻印象才行。

    該怎么辦——安娜煩惱起來。

    她覺得安安的話是正確的。

    可是,她好害怕。

    像女人那樣拿女孩子身分作為武器,感覺好卑鄙。

    她也沒有自信……不對,她根本就沒有自信。

    可是……

    肯定只有今天了。

    除了今天以外大概都不可能。

    自己是為了什么上美容院、又是為了什么不惜花壓歲錢買衣服。

    她咬緊嘴唇。

    要是錯過今天,天曉得下次機會何時到來。

    ——真難應對啊。

    夏依悄悄嘆氣。

    她偷瞄了一眼陷入沉思的安娜。

    本日最大的失算,應該說是預料外的要素,正是她的存在。

    其實夏依想跟葉丞有更多親密互動,今天正有此預定。

    可是卻無法實現。

    因為安娜這個女孩子和夏依一樣心儀葉丞,目前將這份感情深藏于心。

    夏依知道安娜喜歡葉丞,但并未告訴葉丞這點。既然本人無意表白,自然輪不到夏依來告訴葉丞“安娜喜歡葉丞”,況且這也不是她該做的事就是了。夏依不希望葉丞被搶走、懷有獨占欲也是不爭的事實……她明明就可以不用對此感到歉疚,卻還是有點過意不去。

    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吧?

    就連只是想喂葉丞吃便當,都會不由得顧慮起安娜。

    ——我們是一對戀人,表現得更大方一點有何不可。

    可是,就是辦不到。

    夏依抵達時,已經過了下午的點心時間。

    “抱歉來遲了。”

    慢條斯理來到席子前的夏依還是老樣子,穿著皺巴巴的實驗衣與沾滿污漬的斜紋棉褲。他如果換上整潔的服裝,明明會是個讓電影明星相形見絀的時尚型男,不過今天的他依然是那個可惜了那張俊臉的邋遢中年男子。

    夏依身后躲著一個女孩。

    就像人偶一樣楚楚可憐的少女不知所措地杵在那里。

    是莎莎。

    發色不是原先的玫瑰金,而是和夏依一戰后的那時一樣,呈現白金色。

    身穿泡泡袖白襯衫和蘇格蘭格迷你裙,褲襪配漆皮靴。她用雙手小心翼翼捧著一個小小的籃子。

    “好可愛喔……請問她是哪位?”

    初次與莎莎見面的安娜興致勃勃地問道。

    “她是莎莎喔。是我們最小的妹妹,機器人喔……哎呀,那身衣服應該是夏依初中時的吧……”

    “是啊,因為沒別件了。不好意思喔,夏依。”

    “啊,不會啦。很適合你喔,莎莎。”

    夏依這么一說,莎莎點點頭。在葉丞眼中看來,與其說她是因為受到稱贊而點頭,怎么感覺更像是自認理所當然而點頭的樣子……

    (……是我的錯覺嗎?)

    “唉呀。”

    薇薇注意到莎莎手中的東西,開口問道:“莎莎,那個籃子是?”

    “……”

    莎莎盯著薇薇,點點頭。

    接著不發一語沿著草席繞到顏香身后。

    “葉丞媽媽,那個……你……好。”

    她邊結結巴巴打招呼邊遞出籃子。

    “給我的?”

    莎莎滿臉通紅,點了一下頭。

    “對不起……我還不習慣打招呼。”

    她低著頭,這么回答。

    顏香從她手中接過籃子說道:“謝謝你,莎莎。”

    并回以微笑。

    在一行人興致盎然的關注下,顏香馬上解開金屬扣環,打開籃蓋。

    里面是飯團。形狀不一,有的圓滾滾、有的呈三角形,外頭包著海苔,多得兩只手數不完。

    “是莎莎為我捏的嗎?”

    她點了一下頭,接著看著葉丞。

    “我希望,葉丞,也來吃。”

    雖然態度輕描淡寫,卻讓人不得不從。

    雖然感到困惑,葉丞還是把手伸向籃子,拿起莎莎的飯團。

    “那我就不客氣了喔。是你自己做的吧?”

    “對,夏天教我的。”

    語畢,所有知道夏天為人的女孩子全都為之傻眼。那個懶散怕麻煩的代名詞、放著不管就會靠啤酒過三天的懶惰鬼竟然會教莎莎捏飯團。

    “爸,這是真的嗎?”

    夏依代表全體問道,只見夏天一副疲憊不堪的樣子搔了搔頭。

    “莎莎問我今天要去哪里,我就跟她解釋賞花的事……當我說到夏依做了便當來時,她就吵著說她也要做,勸也勸不聽。最后我只好教她捏飯團了。”

    結果就是這些大小不一的飯團。

    莎莎呢喃:“可能會不好吃……”

    在她那副不安模樣的感染下,所有人都屏息看著葉丞和顏香。

    “不錯呢,是吧?葉丞。。”

    “嗯。”

    剛好吃完整個飯團的葉丞連忙點頭。

    莎莎的表情有些微變化。雖然變化微乎其微,實在看不出她是高興還是害羞,不過在葉丞眼中看來,她似乎有一點靦腆。

    “是嗎,那你再多吃一點。”

    莎莎喃喃脫口說道。

    葉丞朝夏依使了個眼色,只見夏依微微一笑,點頭示意他‘吃呀’。

    “那我再吃一個喔。”

    葉丞把手伸向籃子。莎莎點頭應允,接著閉上眼,自言自語似的呢喃著:“……是嗎,葉丞喜歡我啊。”

    “啊……?”“咦……?”“咦咦!”

    一行人僵住。叫出聲來的人是葉丞、夏依、還有安娜。

    莎莎的視線投向夏天,于是夏依猜到了大致的情況,一副頭疼欲裂似的樣子按著鬢角。

    “爸?你是灌輸了莎莎什么事?”

    “嗯?沒啊。”

    不知何時已經坐下喝起啤酒來的夏天搖搖頭。

    不過莎莎自豪的這么說了:“夏天告訴我,喜歡的人做給自己的便當,特別好吃,所以多少都吃得下。也就是說,男人津津有味吃著便當,就是喜歡上了那個女人。那就是情侶吧,葉丞。”

    這么跳躍式的思考邏輯令眾人傻眼,只有顏香一個人顯得有些意外之余,仍注視著莎莎。

    “……情侶?你還沒放棄?”

    葉丞這么一間,莎莎自信滿滿地點頭。

    “嗯……經過之前那件事后,我確定了,保護夏依的葉丞,怎么說呢,那叫作帥氣嗎,我覺得你果然配當我的戀人。所謂的喜歡一定就是這種心情吧。我覺得自己好像稍微了解顏香說的話了。的確,喜歡上一個人是幸福的。”

    一瞬間鴉雀無聲,隨后眾人的驚愕席卷全場。

    “莎莎!”

    “……該說是不出所料呀……”

    “哇哈哈!這不是很好嗎!”

    “才不好!李洵!”

    “哎呀哎呀。”

    “佩佩小姐!你還哎呀哎呀!”

    “不過莎莎的情況與其說是戀愛,我倒覺得比較像是……”

    “啊,可是薇薇小姐,那個作用似乎毫無科學根據的樣子喔。”

    “是嗎,佩佩?我還以為……”

    “等一下,你們兩個也太置身事外了吧?”

    真是一團亂。

    這時候伸出援手的果然還是顏香。

    “莎莎,還早喔。這個樣子可是當不了葉丞的愛人喔。”

    “唔,是嗎……”

    “是啊,不光是飯團,還要會做菜才行,而且飯團要是再捏得更漂亮一點,你喜歡的人會更高興喔。”

    “……是嗎,也是喔。”

    莎莎視線一轉,望著夏依做的便當。雖然已經吃得差不多了,但剩下來的菜,每一樣都顯得精致可口。

    莎莎冷靜地判斷自己與夏依她們之間廚藝的差距。

    “我決定了。”

    莎莎點了一下頭。

    “我想寄住在葉丞家。”

    再度鴉雀無聲。

    整整停頓兩拍后,“咦咦!?”、“啊?”爆出驚嘆與哀號。眾人的聲音完美地融在一起,分不清楚哪個聲音是誰的。

    不用說其中最大聲的哀號肯定是夏依。

    其中比較——至少表面上——冷靜的夏天一臉傷腦筋的樣子,邊抓頭邊問顏香。

    “我說莎莎啊,就算說你想寄住別人家,想也知道會給葉丞家添麻煩吧。你說是吧?顏香小姐。”

    “哎呀,沒人嫌麻煩喔。”

    “咦咦!”

    出聲的是夏依。

    “爸,無法跟制作莎莎的人取得聯絡嗎?”

    “嗯,可說是一點線索也沒有,所以只好暫時收留她了。”

    在眾人身后,聽了夏天的話以后表情有異的,是比其他人多少知道一點莎莎背景的李洵。

    并未注意到這點的薇薇說了:“就算能聯絡上對方,也千萬不能讓莎莎回到那種人身邊。”

    薇薇的憤慨是向培莎莎的開發小組而發。那個什么莎莎的‘媽媽’將莎莎推上戰場,在莎莎戰敗后也不來接莎莎回去。雖然不知道這號人物是否真實存在,但那種只把莎莎當成普通機械看待的作風不可原諒。

    而葉丞和夏依也是同樣的想法。

    “我明白了。”

    最后顏香說出意外的話來。

    “既然如此,就由我們家收留她吧。可以吧?葉丞。”

    “咦、媽!”

    葉丞焦急起來。

    莎莎手放心口前,若有所思地說了:

    “可以學會做菜,也不會給夏依和夏天麻煩。更重要的是住在一起的話就能拉近我和葉丞之間的距離……嗯,百利而無一害。”

    “那我個人的意愿呢?”

    “想也知道沒有人在意吧~”

    佩佩脫口說出慘忍的話來。

    “這也沒辦法呢,感覺上比跟夏依住要和平得多了。”

    “喔,贊成啊。”

    在眾人的贊成與祝福中……

    惟獨夏依和安娜只能愣在那里。

    “女孩子還真是有精神耶……”

    葉丞有些疲憊地喃喃自語。

    一直在六個女孩子——不,再加上顏香就有七個人——團團包圍之下果然會累。不知道該說是步調跟男生團不同還是怎樣……總覺得和她們充沛的活力為伍,力氣好像會被不斷失去。

    而且,本來應該是一線希望的夏天早早就沉溺在啤酒海中不便說話,根本就不可靠。于是葉丞半溜出來似的中途離席。

    如今他排在流動廁所前的隊伍中。達成目的后,他開始找地方洗手,放眼望去,在不遠處,有段外露的自來水管線接著水龍頭。

    他在水龍頭前蹲下。

    “不過今天還真是驚訝連連耶。”

    嘴里銜著手帕,一個人嘀嘀咕咕。邊說話邊提防手帕掉落實在很有趣,葉丞不小心就自言自語起來了。

    “夏依學姐跟平常一樣漂亮、安娜同學突然變時髦、莎莎居然說要住進我家……佩佩小姐……好像……”

    葉丞想不到適當的詞,于是借用了李健的辭匯。

    “好像……癡女?”

    話一出口,他發覺自己竟然說出這種平時不會用的詞匯,外加回想起佩佩那個觸感有別于夏依的溫暖懷抱——令他感到有點羞恥。

    “我是笨蛋嗎?”

    葉丞突然想起每當其他女孩子有事沒事來招惹自己的時候,表情總是有異的夏依。他想,白己又讓夏依傷心了——而且還不只稍微而己。

    葉丞心想:如果自己能振作一點、態度能更堅毅一點的話,是不是就能成為一個不讓夏依露出那種表情的人呢……

    正當葉丞沉浸在思考中時,有道影子從頭上落下。

    “我可以用水龍頭嗎?”

    仰頭一看,是李洵。她背對著太陽,有些逆光,不過她那眉開眼笑的表情之快活,真是燦爛得令人無法直視——雖然說這總不會是拜那個額頭之賜——她的笑總是沒有蒙上陰影的時候。

    “啊,抱歉。請。”

    葉丞馬上退開,讓出水龍頭,他總覺得如果就這樣先回去好像也不對,便留在原地等李洵。

    只見李洵洗完手,捧起水要漱口……沒想到居然是豪邁地洗起臉來。

    “噗哈——!好痛快哩!”

    這要葉丞怎么附和才好是個傷腦筋的問題,不過看李洵實在痛快的樣子,于是他就直接照實說了:“你看起來是真的很痛快的樣子耶。”

    “好,回去吧!”

    李洵有如踩著舞步似的一躍而起,葉丞還來不及回答“是”,李洵就已經在他身旁著地,并肩而站。

    “走吧,我有點話想跟你說。”

    “啊,是,請。”

    “好。”

    李洵一說完,好像是以葉丞會跟上為前提似的,隨即走人。

    不,實際上應該就是這樣吧。

    李洵這個女孩子的行動沒有一絲猶豫,一旦決定目標,也不管有沒有錯,馬上就會付諸行動。

    正因為是這樣的她,接下來的行動就更出人意表。

    “嘿,拿去。”

    她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來的雞肉來,將其中一塊遞給葉丞。

    “謝謝你……從哪來的?”

    葉丞邊接過炸雞肉邊問。

    那是沾上薄薄一層海苔下去炸的帶骨雞肉。看起來就像根小棍子一樣,突出一截的骨頭上包著鋁箔紙,不光是看起來可愛,拿起來也很方便。

    “是安娜做的。很好吃喔。她剛剛好像一時心急,忘了拿出來了。”

    其實不是。這是安娜費了一番工夫做出來的自信之作,為了讓葉丞獨享才刻意不拿出來……不過這件事情當然對葉丞保密。

    “安娜同學也有這有這樣的一面呢。雖然認真能干,沒想到,其實是個小迷糊?”

    葉丞哈哈笑道。

    李洵也哈哈笑了。

    “……話說我想把膝踢命名為火箭膝襲耶!瞄準部位是太陽穴,目標是不懂女人心的呆頭鵝。”

    “咦?”

    他感覺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息……說是殺氣也不為過。仿佛太陽穴一帶正遭人以雷射筆瞄準一樣,感覺好糟。

    (為什么……怎么覺得之前好像有挨過那個火箭膝襲……)

    記憶中明明沒這回事,可是太陽穴陣陣刺痛的幻覺就是揮之不去。

    不過李洵卻看向別處,提起另一件無關的事情。

    “你知道炸雞上的鋁箔紙并不是為了好拿而包的嗎?”

    “我不曉得耶,是這樣嗎?”

    葉丞還以為是那個用意。

    “不過,這個不是炸雞而是唐揚就是了。如果你想知道真正的理由的話,自己上網查吧。”

    李洵一臉計劃成功、得意洋洋的樣子,把雞肉一口放進嘴里。骨頭還留在嘴外,就這樣鼓著臉頰慢慢品嘗起雞肉來。看李洵吃得實在津津有味的樣子,葉丞也隨之跟進,一口咬下去。

    他細細咀嚼。然后吞下去。

    “啊,好吃,我之前就覺得,安娜同學的手藝真的很好耶。”

    葉丞不禁感嘆。論綜合實力應該是夏依居上風,論經驗也是夏依比較熟練才對,不過如果是比特定項目的話,那種女孩子風格的西洋風料理就是安娜略居上風了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