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停在目瞪口呆的葉丞他們面前的拖車型運輸車,其貨柜伴隨著馬達與起重機的聲響左右對半打開。

    從中現身的是一頭栗色大波浪卷發的美少女。

    身穿別具特色公主袖紫色制服的她,身后跟著一臺像是刺猬或孔雀那樣的機器。

    她睥睨著夏依一行人,接著將手往旁邊一揮,以桀傲不遜的態度響亮地宣布:“那邊那四位,你們妨礙到我們了,本校將在這里進行搬入作業,請各位盡速讓開!”

    是薇薇,那如光般擴散的機器的后方,女子工業高中的女社員們——也就是薇薇的跟班們集結成群。

    “薇薇小姐?”

    “很危險耶!”

    葉亞的驚呼與夏依挑起眉毛的抗議幾乎同時響起。

    然而薇薇卻從容不迫地半瞇著眼俯視夏依。

    “這都要怪你們不好,只顧著站在停車場中間說話。還是說你們想在比賽開始之前就被淘汰?”(就是說嘛、就是說嘛!)

    那些跟班一幫腔,薇薇便像是獲勝了似的撥起了一頭華麗的卷發。她一頭秀發輕柔飄舞,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簡直就像是螢光幕前的女明星那樣,姿勢有模有樣。在這種時候,葉丞竟起了“薇薇小姐果然美得~”的唐突念頭。

    ……然而夏依的感想與傻愣愣的葉丞似乎是截然不同。

    “只顧著說話是我們不好,可是這跟你們不吭一聲就撞過來是兩碼子事吧!要是真的輾到了要怎么賠啊!”

    “當然是被輾的那方理虧呀。比起這點,在公眾面前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這樣卿卿我我抱一起?根本就是違反公眾秩序與風俗。”(沒錯、沒錯!)

    “!?”

    夏依和葉丞對看了一眼,發覺彼此的臉竟然靠得那么近,當場嚇了一跳,這才發現到兩個人還抱在一起,趕緊分開。

    “對、對不起!夏依學姐!”

    “啊,對不起喔,葉丞。”

    兩個人忸忸怩怩,羞得無地自容。

    薇薇似乎有些惱火……

    “……真受不了你們。”

    她一副真的看不下去的樣子,故意聳了聳肩,對著晾在一邊的李洵說道:“你們好,李洵小姐、佩佩。”

    “喔,早啊。”

    “早安,薇薇小姐。”

    佩佩突然敲了一下掌心。

    “對了,我聽說啰,今年是由薇薇小姐代表選手宣誓吧。”

    “是的,正是如此。”

    薇薇一臉自豪。

    “好好將我在臺上風光的模樣烙印在你們眼底,明白了嗎?”

    接著高聲笑了起來。

    但是李洵的表情詫異。

    “咦……是嗎?致辭不是一向都是由去年優勝學校或決賽出場學校負責的嗎?好像是難南高。”

    這個問題是佩佩回答。

    “聽說南高因為機器人來不及出賽,所以今年棄權了。”

    “棄權啊……算了,反正沒我們的事,對手變少是再好不過的吧?”

    “哎呀,可是我怎么看你一副很惋惜的樣子呢?”

    李洵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薇薇卻是一副‘一切都看在我眼里呀’的神情,露出淺笑。

    “這個嘛,是有一點可惜啦……不過話說回來,薇薇啊,你身后那臺超大的機器人是什么?”

    “你是說這個嗎?”

    李洵這么一間,薇薇呵呵笑出聲。

    “問得好!這臺機體正是……!”

    薇薇簡直就像是干部那樣張開了雙手,接著機器人研究社近十名的跟班們有如久候了似的齊聲唱和道:‘機器人巴拉V的真實姿態!!’

    “葉丞先生、夏依!懂了嗎?這就是在那座公園進行測試旳巴拉V的最終進化形呀!”(正是如此!)

    顯得相當自豪的長篇大論結束后,薇薇一指!對準了葉丞和夏依……

    “對不起,夏依學姐……”

    “不,沒關系,你別在意了,葉丞。”

    “……你們兩位?有在聽嗎?”

    兩個人還在那邊面紅耳赤地互相道歉。

    “……豈有此理!真受不了你們!”

    這里是女王宮移建紀念運動競技場,有超過兩百架的機器人及其搭檔群聚在此。

    馬修送給自己的那本導覽手冊上記載的機體,還有接受過專訪的搭檔們,每個人都背負著自己學校的威信站在這里。

    從葉丞的位置看去,參賽者個個表情凝重,至少看不出有任何人是抱著玩票心態。嚴肅的氣氛充斥整個競技場,讓半抱著郊游心情來到會場的葉丞不禁擔心自己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這時夏依戳戳葉丞的背。

    “葉丞,別東張西望。”

    被念了。

    “啊……是。”

    “我知道你會緊張,總之保持不卑不亢的心態就好。”

    “啊,是!”

    葉丞聽話地背收下巴。

    姿勢端正以后,夏依很滿足地點了一下頭,目光轉向會場的木造舞臺。

    那是為了機器人武斗會開賽典禮而搭的特設舞臺,由人理石石柱支撐的那個舞臺,外形是仿造女王宮的神殿。

    舞臺左右各站著一排神官團團員,他們身后設置著巨人熒幕,神官團團長的開會辭正從主會場轉播到各地。

    熒幕上,一個黑發如瀑、相貌俊美的青年正張開雙手,向所有參賽者闡述。

    青城、秋城、山城、巖城、宮城、福城……

    六城、六個會場,合計超過千人的高中代表專注于團長的致辭。

    ‘希望諸君能贏得這場機器人武斗會……為實現我們女工所愿,為自然與技術更進一步的合一貢獻出自己的力量,成為這項大業的基石。諸君自預賽中勝出,不斷磨練一己的姿態,正是肩負機械王國北方的明天……’

    青年握緊拳頭,語氣強力地說道。

    神官團團長的演說就這么持續下去,年紀輕輕就君臨女王神官團高處的黑發義眼美青年、北方實質上的支配者,他的話語句句都像是在保證北方更長遠的未來,言語有如魔法般滲入參賽者心中。

    ‘……能夠通過各城預賽進決賽的機體及搭檔者的數量有限。但是我希望在場的所有參賽者都能夠一律晉級!希望所有參賽者都能通過兩次預賽,晉級青城決賽,精益求精,直達第一!’

    團長的聲音深深地鼓舞了在場的所有人,就連對優勝一詞沒有切身感受的葉丞聽了熒幕上這名青年的話,都正襟危坐、意氣高昂了起來。

    ‘聽好了,北方的子民呀!……我們女王、我們神官團為本次大會準備了最高榮譽與無上名譽。立于高之上的控制者,將獲得百年來始終空缺,無人繼承的‘女王之劍’稱號!’

    整間競技場不分臺下臺下,全場鼓噪。

    ‘女王之劍’是直接侍奉女王,極其榮譽的騎士。與神官團基層組織˙圣騎士不同,立場僅次于女王。

    ……也就是說,地位比神官團團長還高。

    雖然只有稱號,但這個長期空缺的位子如今即將授予他人,也就代表……

    “能夠當上童話故事里的騎士是嗎……足見這次大會有多特別。”

    像是代表眾人的心聲似的,有人喃喃這么說了。

    優勝這種事,本與葉丞無緣才是,如今卻不知怎地無法克制心中澎湃的思緒。

    現場轉播坐鎮的神官團團長演說、解說大會概要、交響樂團演奏贊頌女王的樂曲……開賽典禮順利進行著。

    這時,掌管女王神官團宮城地區的南教區長結束了他所負責的人會規則解說項目,正走在競技場的回廊上準備回休息室。

    部下們都很優秀又忠心。開賽典禮白然應該會有下頭的人想辦法處理,無須操心。所以他早已轉換心情,準備處理下一件工作。

    這時候從后方傳來腳步聲,顯然是追著他而來。于是教區長緩緩轉身,一頭栗色卷發隨之搖曳。

    接著對著腳步聲來源說道:“你是圣騎士李洵吧,印象中記得你是愛心學院女子高中的代表,怎么沒去開賽典禮呢?”

    “我溜出來了。”

    教區長正如字面上的意思,是在城教區最高的職位,在神官團之中擁有僅次于親衛神宮的權限。

    另一方面,圣騎士團則是保護北方神殿免于叛亂或外敵侵略而組成的實行部隊。本來身為普通團員的李洵就連要跟教區長直接對談都很難才對,可是如今李洵卻這樣就直接來拜訪教區長。

    “教區長,有件事想請教您。”

    李洵一臉嚴肅的表情,開口問道:“是關于夏依他們,以及前陣子在這里發生的戰斗。”

    “喔喔,是李洵大鬧一場的那次吧。”

    “……是的。”

    “你的上司沒有告訴你,這不是區區一介末席圣騎士該知道的事嗎?”

    教區長閉上一只眼睛,俏皮地說道。從他在人前一板一眼的表情,實在難以想像他這樣嘻皮笑臉的樣子。

    “依你的個性,如果這里行不通的話,下一步就是直接潛入女王宮了吧。不過那么做實在是白費功夫,同樣只會換來一句‘區區一介圣騎士’而已。”

    看著李洵摸了鼻子自討沒趣的樣子,教區長像是在試探她似的,故意笑給她看。

    李洵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皺緊眉頭。

    “……所以我才直接問你嘛。”

    剛才的敬語都上哪去啦?李洵的口氣突然轉變,嘟噥著“其實我也很不想問你呀。”不過教區長并沒有露出不快的神色,就像是在閑話家常似的改變話題。

    “會場那邊差不多要開始進行選手宣誓了吧?對了,今年的宣誓代表是薇薇吧?”

    “是啊,這點也讓我很在意。你這個人,明明就知道薇薇山機器人,為什么還核準她參加啊?還有,OP跟林枝、還有神官團之間到底有什么勾結?你好歹也告訴我這兩件事,不然我也無計可施呀……我可不想就這樣被蒙在鼓里讓你們利用。”

    “所謂‘隸屬于組織’就是這么一回事啊。”

    “這我都知道,就跟你說了,如果只有我牽涉其中,那還無所謂,可是牽扯到佩佩她們的話可就不一樣了。看情況,我甚至還會退出機器人武斗會喔。”

    “那就傷腦筋了。”

    教區長一臉不怎么傷腦筋的表情仰天長嘆。

    “……該怎么辦呢。喔,對了,李洵,如果你愿意扮成女仆侍奉我一天的話,我也不是不考慮告訴你喔?”

    “我拒絕!”

    “真可惜,那種迷你裙女仆裝很適合你啊。”

    “……”

    “……唉,好吧,畢竟是你的請求,女仆裝就先欠著,我就稍微優待你一下吧。話雖如此,以我的權限,能夠透露的程度有限,獲知的內容也有限。況且女王宮本殿實際上究竟在想些什么,我并不清楚。這樣也沒關系嗎?”

    “我不介意啊,反而要感謝你咧。”

    “不過我想你還是不要知道會比較好喔,我敢肯定。”

    做此開場白以后,教區長接著說了:“據說森森的團長殿下是想利用今年的機器人武斗會……將女王陛下喚回這個世界,我們教區長接獲的通知僅止于這個程度。”

    隨口泄漏的這個真實打從一開始就遠超出李洵能力所及。

    “話說回來,李洵對女王陛下隱遁一事有何看法?”

    “這個嘛……女王已經疲于領導我們,所以暫時陷入沉睡還是深居簡出……是這樣吧?”

    “這會不會是只是表面上的對外聲明呢?”

    被這么一間,李洵當場說不出話來。

    怎么會這樣?本來以為已經深核心,卻反遭深究,李洵當場焦急起來,無論回不回答都是不敬。這么一來,性命根本就是掌握在這個裝傻的教區長手上。

    (啊呀呀……這下傷腦筋了。這跟在試探對神官團的忠誠心有什么兩樣嘛……失敗了……)

    “我并不是在試探你喔。我只是在問你個人的意見。”

    笑。

    “嗯,你不回答我也沒關系。總之,我想你也多少抱持疑惑,畢竟知道女王究竟是何許人物的人,就連在神官團內也是少之又少,你在街上或學校應該也有耳聞過吧?

    ……有人相信女王的確就像女王宮所說的,是活了數千年的女神。

    ……有人認為女王是世代交替的巫女。

    ……有人抱持這是集團幻覺的大膽意見。

    ……甚至有人說女王根本就不存在。”

    “你才是,說這種話不是人不敬嗎?”

    李洵的口氣中夾雜著擔心,當初是算準在這里被人聽到的機率較低而選擇這條走廊,不過一旦接近核心,談到這個方向的話題時,自己還無所謂,這位舊識——教區長的立場倒是讓人不安。

    接著教區長似乎是感受到了李洵的擔心,回了一句“你別在意”。

    “教區長的立場是有因果的,地位雖高,就是碰不著最核心的部分。換句話說,就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最能暢所欲言的位子。你知道嗎?有教區長和次級神官成立學會研究女王是否存在喔。森森高中或女王宮附屬的宮立大學也有設立專門講座和科系啊。

    也就是說,神官團無法證明女王不存在,或是無意這么做。所以放任我們不管反而對女王宮有益。”

    “既然能證明女王確實存在,就不需要她不存在的證明吧……”

    “目前已證實的是‘有這種’現象喔,這并不構成‘那么她是何許人也’的證明。”

    這么說倒也是。

    不管是李洵的父母還是祖父母,從大家還小的時候就存在至今,領導北方的女神。在女性面前主動現身,不斷賜予祝福的圣少女。

    人稱現人神、視之為圣女……卻沒有明確說過她是‘神’。

    “全北方大規模思考停止……?”

    怎么可能——李洵雖然一笑置之,感覺卻有如自身立足點動搖了一下那樣受到不小的沖擊。

    “這世間本來就是在玩弄文字游戲。反過來說,就是因為女王定位模糊,并未徹底神化,北方才能跟其他地區一樣維持人類社會。不然的話,像李洵這樣身為牧師——而且還是圣騎士團騎士的三重身分是不可能成立的。”

    教區長就這樣點出李洵的矛盾點,始終掌握著說話主導權。

    “說到今年的機器人武斗會……”

    接著突然切入正題。

    “當初為了讓女工復出,從二十多年前就開始進行大規模計劃,其中幾項計劃大功告成的舞臺,就是這屆機器人武斗會呀。

    ——全銜接起來了!

    意外的發展讓李洵大吃一驚。

    這里的‘女機器人’指的是莎莎……無論如何,應該都跟夏依她們機器人脫不了關系。

    也就是說,OP……林枝正在做的事情是女王宮認同的行為。

    如此一來,事情就已經不是李洵能夠去左右的了。

    不,能做的事還有一樣。為此,有件事她非得先確認不可。

    “教區長。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是什么呀?”

    “我和佩佩可以單純把目標放在優勝吧?”

    教區長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就請你這么做吧。女王宮也是如此希望的。”

    開賽典禮。

    交響樂團結束演奏……選手宣誓即將開始。

    在葉丞等人關注下,在大熒幕上,各城代表一個個被叫到名字。

    他們分別站上各城會場臺上的樣子,依序呈現在葉丞他們所在宮城會場的熒幕上。

    最后被叫到名字的是葉丞他們東城代表。

    ‘東城,女子工業高中代表,泉薇薇小姐。’

    “是。”

    響起薇薇自信洋溢、聲音宏亮地回答。

    舞臺隱約傳來馬達聲,藉著升降式地板緩緩升上舞臺的是一具金屬物體。

    那是女子工業的機器人‘巴拉V’。

    外形如刺猬,背負著好幾根管,那架機器人像是孔雀開屏似的張開了,看起來比實際還要大了數倍,極具壓迫感。

    薇薇就站在它背上。她抬頭,以會場全體選手代表的身分傲然立于大熒幕前。

    看到她的模樣……

    “哇……”

    葉丞發出了感嘆。

    至于薇薇……面對眼前超過兩百名選手的視線、看臺上超過數千名觀眾的注目、以及將現場實況轉播到全北方的成列鏡頭,沒有顯出一絲膽怯。

    實在讓人看不出她們學校是六城中唯一沒有打進去年決賽的高中。和后方熒幕分割畫面上的其他五城代表相比,毫不遜色,姿態威風凜凜。

    葉丞打從心底覺得薇薇真是了不起,喃喃說道:“薇薇小姐真威風耶。”

    “是啊。”

    夏依引以為傲地點頭。

    葉丞意外地仰頭看著夏依,接著會心一笑。平常雖然看似交惡,夏依果然還是很重視薇薇。感受到這點令葉丞非常高興。

    ‘宣誓!’

    六個會場的六名代表同時唱和。

    鼓掌與喝采有如怒濤般席卷全場。

    葉丞也不斷拍手。開賽的興奮讓全場為之沸騰,在這之中,他的日光果然還是向著在身旁鼓掌的夏依。

    要開始了。

    和夏依兩個人一起穿梭于戰場之上,為期四個月之久的戰斗。

    ......

    這個時期,無論何處,車站前多少都呈現出祭典風貌。

    安娜她們坐的速食店所在地的商店街也不例外,特賣會、投環人會等零星活動形成了小小盛況。

    俯瞰商店街的二樓窗邊,安娜一行人坐在偶然空著的禁煙席召開作戰會議。

    桌上擺著托盤、盛著四人份薯條以及五碟不同口味的沾醬,各人面前放著可任意續杯的無酒精飲料。

    至于題目則是……

    ‘安娜接近葉丞!黃金周大作戰’

    由于安娜始終不主動拉近關系,看得心急如焚的友人們為了拉近葉丞和安娜的距離,于是召開這次臨時會議。

    成員總共四個人。

    被拉來的安娜。

    安娜升上高中以后的新朋友,隸屬柔道社的李香。

    夏芳之則是李香的朋友。

    最后則是本次會議發起人,班長李楠。

    想當然爾這次會議對安娜而言是困擾大過于感激。可是,個性隨和的安娜還來不及一口拒絕掉,事情就已經繼續進展,當她發現的時候,朋友們已經暗地策劃好今天的會議了。

    結果,安娜就落得現在的下場,半推半就地前來赴會。

    所以她勉強說服自己:

    (嗯,反正自己一個人好像也只會更沮喪。既然如此,像現在這樣也未嘗不好吧。)

    她想起昨天沒能跟葉丞說到話、只能眼睜睜看著葉丞和夏依手牽著手離開的自己……

    她真的覺得這樣不行。

    結果到頭來之所以會和朋友們同桌,一部分理由也是基于這點。

    “這次你可要全力以赴贏得葉丞的心,知道嗎?”

    班長李楠將臉湊到安娜面前,詢問她的意見。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