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夏依是在昨天晚上突然開口說出:我想要手機。

    不知道為什么,夏依非常執著于手機。

    葉丞當然有聽她說過理由。

    只不過,她只是鬧著性子,講了一句薇薇好狡猾,最后還是沒跟他說詳細的內情。

    女孩子真是個謎。

    話雖如此,不管理由是什么,可以約會真開心。像這樣一旦有了藉口,和夏依在一起的時間也就會增加,葉丞心想,今后要更積極地制造約會的藉口。

    明天起就是黃金周,為紀念黃金之發女王的誕辰而制定的,為期一周的長假就從明天開始。

    所以今天學校上半天就結束。

    至于學生會那邊也處理完最后零碎的工作,順利度過黃金周前夕的忙碌時期,所以,葉丞和夏依才能像現在這樣,難得在下午出來約會。

    葉丞的是白色,那我的就是這支水藍色的啊,粉紅色好像也不錯。

    夏依花了不少時間煩惱。葉丞本來還以為夏依是凡事都速戰速決的人,他還真有點吃驚。

    畢竟,顏色是決定喜歡或是不喜歡的關鍵,不是嗎?

    她說得很理直氣壯。

    最后──

    葉丞你覺得哪個好?

    她這么問了。

    也吃開始猶豫。好像有聽說過,女生不喜歡聽到別人跟她講因為是女生,那就粉紅色之類的話,所以這樣做好像不太好,可是水藍色跟制服同色,好像又太單調了一點......

    最后──

    粉紅色很可愛。

    他還是說出口了。

    嗯!

    夏依很滿意地點頭。

    之前還煩惱了這么久,這么快就決定好嗎──當葉丞這么問她時,夏依她說:因為是葉丞你幫我挑的啊!

    回答得理直氣壯。

    女孩子真是個謎。

    結果,最后買下來的,是和也吃成對的舊款手機(珍珠粉紅)。

    在餐飲區點了中餐的熱三明治外帶后,兩人走到露天廣場去。

    一樓到三樓挑空、頗具開放感的這座廣場被規劃為休憩區,在這里,親子檔、剛放學的三五好友、以及情侶們零零星星地坐在各個角落。

    葉丞和夏依也在其中一角,找到了一張剛好可以坐四個人、小巧可愛的圓形椅子,坐了下來。

    對不起,東西部讓你拿。

    葉丞昨天脫臼的那只手現在用繃帶吊住,剩下來的另一只手則是要牽著夏依,所以東西全部由夏依拿。

    老實說,身為一個男生感覺總有些忸怩,但是夏依興高采烈。

    別在意,因為我是大姐姐嘛!

    她居然對自己這么說。

    雖然這不是壞事,不過他總覺得自己有些丟臉。

    打起精神

    那,我要拆三明治啰?

    葉丞準備伸手去拿袋子的時候,夏依正悄悄將身體挪到背對葉丞的那一側去。

    不準看這邊!

    是!葉丞聽到她一聲令下,不禁直了背。

    夏依坐在另一側,兩人背靠著背。

    觸碰到了對方今天都牽手牽那么久了,光是兩人的背互靠心就怦怦跳了起來,感覺是如此幸福。

    這時,葉丞的手機傳出了前陣子流行的歌曲輕快的旋律。

    (誰啊?)

    這支電話號碼沒印象。他猶豫了一下到底該不該接,不過他看夏依也沒有表示,總之他決定接起來。

    按下通話鍵。

    喂,葉丞?

    是夏依。

    他急著要回過頭去──

    不準看這邊!

    不過被兇了一頓.于是他決定透過話機通話。

    喂,夏依學姐,我是葉丞。

    對,我是夏依。

    尋常至極的對話讓兩個人同時噗哧笑了出來。

    不過,為什么會在這時候打手機呢?

    他試著問她。

    因為我很開心啊而且......

    而且?

    第一次就是想跟葉丞講。

    好可愛,太可愛了,可愛得要命。那個無所不能的學生會會長。夏依學姐居然會因為打了一通手機就興奮成這個樣子──

    葉丞抖肩,當場笑了出來。

    怎么了?我說了什么奇怪的話嗎?

    沒有,你說的話一點都不奇怪喔。我也想成為夏依學姐的第一次

    嗯。

    真是不可思議,剛才都已經說了那么多的話,但是如今透過話機,就會發現,還有好多好多事情想眼對方講。

    這也想說、那也想講

    想必夏依一定也是同樣的心情。

    我跟你說喔,葉丞。

    夏依的聲音有一點點緊張的感覺。

    是,是什么呢?

    跟你說喔,葉丞,我作夢了。

    夏依下定決心,說出她一直都很想講的事情。

    葉丞睜大了眼睛。

    應該不會作夢的夏依竟然作夢了

    好棒喔,恭喜你!

    雖然葉丞并不知道,不過這當然是夏依夢寐以求的話。

    接著,葉丞也很害羞地告白了。

    我每天都會夢到夏依學姐!

    黃金周開始了。

    這段假期間,各項活動將會如火如荼地展開,明天,第一天是女王圣誕節日活動,后天是葉丞他們也會出席的機器人比賽武斗會開賽典禮,大后天沒有任何活動,不過第四天的時候,剛剛和夏依約好了,要在盛開的櫻花還沒凋謝以前,和大家一起去賞花。

    莎莎一定來得及趕上賞花的──夏依露出微笑。

    一定會是一個非常快樂的連續假期。

    葉丞確信。

    就連昨天以前的那種一再錯身而過的情況也一定不會再發生了。

    因為,手機內建的通訊錄第項已經登錄林夏依學姐的手機號碼。

    ......

    葉丞在等著夏依。

    時鐘的指針指著稍過正午的位置。

    那是女孩子們結束典禮以后,前往車站的時間。

    今天是四月二十九目。

    是八天連續假期的第一天,也就是慶祝北方的守護神……‘女王’陛下誕辰的女王圣誕節開始的日子。這一天在月光森林深處的祭殿舉行了開幕典禮。

    參加典禮的只有女高中生。

    只有身為女王巫女的她們,才能獲準參與這場盛事,這同時也是賦予她們的義務。

    葉丞他們學校的女同學當然也全部出席典禮……也就是說,葉丞的夏依也名列其中。

    所以身為男生的葉丞才會在車站等夏依回來。

    等待的此刻,是千頭萬緒涌上心頭的時間。

    葉丞閉上眼晴,回想第一次和夏依相遇的那天。

    距今正好一個月前。

    三月即將結束的那個晚上。

    那天……葉丞試著解救一名女孩。在情急之下,他奮不顧身保護遭到陌生男子糾纏不清的同學,代替她陷入危機中。

    沒想到葉丞獲救了。

    拯救他的是一個有著飄逸黑發與清澈黑瞳,格外讓人印象深刻的美少女。

    氣質凜然、優美、一身伶俐人氣、個頭高佻的那個女孩在葉丞面前拿出手中的刀,化身為包圍在黃金光輝之中的劍士。

    她的名字是……夏依。

    那時葉丞還全然不知,她就是從今年春天起白己即將就讀的那所高中的學生會會長。

    那時葉丞還全然不知,其實她不是人類,而是仿造人類制造出來的戰斗用機器人。

    葉丞就這樣對夏依一見傾心,自然而然喜歡上她。

    那就是兩人的邂逅。

    是撮合兩人靈魂的、舂夜的奇跡。

    在那之后的一個月,如光速飛也似的過去了。

    作夢般的重逢。

    夏依大膽至極的告白。

    屋上的親密。

    得知她是機娘的回家路上。

    第一次約會和吵架。

    于是加深的……不對,是期望能更加深的羈絆。

    無法見面,倍感思念的五天。

    和夏依周圍那些溫柔的人的相遇。

    堪稱夏依她們么妹的機器人莎莎與夏依的對決。

    成對的手機。

    就像是在證明這段忙碌、愉快、帶點惆悵的日子并不是夢一樣,葉丞的左手正用繃帶吊著。

    一心想趕赴對決地點阻止莎莎和夏依戰斗而弄傷的肩膀。那是葉丞第一次為了某個人……為了保護某個心愛的女孩奮不顧身的證據。

    葉丞心想:過去只是平凡度日、與強悍完全無緣的自己,居然可以為了一個女孩拼命到這種地步。這是到不久前為止全然料想不到的事。

    和夏依在一起后,有好多這樣的新發現。

    自己意外的一面、夏依意外的一面,這許許多多的發現與驚奇,在這短短一個月間就像海嘯一樣席卷而過。

    “還真不是普通的風波不斷呢……”

    葉丞苦笑。

    不過這樣人仰馬翻的日子肯定不會在短期內結束。

    首先是今天。

    與結束圣誕節開幕典禮的夏依會合后,兩個人就要一起到南市區,逛逛在節日期間熱鬧歡騰的街道。

    一定會過得很愉快。

    而且這次是連續假期,因此兩入時光不會在今天就結束。

    ……明天是開賽典禮。

    ……三天后還和夏依約好去賞花。

    當然啰,就算是沒有任何安排的日子,兩個人也要在一起。夏依一定也是如此期望……但愿如此。

    他臉上不由得泛起笑容。

    接著他隨即驚覺:搞不好會被當成怪人!趕緊望向四周,幸好沒有任何人注意到葉丞。

    他松了一口氣。

    想要克制白然流露出的笑容,原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實在按捺不住滿腔期待的葉丞就這樣顧不得周遭目光,露出傻笑。

    葉丞有預感。

    成為高中生后的第一次長假,一定會是個不輸——不,甚至比至今這一個月還要更加豐富、更加愉快的假期。

    因為這次連續假期是和夏依共同度過的第一個長假。

    心跳加速。

    悸動令他仰望天空。

    只見蔚藍晴空萬里無云,葉丞心想,那是夏依的顏色。

    遠處可見反射著光線的玻璃屋上。

    在蒼翠的樹林中閃耀低調光芒的這棟建筑物是鐵路線南市月光森林站。

    是與附近一帶廣大森林同名的車站。正朝著這里走來的,是一群身穿制服的女孩。

    從西裝、水手服、背心裙,超過數十所高中的制服齊聚一堂,是一年僅見一口的光景。

    走在路上的這些少女們全都是參加完女工圣誕節開幕典禮后,正要回家的人。

    從今天開始的春季連續假期,是北方全境慶祝引導北方至今的現人神‘女王’陛下誕辰的節日。告這一周開始的典禮就在今天于月光森深處的圣殿舉行。

    所謂的月光森林,也就是引導北方人至今的現人神……‘女王’陛下所在的森林之意。

    在北方各地,相同名稱的森林有二十多處。那些都被視為是圣域……也就是神圣的場所,只有和女工一樣同為女性者才能獲準踏入森林深處。

    所以今天從這座森林踏上歸途的當然也只有女學生。

    其中有著一群身穿清一色淺藍色制服的人。

    那是葉丞就讀的私立高中女學生制服。她們并不是互相約好才這樣集體行動,而是因為退場是按學校順序,于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自然就會走在一起。

    “夏依!”

    有個聲音傳向這群人。

    走在高中眾學生中的一位黑發高個兒女同學……夏依轉頭面向聲音來源,露出驚訝的表情。

    對方是個女孩,一身帥氣打扮,是這座月光森林附近某間公立高中的制服。她發現在人群中高出一個頭的夏依,高舉著手,喊著‘嘿、好久不見亡’,就這樣通過夏依一行人身邊。

    她看起來像是要去和誰會合似的,快步跑著穿過人群而去,那位少女是夏依的初中同學,夏依也朝著久未謀面的朋友輕輕揮手打招呼,目送著匆忙離去的背影。

    “我問你喔。”

    另一個女孩從后頭跟上,與夏依并肩齊步。

    她是私立高中三年1班……也就是夏依班上的朋友。

    頭上戴著發箍,蓬蓬的發型相當可愛,臉蛋清秀——與這頭發型不大相襯——個頭嬌小的她仰頭望著夏依問道:“剛才那個,該不會是初中時的……?”

    夏依為避免撞到她,將手上的刀換到另一只手上。

    接著款款擺動一頭烏黑長發,“嗯。”點了一下頭。

    “她是我初中同學,畢業以后就只有偶爾在街上碰到而已。看起來過得不錯,真是太好了。”

    “是喔。”

    與夏依并肩的她“嗯~”了一聲以后,說了一句“真意外”。聽她的口氣是真的很意外的樣子,夏依正想問“怎么了?”時,她卻分外火速地補上“因為啊”繼續說下去。

    “你給人的印象就是會長嘛。感覺上跟學生會的人似乎處得不錯,可是私底下好像沒有特定朋友——的樣子。”

    “咦,是嗎?”

    夏依心里雖然在意,表面上卻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應答。

    “嗯。特別像我,是到三年級才和夏依你同班,這么一來,二年級以前的印象自然會特別深吧,因為都是夏依在臺上說話的模樣嘛,有種‘果然是高高在上的學生會會長’的感覺。”

    “在別人眼中果然是這樣喔。”

    夏依苦笑。

    “是啊是啊。”

    話一說完,她便哈哈笑了起來。

    這也沒辦法,就像她所說的,夏依是私立高中的學生會會長,所以必須表現出學生會干部應有的冷靜、學生會會長應有的毅然態度。

    ……夏依一直都是這樣要求白己的。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