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葉丞爬上了山坡。

    山中回響著金屬碰撞的聲音,還有樹木斷裂,倒地的聲音。

    那是機器人發出的聲音,那兒應該由夏依的身影。

    葉丞還是不愿參加機器比賽,,所以到現在都沒有離開操控場。

    不久傳來的戰斗聲才喚醒了葉丞,他這時驚覺自己怎么還留在這里。

    既然已經站在了操控場上,那么一直留在原地也沒有意義。

    不管自己要不要戰斗,不占在同一個舞臺上,一切都無法開始。

    總之,他心想,自己不到夏依的身邊去不行。

    葉丞往山坡上走去。

    是葉丞嗎?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葉丞下意識的抬起頭。

    這時候,距離他距離比較遠的樹木邊靠著一個人影。

    你是?

    莎莎。

    葉丞記起來,那是第一次和夏依一起回家那天,攻擊他們的學生。

    她現在身上穿著的,并不是之前那件戰斗用的衣服,而是便服。白色的領子映著酒紅色的簡單洋裝,本應給人整潔之感,反而更加突顯出莎莎陰暗的形象。

    這個預料外人物的出現,讓葉丞內心動搖。

    她感覺得到連腋下都冒出了冷汗。

    我等你很久了。我有事想問你,而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

    對不起,我沒有時間。

    這時,一把透明的刀刃當場抵在想要馬上離去的葉丞的喉邊,差一點點就要劃到。

    幾乎令全身毛孔都張開的恐怖感,令葉丞停住腳步。

    我有事想問你,而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

    我、我知道了。不過拜讬你快一點。

    莎莎沒回答他,開口問道:對你來說,L000(夏依)是什么?

    真是一個沒頭沒腦的問題。葉丞根本沒想過會被問到這個問題,所以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那我改變問法吧。你跟夏依是什么關系?

    這時,葉丞發現莎莎的問題好像并不是想要試探什么,只是純粹的疑問。

    情情侶啊,應該還是。

    情侶啊。那,為什么會強呢?

    這什么問題啊?

    回答我!

    為什么會強。這實在是個太過于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問題。葉丞完全不明白她到底在問什么。畢竟很強的人是夏依,情侶不可能很強啊。

    回答我!

    你冷靜點啦!

    回答我!

    所以我叫你冷靜點。如果不了解問題的意思,我也沒辦法回答啊!

    這樣阿、那么她喃喃說著。

    L000(夏依)就是你們口中的機器人,也就是機械這件事,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我知道啊!我好歹知道夏依學姐是個機器人。

    情侶間本來就應該是對等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無法令彼此變強。這是我學到的。

    不過,她加強了語氣。

    機械是為人類制造的。人們輕視它們,照理應該得不到平等的地位。機械與人就像是人與寵物的關系,兩者之間無法滋生愛苗。有的只是占有欲而已。

    葉丞有點了解,颯拉想說的是什么了。

    同時,葉丞也感到十分驚訝。當天見到的莎莎看起來是個沒有感情,只懂戰斗的機器。不過如今為了某些想法而不斷地詢問葉丞的他,看起來就像是個為了某事而苦惱的普通少女。

    明明是個機械抱持著這種想法的人和機械之間,應該是不可能形成強烈的牽絆的。

    她斬釘截鐵地斷言。

    可能是吧。

    對葉丞而言,現在應該是在討論一件重要的事,他卻不知為何露出了苦笑。

    不過,我不太懂這種事。我只知道雖然夏依學姐是機器人,是機械,但她是一個非常棒的女孩子。明明是機器人這種話,只有不了解雪拉學姐的人才會這樣說吧。

    還有,我也不好。因為我沒用,所以老是讓夏依學姐傷心。

    啊,該不會我們在談的根本就是兩回事啊?

    鉤爪咻地從葉丞的面前縮回去了。

    面對一言不發的莎莎,葉丞戰戰兢兢地開口問道:我可以走了嗎?

    最后再讓我問一個問題。

    可能你并沒有發現,我的編號是L077,和你口中的夏依同樣是機器人。

    這樣啊。

    如果我們先認識的話,你有可能會喜歡我嗎?

    葉丞嚇了一跳。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過,女孩子都開口問了,不認真考慮不行吧)

    他直盯著莎莎看。

    莎莎一副怪不自在的樣子,視線游移不定。

    噗嗤一聲,他笑了出來。

    嗯,可能會吧。

    是嗎?已經沒有事了,你走吧。

    嗯,再見啦!

    葉丞留下莎莎跑走了。

    這段對話花了不少時間。

    希望趕得上。希望趕得上什么呢?不希望她受傷嗎?還是因為討厭別人得到勝利?葉丞自己也不太清楚。

    只是像祈禱般這么想著。

    莎莎邊目送葉丞的背影邊自言自語:我為你們準備了一個強敵。L000和葉丞,讓我見識見識你們的力量吧。

    ……

    夏依再次挨了一記從意想不到的方向過來的沖擊,整個人當場騰空飛起。

    夏依專用的白色上衣,隨著每次的攻擊勾到樹枝、磨到石頭,已經殘破不堪。

    她利用手環彈開攻擊。

    那十分強韌,一點傷也沒有,但仍因連續跌倒而沾滿了泥砂。

    她無處可逃。

    安娜的機器人,是個狙擊戰能力經徹底特化后的機種。

    在操場上看到時,夏依還以為那是像固定炮臺或是戰車一樣的機種。沒想到那竟擁有超乎想像的速度,很難捉到它的身影。

    雖然夏依有一次已經接近它的身邊,但是在進到可以命中的位置前,安娜隨即下指令,她當場遭受攻擊,再次拉開距離。

    擁有如此驚人的機動力和準確的涉及狙擊能力的機器,就如夏依所知,只有薇薇一人。不,甚至可以說,安娜的機能更凌駕于薇薇之上。

    不行,這樣下去是贏不了的。

    夏依不由得說出了喪氣話。的確,安娜的機器人是很強。不過根據從剛剛戰斗到現在的感覺,如果再繼續這樣單調的戰斗的話,以夏依的規格應該有辦法與之抗衡。

    話雖如此,夏依還是在一次一次攻擊下受到損害。

    而且,即使夏依追上了對手也無法發出最后致命的一擊。

    夏依當然知道原因。

    不可以打架。因為我不希望你受傷。

    葉丞說過的這些話,讓夏依無法出手攻擊。

    無法積極采取攻勢,但努力防守也找不到退路。

    這樣下去的話即使夏依拿到信號標幟,也不符合駕駛員拿到的這個獲勝條件,這么做一點意義也沒有。

    夏依已經走投無路了。

    真是看不下去了

    叢樹林之間傳來了聲音。

    (這個聲音是?)

    夏依抬頭一看發現,安娜所站之處的上方,一顆高大的闊葉樹的樹枝上,有一臺重型機器站在那里。一個看起來只是用鉚釘固定住拼湊的板金的裝甲人型,背著一把像刺猬一樣的槍。

    是安娜的機器人

    它用兩手將自己的頭拔了下來。

    原來是頭罩。

    薇薇!你在做什么?

    伊莉不,薇薇小姐!

    從伊麗中露臉的薇薇完全無視安娜的存在,指著夏依說:如你所見,伊莉只是個偽裝!我以那個小女孩的機器的身份來找你一決勝負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身體這么差。如果你不想戰斗的話,就快點下山去吧!向所有的機器人和操控者道歉!

    事實正如拉薇薇所說。

    不過,夏依也有她不能下山的理由。雖說她自己開口說要參賽,不過為了讓和葉亞交往一事得到認同,所以夏依也一定得參加。

    夏依,雖然你也有你的苦衷,不過其他參賽者同樣也有各自的理由啊。

    李洵和佩佩為了獎金。我是為了爺爺。而那邊那個小女孩是為了得到和你在戀愛上一決勝負的資格。你的行為,只是在踐踏大家的這些想法而已。

    薇薇嘆了長長一口氣。

    你沒有任何話要反駁的嗎?怪不得會變成這副德性。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在煩惱什么,但是你這樣只會讓自己變成一條喪家之犬。

    聽、聽我說,薇薇小姐,這樣講太……

    請你閉嘴,御濱安娜!

    啊,是!

    我對夏依和葉丞有過那么一點期待。但是你們卻為了這么無聊的事,搞得周圍的人好幾天也不安寧,如果你要用這種半途而廢的心情參加比賽的話,還不如把代表權讓給那個叫帝王鐵拳的爛機器人!

    在下一個瞬間,薇薇身上的裝甲──伊莉(薇薇命名的)以驚人的氣勢彈像四方,紛紛掉在地上打轉。

    脫掉所有裝甲的薇薇背著兩只長槍大聲宣布:不不如讓我來超度你上西天吧!到時候你才邊哭邊說要放棄,也已經太遲了!

    薇薇喔呵呵的大笑聲響徹林中。

    ……

    在森林中、攝影機的死角,佩佩閉著眼。

    她讓周圍起了一瞬間有如與毛飛舞似的幻影,隨即將隨風飄起的裙擺壓下。

    李洵,我已經成功介入山上設置的三百二十二臺攝影機和麥克風了。可以播放任何你喜歡的影片哦。

    辛苦你了。那就放點什么獨家畫面吧。

    放我珍藏的李洵特集好嗎?

    給我放偽裝用影片。

    是。在畫面上,薇薇將會變成謎樣的機器人。還有,我們有入鏡的畫面,到時候都會消失。不過,我們現在本來就是光學隱形的狀態。

    做得很周全嘛。你做這種事的功力,真是無人能出其右。真不塊是情報壓制&防御戰用機器人。

    雖然我也想說這是當然的,但無論在人類之中,還是在機械之中,在我之上的還是大有人在。排名大概介于十名前后吧?

    太麻煩了,就當你是第一名好了。

    李洵在佩佩背上豪邁地拍了幾下,俯瞰戰場。

    她盯著站在山中的安娜。

    ─該怎么說呢,該說她讓人無法坐視不管嗎?

    李洵苦笑著。

    昨晚,安娜來到教堂,是在李洵剛看完七點的卡通時。

    不過,當她說請把佩佩借給我時,李洵心想一定發生了什么事。

    為了和夏依站上同一個舞臺,我也想參加機器人比賽,聽了安娜的話,李洵雖然了解她的想法,但佩佩屬于后方支援機型,不具有戰斗力。更重要的是,她已經登記為李洵學校的代表了。

    而且李洵也有李洵自己的立場,她不可能冒著被取消資格的風險去干涉別校的預賽。雖然心里也想幫她的忙,卻沒辦法做到。

    這時,湊巧來看佩佩的薇薇帥氣登場。

    這件事由我來出手也沒關系,薇薇高聲笑著。那,你打算怎么偽裝身份?李洵單刀直入這么一問,一時間大家的思緒都陷入凝滯結論是隨便穿上機器人的外皮,于是就此解決。

    至于現在,李洵一邊望著在樹上大笑的薇薇,一邊心想著:但是,你把它們全都脫掉,不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嗎

    猶疑導致遲疑。

    這是理所當然。

    此刻在場的是安娜、薇薇、夏依三人。

    其中心懷猶疑的只有一個人──夏依。

    兩人似乎事先就已經商量好,安娜一打出手勢,薇薇隨即點了點頭,從樹枝上向后方跳躍,下一秒就在夏依的視線范圍里消失。

    夏依心想糟了,但為時已晚。她現在只能胡亂地移動,避免成為標靶。

    安娜追在夏依后方。戰場已經被限制住了,所以即使是不擅運動的安娜也不會將夏依丟。

    發射!

    安娜伸出手。

    幾乎沒有任何延遲,這一次是實彈朝夏依飛來。

    薇薇算準夏依停下腳的瞬間,在最完美的時機開槍了。

    響起了尖銳,不,倒不如說是清徹如鈴聲般的聲音。

    真是驚險。夏依用手環彈開子彈,為了不被槍口捕捉到,再次開始移動這時,自側面而來的攻擊穿透了夏依的裙子。

    夏依學姐,到此為止了。

    從后方追上來的安娜這么說。

    這附近一帶已經被伊莉,不,被薇薇壓制住了。請你乖乖的認輸離開這里吧,不然的話……

    安娜堵住夏依的去路,一邊說出這番話,不,感覺更像是在念臺詞。

    她想起昨晚拉薇薇對她說的話。

    總之,請你窮追不舍,直到她說出我認輸這句話為止。如果她還是堅持己見的話,反正夏依的手只要修理就能復原,請你拿出將她兩手通通打斷的決心。你既然身為一個挑戰者,就該有這種程度的覺悟。

    真是一番叫人害怕的話,不過安娜也明白她該有這樣的覺悟。而且,這也是安娜所盼望的。

    薇薇說的那一刻來了。

    安娜心里明白。在這種狀況下夏依已經無處可逃。因為就是安娜將她逼上絕路的。地點是薇薇所指定。所以要將無法把握狀況的夏依逼入絕境,其實并不那么困難。

    請你認輸。并且對葉丞同學放手吧。我已經受不了再看到每天痛苦的葉丞同學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話,我就不得不傷害夏依學姐了。這次我會使用熱線武器,薇薇說過,只要用上它,要穿過學姐的人造膚打斷一只手是很容易的。

    安娜舉起了手。只要她將手放下,就百分之百是安娜的勝利了。不過她不想將手放下。她果然還是不想看到認識的人受傷。

    不過,夏依不愿投降。

    為什么呢?明明葉丞同學不會來了。學姐根本不可能獲勝啊。

    安娜,就像你不想輸給我一樣,我也不想輸給你。我也喜歡葉丞,不,我喜歡葉丞。如果他不來,我就去找他。因為喜歡他,所以想要兩個人在一起的話,就該去找他。因為,我為了不輸給你只好比你更喜歡葉丞。所以,如果你想要的話,一只手就給你吧!

    夏依打算開跑,用力的踏了一下地面。

    安娜突然不加思索地放下手。

    ──不能讓你逃走。

    她的行動,是這個想法造成的條件反射。

    學姐!退后兩步趴下!用手環遮住臉!

    再下一個瞬間,熱線燒著夏依前后的空間。朝夏依臉部襲來的熱線,全被手環散射到四方。

    夏依倒向地面。

    葉丞!

    葉丞同學?

    兩人叫著葉丞的名字。少年朝他所愛的人身邊奔去。

    葉丞到夏依身邊之后,抱起她殘破不堪的身體。

    讓他感到椎心刺骨的畫面。剛才的那一擊,讓夏依手臂上的皮膚有少許溶化,手肘附近露出了金色的金屬。

    夏依如同被看到了丟臉的地方一樣,用手掌遮住那部份。

    葉丞輕輕移開那手掌,用手帕將傷口包起。

    這么一來,終于和夏依隔了一周之久再次四目相對。

    讓你久等了。

    歡迎回來。

    雖然彼此心理想的可能不一樣,但現在只要這樣就夠了。

    安娜同學。

    啊,是!

    因為害怕而將身體縮在一起的安娜。

    真正的比賽現在才要開始。

    葉丞臉上并無可怕的表情。雖然夏依已經負傷,但葉丞知道既然站上了決勝的舞臺,就不能責怪安娜。

    夏依拉了拉葉丞的袖子。

    葉丞,安娜同學的機器人是薇薇。

    這是怎么回事?薇薇應該是高中的代表才對啊。

    詳細的事之后我在跟你說,不過這是千真萬確。

    原來如此。她應該能絲毫不差的做出正確的攻擊。我知道了。不過現在開始就是我們反擊的時刻了。你能照我的指示行動嗎?還有……

    他在夏依的耳邊低聲指示一番。

    咦嗯。開頭的部分我應該做得到,因為有試過一次了。不過這件事對方可是從未想過的。

    問題在于準確度。

    他將視線落在夏依的手環上。

    不用擔心這個,理論上威力也該夠足夠。

    我知道了,那我們開始吧。

    葉丞為了更容易大聲說話,將領帶弄松,還解開了第一顆鈕扣。

    先向右。筆直地跑向那棵樹去。

    夏依點頭,起跑。她毫不猶豫的全力奔馳。

    重心既低、速度又快!

    葉丞也拋下安娜,追在夏依后方。當然在一瞬間夏依就拉開了距離,這是一開始就安排好的。

    安娜慌慌張張地追了上去。

    要照拉薇薇所指示的,在特定地點攔下夏依才行。

    夏依學姐,踏右邊的樹,往下走!

    咦!

    安娜驚訝的瞪大眼睛。她的指示被看穿了。

    ──怎么會?

    安娜找出解答的時間也沒有,葉丞接著對夏依下了第二個指令。

    破壞那個殘骸!

    再過三步就改變前進方向!下一個目標在你的右上方!

    夏依點了一下頭,架起短刀鞘。

    當夏依向刀的回路下達指令后,內部就自動切換開關。

    用于生成透明刀刃的能量被一時切斷,取而代之的,是刀鞘內建的發光樣式放出紅色光芒。

    增加了破壞力的鞘的這一擊,在擦身而過之際,粉碎了掉落在地面上、大小幾乎需要雙手環抱的金屬塊。

    不可以!

    安娜忠于注意到葉丞指令的真正意圖。

    葉丞讓夏依破壞的正是伊莉的殘骸。

    薇薇穿著的那付裝甲,并不單只是為了隱藏身份的偽裝而已。

    那是用來反射薇薇光學步槍的狙擊的反射器。

    葉丞停下腳步來這么解釋。

    我在上山之前,曾經看過幾個發光體,于是在心理猜想那到底是什么。一開始雖然毫無頭緒,但總覺得那外型很像在開場式上看到的安娜同學的機器人。而且那些全掉落在這附近或者應該說,配置得剛好將這一帶包圍,所以我就想會不會就是這樣。

    地點你全都記起來了?

    是啊?

    只靠一點點亮光?

    嗯?

    一副在問什么啊?的態度反問的葉丞。

    話雖如此,但也只是因為數量不多,所以才記得起來。所以,比如說,現在我和安娜同學所在的這一帶。只要我們待在這里。

    葉丞轉頭。

    薇薇就無法攻擊夏依學姐了。

    遠方傳來夏依將第二塊、第三塊伊莉破壞掉的聲音。

    薇薇非常驚訝。

    正如同將耳機傳來的葉丞與安娜的對話所言,從葉丞的指示和行動來判斷,無論拉薇薇怎么想,都只能得出他已經看穿了薇薇的作戰計畫這個結論。

    在戰場周邊設置反射器,再從無法預期的方向發動攻擊。這的確是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臨時想起的戰略,但到剛剛為止還發揮了極大的效果。

    卻因為葉丞的出現,讓一切全變了。

    當然,夏依的行動就像換了個人似地變得俐落,也是原因之一。不過,更叫薇薇感到恐懼的事,葉丞以自己的行動來保護夏依不被她攻擊。

    (竟然利用我不能攻擊人類這一點)

    大膽且無懼。這些表現都建立在領航員卓越的空間把握能力,以及雙方的信賴上。

    (他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隱藏了一些才能吧。)

    又有一塊被破壞了。

    薇薇嘆氣。

    葉丞同學,我不會輸的。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