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夏依,學姐?”

    “聽我說,葉丞。”

    夏依試著說服他。

    “昨天我也應該說過,因為你的左手現在受傷,所以如果讓你拿行李的話……不就不能牽我的手了嗎?”

    夏依在抓著葉丞的那只手上,再貼上另一只手,這么呢喃著。

    “葉丞的手,是為了抓緊我的手而存在的喔!”

    眼前的女孩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真教人吃驚。

    葉丞感覺到連耳垂都燙了起來,羞得低下頭來。

    “回答呢?”

    “啊,是。”

    “很好,就是要這么坦率。”

    滑稽的口吻,語調柔和。

    這樣的夏依實在是太過迷人,讓人心跳不已。

    要是被看穿該怎么辦?葉丞一邊這么擔心,一邊抬起臉來。

    夏依也是一看就知道在羞怯的樣子。

    葉丞稍微放心了。接著笑意自然涌上,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夏依也跟著笑了出來。

    接著夏依抱起書包,拉著葉丞的手。

    “那,我們走吧?”

    “好。”

    手抓得更緊。決不松開,又不至于到會痛的程度。

    在夏依的牽引下,葉丞也跟著跑了起來。

    “夏依學姐!”

    跟在夏依身后半步朝著車站前進的葉丞突然開口。

    “什么事,葉丞?”

    我喜歡你,原本想對她說出這句話,不過還是作罷。雖然葉丞并不認為多說幾次會降低喜歡的價值,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這種話好像有點突兀的感覺。

    所以……

    “今天我們要玩個痛快!”

    現在姑且先這樣就好。

    ......

    “啊、葉丞同……”

    ‘學’沒能說出口,安娜就閉上了雙唇。

    手才舉到一半,就因為失去目的而停在半空中。接著,她又像是要抱住這份落寞一樣,將手按在心口。

    剛才在人群中發現行色匆匆的葉丞時,安娜本想要出聲,然而一看到他手牽的那個人,她當場說不出話來。

    葉丞和夏依在一起。

    仔細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只有女性能夠參加今天的圣誕節開幕典禮,因此會來這個月光森林站的人,除了女學生,就只有來找女學生的男生而已。

    既然如此,那葉丞來這里并不是為了見朋友安娜,而是戀人夏依。

    剛才她甚至以為,能在這里見面,簡直就是命運的安排。

    然而那原來只不過是錯覺罷了。

    她感到一陣椎心刺痛。

    夏依和葉丞是情侶,安娜和葉丞只是同學。

    她心里早該清楚才對,這原本就是理所當然的才對。可是,葉丞沒有注意到自己這一點,還是令她感到內心受創。

    “早知如此,我當初就根本不該妄想要和她站上相同的舞臺。”

    后悔讓心口一陣揪緊。

    ——早知如此,我就不要把來夏依學姐當成人類一樣,視她為對等的情敵了……

    “如果你把對手當作機械,無法認同彼此是對等的情敵的話,你就輸了。”

    ……這是青梅竹馬李洵的忠告。

    可是,就算站上同樣的舞臺、對夏依作出情敵宣言,依然什么都沒有改變。雖然稍微拉近了與葉丞之間的距離,卻反而更加體會到對方的遙不可及。對手夏依是如此完美,自己絕對贏不過她——只有這個現實成為了一道高墻擋在眼前。

    無從追趕,無從介入。

    夏依和葉丞一點一滴累積著兩人的時光。就連無法見面都被視為是加深兩人羈絆的方式。

    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他們活在不同的時間。

    這根本不是她所期望的結果。

    好想哭,可是不可以哭。

    這里是月光森林

    是愿天下所有女孩變得幸福、愿天下所有女孩得到幸福的女王陛下的庭院。

    所以……安娜不能讓淚水玷污這座庭院。

    這個名為安娜的十五歲少女墜入了情網。

    對象是葉丞,就讀同一所初中,到高中又偶然成為同班同學。

    初中的時候,他們就只是同學而已。

    如果說還有什么值得一提的,那就只有他是安娜那時心儀的那個男生的朋友而已。就是安娜曾經暗戀過的那個男生——馬修的朋友,僅止于此。

    若是狠下心來再說得過分一點,葉丞其實就跟空氣沒兩樣。

    就連名字也是,一年……大概連一次也沒叫過。

    這么樣的一個人,如今卻是讓安娜為之焦急苦惱的‘心儀對象’……

    開端是在寒假。

    那天,初中時的補習班舉行送別會,事情就發生在晚歸的路上。

    平常鮮少走的夜路是如此恐怖,那時的安娜戰戰兢兢地推著腳踏車。

    雖然明知夜路危險,但是總有種置身事外的感覺。所以一開始她還搞不清楚狀況,等察覺到的時候已經晚了一步……安娜已經被恐怖的男人糾纏上了。

    男子要把安娜拉到聲色場所去,安娜連“不”都說不出口,只會僵在原地,只會逃避現實,以為只要閉上眼,危機自然會解除。

    這時候前來搭救的人,就是葉丞這個男孩。

    闖入安娜和男子之間的葉丞保護了安娜。

    那時候的安娜并不覺得葉丞是白馬王子或是英雄,也沒有余力去感受獲救的喜悅。她只是眼看男子的注意力已經移到葉丞身上,一心想逃走而已。

    于是她丟下了才剛初中畢業、與自己同齡的男孩,白己一個人逃走了。

    她覺得白己真是卑鄙。她不想知道自己的行為害葉丞遭遇何種下場,整整一個星期不看報紙……

    逃避、再逃避。

    最后在高中入學典禮上與葉丞重逢。

    對甚至不知道他們考上同一間高中的安娜來說,這簡直就像是冷不防挨了一箭那樣。

    看到葉丞平安無事,讓安娜放下心中一塊人石頭。

    不僅如此,他還很溫柔地問安娜有沒有受傷。

    可是安娜卻又再度逃避。她不想被人譴責當日逃跑一事、害怕承認自己的罪狀,就這樣逃走了。

    然而葉丞甚至沒有責備這樣的安娜,他只是覺得自己慘遭安娜無視而感到難過,露出困惑的表情,并沒有說安娜的不是。

    盡管如此,安娜還是一直閃避葉丞,內疚甚至讓她不愿和葉丞正眼相對。

    ——直到來夏依這個女孩……這個機器人向葉丞告白為止。

    她終于注意到了。

    自己喜歡葉丞。在得救的那一晚,安娜就已經墜入情網,她發覺自己不愿那個救了她的男孩子被其他人搶走。

    她知道說什么‘失去之后才第一次發覺’這種話,不過只是種藉口罷了,別人會認為她不過是過于執著也是理所當然。

    盡管如此,安娜還是喜歡上了葉丞。

    ——葉丞。

    當初就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同學。

    但是,知道得愈多,安娜就愈來愈喜歡葉丞。

    她知道后悔也沒有用。所以,她好恨自己,明明比夏依還要早認識葉丞,卻沒有注意到他的優點。

    如果能回到過去的話,安娜應該會這么告訴自己吧。

    ‘葉丞同學救了自己,一定要向他好好道謝才行喔,一定要向他表明心意才行喔。你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他了,所以別逃避呀!’

    為了不留下遺憾。

    雖然葉丞不見得會點頭答應。

    盡管如此,總比連告白都沒有就被甩掉要好。

    等到安娜回過神來,不知何時朋友已出現在眼前。

    而且還有兩個。

    她們都是安娜的同學。

    個子比較高的那個女孩首先出聲。雖然像是隨口一間,不過感覺得出她相當擔心。

    “娜娜?怎么了,看你的表情,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喔,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她似乎發現了逐漸消失在人群中的夏依,一副已經了然于心的樣子,露出于心不忍的表情,另一個女孩應該也全然明白了吧,只見她一臉同情地看著安娜。

    個子比較高的那個朋友——柔道社的李香毫不掩飾一臉傷腦筋的表情,說了一句“我跟你說,在意這種事是不行的”來安慰她。

    雖然這句話實在沒什么營養,但安娜并不會覺得她雞婆。對不知該依靠誰、就快要崩潰的安娜而言,光是這樣就很高興了。

    所以千美繪也不想讓兩個朋友擔心,勉強白己露出笑容。

    “別這樣嘛,沒關系的,好嗎?”

    可是她的微笑如此生硬,不忍心看她這樣的另一個朋友……人稱阿富的方芳之連忙阻止她。

    “好啦,總之我們先去吃中飯吧,好嗎?”

    “你聽,方芳說的一點都沒錯。”

    安娜點點頭,“嗯,說的也是”,盡她所能表現出開朗的樣子。

    就在安娜跟著兩個朋友正要走向票閘準備搭乘車時……

    另一位友人現身了。

    “方便嗎?到那邊以后,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談談。”

    是個站姿泰然自若,戴著眼鏡的女學生。她以食指推了推鏡框,揮舞示意著手中厚厚一疊文件。

    她就是安娜他們班的班長趙樂。

    她手中的文件寫著【安娜強化支援計劃】。

    女王圣誕節是在北方全境舉行的祭典。

    為紀念引導北方至今的‘女王’誕生,在每年四月底到五月初舉行的這場祭典,俗稱為黃金周。

    在這段期間,基本上所有的企業都公休,學校也全面休假。

    各大都市都積極舉辦各類游行及活動,特別是位于青城的月光森林舉行的開幕祭典,數千名巫女裝束的女學生擠滿整座森林廣場,場面非常壯觀。

    葉丞小時候也曾去看過一次青城的主祭典。

    能夠進月光森林的只有女性,所以當時只是在街上看著大熒幕轉播林中景象而已。不過這樣就已經令他充分感受到儀式之壯大、女王之神圣——圣潔得散發光輝——有如親臨現場一樣。

    市街也是清一色染上祭典氣氛,絲毫不輸月光森林。來看祭典的人將街上擠得水泄不通、寸步難行、盛況空前。當葉丞問道,是從哪來這么多人?父親當時回答:‘幾乎全國人都來看了。因為這是比其他在北方舉行的任何活動都還要盛大的慶典。’

    他還記得當時深受感動,贊嘆這里真不愧是最接近女王的地方,那天葉丞眼里充滿光彩,沉浸在祭典氣氛中。

    這已經是五年前……父親還在世時的往事了。

    “我也有去過喔。”

    夏依聽了葉丞的話以后,這么說道。

    “去年圣誕節,我正好到了履行義務的年紀,本來預定要到月光森林聽女王陛下說話。不過女王陛下果然還是沒有現身……真可惜,我本來還期待或許能見到她呢。”

    這么說完,夏依將手放在心口。夏依生命的泉源、魂之容器——黑盒子S傳動裝置正在那里怦怦跳著。而那個傳動裝置里面……裝著名為‘女王的碎片’的神秘寶石。

    據說是在五年前……女王為了維系住夏依粉碎的心而賜與她的碎片,也有人說是女王自身靈魂碎屑的這塊寶石保護著夏依的靈魂,若要說夏依是女王的女兒也不為過。

    所以說,對寄宿著一部分女王靈魂的夏依而言,能夠見到女王,另有一份特別的感慨……夏依是這么說的。

    “就像是去見媽媽一樣嗎?”

    葉丞問道。不過……

    “我覺得有點不一樣……不過很難說明就是了。”

    夏依一臉傷腦筋的表情。

    葉丞心想,勉強說的話,會不會就像是人家常說的,遭逢意外的人會覺得器官捐贈者像是再生父母或兄弟姐妹……那樣。不過無論實際為何,他也只能憑空想像而已。

    兩人就這樣聊著尋常的話題,走在街上。

    離開月光森林,踏上歸途。

    這段路是從昨天就約好的、期盼已久的約會。

    市街碰上節日初日,擠滿了人。雖然比不上近鄰女王宮的的所在地,不過市區也是十二萬分充滿節日氣氛。

    大街附近的店家,全坐滿了想在這特等席看接下來游行隊伍的客人。大街兩旁的步道也像是在聲援馬拉松賽事一樣萬頭攢動,戴著臂章、負責整理交通秩序的高中生警備在四處吹哨。

    隨便走進一條街,攤位、小有規模的活動一處挨著一處,到處都在招攬當地人或觀光客駐足。

    游行將在日落后伴隨著盛大點燈儀式開始。

    堪稱是圣誕祭初日重頭戲的那場活動,是由山車上絢爛的燈飾及覆蓋天空的煙火所點綴的光。

    “在哪里看游行好呢?人這么多,走散就麻煩了耶。”

    當葉丞這么問時,夏依自信滿滿地閉上眼睛。

    “放心,有個絕佳場所。”

    瞧她說得這樣有自信,于是兩個人決定在游行開始前盡情享受散步的樂趣。

    節日的氣氛白然好得不在話下。

    不過和夏依一起逛街要更開心。

    有時怕走散,于是牽起夏依的手,有時突然冒出“可以靠她多近呢?”的念頭,于是湊近一步,然后自己一個人不好意思起來。

    和一個人來不一樣,也和一大群朋友在一起不同。雖然身在人群中,卻像是兩人世界……這樣幸福的感覺讓葉丞的心雀躍不已。

    這時候,夏依將雞蛋糕遞到葉丞面前。

    “來,葉丞。”

    那是是剛才在路邊攤買的。看起來像一包薯條那樣,卷成甜筒狀的包裝紙里頭裝了好幾個,紙上畫著一個相當隨便的女王燒商標。

    那個雞蛋糕的外觀的確有點像女性的臉。可是剛才吃的又好像是長頸鹿之類的形狀……愈想就愈覺得這商品真是有夠隨便,不過真要說起來還頗有節日的感覺。

    “謝謝……”

    葉丞道謝正準備接過時,女王燒從他面前縮回去。“咦?”葉丞驚訝地望著夏依,只見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樂子似的,面帶微笑將女王燒撕成兩半。

    “你先等一下喔,葉丞。女王陛下……抱歉把您分成兩半。”

    女王的臉慘遭人硬生生分成兩半。

    夏依這回把臉的左半邊拿到葉丞面前,露出微笑。

    “來,葉丞,啊~~”

    “咦咦!”

    “啊~~”

    看來是要強制喂食。

    葉丞并不覺得討厭,反而感到非常高興,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實在是太丟臉了。如果換成是葉丞自己一站在旁觀者立場,肯定會泛起一股殺意。

    ——應該是我想太多了吧……

    葉丞一邊冒著冷汗,姑且放眼看了一下周圍。

    一堆人在看。

    當然大多數的人都對其他人的舉動不感興趣,盡管如此,羨慕與忌妒交雜的視線還是從四面八方落在兩人身上。

    其中好意的視線主要集中于夏依,反之,嫉妒或嘲弄的視線則落在葉丞身上。

    本來混在人群中并不會引人注目的傻情侶,就因為夏依這位出眾的美少女而變得樹大招風。

    也從當然也非常清楚自己和夏依并不相襯。不,雖然心里有數,可是像這樣這么明顯被眾人指出“你們一點都不配喔”,心里實在覺得很寂寞。

    不過對當事人雪拉來說,周圍的視線似乎無關己事的樣子。

    “啊~~”

    “我說……夏依學姐?”

    “啊~~”

    “呃……學姐?”

    “啊~~”

    葉丞甘拜下風,并不是因為夏依比葉丞高,所以才屈服在她的魄力下。

    該怎么說呢?就是能從夏依身上感覺得出難以動搖的決心。

    “……我照做就是了。”

    最后葉丞乖乖就范,微微張開嘴巴。

    “好,第一次的你一半我一半感情不會散,成功。”

    雞蛋糕的味道是一股腦兒的甜,就像零食那樣。可是,只因為是夏依親手喂他的,感覺就像是變成了別的東西,竟然有著高雅的甜味。

    ——這就是幸福的滋味嗎?

    葉丞就這樣一邊嚼著雞蛋糕,內心一邊懷抱著這種別人聽到肯定會噴飯的感想。往旁邊一看,夏依正好將雞蛋糕的右半臉放進嘴里。

    “啊、葉丞!你看!”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害羞,只見夏依指向人群的另一邊。

    那里有攤章魚燒。

    “那、那個,接下來要不要吃那個?”

    “咦?還想吃嗎?”

    葉丞稍微嚇了一跳。

    自從抵達市區以后,夏依就吃個不停。

    在義大利面店吃過午餐→→玉米→燒餅→然后就是現在進行式的女王燒。

    夏依雖然是個機器人,不過平常也有在吃便當,所以看她這樣對各種食物都興致盎然,葉丞并不覺得奇怪,然而問題就出在那個量和速度。雖然葉丞正值發育期間,沒有那么容易就飽,盡管如此,這個步調似乎還是快了點。

    “……不行嗎?”

    “不是不行啦,只不過,你吃這么多不要緊嗎?”

    “嗯——我跟你說,葉丞,我等一下還想去家庭餐廳吃圣代耶……”

    “夏依學姐,你到底是怎么了?”

    “咦……怎樣?”

    夏依不知為何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別過眼去。

    “我只是覺得,夏依學姐今天這樣是不是太興奮了一點。”

    “還不是因為……”

    夏依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后,刻意清了清喉嚨,接著開始說明,簡直就像是家教大姐姐在跟頭腦不靈光的孩子解釋那樣。

    “聽好啰亡葉丞,你前陣子不是和安娜同學……不對,和薇薇他們去玩嗎?不但去了電玩中心……還準備去吃圣代,這些事薇薇都跟我說了。這樣實在太不公平了,只有大家有跟葉丞玩到,所以今天我要把我的那份玩回來。”

    “咦?可是昨天不是也有出門嗎?”

    “那是去辦手機,今天是節日。”

    “咦?”

    他實在不曉得差別究竟在哪里。

    “我說你呀……”

    夏依一副難以啟齒——不如說是煩惱該不該說出口的樣子猶豫了一下,不過最后還是沉不住氣的樣子,有些別扭地說出了意外的話來。

    “是真的不明白嗎?人家就是想要獨占你的第一次嘛。”

    真是出入意表。

    “……呃、是。”

    只能投降了,這世上不可能會有男孩子聽到這種話以后,還會不想實現女孩子的夢想。

    到了黃昏降臨的時候。

    笛音裊裊、鼓聲隆隆。

    第一發煙火在天際綻放。

    光之花瓣留下剎那光輝,融入黑暗中。

    裝設大量燈飾的山車通過街道,用和紙糊成的古色古香造型物后方,機關龍活靈活現著身軀,各地工業高中精心制作的機械展現出了北方的技術力。

    這一切都含有人們對女王恩澤的感謝與崇拜。

    市街從今夜起,每晚都將包圍在這樣熱鬧的氣氛中。

    “嗯,游行開始了。”

    “是啊。”

    葉丞悠哉地回答,夏依朝他微笑。

    “有特等席喔,我們走吧。”

    “咦?啊,學姐的確是有這么說過,是在哪邊……嗚哇!”

    葉丞的身體離開了地表。

    “抓緊喔。”

    當他注意到自己像個公主一樣被一把抱起的下一個瞬間,更覺得整個人飄了起來。葉丞連忙緊抱夏依。

    他聽到風吹過耳際的聲音,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

    竟然飛在半空中——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