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目的地是從葉丞他們居住的城鎮搭往西城。

    預定賞花的景點是一座迷你的小山。

    從車窗看去,就像是在近乎平坦的城鎮中,惟獨該處堆滿了從天上倒下來的大量泥沙才形成了那座山一樣。

    小山上長滿了樹。

    拜山那間寺廟之賜,只有這里保留了原貌,尚未開發,簡直就像是陸地上冒出的島嶼一樣——以上是佩佩替葉丞所作的說明。

    列車繞向那座小山,開往最近的車站。

    出了車站以后仰望山頭,背面已經染上了櫻花的顏色。

    接著從車站步行二十分鐘。他們爬上通往神社的石階,左右兩旁的景色也隨之轉變為一片粉,回頭一看,遙遠的東方,太平洋的一部分形成海灣。

    天空萬里無云,微風徐徐。櫻花還差一步就完全盛開。

    要說是八分,則稍嫌開過頭,若說是開得太遲,倒也還不至于。講究之人或許會有怨言,不過對葉丞這種并不以風情感性自負的人來說,他覺得這樣已經開得十分漂亮,是個非常宜人的野餐好日子。

    賞花的地點是開放一般游客進的草坪公園,此地早已擠滿了賞花客。據說寺廟還在遙遠的前方、得繼續爬上石階才會到,不過聽說實際上幾乎不會有什么好事者會跑到那里去。

    公園內隨處吊著燈籠,似乎到夜晚就會點亮。不過也才剛過正午而已,就已經有人酒興大發,讓人有種“啊啊、這就是賞花呀”的奇妙感慨。

    全家大小、學校同儕、公司同事……組成份子全都一日了然——這里就是這樣的人聚在一起召開小小宴會的休憩廣場。

    在這之中,顯然只有一處,性質異于其他空間。

    那是顏色稚嫩的草坪一隅,在常綠樹根部附近鋪著幾塊席子,中間堂堂擺著一個格外大的重箱。

    鋪在極為平緩的斜面上的草席,色澤簇新鮮翠,不時有花瓣飄落在上面。坐在重箱旁的是一位栗色頭發的少女。

    本來若有所思地低垂眼簾的栗發少女這時揚起睫毛,有如電影中的一幕般轉過頭來……

    “在這邊!你們好慢喔!”

    發出足以破壞整個氣氛的叫聲。

    她手叉著腰,嚷著“我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喔!”,露出有點像在鬧脾氣的表情。

    是薇薇。

    她的身邊是二足步行旅行箱……薇薇背上扛著好幾罐瓶裝冷飲,坐鎮在旁。這臺跟開賽典禮時帶去的步行戰車不一樣,是之前在小城進行測試的小型機器。

    葉丞他們連忙小跑步奔向薇薇。

    “久等了,薇薇。”

    率先沖到的夏依這么一說,薇薇不領情地別過臉去,回她一句:“我等了好久喔!”

    稍微紅著臉的薇薇實在好可愛,強忍笑意的葉丞不小心抖了幾下肩膀。

    佩佩小聲對葉丞說起悄悄話:“哎呀,葉丞先生也注意到了嗎?”

    “咦、啊、沒……對。”

    “呵呵呵,薇薇小姐等得發慌呢。她似乎很高興能見到我們的樣子。那個樣子與其說是在生氣,不如說是在掩飾害羞呢~”

    “那邊的!我可是有聽到喔!”

    “咦、啊、對不起!”

    葉丞連忙道歉。相較之下佩佩則是說著“哎呀哎呀”露出微笑。

    當然佩佩無論何時帶著淺笑,所以現在的表情就比平常更看不出她是不是在笑,盡管如此,在葉丞眼中看來,她還是笑得實在非常開心。

    “真沒辦法耶~”佩佩邊說邊慢慢走到薇薇身邊。

    “鞋子請脫在下面那邊。”

    “是。”

    佩佩按照吩咐在斜面下脫下鞋子,接著把行李放到草墊上,開口問道:“不是在櫻花樹下嗎?”

    這是針對草墊擺放位置提出的疑問。

    只見薇薇半瞇著眼,一臉“你在說什么呀”的表情。

    “那是不可能的。現在都五月了,要是在那種地方擺開陣仗,可是會像去年一樣有毛毛蟲掉下來喲!”

    “那還真是討厭呢~”

    佩佩用一副不怎么厭惡的樣子附和薇薇以后,馬上換另一個話題。

    “這個大重箱可以打開嗎?”

    “請呀。雖然不是我做的。”

    “是。”

    佩佩立刻動手分解那個大如坐墊的三層重箱,一層一層排開。里面裝的是將西餐前菜調理成戶外宴會用的洋風便當。

    生火腿、鹵牛舌、某些料理。葉丞所不知道的各式佳肴就像來到西式自助餐宴會場一樣出現在眼前。

    “這可是我們家的廚師˙不惜拒絕做爺爺的早餐,從昨晚開始精心制作的便當喔。各位不要客氣盡管吃。那么接下來就拜托佩佩打點喔。”

    薇薇說完要說的話以后,站起身來,然后急忙來到葉丞身邊。她朝茸葉丞微行禮,接著面向葉丞的媽媽顏香優雅地行了一禮。

    “您是葉丞先生的媽媽吧?很榮幸見到您,我是薇薇,有幸和葉丞先生結識為好友。”

    “我聽葉丞說了。他說你是一位氣質出眾的千金小姐。今天也……今后也請多多指教喔。”

    “是,葉丞媽媽。”ˊ

    薇薇不知怎地心情非常好。

    “那么,再度歡迎各位來參加這場賞花盛宴。顏香小姐,這邊請。葉丞先生也請過來坐到夏依身邊。來。”

    薇薇若無其事地牽起葉丞的手,引領他到草席上來。

    “這地方真不錯呢。”

    “是啊,其實再往里面走還有更漂亮的地方喔……等會去看看吧?”

    “啊、好啊。”

    “還有,今年真是一大親友團呢。”

    這回輪到夏依在大家面前攤開白己帶來的便當,發表上述感想。

    “是啊。”

    看了一下現場后,葉丞也有同感。

    夏依和葉丞。薇薇,李洵和佩佩、還有安娜,加上監護人顏香總共七人。之后還會和夏天會合,全部加起來就是八個人。

    就在葉丞扳手指算人數的時候,從成排便當對面傳來李洵的聲音。

    “去年是夏天先生和夏依她們加我五個人,算起來人數也不少,不過啊,才多了三個人而已,整個氣氛就不一樣了耶~”

    “啊……對不起喔,李洵……我硬是跟來。”

    突發增加的成員˙安娜一副相當過意不去的樣子縮成一團。

    “沒有啦,我本來要佩佩早點邀你來的……不過她好像忘記了,不好意思喔。”

    “哎呀哎呀。”

    “你還好意思哎呀哎呀!”

    不知是開玩笑還是當真——臉上毫無反省之意的佩佩,以及李洵爆發的樣子簡直就像搞笑劇那樣,逗得眾人哄堂大笑。

    安娜自己也邊笑邊抗議了一下。

    “說真的,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呢。李洵家電話停話了,都連絡不到她……我還以為完蛋了呢。”

    “就是啊,我的手機接到電話的時候還覺得奇怪呢。”

    “啊~所以我這不是跟你道歉了嗎?”

    李洵朝安娜雙手合掌表示不會再犯,于是安娜也在心口前搖搖手說“我沒生氣啦。”

    “總之都順利來到這邊了,那就沒問題啦。反倒山安娜,既然都特地做了東西過來,就擺出來怎么樣?”

    “啊、是。說的也是。”

    被坐在葉丞身旁、夏依相對側的薇薇這么一提醒,安娜也從紙袋取出刻著‘抗菌!’字樣的保鮮盒。

    三個、四個……接連從紙袋中出現,數量相當多。

    “各位請用。都是些家常小菜不成敬意。葉丞同學也、不妨、嘗嘗看……喔。”

    “對不起,安娜同學。我已經跟夏依學姐約……唔唔唔。”

    葉丞差點就要說出白己跟夏依約好不吃別的女生的便當,于是夏依連忙用掌心捂住他的嘴。

    “你也真是的,葉丞,不可以挑食喔。”

    “學……學姐……唔唔。”

    “啊,對不起!”

    夏依趕緊松手,朝一臉狐疑的安娜瞥了一眼以后,在葉丞耳邊低聲說了:“葉丞,今天你就給安娜同學捧捧場吧。”

    “咦……可是。”

    “拜托你啦,葉丞。這些都是大家費心做出來的東西,如果不給人家捧場,津津有味吃完的話……喏,不是很浪費嗎?”

    “啊,是。”

    葉丞終于察覺到夏依這番話的意思。夏依的確在校內預賽那天對葉丞說過“不要吃別人的便當”,話雖如此,她也不希望場面氣氛因此變得尷尬。

    不過盡管如此,夏依應該不會愿意看到葉丞光吃其他女孩子便當……才對。

    既然如此,葉丞能做的是?

    (大家的便當各吃一點,然后夏依學姐的便當吃最多。)

    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主意,總之這么做似乎是最好的。

    “嗯,安娜同學的便當,我也會不客氣喔。話說之前的便當也很好吃。”

    葉丞這么一說,讓本來一臉不安的安娜此刻綻放笑容。

    等安娜排好保鮮盒后,草席上擠滿了大量菜肴,多到十個人來都

    不曉得能不能吃得完。

    最后揭曉的是顏香帶來的白色瓦棱紙盒。在顏香一句“替大家打開”的催促下,葉丞開封后,飄出香甜的氣味。

    “啊……”

    女孩子們一起發出贊嘆。

    貝殼蛋糕、巧克力蛋糕、揉入橘子醬的丹麥面包、摻入毛豆沙形成大理石花紋的戚風蛋糕……盒中玲瑯滿目,排滿了一口大小的手工甜點。

    “野餐還是少不了點心吧。”

    顏香雖然是這么說,不過很明顯的,那就是顏香和她們設想的差別。顏香聽到成員構成以后,推測女孩子們必定會帶著白己精心制作的便當前來。為了不讓她們的苦心自費,于是避開便當這個選項。

    “根本沒法比啊……這也是理所當然。”

    葉丞聽到夏依這么自言自語。

    完全沒注意到葉丞正在看自己,夏依心想:

    如何才能變成那樣呢?

    夏依的眼眸里浮現憧憬。女孩子人生路上的前輩所帶來的金黃色點心,對夏依而言是一座高山,卻也是想要達到的理想。

    ——總有一天要超越它。

    為了成為和葉丞這個男孩子相匹配的女孩子。

    夏依面前,唯一空手前來的女孩子哈哈大笑。

    “我和佩佩那份就包含在安娜那份里面。你說是吧,佩佩?”

    “是。”

    薇薇忽然瞇起眼來,一副嘲弄的態度。

    “你就不用再多說了,李洵小姐。沒有人會期待貧窮教會的布施。”

    這么狠毒的說詞令葉丞和安娜打了一個寒顫。不過其他人……就連顏香小姐都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拿出茶和飲料繼續準備。

    葉丞不安地看向夏依,只見夏依聳了聳肩,眨了一下眼睛要葉丞不用擔心。

    ……也就是說,這是老樣子了。

    “別這樣嘛,總有一天我會補償回來的,還請見諒啊。”

    李洵沒把薇薇的失禮發言放在心上,爽朗地哈哈人笑。

    “真拿你沒辦法耶。請你出人頭地以后再還啰。”

    ……真的沒起任何爭執耶。

    葉丞和安娜松了口氣,放下心中的大石。

    但是——

    “唉呀,薇薇小姐還不是一樣,你帶來的便當,做的人不是主廚先生嗎~”

    佩佩脫口說出明明可以不用講的話。

    這次夏依有了反應,“這下不妙”的想法全寫在臉上。

    “佩佩你!”

    夏依趕緊居中協調,然而為時已晚。

    葉丞覺得自己好像看到薇薇的眉角挑了一下。

    “佩佩。你這是在說我不會做菜嗎?”

    “我沒說喔。”

    “你明明就有說!搞清楚,別看我這樣,要是真進了廚房,做個一兩個便當根本是易如反掌!”

    “反正說說又不用錢~唉呀呀,不用錢耶,對我們這些窮人來說,真是羨慕喔~”

    “你可真敢說呀……”

    “是☆”

    現場充斥著異樣的緊張感。

    葉丞懂了,也就是說,李洵不是那種聽了別人幾句話就動搖的女生。所以大家才會露出若無其事的表情……

    “真過分!葉丞先生,請你來評評理!”

    “咦咦!我嗎?”

    事情發展始料未及。沒想到居然會輪到自己的葉丞當場慌了手腳,連旁人都看得出來。

    但是薇薇絲毫沒有替葉丞斟酌考慮……

    “身為一個男人,請你對那個無禮的破銅爛鐵說幾句吧!”

    堂堂千金小姐說這什么話。不僅如此,她更抓住葉丞的手腕……

    “好,下次我就只為葉丞先生一個人展露我的廚藝,讓葉丞先生來判斷我是不是真的不會下廚。葉丞先生,你說好不好?”

    她居然這么說。

    “等一下、薇薇!”

    夏依當然無法默不吭聲。

    “你放手啦!葉丞是我的……”

    夏依抓住葉丞另一只手,拉向自己。

    葉丞也慌張起來。這并不是高興不高興的問題……不,再怎么說葉丞畢竟是男孩子,能受到大姐姐喜愛是他的愿望,所以當然不會覺得討厭,不過……總之,他知道這樣下去不妙。

    態度要是不堅毅一點,夏依會不會傷心還很難說,總之鐵定會惹她不高興。可是要是明確拒絕的話又會傷到薇薇……話雖如此,要是避重就輕擺出一副“我很困擾耶~”的表情的話,身為一個男人就太差勁了。

    于是葉丞在混亂中采取的行動是——

    “李洵同學救我~”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更丟臉的抉擇。

    “我不要。”

    意料中的回答。

    “為什么!?”

    “這是在考驗葉丞同學身為男人的器量啊!”

    拜托也別說得那么輕松。

    “當初要是佩佩小姐不多嘴……”

    “哎呀?”

    不知不覺間已經擺出“與我無關~”的面孔啜著茶的佩佩朝葉丞嫣然一笑。

    明明就應該是平常那副圣女微笑,然而幾乎藏在瀏海下的眼神卻完全不是那么同事。

    葉丞這才第一次發現。

    ——啊~就算看起來一樣,佩佩小姐的笑容其實是充滿各種感情的啊~

    哈哈~——葉丞在心中苦笑起來。

    “葉丞先生說我多嘴什么呀?”

    在佩佩追究之下,葉丞這回是真的走投無路,再度看向李洵。

    當事人李洵卻看著別的方向,“哎呀,櫻花真漂亮耶~”,故意無視葉丞。

    “那邊根本沒有櫻花!”

    “喔,酸梅耶!”

    李洵這回換剝開飯團看包什么料。看樣子是決心徹底無視葉丞到底。在她身旁,佩佩時起身了。這位圣女機器人繞過眾人后方,走向葉丞。

    至于葉丞,因為現在還在爭論不休的薇薇和夏依雙雙抓著他的手,令他陷入動彈不得的狀態中。

    “葉丞先生,我這就去救你。”

    面帶微笑說那種話也只會讓人發毛。

    葉丞現在的心境就像是機器人動畫中被制住無法動彈等著挨必殺技的怪獸一樣。

    “左邊是夏依小姐,右邊是薇薇小姐,前面則是便當……無處可逃呢~呵呵呵,真有趣。”

    “等一下,佩佩,你想做什么?薇薇,葉丞有危險了!快放手!”

    “哎呀,夏依要是擔心的話,你放手不就得了嗎?”

    “或、或許是啦!”

    最后夏依心不甘情不愿先放開了葉丞。

    “抵達目的地。”

    可是卻已經遲了一步。

    “呵呵呵,葉丞先生到手。”

    佩佩從身后抱住葉丞。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葉丞驚慌失措地抵抗。

    可是該怎么說呢,總覺得這樣非常不妙……

    “葉丞……?”

    總覺得這樣不妙……不對,這樣很不妙(斷定)。

    “佩佩小姐!請你別這樣啊!”

    “對、對嘛!都叫你住手了!而且葉丞媽媽在看耶,快放開啦!”

    “真羨慕夏依小姐耶~該不會只要顏香小姐沒在看就萬事皆可?”

    “問題當然不是出在那里!”

    安娜根本就不敵那群圍著葉丞的機器人。

    她想,要是自己也可以像那個樣子跟葉丞打打鬧鬧的話。

    可是……也只是想想罷了。

    佩佩在夏依的拉扯下與葉丞分開后,一點悔意也沒有的樣子,踏著輕快的步伐回到原位。

    看著佩佩的身影,安娜覺得她好狡猾。

    李洵的搭檔、那位機器人一定只把葉丞當成一般認識的人而已。可是卻能一臉若無其事地跟葉丞打打鬧鬧,在葉丞心里留下比安娜更深的印象。

    ‘聽好了,安娜。明天的目的在于“如何讓葉丞這個男孩子對自己留下印象”喔!為了這個目的,你也得考慮拿出女孩子的武器才行,OK?’

    她想起昨天的會議中,在傍晚的家庭式餐廳里,安安所說的話。

    之前李洵也曾對自己說過類似的話,不過意義大不相同。

    李洵那番話是希望安娜找出惟有自己才有的武器而提出的建議。可是安安那番指令,用意卻是要安娜一定要讓葉丞這個男孩子對身為女孩子的安娜留下深刻印象才行。

    該怎么辦——安娜煩惱起來。

    她覺得安安的話是正確的。

    可是,她好害怕。

    像女人那樣拿女孩子身分作為武器,感覺好卑鄙。

    她也沒有自信……不對,她根本就沒有自信。

    可是……

    肯定只有今天了。

    除了今天以外大概都不可能。

    自己是為了什么上美容院、又是為了什么不惜花壓歲錢買衣服。

    她咬緊嘴唇。

    要是錯過今天,天曉得下次機會何時到來。

    ——真難應對啊。

    夏依悄悄嘆氣。

    她偷瞄了一眼陷入沉思的安娜。

    本日最大的失算,應該說是預料外的要素,正是她的存在。

    其實夏依想跟葉丞有更多親密互動,今天正有此預定。

    可是卻無法實現。

    因為安娜這個女孩子和夏依一樣心儀葉丞,目前將這份感情深藏于心。

    夏依知道安娜喜歡葉丞,但并未告訴葉丞這點。既然本人無意表白,自然輪不到夏依來告訴葉丞“安娜喜歡葉丞”,況且這也不是她該做的事就是了。夏依不希望葉丞被搶走、懷有獨占欲也是不爭的事實……她明明就可以不用對此感到歉疚,卻還是有點過意不去。

    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吧?

    就連只是想喂葉丞吃便當,都會不由得顧慮起安娜。

    ——我們是一對戀人,表現得更大方一點有何不可。

    可是,就是辦不到。

    夏依抵達時,已經過了下午的點心時間。

    “抱歉來遲了。”

    慢條斯理來到席子前的夏依還是老樣子,穿著皺巴巴的實驗衣與沾滿污漬的斜紋棉褲。他如果換上整潔的服裝,明明會是個讓電影明星相形見絀的時尚型男,不過今天的他依然是那個可惜了那張俊臉的邋遢中年男子。

    夏依身后躲著一個女孩。

    就像人偶一樣楚楚可憐的少女不知所措地杵在那里。

    是莎莎。

    發色不是原先的玫瑰金,而是和夏依一戰后的那時一樣,呈現白金色。

    身穿泡泡袖白襯衫和蘇格蘭格迷你裙,褲襪配漆皮靴。她用雙手小心翼翼捧著一個小小的籃子。

    “好可愛喔……請問她是哪位?”

    初次與莎莎見面的安娜興致勃勃地問道。

    “她是莎莎喔。是我們最小的妹妹,機器人喔……哎呀,那身衣服應該是夏依初中時的吧……”

    “是啊,因為沒別件了。不好意思喔,夏依。”

    “啊,不會啦。很適合你喔,莎莎。”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