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馬修若無其事地將手機收進口袋,轉頭看向后面。

    店內空間相當別致,四面裝設玻璃。

    確認過目前所坐位子從通路上一覽無遺后,馬修不發一語拿著帳單起身。

    “怎么啦,突然站起來?”

    “……走了,半路殺出程咬金。”

    馬修只回了這句話,隨即走向收銀臺。

    “嗯~為什么我猜拳這么弱呢。”

    安娜下了電扶梯,口中喃喃自語。

    ‘規則很簡單,不斷猜拳到只有一個人輸為止,如果是兩個人輸或三個人輸的話就重新開始,一次定勝負,OK?’

    最后安娜輸了這場按安安的規則進行的猜拳,要在大家休息的時候到CD店買東西。

    當然這個規則大有問題。只要安娜以外的三個人聯手,安娜就絕對不會有勝算,只不過現在的安娜完全沒發覺到這點。

    CD店在三樓。無論是經由最近還是最遠的電扶梯,順利的話安娜都會經過料理店前。

    想當然爾安娜并不曉得……根據安安她們計劃,這時要佯裝成偶遇,讓安娜和葉丞碰面,接下來就安排葉丞陪安娜買衣服,讓他們來場約會。

    然而安娜就這樣通過中華料理店前。

    這也難怪。不管是店內還是入口處,都早已不見葉丞一行人的身影。

    完全錯過了。

    根本不可能察覺安安她們計劃失敗的安娜筆直朝CD店前進。走進店內,安娜打算早點買完東西,于是攤開小紙條,看了一眼確認一下。

    爵士樂一張跟流行樂三張。都是安娜平常不會聽的樂手,感覺相當新鮮。拿著封套,其中幾張令人頗感興趣,安娜心想,下次跟李香她們借來聽聽看好了。

    她將朋友拜托的CD放進籃子里,全都是新專輯,所以不用到處找,真是幫了大忙。

    她順便找起自己想要的CD。

    那是張是舊專輯,于是她走向普通柜。

    手指著按五十音順序排列的架子,尋找相中的那位女歌手。

    “啊,這個。”

    這張是有點冷門的偶像歌手的單曲,葉丞的手機鈴聲就是用這首曲子。為了更接近葉丞一點,她想接觸所有葉丞喜歡的東西,懷著這樣的念頭,安娜將這張CD放進籃子里。

    拿著共計五張的CD結完帳以后,安娜離開收銀臺,再度搭乘下樓的電扶梯。

    這時安娜與命運的少女錯身而過。

    ——多么鮮艷的朱紅少女。

    紅發、紅眼,短褲裝上罩著洋紅色大衣,這身裝扮令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異能者……

    明知不能和她對上眼……卻又令人無法移開視線的。

    她的年紀大概比安娜大上一兩歲。

    別著女王神官團團員識別徽章,樣式為齒輪葉樹與斷劍的白銀團章閃閃發光。

    她手上拎著行李箱,那么大一個行李,女生一個人應該拿不動才對,她卻毫不費力,用單手拎著。

    少女注意到安娜的視線,就像隨口打招呼那樣微笑了一下。那充滿自信的表情明明是個笑容,卻令人覺得其中潛藏著利刃,仿佛一觸即裂。

    最后朱紅少女轉搭通往四樓的電扶梯,消失在安娜視線范圍之外。

    來到最高樓˙四樓的紅發少女在可麗餅店前駐足。

    “巧克力醬。”

    簡單扼要交代完,接過商品。

    就在她準備付錢時,店員小姐搖搖手說不用。

    于是少女喬依……這才發覺自己心口別著神官團徽章。

    (啊,對喔……身上別著這個就成了神官大人啊……)

    這對喬依而言并不是件令人高興的事。

    她硬是將零錢塞給店員,隨即離開現場。

    喬依開始懷疑,剛才在電扶梯上直盯著自己看的少女會不會也只是在看這個徽章而已。若果真如此,剛才奉送笑容是多此一舉啊……真后悔。

    她馬上取下徽章,扔進口袋里。

    邊啃著可麗餅,邊走到會合地點——了望區。

    放眼看去,親子檔或和朋友聊天的學生、情侶、一個人來買東西的年輕人……等等,觸目所及凈是一般游客。

    這樣大致看下來,喬依等待的對象并不在這里。

    她咬了一口可麗餅。

    老實說不是很好吃。

    只有鮮奶油跟巧克力醬的話,口感欠缺變化。早知如此應該要加香蕉,不然最起碼也該加香草霜淇淋才對,真后悔。

    喬依毫不猶豫,直接將可麗餅扔進垃圾桶。

    也沒辦法了,在對方來以前,她決定先找個空位坐下打發時間。話雖如此,這里是郊外型大規模購物中心,而且正值假期,沒那么容易就找到位子。

    “唔~”

    她不由得吐出疲憊的嘆息。

    喬依抵達西城是在四個小時前。要說她是因什么而疲憊的話,應該就屬找對站牌最累吧。到后來才發覺一般公車營運路線并沒有經過這里,而是另有直達區間車。在這之前她就一直在車站前兜圈子,結果耗到現在才抵達。

    早知道當初馬上問站務員就好了。

    怎么自己好像一直在后悔,甚至有種差不多快習慣后悔的感覺。

    “教團應該把支部蓋在交通更方便一點的地方才對。如果神官團有心要替等人的那方著想,使之不至于閑得發慌的話,首先應該要確保座位才對呀。神官團那票人就是在這方面不夠世故。”

    紅少女去喬依小聲發起牢騷。

    “總不能叫我坐地上吧。”

    表情擺明就是不高興的喬依放眼四周。沒想到眼前那一家人竟然連忙起身,像是落荒而逃似的離開了。

    “啊~超能力者這么恐怖啊……”

    她面有慍色。坐在這種位子上只會讓人心情惡劣。如果說就是這身服裝讓那家人感到威脅,早知道就別穿便服,就算再勉強也要穿制服來吧,真后悔。話雖如此,這個位子是因為自己才空下來的,就這樣放著不管也不是辦法。

    就在她不知所措時,有人出聲叫住她。

    “請坐。”

    短短一句話。

    發話者是坐在窗邊位子的三個男生。他們并沒有起身讓位,只是擠了擠,騰出了一個位子,向她招手。

    未嘗不好。

    靠窗的話,風景應該不錯,而且三人中有兩人看起來無害,最重要的是對方懷著善意。

    (是初中生嗎?)

    喬依在心中一邊評估。

    一邊走近他們。

    “我可以坐窗邊嗎?”

    “啊,好。”

    招呼喬依過來的那個少年離席。

    “那我就不客氣了。”

    喬依將行李箱放在窗邊,坐了下來。少年在她身旁重新就座。

    那毫無防備的模樣令她吃驚。

    “你不怕……超能力者嗎?”

    喬依這么一間,正面的美男子……的隔壁的香菇頭少年指著喬依身旁看似無害的少年,一邊笑一邊說道:“這家伙的女朋友是超能力者喔。”

    真意外。這種這么看都只是一介普通學生的少年居然會認識能力者。當然喬依并不知道這個少年的戀人其實并不是真正的非凡能力者,而是在登錄上視為能力者的機器人。

    “女朋友……是嗎?”

    “啊,對。”

    少年喜形于色。

    如果業余攝影師拍下這個少年的笑容拿去參賽的話,就算拿不到優勝,拿個優秀獎應該也不成問題吧……感覺就是那種笑容。

    那表情跟皮笑肉不笑相去甚遠,看起來非常幸福。這個少年一定很喜歡他的女友,喜歡得不可自拔吧。

    一瞬間就連喬依也差點卷進少年的幸福空間里,感覺真蠢,于是她轉而眺望窗外。她看向下方的停車場,有幾輛超鋼機運輸車并排停放。

    (一、二……三臺呀……這下有趣了)

    “說不定馬上就能看到戰斗了。”

    她喃喃自語。

    這時,喬依的視線停在身旁的少年——他正和朋友聊了起來——的手上。他戴著狀似腕帶的銀環˙信號環。和喬依套在腳腕上的環一樣,是證明他們是機器人武斗會參賽控制者的信物。

    葉丞忽然發覺一身紅的女孩正目不轉睛看著自己。

    感覺上那是盯著獵物的眼神。仍然保留少女風味的臉頰線條雖然營造出幾分與年齡相符的稚氣,不過給人的印象與其說是美少女,更像是美女。

    1

    “你也是操控者嗎?”

    “咦……‘也’?”

    他感覺到少女這話有些不對勁,不禁反問。只見她若有所悟,說了句“對喔”隨即露出靦腆一笑。

    “啊,對不起,我一直以為你們是初中生,高一?”

    “對。”

    李健他們也跟葉丞一起點頭。

    “我讀高二,還有,我跟你一樣都是控制者。”

    第一人稱有點男孩子氣的她指向腳下。穿著黑色過膝襪的腿,肌肉緊實,再往下看,腳踝上有個跟葉丞手上一樣的銀環在閃閃發光。

    “別擔心,我不會突然下戰帖。我的機器昨天才剛搬來,現在還在保養廠里,況且我早就決定好第一戰的對手,所以不會隨便消耗戰力。”

    她露出了笑容。

    葉丞有些在意,想著該不該開口問她“那個對手是誰?”如果是普通對話的話,這時候應該要問才對,不過他們畢竟同為競爭對手,問了好像很失禮。

    就在他猶豫不決時,紅發少女開口了:“就算你問我‘對方是誰呀?’我也不告訴你。”

    她吐了吐舌頭。

    這個動作徹底顛覆她之前難以親近的印象,有一點——不,老實說,實在可愛得讓人怦然心動了一下。

    “話說你的機器呢?”

    她這么一間,葉丞心慌了一下。

    “啊,是,我今天也是一個人。”

    “一個人?”

    葉丞的說詞令她感到不可思議。過了半晌以后,“喔喔”,她像是恍然大悟似的點頭。

    “也就是說你沒帶機器一起出門啰。這么說,停車場那些運輸車跟你沒關系啊。”

    “啊,對。”

    葉丞心想,完了。

    他本來的意思是‘因為夏依沒來,所以只有我一個人’,可是在毫不知情的人聽來,會覺得‘為什么和朋友在一起,卻說自己是一個人呢?’發覺到這點的葉丞煩惱著該如何解釋,不過……

    最后輕描淡寫說明這個狀況的人,果然還是馬修。

    “他的機器人是自律型,平常都和他一起行動。”

    “對、對。因為今天不在,所以他是一個人。”

    李健跟著幫腔。這樣說明之下,既不提及我方隱私又切中要點。

    盡管如此,說夏依是自律型在葉丞聽來還是有點刺耳。夏依才不是什么自律型,她就是機器人。

    “喔,原來是類別D……原來如此~”

    少女不可能會曉得葉丞這種心情,連連點頭。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馬頭發問。

    “我叫馬修,你的名字是?”

    “我?本名是喬依,不過就讓你們叫我喬吧,叫喬應該會比較順口吧。”

    “喬依?六城名單上……沒有這名字。”

    聽了馬修的話,表情有點意外的她用大拇指比比葉丞。

    “你記得所有機器人控制者的名字?你們是他的后勤人員?”

    “并不是。”

    馬修隨即否定,李健跟著附和。

    “這家伙是超鋼機愛好者,愛機器人成癡。喜歡機械遠勝三餐,對女人沒興趣的機械癡。”

    “嗯,的確是機械癡。”

    李健和葉丞聯合保證。

    “是喔,我是外援,不屬于任何地方。我只是想和某幾個家伙戰斗罷了,不是特別想參加決賽,所以大概不會和你們交手吧。”

    “啊,這樣啊。”

    葉丞聽到可以不用戰斗,整個人高興起來。看到葉丞那張笑容,喬依先是愣了一下,隨后捧腹大笑。

    她強忍笑聲,邊咳邊說:“你真是個活寶耶,你啊,真的是控制者嗎?”

    “啊,是。”

    “是嗎,也對,有戴手環嘛。不過我覺得你不適合喔。啊,抱歉,嗯。對了,既然都說不跟你打了,要是下次遇到,要不要來并肩作戰呀?就是結為同盟,彼此陷入危機時互相幫助。”

    “可以同盟嗎?”

    葉丞提出疑問,只見馬修不發一語地點頭。

    李健則一臉壞笑,大力推動締結同盟。

    “不是很好嗎?葉丞。可以和這么帥氣的女生交朋友喔?”

    “他是葉丞同學啊,然后那邊那個帥氣的男生是馬修同學,我記下來啰。”

    “我呢?”

    “喔,你就不用了。”

    強烈的反擊刺中李健。

    “你一開始不是強調葉丞同學‘有女朋友’嗎?這是在宣揚‘這家伙已經有女朋友了’好彰顯自己吧,我不喜歡別人來這套。”

    “......!”

    李健作出夸張的反應,喬依以掌心制止他。

    “我說啊,如果你想引起女孩子注意,像這樣藉著貶低同伴突顯自己反而會造成反效果。如果說你到目前為止都靠這套無往不利的話,就表示你身邊那些沒注意到這點的女生全是傻瓜或笨蛋。”

    李健啞口無言。

    葉丞覺得喬依這種說話方式跟李洵有點像。

    “不管怎樣,你再繼續這樣,只是在宣傳你身邊的女生凈是些有眼無珠的傻瓜。所以說,如果你是真心替女生著想,勸你早點改過,我講白一點,與其記住我的名字,你先牢記這點比較好,還有……”

    喬依嚴肅的表情轉為小惡魔般的笑容,指著李健。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才不把你放在眼里。”

    “你好狠!”

    “你沒資格說別人。”

    馬修抓準時機挖苦他。

    “之前好像也有人對你說過類似的話。”

    葉丞也乘著這波潮流,追隨馬修。

    喬依像是在嘲弄李健似的悶笑數聲:“哼哼哼,原來如此,你一直沒有長進啊,怎么,到了物種極限?”

    “誰是進化的盡頭啊!”

    “是活化石。”

    “你們幾個!這樣欺負人也太難看了吧!”

    李健叫嚷的模樣讓馬修不禁揚起嘴角,哈哈笑說喬依真是杰作。

    盡管遭到三方否定,李健也沒有惱羞成怒,反而轉化為笑點。就各方面來說……他的為人有很多問題,不過葉丞還是覺得李健不簡單。

    葉丞覺得李健有讓眾人開朗起來的力量。

    “差不多了。”

    這時喬依起身。

    “時候到了,等的人應該來了。我先走一步……啊,對了。”

    喬依拿起紅大衣的口袋。在葉丞他們的關注下,猶豫了老半天,最后拿在手上的是自動售票機吐出來的收據。

    “只有這個啊……算了……有筆嗎?”

    “啊……喏。”

    李健像個男公關一樣馬上遞出原子筆。

    “謝謝。這部分倒是不錯喔。”

    受到夸獎的李健打從心底露出笑容。

    她接過筆后,在收據上寫了起來。接著把筆放回桌上,把那張紙交給葉丞。

    “這是?”

    “我的聯絡方式。我很中意你們喔,在我還留在這里的這段期間,我想私下去玩個一次,所以就看你們什么時候有空,記得連絡我喔,啊,能選在黃金周期間是最好不過啦,到時候見啦。”

    也不等葉丞他們回答,喬依逕自把話說完以后,便拎起行李箱,甩著一身紅大衣離開了。

    她的背影走向一對男女。那是年紀約莫大學生的高個兒青年,與身旁形影不離、看似小學生的少女兩者的組合。

    那名有著褐色肌膚與淺灰色頭發,身穿連身洋裝的少女一副不愿把青年交給任何人似的樣子,牢牢抓著青年的手,寸步不離。

    看她的裝扮就像是異能者。她應該也是超能力者沒錯。

    青年注意到喬依,隨即迎上前去。

    接著他似乎也注意到從喬依背后望著自己的葉丞他們的樣子,有如貴公子般風度翩翩地低下頭來。

    葉丞和馬修也點頭致意,一旁的李健發出了“嗯啊……”的怪聲。

    “怎么了?”

    “那不是……羅利嗎……”

    “誰啊?”

    “……”

    李健沒回答。就像具尸體一樣呆愣著。

    感到不可思議的葉丞隨后發現周圍也有不少人作出類似的反應。交頭接耳、倒吞口氣……眾人紛紛以名人當前時的反應圍觀著青年。

    不久喬依一行三個人離去。雖然喬依并沒有回頭,但是那個似乎名叫羅利的青年再度向他們點頭致意。

    就這樣。

    等到三人消失的同時,“呼~~~~”李健像是累垮了似的吐了長長一口氣。

    看樣子他剛才緊張到忘了呼吸。

    “他是誰?”

    “笨蛋,你居然不曉得,那是世界級的指揮家羅城的兒子羅利呀!”

    李健講得有些激動。這個名字葉丞也聽過。看電視的時候,在節目之間經常會替古典音樂會的票做宣傳,‘羅利這個名字時有耳聞。

    對古典樂不感興趣的葉丞實在不太清楚“他到底有多出名”。當然啰,在看了周圍或李健的態度以后,他已經充分明白這個人相當有名,不過也僅止于此。

    反倒是李健熟悉古典樂這點令他大感意外。

    只見李健露出絕望的表情仰天長嘆。

    “什么嘛,喬小姐喜歡的人居然是羅利!我怎么可能贏得過他啦!”

    葉丞強忍住想脫口吐嘈他“問題在這里嗎!”的沖動。沒想到李健居然有不管情敵是誰都有把握贏過對方的念頭,不過先不談這個,葉丞有些在意那個叫羅利的人,于是問馬修道:“馬修,你聽過這個人嗎?”

    “知道啊,他非常出名,或許不知道反而稀奇。話說來夏依學生會會長似乎也聽古典樂,最起碼知道一點基本常識會比較好吧?”

    “咦……嗯。謝謝你。”

    也吃赫然想到,這么說來,自己的確還沒和夏依聊過音樂方面的話題。葉丞并沒有特別喜歡的音樂家,不過既然夏依喜歡古典樂的話,那么聽聽看也不錯。

    葉丞的手機在那不久之后響起。

    “有短信……啊,是夏依學姐傳來的。”

    葉丞打開白色的手機,確認內容。

    “夏依學姐說她已經通過新站了。”

    “快一點的話差不多再四十分鐘就會抵達,如果你要在西城站接她的話,不快點的話會來不及喔。”

    “啊,嗯。”

    于是,葉丞發短信過去:我現在人在外頭,我會直接去西城站接你,請你在票閘前的看板下等我。

    葉丞打好回覆的短信后按傳送,接著闔上手機放進口袋里。

    “那我先走啰。”

    葉丞起身。

    “馬修、李健,謝謝你們今天約我出門,我正好閑著沒事做,這趟很開心喔。不過對不起不能奉陪到底!”

    他雙手合十道歉。

    “只是吃頓飯而已。”

    “就是這么回事,況且我們早就知道你跟夏依有約了,不說這個了,記得代替我們向夏依問好,你這個叛徒。”

    “嗯,我會轉達的。”

    “啊!等一下,葉丞!”

    李健叫住急著離開了望區的葉丞,看他的表情像是突然想起非常要緊的大事似的,嚴肅得嚇人。

    “怎、怎樣?”

    “要是跟喬小姐約好出去玩的話,一定要找我喔!”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