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林枝眼簾一垂,嘴角含笑,不知怎地一副很愉快的樣子。

    “因為我覺得,你和夏依兩個人幸福快樂的生活,再多一個新媽媽會很礙眼吧。”

    “這樣啊......”

    面對一臉歉意的夏天,林枝則是微笑著搖了搖手。

    接著,她問道:“哎喲,表情不要那么嚴肅啦,對了,夏依她們現在怎樣?大賽不是快要舉行了?”

    聽起來像是不經意的隨口一問,實際上這才是今天的正題。

    夏天回答:“嗯?是啊,已經決定了,薇薇將代表自己的學校參賽。她說她是類別C,要以人的身分出賽。”

    “唉呀?她是顧及到趙通他老人家嗎?”

    “她本人是這個意思。那孩子到底知不知道,一個不好會害自己喪失比賽資格啊,至于佩佩,她要和目前收留她的李洵同學搭檔,代表愛心工業出場,這組就是名符其實的類別C了。”

    “哦那?”

    “什么意思?”

    “夏依呢?”

    “夏依不出賽嗎?”

    夏天面有難色,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最后勉為其難地開口。

    “林枝,其實夏依她好像,有了男人。”

    “呃!不,是交了一個男朋友。”

    夏天的表情凝重地娓娓道來。

    林枝半瞇著眼睛,抬眼看著他,一邊催促他然后呢?

    然后,就是她問我,能不能做喜歡做的事。我問你喔,林忮,青春期的女孩于是不是每個人都這個樣子啊?該不會是我養育她的方式有問題吧?還是怎么說啊,你覺得我該怎么做比較好?

    聽我說,自從有了那個男人呃,不,這樣講會被夏依罵。

    自從交了那個男朋友以后,夏依就越來越強勢,動不動就拿葉丞不會把飯灑出來、葉丞都會抬頭這些話來?我......

    像是在宣泄一肚子怨氣,將杯中的水一仰而盡以后,夏天的表情蒙上了郁悶的神色。

    今天早上也是,我不過是偷看了一下房間。就被她狠狠兇了一頓。不管我跟她說什么都聽不進去,最后還拿東西丟我,她是罵我什么啊印象中是什么來著?粗線條?

    他撥起瀏海讓林枝看看他的額頭,上面貼了一塊小小的OK繃。

    看,落得如此下場。而且那家伙,今天早上只做了給那個男的便當就出門了,至于我的早餐,居然只用一句我可不知道喔,自己隨便找點東西吧?打發掉。

    林笑得肩膀抖個不停。

    很奇怪嗎?

    嗯,很奇怪,除此之外還說了些什么嗎?

    我最討厭爸爸了。

    夏天像個小孩子似地臭著一張臉。

    別這樣嘛!那個男孩子是怎樣的人?你見過他了吧?

    是個好青年。不,他還是少年。

    夏天心不甘情不愿對葉丞下了這樣的評論。

    這樣啊。

    對,我有開條件,只要機器人比賽就允許他們交往,但是當場被拒絕了。他好像是真心把夏依當作一個女孩子在喜歡的樣子,一直堅持說不想讓夏依受傷,不過.....

    林枝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但是夏天絲亳設有發現,繼續說下去。

    他的表現實在太正人君子了,男生一定都別有居心,像這種刻意裝成紳士的人最不可信了。他一定是想和夏依做奇怪的的事。

    噗......

    林枝忍不住笑了出來。

    夏天,你說話真好笑耶哈哈、哈哈哈!

    會嗎?

    當然,既然你說人家個性好就別有居心,這么說,對方個性差就沒關系啰?或是像那種見到有甜頭可嘗,就見風轉舵,答應要參賽的墻頭草也好啊.

    我可沒這么說。

    嗯、嗯!夏天你變啰!現在簡直就是個父親嘛!

    瞇起眼睛,年紀比夏天小上一輪的同僚這么說了。

    當你說要收養夏依的時候,大家來很擔心,不過現在一看,不是當個父親也當的挺稱職的嗎?

    聽你這么說,我實在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高興耶?

    為什么?

    我之所以會接受夏依他們,是因為我想延續班內特主任的研究──也就是開發擁有意志的機器人。

    主任究竟在追求些什么,才會鼓吹S裝置的理論?主任為何要制作L系列的機器人,我只是想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而已,并不是想當個好父親。

    我知道。

    從那之后已經過了十六年。但是,就連主任究竟想要到達何處,我都還找不到答案。主任究竟有何想法?到底想借這些機器人女孩們實現什么?對我而言,找出這些問題的答案,遠比當個父親還要重要。

    兩人陷入沉默。

    她開口了:像我這樣,拒絕接受那些孩子,決定以別的方法接近主任的人,其實不該說這種話,不過,你已經是個好父親了。畢竟,想要接近主任所追求的真實,惟有讓夏依她們參加機器人比賽才行,這是不爭的事實。現在有一位父親想要選擇不是身為人父的立場,只是這樣而已。

    她聳聳肩。

    況且,今天你來找我是有事相求吧?你希望有一天當夏依她們想和真心喜歡的男孩子發生親密關系的時候能夠如愿以償,所以來找我幫夏依她們改造身體。

    哪有......

    臉上夾雜著不悅與害羞的表情,夏天撇過臉去。

    林枝一語中的。

    抱歉,每次都麻煩你。

    夏天朝林枝低下頭來。

    交給我吧!這可是我的專長,我一定會幫她們改造成能夠充分感受到身為女孩子幸福的身體,好讓她們成為世上第一幸福的女孩子。

    ......

    另一邊。

    李洵發自內心感嘆。

    嗯,看樣子不是偶然喔。

    螢幕上顯示,葉丞駕駛的游戲機溜進大廈之間的狹縫,瞄準好敵機。

    從第一戰起,葉丞的位置就一直抓得很好。

    他在初期就記下由遠至近一帶的建筑物配置,機器包括進得去和進不去的地點,便以這一帶為行動據點,就算被多數敵機包圍,他也能在同一時間內就確保住退路。

    如果沒有卓越的空間掌握能力,不可能有這樣的表現。

    在私立高中機器人比賽校內代表選拔賽上,葉丞面對狙擊名手薇薇,不但堂堂與之一較高下,甚至還破解了利用山中各處的反射板發動的狙擊。

    到底是偶然呢?還是在扮豬吃老虎呢?李洵之前一直不得其解,如今終于真相大白了。

    李洵喃喃自語著的確不是偶然,不過目前是第三戰,從這場開始加入戰局的安娜的機體傳了雷達影像過來,敵方機動器正逐漸聚集到葉丞附近。

    事到如今過去救援也來不及了,況且安娜正擅自朝葉丞的方向過去,這樣下去據點防守會變薄弱,雖然對葉丞有點過意不去,不過就要讓他當誘餌了,隨后,葉丞的弓兵顯示為‘LOST’,從喇叭傳來了瀕死哀號,喊的是越來越有模有樣了。

    (空間和位置的掌握的確無懈可擊,不過光只有這樣恐怕還不夠啊!)

    李洵苦笑。

    當初葉丞是在單挑、山區、狙擊戰、薇薇不能攻擊人等特殊條件下才會有活躍的表現。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葉丞對這款游戲還不熟,又是打團體戰,就更不用提以市區格斗戰為主的比賽了,他的能力根本就派不上用場。

    至于說到勤練這款游戲以后會不會變強......

    (不,看樣子沒用啊。)

    看來,葉丞打電動的技術,在李洵眼中是遜到不行。

    ......

    夏依看過那些不斷送來的文件以后,在上頭簽章。和其他學校的學生會取得聯系,調整會場。針對事到如今才以電子郵件通知要求指定典禮當天整隊地點一事做出回覆,檢查預定發給全校同學的圣誕季相關事宜須知手冊的原稿。

    太復雜了,李井,行程表要用一頁就交代清楚,有參考過去年的冊子了嗎?

    是,會長。請問,去年的手冊在?

    左邊那個柜子,從下面鼠來第二層右邊的角落,還有,三年前的校慶手冊里面有一篇歡迎詞也很值得參考,麻煩找出來讀。檔案應該就收在柜子上面的黃色紙箱里。

    開賽典禮當天,會長不在學校吧?致辭該怎么辦?

    就交給阿城同學了。我會在明天以前空出他的行程,現在能不能先替我保留?

    夏依會長!我的手構不到箱子!

    田一同學,麻煩幫忙一下。

    瑣碎的工作接二連三冒出來,只見下雨迅速確實地一一應對處理。

    在這間學生會室里,眾人正為大后天的圣誕祭,做事前準備工作的最后沖刺。

    夏依以下的四名干部與四名庶務,這八個人按照夏依和副會長阿城的指示,分頭進行自己的工作。沒有半個人混水摸魚。

    適度的緊張感,以及成果逐漸累積起來的達成感,有如微量的麻藥一樣彌漫整間學生會室。

    不久,十點二十分的鐘聲響起,接著是一段向各社團宣布社團活動結束,并督促社員盡快離校的廣播。

    如有使用教室或更衣室,離開前請確懧是否上鎖。

    這是前年秋天,剛被任命為學生會庶務后隨即錄下夏依的聲音。

    那時她還不熟悉學生會的工作,聲音有些怯生生的。對夏依而言,如今聽到這廣播實在很害羞,不過一直到夏依卸下學生會的工作前,這廣播會繼續用下去。

    夏依把自動鉛筆往桌上一放。

    好,大家休息十分鐘。

    聽到夏依這么一喊,是!是~噢耶!的回應聲此起彼落,大伙同時動了起來,有人伸伸懶腰,有人站起身。

    夏依會長~你要喝茶還是咖啡~?

    以興奮無比的聲音問夏依要些什么飲料的人,是隨時都很HIGH的書記˙錢花。

    我想想喔,麻煩給我咖啡。

    牛奶特濃的嗎~?

    錢花指著身上這么問

    嗯、是特濃的喔。

    夏依再三叮嚀。

    接著她將筆記本疊好,簡單收拾出一個空位來準備喝飲料,雙手捫在身后,小小伸了一下懶腰。

    這時,響起了一段悅耳的旋律,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響了。

    啊、對不起──!我忘記改成震動了!

    從學生會室隔壁的茶水間飛也奔似地沖回來的錢花,趕緊從書包拿出手機,按下通話鍵。她馬上蹲下來,對著吊飾掛得啷啷當當的手機放低了音量大呼小叫起來。

    誒、翔!我不是一直跟你說別在學生會公務中打來嘛!咦?買東西?這種東西你自己選啦──!我要掛啰、掛電話了!

    結束通話。

    啊哈哈~不好意思打擾各位了~

    錢花像是在掩飾害羞似地,又飛也似地跑回茶水間了。

    夏依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轉身面對灑下夕陽余暉的玻璃窗,俯瞰校舍前的圓環。

    有一片風景,深深烙印在夏依腦海里揮之不去,那是今天放學后,和朋友一路談笑風生,踏上歸途的葉丞的身影,和葉丞一起離校的男生,印象中是馬修同學,還有李健同學吧。

    但問題不在這,而在于和那些男生同行的女孩子。

    安娜......

    在六天前舉行的機器人校內預賽上,和夏依他們爭奪校內代表權的那個女生,以一個女孩子的身分,對夏依宣示自己比任何人都還要喜歡葉丞的高一生。

    讓夏依第一次嫉妒的情敵。

    夏依感到不安。

    安娜是葉丞的同班同學,兩個人自然整天都在一起。

    反觀夏依,她是高年級,而且現在更因為忙于學生會的事情,兩個人幾乎是根本就沒見面。

    無法相見的時間,不會從夏依身邊搶定葉丞吧?葉丞不會喜歡上安娜吧?

    雖然不是不相信葉丞,夏依卻無法抑制不安的心。

    她回想起一件事。

    在出校門的時候,葉丞曾回過頭來,看著夏依所在的學生會室,那時候要是有探出窗外,跟他揮個手就好了,可是夏依討厭嫉妒安娜的自己,不想讓葉丞看到那樣的自己,情急之下就躲到窗簾后面了。

    ──我做了蠢事。

    奸討厭自己。

    無意識問,葉丞的名字喃喃脫口而出。

    會長~夏依會長~!

    聽到有人這么一喊,連忙轉過身去。

    咦?什么事?

    會長~你在發什么呆啊?牛奶特濃的咖啡就先放這里喔。

    是濃、濃。

    夏依露出苦笑,拿起杯子。

    接著她看著遞紅茶杯給副會長阿城的錢花。

    從她的口袋里,有幾個手機吊飾跑了出來。

    左右搖曳著。

    我問你喔,錢花同學。

    她叫錢花的名字。

    是~有什么事嗎?

    說到手機啊,現在應該是人手一機吧?

    對啊,現在反而是沒拿手機的人比較稀奇吧?

    果然還是有支手機會比較方便嗎?

    在這瞬間,學生會室內的空氣僵住了。

    被夏依評為一向不隨和的副會長˙阿城稍微噴了口紅茶。

    不管眾人勸過多少次都堅持不辦手機的夏依,突然開口說出有意辦手機的話來,讓大伙同時瞪大了眼睛。

    大家的視線全都集中在夏依身上,定住不動。

    咦?什么?你們大家怎么了?

    困惑的夏依,靜止的眾人。在這間學生會室里,隨后爆出了笑聲以及咦咦咦?的號叫,驚訝方式讓整間學生會室稍稍熱絡了起來。

    怎,怎么了?等一下,到底是怎么了?

    會長好可愛喔!

    不、不敢相信,真不敢相信!

    到底是怎樣啦!

    聽到學生會的伙伴們說出這種話,夏依漲紅了一張臉發出抗議。

    不過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該抗議什么。

    天啊。我不行了。今天的會長太有趣了!

    咦?咦咦?

    夏依亂了陣腳,露出平常不會有的窘態,花容失色。

    看著夏依這個樣子,阿城朝站在一旁捧腹大笑的錢花悄悄說了:在這間學校里,恐怕沒有多少人知道,一向冷靜的學生會長其實是這種戀愛中的少女,錢花同學......

    嗯哼?

    我常想。

    只有我們學生會獨占這么有趣的學生會長,實在是很可惜。你覺得呢?

    我也這么覺得。會長大概也沒有發現,自己會喃喃著葉丞,或是常常嘆氣吧。

    所謂的戀愛真恐怖,居然能讓機器人有這么大的改變。

    阿城感慨萬千,說出由衷的感想。

    ......

    葉丞一個人在月臺上等車。

    單就結果來看,李洵率領的地球軍五戰全勝,按照約定,李健付了李洵的費用,共計兩百元。

    在這五戰中,葉丞最后都被擊墜,沒有立下什么戰功,不過托李洵的的福,卡片上只有添勝績,出現了五勝0敗這樣破天荒的數宇。

    不過讓葉丞驚訝的是中途參戰的安娜資質之好,才第一次玩,在第三戰中就立下了擊落李健的輝煌戰績,她以一介新手和中上程度的玩家互相較量。還能表現得如此活躍。

    安娜本人雖然謙虛地表示是因為李洵指導有方,不過葉丞覺得那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才能。在鋼技校內預賽上,她能和薇薇兩個人聯手將夏依逼入困境,絕非偶然。

    天色變暗了,盡管四月也差不多要結束了,晚上還是一樣寒意逼人,葉丞抬頭仰望著星米閃爍的夜空,喃喃說著車怎么還不快來啊。

    人家現在應該都聚集在家庭式餐廳里吧,最終戰時,卯起來賭晚餐的李健吞下敗績,得請李洵吃飯,最后演變成大家一起去吃吃到飽吧!的結果。

    雖然葉丞也很想去,不過他還有另外一件掛心的事,于是就用還有一點事婉拒了大家。

    這時候,有個聲音對葉丞說了:你果然在這里。

    他嚇得連忙回過頭去,聽對方的口氣

    是薇薇。

    她抬頭挺胸,雙手環抱胸前,就像是電影女星或模特兒似的,在月臺照明下。氣宇軒昂地朝這里走了過來。

    她大大方方地站在葉丞旁邊。

    燈光下的薇薇,是個魅力不輸夏依的女孩子,她是機器人,無論是長長的睫毛還是豐潤的嘴唇,無一不是人工塑造出來的,但卻完全沒有類似雕像那種無機質感。那一定是因為她們和人類一樣,都是懷抱著積極進取的意志活在這世上,散發出的光芒于是就顯現在她們的表情或眼眸里吧──這是葉丞的感覺。

    先不說這些和葉丞并排一比之下,薇薇也很高,她可能比夏依矮一點點,不過比葉丞高這點是不爭的事實,雖然說葉丞還正值發育期,不過男生的尊嚴還是有一點點受傷。

    你放心,等你升上二年級的時候就會長得比夏依還高了喔。

    薇薇不知道是怎么辦到的,直接說中葉丞的心思。

    呃非常謝謝你。

    我并沒有做什么值得感謝的事啊

    會長高就是會長啊──薇薇感到不可思議的樣子。

    啊,抱歉。對了,薇薇小姐不是跟李洵他們去家庭式餐廳了嗎?

    晚餐當然要在家里吃啊。

    我不去那種地方之意溢于言表。

    家庭式餐廳就這樣被否定掉了。

    要是讓擺脫不了貧窮的李洵聽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她們一定會吵起來

    葉丞想像起那個畫面,露出苦笑。

    怎么了?

    啊、沒什么。

    葉丞不知道該回答什么才好。?算了。對了,葉丞先生,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方便嗎?

    啊,好。

    但是,葉丞答復以后,有好一陣子,薇薇就是不說話。

    總覺得催促人家還蠻失禮的,于是葉丞也保持沉默等她。

    最后薇薇面向前方就直接開口了。

    我很感謝葉丞先生。

    咦?

    麻煩你安靜地聽。

    他只不過是發出一聲表達他的疑問就被罵了。總覺得薇薇的臉紅了起來,大概是在害羞吧,葉丞猜想。

    我已經有五年沒看到夏依打開過刀了。

    葉丞先生可能不知道,不過這件事非同小可喔。

    沉默

    非同小可喔?

    薇薇很心虛地咳了一下。

    我允許你發言。

    呃,那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想你說的應該是校內預賽那次,不過,難道下癮學姐有什么絕不能打開刀鞘的理由。

    葉丞說到這里,突然想起在預賽時和夏依之間的對話。

    雖然我其實并不想使用它,葉丞,你是不是不管發生什么事都會喜歡我?

    他一直以為夏依只是在確認他對她的愛,要是其實不是這樣的話呢?

    要說到有哪里奇怪,大概就只有夏依每次在戰斗中打開刀刀時,頭發一定都會像金色瀑布一樣閃閃發光這點吧。

    第一次目睹的時候,他以為是錯覺,但是在校內預賽那次,他發現這不是錯覺,頭發是真的發出金色的光芒。

    如金色瀑布般的秀發,如湖泊般的藍眼。

    真的是非常、非常美麗的變身。

    你想說的事情該不會跟夏依學姐的頭發有關?

    他問拉薇薇。

    沒錯。

    薇薇回答得不是很干脆。

    老實說,我也沒料到夏依的頭發和眼睛會變成那樣。不過話說回來,她果然什么都還沒告訴你,哎,孩子在做什么啊,薇薇深深嘆了一口氣。總之,既然她還沒告訴你,也就不該由我先開口,想知道就自己去問她吧。

    聽到這番話,葉丞的表情變得五味雜陳。

    葉丞還不知道夏依的許多事。

    這跟兩個人才剛認識不久也有關系。

    但更重要的是,夏依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是所謂的機器人。

    既然生而為機器人,和成長過程平凡的葉丞等人相比,夏依肯定有著更為復雜的身世,夏依之所以不告訴他,就表示她不想說。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