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在安娜的視線前方,銀色機器人開始緩慢地移動。

    大概了解到停下腳步來會造成不利,于是將腳抬起起,對著山坡。

    為了保護葉丞不被飛散的瓦礫傷害,夏依和薇薇站到葉丞的身前掩護。

    看著左右落下的瓦片和柱子,葉丞大喊了句完蛋了!。

    葉丞想到安娜,急急忙忙地回頭一看。

    腐朽的柱子正滾向安娜。

    盡管安娜已抱住頭縮起身體,但那兩端形成尖銳斷面的柱子就像瞄準好似地向安娜的頭而來,不過沒有打中,柱子停下來了。

    真是千鈞一發!

    都叫你快逃了,你不立刻逃跑是不行的哦!

    咦!咦!

    安娜急忙抬起頭在空中被制止下來的柱子,像是失去滾動的運動能量似的轟地當場落下。

    在安娜身邊的,是一付了不起的樣子、圈著手的李洵,和兩手正伸在前方的佩佩。

    剛才有羽毛在空中飛舞。

    不。

    是白色、像天使的羽毛一樣的搖動光影在飛舞。

    李洵。佩佩小姐?

    你很努力嘛,我全都看到了哦。

    咦,你全看到了?

    就是這么一回事。

    安娜知道自己的血液正全力往頭上沖。實在是太過羞恥,她幾乎要暈倒了。

    佩佩,你帶了多少守護胡安來?

    我都已經洗好了,所以暫時不用擔心。

    是嗎。

    李洵冷淡地回答后,朝因為擔心轉過頭來的葉丞,比了一個豎起大拇指的手勢。

    葉丞安心的點了個頭,又回到戰斗中。

    在安娜的視線里,他的背影蒙上薄霧。

    奇怪。

    她用袖子使勁地擦。

    袖子有點濕了。

    討厭

    又用手背擦。

    她哭了,眼淚停不下來。

    不知如何是好地看向李洵。

    李洵垂眼看著安娜,她的眼神和平時一樣地溫柔。

    李洵,我、我輸了。

    眼淚撲簌撲簌地滑落雙頰。

    我輸了。

    是阿,但,你要放棄了嗎?

    安娜垂著頭搖了兩下。

    不要我還不想放棄。

    是嗎、是嗎。

    李洵很滿足似地點了好幾下頭。

    OK。女孩子阿,不這樣不行呢!

    私立高中的學生們,正處在超狂熱的狀態中。

    原因就出在設置于各班中的25寸液晶電視上,正在現場轉播的那部大受好評的動作片。

    該怎么說呢,這實在是一部巨作。

    兵分兩路的一對一白熱化廝殺。

    那一組里,漂亮地得勝的是學生會長的操控者─葉丞。

    這時,壞蛋超鋼機又出現了。它的駕駛員偏偏要逼現在在大會中受注目的眼鏡少女安娜成為他的女人!決不能讓他稱心如意!于是夏依和葉丞出身而出與他對決。這時,不知從哪而來的他校代表們──女子高中的薇薇和教堂的修女姐妹也出現相助。

    為了保護安娜而戰斗的葉丞這樣的發展讓校內沸騰起來。

    不過后半被掌握了播放系統的佩佩搞得演出效果過多,并且有所竄改。

    之后,這場戰斗被李建命名為傳說的戰,在眾人口中流傳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薇薇離開戰斗,進到佩佩展開的防護域里。

    佩佩笑著迎接薇薇。

    歡迎回來。

    真抱歉我的武器彈用完了。那個機器人到底是什么啊!

    好像是這樣。

    連關節部份的馬達都無法一槍就造成損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這可不是社團活動的程度可以制作出來的技術阿。

    我剛剛搜尋、分析過了,從它的構造材料和機體構成的特征可以看出森森技術提供。

    這是怎么一回事?

    薇薇的問題中帶著緊張。

    佩佩所說的話薇薇全都了解,但那個名字制造薇薇們的那間企業應該老早就解體了才是啊。

    這不是什么不可思議的事阿,就像我們現在站在這里、夏先生和夏依小姐一同生活一樣,曾經在那個企業工作過的人們,應該都走向了各自的人生。

    話是這么說,但你不覺得這做得太過火了嗎?

    薇薇不愉快地悶哼一聲。

    我也是這么想。不管是那位使用武器襲擊夏依小姐的女性,還是那臺機器人,絕對都和森森關系者脫離不了關系。他們的目的,應該是要了解S動裝置的現狀以及回收吧。

    你們兩個就先說到這里吧。薇薇剛打出的武器差不多要顯現出效果了哦。

    薇薇愁眉苦臉了起來。

    李洵你都看出來了啊!

    那是當然。對吧,佩佩。

    是的。

    安娜小姐呢?

    那個大概吧。

    連安娜都一臉歉意地回答。

    什什么嘛你們這些人。真無趣!

    薇薇已經不只是愁眉苦臉而已,她很不高興得轉向另一邊不理人。

    什么嘛,那個女人沒武器彈了啊!看吧!果然還是我比較強。怎么啦,女人!我馬上就來打倒你們了哦!哇哈哈─

    李科站在銀色的機器人旁邊,得意洋洋地大叫。

    夏依也隨著薇薇暫時停下攻擊,退后到葉丞身邊。

    葉丞,我已經照著你說的做了,這樣就好了嗎?

    嗯。很快的,我們應該就會看到薇薇先前努力的效果。

    他稍微往后看了一下。

    薇薇和安娜他們站在右側離葉丞、夏依很遠的地方。

    沒問題,會成功的。

    幾秒后,焦急的李科罵句真無聊向地上啐了一口。

    把他們都給我踩扁!

    機體低鳴一聲表示回應。本來靜止不動、像棟小屋一樣大的機器人再次站了起來。

    夏依學姐,現在該出場了。

    嗯

    夏依交互的看著收在鞘里高透明的樹脂刀與葉丞的笑臉,那張清秀的臉上浮現出遲疑的神色。

    有什么是嗎?

    不只是

    ◆

    另一方面,站立在山頂附近的緩坡上的銀色機器人,明確地開始出現奇怪的舉動。它那在山坡下側支撐著巨大機器的腳正在搖晃。

    不斷發出金屬聲的腳。

    李科對它叫著:喂,你怎么了!給我好好站著啊!

    不久之后,那一刻就要來臨。李科可能并未發覺,這正是薇薇設下的陷阱。銀色機器人兩只前腳的膝關節集中攻擊所造成的損害,確實將支撐巨大機體的腳導向破壞。

    不久,失去前腳支撐的這個銀色巨大機體開始向山坡下滾去。

    夏依學姐?

    葉丞戰戰兢兢地看著夏依的臉。

    那個

    真沒辦法。雖然我其實并不想使用它。

    夏依抬起頭來,無奈地聳聳肩。

    不知道是不是擺脫了什么,表情格外地開朗。

    葉丞你是不是不管發生什么事都會喜歡我?

    是的。

    我也是。那我們約好,這件事結束后你要獎勵我哦!

    咦!

    不行嗎?我想已經沒有什么時間了

    往山坡上看去,發現銀色機器人的機體正要從山坡上往這里滾下來。

    不行嗎?

    聽到夏依這么問,葉丞雖然不甘心,但還是覺得夏依好可愛。

    我怎么覺得我好像上了當。

    因為我在騙你上當啊。

    真是拿她沒輒。

    我知道了,我就和你約定。

    葉丞,你真溫柔耶。

    夏依留下微笑,轉身背向葉丞,將已破爛不堪的學生會長制服的袖子撕下丟開,走到葉丞正前方五步之外的位置,站定。

    她擺出那時的架勢。

    仿佛像是在需索著光芒而伸直了背似地,以腳尖站立。將手上收入鞘內的刀舉直,右手扶住頭上方的刀柄。

    四周無風,但頭發輕柔地飛舞于空。

    滾下山坡而來的銀色機體。面對有大型卡車一般大小的那臺機器,葉丞沒有絲毫恐懼,只是將目光鎖在夏依身上。

    這不是錯覺。

    夏依的秀發就像是琥珀色的瀑布,閃耀著黃金色的光輝。

    微張的雙眼深處,是盈滿清洌泉水的琉璃色。

    葉丞看呆了。

    深深著迷。

    被柔細的手指引導慢慢自鞘而出的透明刀刃,映照著從樹葉間流泄下來的陽光,構成一個光的輪廓。

    下一瞬間。

    銀色機器人的身體裂為八塊,散落各處,它們已經無法活動,只是堆破銅爛鐵罷了。

    李科已經不知逃向何方,但沒有任何人想去追他。

    夏依和葉丞回到聚集在森林中的少女們身邊。

    安娜忍不住迎上前去。

    歡迎你回來,葉丞同學。

    她在葉丞前方站定。

    謝謝你。安娜同學,你有沒有受傷?

    葉丞回了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所以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撓頭、

    那個對不起。雖然安娜同學也很強,但這次讓我們贏了。

    不,我要恭喜你。不過,實力強的并不是我,是薇薇小姐才對。我什么事都沒做阿。

    葉丞嚇了一跳。安娜完全沒發現自己做了什么──和薇薇搭檔明明不是件能簡單做到的事。

    嗯,薇薇小姐果然很強。

    安娜身后,葉丞的視線前方,薇薇這是當然地哼了口氣。

    葉丞只能苦笑。

    不過安娜同學也很厲害,真的很強

    但是,輸了就是輸了。

    安娜偷偷瞥了夏依一眼,她正微笑著看著葉丞和安娜兩人。

    這是勝利者的從容嗎一想到這里,安娜真有點不甘心。

    啊,對了。

    葉丞咚的一聲,用拳敲了一下手掌心。

    什么事?

    那個,安娜同學,代表決定戰開始之前我們談話時,你說過比賽贏了之后要對喜歡的人告白對吧。

    嗯嗯,對。

    你不告白是不行的哦!

    咦?咦?

    安娜嚇了一跳。

    明明不可能成功,明明她指的對象就是葉丞,但是毫不知情的葉丞卻說出不負責任的話。

    我想過了。如果你真的喜歡對方,就把比賽的事都忘了去告白比較好。像安娜同學這么好的女孩子一定沒問題的。絕對會成功!這我可以保證!因為安娜同學......

    如火箭之勢的膝踢在瞬間來襲,直擊、痛打葉丞的太陽穴。

    李洵大叫:葉丞!你這家伙到底是沒神經到了什么地步的木頭人啊!

    就在李洵手指的前方......

    葉丞!

    葉丞同學!

    葉丞先生?

    葉丞同學!

    女孩子們全都跑過來。

    葉丞徹底暈過去了。

    如果。

    如果愿望沒有實現的話,如果愿望將要實現的話。

    各自的想法,各自的思念,各自有它的份量。

    預知不可能存在。

    ......

    爺爺,很抱歉讓您久等了。

    薇薇低下頭行禮。對面的沙發上坐著一位老人,除了以這個年代的人來說他的體格大的引人注目,除此之外,他看起來就像是隨處可見的普通老紳士。如果真要指出他的特征的話,那就是所穿著的西裝都是上好的一級品,以及談吐溫文、舉止高雅這幾點吧。

    這老人就是在南城的經濟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集團的會長兼女子高中的理事長趙通。

    這位老人同時也是薇薇的監護人,對外都宣稱為薇薇的祖父。是將薇薇從夏先生那帶來、養育她長大的恩人。

    這里是大宅里趙通的書房。此刻在場的,除了趙通和薇薇兩人以外,別無他人。

    招待來客用的茶幾上放著一個貌似手表的手環。

    那是要交給成為女子高中代表的薇薇的信號標幟。

    薇薇被催促著坐上沙發。

    對不起啊。

    老人的聲音聽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連外表也還保持著青春的緊致。

    往年都會在講堂舉行授予式,但今年教師們嚴重抗議。因為有人說不喜歡為了我的孫女的大典,讓學生們的時間被剝奪。

    請您不要在意。沒有任何事能改變我當上了代表這項事實。那些想說的人就讓他們去說。

    薇薇堂堂正正地說到。

    我將會以孫女的身分現給您一場絕不讓您蒙羞的比賽。如果爺爺能看到我奪勝回來的話.

    薇薇,連你都不讓我為了孫女煩惱一下啊。

    他把手放在額上,往后一仰,面向天空。看到祖父的這個動作,薇薇笑了出來。

    爺爺,您真討厭。

    為了可愛的孫女做點什么事可是我唯一的樂趣啊。

    我指的不是這件事。平時我就已經從爺爺那得到很多東西了。

    所以我很幸福啊。薇薇邊說邊微笑著。

    所以,這次請讓我回報您的恩惠.

    謝謝你,薇薇。你真的長成一個溫柔的少女了。

    他招了招手叫薇薇過來。

    是。

    薇薇雙眼閃著光輝站了起來,繞過桌子坐到祖父的膝上。

    從小她就最喜歡這膝上的位置了。

    你已經很累了吧。下次告訴我,你遇上了什么事,溫柔的薇薇。

    朦朦朧朧中薇薇聽到祖父的聲音。

    ──不是的,爺爺。如果說我真的有一顆溫柔的心的話,那不是我,而是我的存在我靈魂中真正的......

    薇薇意識落入沒有夢境的沉睡中去。

    ◆

    斷電了。

    回到家的時間正好是晚上,更是暗得令人害怕。

    本來應該還有一點足以點亮盞小燈的電力流通,但那盞小燈已經壞了三年沒有人去換它。

    這時,有兩個身影在這黑暗中蠢蠢欲動著。

    佩佩,手電筒呢?

    不在你那里嗎?

    就是沒有才問你的啊!噗─噗─

    你怎么退化得跟幼兒一樣去了?

    有什么關系有了!

    電燈亮了!

    好可怕,不要從臉下面照上來啦!

    哼哼,冰箱里竟然還留著昨天安娜買來的冰淇淋!

    冰箱門一開

    啊,已經溶化了。

    可惡!佩佩!我們說什么都要贏得大賽哦!贏了以后,我們就拿獎金去買一大堆冰淇淋!

    ......

    月光明亮的夜晚。

    往下一看,是個離海臺不太遠的山間小鎮。

    燈火零星。

    算不上都會的這個小鎮,每到這個時間幾乎所有的燈都已熄去。

    不過,還是有幾許微光。

    徹夜不眠的人家、街燈、商家的看板,仍然朝氣蓬勃。

    參加說明會的一年級們,現在應該正在校內附設的住宿設施中安眠。

    夏依獨自一人在學校無人的樓上,眺望著鎮上燈火。

    手臂上仍然綁著葉丞的手帕。

    已經開始了吧!

    夏依對自個兒說。

    就如同在說別人的事一樣。

    沒有回音。

    她繼續看著鎮上的燈火。

    過了一會,又再次開口:這正是你所期待的吧!

    哎呀,好久不見了!

    展開對話。

    不過出聲的仍然只有夏依一人。

    夏依不只改了語氣,還將聲調都變了,持續著一個人的對話。

    女王,好久不見。感謝你那時救了這個女孩。如果沒有維持住她快煙消云散的心的話,現在夏依就不能站在這里了。

    我有只能那么做的理由,因為那就是全部。如果要感謝的話,就感謝讓我及時出現的偶然,還有這個女孩。

    你是指既擁有完全不同的個性、同為異世界王族的我倆,能在毫無交集的一生中有機會交談,都要感謝這位奇跡嗎?

    正是。遺憾的是,不管是這個女孩或是我們的本體都不曾記得這件事。

    奇跡本是泡影,這正好。

    當這女孩得到真正的幸福之時,我倆消失就是最理想的狀態了。

    你沒有想看著她看到最后的念頭嗎?念頭的根源只有一個吧。

    這樣太奢侈了吧。

    是太奢侈了。

    兩人同時笑了。

    那時傳推開沉重鐵門之聲。少年以輕快的腳步聲奔來。

    葉丞?

    夏依轉過身來。葉丞兩手拿著罐裝咖啡。一罐是葉丞喝的微甜口味,另一罐是夏依的濃咖啡,順帶一提,葉丞頭上包著繃帶,并不是因為在代表決定戰中受傷,而是用來治療李洵的膝踢直擊的。

    讓你久等了,請用。

    葉丞說著,將熱熱的咖啡交給夏依。

    剛剛這里沒有人說話嗎?我還以為你遇上了什么人呢!

    不,我一直一個兒在這啊。

    原來如此,葉丞大概有點了解了。

    應該是自己和夏依約會那天出現的黑色瞳孔的夏依,與她口中的另一個人在對話吧。

    (還說很少發生呢!不是隨便就又被我遇上了嗎?)

    葉丞苦笑。

    怎么了?

    不,沒事啦。

    夏依在葉丞第隔壁坐下,這次很自然地就坐在身邊。

    對話就這么停止了。

    也不是不好。即使是沉默時刻也是珍貴的兩人時間。

    不過,真是太好了。

    這次的自言自語是出自正牌夏依口中。

    雖然說只是大概,但我們交往的事已經得到爸爸的認可。而且我和葉丞你也已經合好了。

    夏依把頭靠到葉丞的肩膀上。

    他很自然地接受了。雖然心里還是覺得很害羞,整個心頭小鹿還碰碰亂跳,但有一種勝過一切的平靜。

    夏依學姐.

    討厭啦!

    咦?

    不要叫我學姐,只有我們兩個人時叫夏依就好了。

    咦!我做不到啦!

    他慌慌張張地起身。雖然他想要習慣這種感覺,卻反而引來緊張。

    想起剛剛兩人靠得非常近這點更讓葉丞突然害羞起來。

    叫夏依就好了!

    這種嬌態,平時的夏依絕對做不出來。

    葉丞雖然懷疑過會不會又是一個新的人格,但想想應該沒那個可能。這是真正的、葉丞的夏依。

    我該怎么辦呢?不懂的事,就算絞盡腦汁也是無法想通的。

    不過,葉丞總算想出一個解決辦法了。

    那,我先叫你夏依姐,不行嗎?還是要叫你學姐?

    不行。三十分。

    真嚴格。

    不過,進步要慢慢來嘛。

    夏依拉起葉丞的手,握住他的十指。

    我還有件事要拜讬你。

    是什么事?

    你不要吃別人的便當。

    嗯?

    我討厭你吃別人的便當。

    葉丞不由得噗嗤笑了出來。

    不行了,她實在太可愛了。

    夏依她竟然還在他味吃了安娜的便當的事。

    那,難道你一直不跟我說話,不是為了鋼技的事?

    夏依輕點了頭。

    那件事情,我認為只要我們談談就能解決了。

    這件是實在太出乎意料,葉丞不由得嚇呆了。

    居然真是為了那種事,葉丞感到又好氣、又好笑、又安心,不久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沒什么好笑的吧?

    哈哈好啦,我知道了。我保證,除了夏依姐做給我的便當之外,其他的我都不吃。

    一定?

    一定。

    那我原諒你。

    謝謝。

    他向她保證。如果這么簡單的約定,就能換到夏依的笑容的話,不管內容是什么,不管要做多少個,他也愿意。

    一如所料,不知何時開始掛上笑容的夏依很幸福地喝著變溫的咖啡。

    (也就是說)

    葉丞自覺到是自己迷上了夏依。

    這個又高、又美、又可靠,但事實上有時后有點傻,有時也會嫉妒,個性真情率性,其實是個機器人,為自己與人類不同而煩惱,所以拼命的.

    我怎么這么幸福,能夠獨占一個這么棒的女孩子。

    葉丞這么想著。

    所以

    啊!

    葉丞現在才終于想起和夏依做過的約定。

    夏依姐。

    什么事?

    這是給你的獎勵。

    夏依呆住了。他看著她那藍色的眼睛,蜻蜓點水的親密。

    那是個令人忘不了的.

    親密,增添了新的一個。

    這是葉丞人生之中第一個由自己主動的親密。

    當然,之后回想起時,葉丞會為自己做出來的事羞恥得滿地打滾,不過,那又是以后的事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