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你喜歡夏依哪一點?

    算是唐突的問題。

    全部。

    葉丞馬上回答。

    他并不是打算這么說,而是當他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脫口而出了。

    不過,總覺得說全部還是太嬌情了,于是連忙打圓場。

    呃,就像是成熟穩重的一面和孩子氣的部分間的落差就很可愛啊,特別是她凡事都很拼命的個性。還有,她高興時的笑容非常動人阿,可是,馬上就鬧別扭回家這點就讓人不敢恭維了。

    葉,葉丞?

    咦?

    他這才回過神來,一看旁邊,夏依已經滿臉通紅。

    那張紅通通的臉,夾雜著各種錯綜復雜的害羞情感。

    啊啊!對不起!一不小心就說出了心底話來總之我就是這么喜歡她!

    別、別再繼續說下去了!

    啊,是!

    還真火熱啊──

    等一下,佩佩!

    真是甘拜下風。

    就連薇薇也這么說!

    轉眼間,臉變得越來越紅的夏依。這還是葉丞第一次看到被逼到這種地步的夏依。葉丞又發現了夏依新的一面而感到開心。

    這時,面露青筋的夏野咳了一聲。

    當場化為尷尬的一片沉默。

    聽好了。

    全體一致點頭。

    我已經非~常明白,葉丞同學是真的喜歡我們家女兒。

    說話時特別強調我們家女兒的夏野。

    所以,有幾件事情必須要讓葉丞同學了解才行。

    是。

    葉丞老老實實點頭。

    你可知道,要讓機械產生人格不,不如說是靈格,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嗎?

    呃,是。朋友有告訴過我。據說,有成功的,只有十八世紀一個叫什么的人。

    是指馬斯大佬吧。你那位朋友似乎相當博學,只不過,他所說的并不正確。我想,以一般人所能得到知識,那確實是極限了啊。

    沒有任何人插嘴。就連薇薇也是一臉認真嚴肅的表情在聽。

    現在,根據機械工程學常識來判斷一般認為,人格是寄宿在程式內部。

    十分唐突的開始講述。

    在電影情節之類的,會看到像是機器人談戀愛,或是本來應該只是程式的人工智慧,犧牲自我整就基地的工作人員或是駕駛員。而在現實中,像這類產生了自我意識的機械,在這個國內就已經確認了超過一百個以上的案例。葉丞同學應該也有在電視上,看過好幾次這類的新聞報導吧。

    葉丞回答是。

    只不過,話雖如此,那都只是曇花一現,很快就又消失了,你覺得這是為什么?

    葉丞搖搖頭,回答我不知道。

    是因為那尚未定型為一項技術的緣故。只能靠偶然的話,那就是超自然現象了。

    現在則是有點類似超自然現象的產物對了,像是天使或妖怪、怪物以及超能力者之類的滿街跑,雖然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不過就算數量很多,要是根本不可能重現,或是只能靠偶然的話,就不能成為一種技術。

    所以說,能夠以獨門技術,讓十四架自動機器人全部產生人格的馬斯大佬才會功績顯赫,被公認為是唯一的成功者。

    那,夏依學姐呢?

    就是那個稀有的偶然所造成的成功例嗎?

    那你就錯啰。夏依是不,夏依,薇薇,佩佩三個人,是根據相同的理論,按照不同的方法論所制作出來的三姐妹。并非罕見的成功、人格形成率高達百分百的,就只有馬斯的自動機器人以及她們L系列的女機器人而已。

    咦咦!

    葉丞一邊看著夏依等三個女孩子。

    那也就是說,薇薇她們也是機器人!

    沒錯。是。

    兩個人引以為傲的回答。夏依則是一臉微笑。

    真是嚇了一跳。夏依居然還有兩個姐妹。

    她們是使用名為S傳動裝置的零件、因而擁有靈格的人形。

    其實本來的構想是戰斗用的機器人,薇薇是超距離射擊,早期制壓用機器人第一淑女,佩佩則是情報制壓,防御戰用的。

    那,夏依學姐呢?

    夏依是近身格斗戰用機器人。

    感覺真是威風凜凜耶。

    接下來才是重點,葉丞同學。

    夏野的表情改變了。那種吊兒郎當的怠惰感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張葉丞并不擅長應付的,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人才會有的臉。

    我已經十二萬分了解到,葉丞的確將雪拉當做人類深愛著她。于是我有個請求,你愿意當夏依的操控者,一起參加機器人比賽嗎?

    果然來這套。

    我不要。

    馬上回答。這次的是早就準備好的答案。

    令人厭惡的沉默降臨。夏野的眼神有如在評價葉丞似的直盯著他看,薇薇一臉掃興的表情,嘆了一口氣。佩佩則是一臉老神在在的表情,將手擺在嘴邊,像是隨時會脫口說出哎呀哎呀的樣子。

    你確定?

    夏依問他。

    是。

    葉丞態度強硬地回答。

    這樣啊。

    夏野也用平靜的聲音告訴他。

    那你就不用和夏依交往了。我就給夏依隨便另外找個搭檔吧。好了,請你回去。

    夏野徹底地拒絕。

    ……

    隔天,葉丞一個人去上學、一個人吃午餐、一個人回家。

    雖然和夏依擦身而過,但是她根本就不跟茸味說話。

    隔天也是,一個人吃午餐。

    隔天還是直到新生歡迎說明會當天為止,連一天也沒有,連一次也沒有。

    即便如此,安娜還是有那么一點點幸福的感覺。

    這幾天,由于實行委員的工作的緣故,和葉丞相處的時間自然也就大幅增加,不過居然能有機會和葉丞一起回家,就堪稱是奇跡了。

    葉丞和夏依處不好的傳言在轉眼間傳遍了學校,安娜自然也知道這件事。

    雖說葉丞勉強自己裝出開朗的樣子,但他傷心失意的程度,還是讓看的人也難過。所以安娜感到非常心疼。

    她想要安慰他。雖然大概沒辦法馬上就取而代之,不過她還是想盡量陪在他身邊。

    她雖然覺得這不應該,卻又覺得有一點幸福。

    她覺得自己是壞孩子,作出這么缺德的事來,卻又希望這樣的時光能夠再持續下去。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天以后。

    明天終于就是新生說明會當天了。在會議室里,召開了實行委員會最后一場會議。這次是事關整個學校的活動的行前會議,所以今天學生會成員也都有來參加。夏依的身影自然也在其中。

    在會議上,當安娜看著預定要拿回班上發的手冊時,一瞬間,她停止了呼吸。

    ──參加者:葉丞&夏依隊!

    她心想:這是怎么一回事,同時不禁懷疑自己有沒有看錯。手冊上寫著機器人校內預賽,同時有另外兩組預定參賽。日程是說明會的第一天。第二天和第三天,除了一年級以外全部放假,所以這是唯一一個三學年同時參加的活動。

    她想弄清楚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看向葉丞,葉丞也看著同樣的地方,愣在那里。

    夏依學姐,是認真的。

    她聽到他這么喃喃說著。

    既然葉丞也不曉得的話,那就是他人所為。

    安娜感覺到,就是在學生會長席上一臉若無其事的夏依去報名的,于是她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

    這也就是說,夏依并不討厭葉丞。

    何止是這樣,這根本就是她熱烈的愛的呼喚。

    安娜焦急了起來。

    (這樣下去,葉丞會被搶走的!)

    該怎么辦

    答案只有一個。李洵告訴過自己的話就是一切的答案。

    無論是輸是贏,只有先站上同樣的戰場,才能一較高下。

    ……

    葉丞站在操場上。

    為了決定高中參加機器人比賽的代表,校內預賽的開場式正要開始。

    很多學生都從校舍的窗戶探出身來眺望葉丞他們。盡管已經透過各班的電視螢幕做實況轉播了,不過看來人類的心理就是想看現場。

    致給選手們的勉勵詞,由學生會副會長夏城宣讀。這本來應該是由學生會長夏依負責,但夏依自己就身在司令臺前面的機器人行列里,沒辦法宣讀。

    夏城是個頂著兩側剃掉的奇妙發型的男子。一般來說,這樣會讓人看起來吊兒郎當的,但大概是眼鏡的關系,他看來頗有知識份子的氣息。

    夏城一邊繼續著他的演講,一邊以一臉忍不注笑意的表情,不時交互看著葉丞和夏依。

    不過,現在的葉丞相當苦惱,根本沒有余裕去注意到這一點。

    在這樣的狀況下。

    葉丞!安娜!加油!

    聲音來自二樓的正面、一年五班的教室。明明演講還在進行中,但老師率先從窗口探出上半身,大力的揮著手。

    老師傻大姐的個性是不錯啦,不過有點欠缺倫理觀的部分叫人困擾。當然這樣的行為之后也送呈到教職員會議去了先不管這點,現在該注意的不是這種事,而是老師喊的那聲安娜。

    排列在操場上的參賽隊伍共有四組。其中三組是記載在手冊上的機研社隊葉丞&夏依,這當然沒問題。有問題的是第四組。直到昨晚截止時間前最后一刻,才突然跳出來表明要參加的數學社隊。

    操控者是安娜。所用的機器人為出處不明的中型重裝機體。

    也就是說,葉丞班上出現了兩位實行委員都不在的異常狀態。

    回想起來。

    在這個開場式開始之前,葉丞和安娜兩人交談了一下。

    你為什么突然要參加代表戰?面對如此問道的葉丞,安娜害羞地看著地上回答:因為我在想,如果我能贏了這場比賽,我就要向喜歡的人告白。

    為了喜歡的人為了這個緣故,安娜要出場,并奪得勝利。

    這到底是為了什么,葉丞是一點也不了解。不過這個推動安娜的想法的力量之強,令他很驚訝。

    葉丞覺得,他看見了阿娜這個女孩子所擁有的、意想不到的力量。

    他心想,真該向她看齊。為了喜歡的人,雖然葉丞還不知道他能為夏依做些什么。

    而葉丞他……

    結果,從吵架的那一天開始,就再也沒有跟夏依說過一句話了。

    兩個人也很久沒像現在這樣站得這么近了。

    當然,葉丞也沒去確認申請參加比賽的人到底是不是夏依。他根本就不敢。

    葉丞不想讓夏依機器人比賽的心情,到現在也完全沒有改變。不過,如果現在的狀況正是夏依想要的話,那么夏依現在應該還是相信著葉丞,在等待著他

    不知如何是好的葉丞,最后就因為這個理由,出席了開場式。

    他偷偷看了夏依一眼。

    夏依避開視線。

    她臉上是平時沒有的冷淡表情。從夏依的態度中,葉丞除了拒絕,什么也感受不到。

    副會長夏城終于讓包含本來機械工程學、機器的理念是等等說明的一整套勉勵詞結束了。接著,馬上有別的學生登上講臺。是個一頭短發、感覺很活潑的女孩子,據說是學生會的書記。

    雖然葉丞也看到了她,卻完全沒發現今天學生會每個人的制服都跟夏依一樣,是專用制服。

    他已心不在焉到這種程度了。

    好了,各位,我要開始說明大會的˙規˙則!

    真是隨隨便便就能high起來的人。

    比賽沒有時間限制,一次定輸贏!學校的后山全都可以使用,操控者先拿到放在山上的正式報名用信號標志的隊伍即獲勝,成為本校的代表。阿,因為這只是選拔賽,所以不需要打倒對手!不過即使我這么說,大家還是會互相打到對方的,對吧!還有,比賽實況會透過設置在山里的攝影機,在各教室中轉播,所以請給我們一場精采的比賽吧,拜托咯!

    這跟叫參賽隊伍要互相擊倒對方完全沒兩樣。

    那么─!

    超high的短發書記拿出一把舊式的火藥式手槍,用手腕和手指捂住耳朵。

    機器人武斗會!校內預賽開始!預備,開始!

    碰!輕快的爆炸聲在四月清澄的天空中響起。

    參賽們同時朝后山出發。

    爭先恐后地以山上為目標。

    維持不動的只有夏依和葉丞而已。

    葉丞一直低著頭看著地板,夏依則以不帶情緒的眼神看著那樣的葉丞。

    不久夏依喃喃地說了些什么,轉身背向葉丞。

    就維持雙方不交會也不交談的狀態,夏依離開了操場。

    ……

    帝王鐵拳!

    高中工科代表˙二年七班二十二號的周三朝手表型通訊器大喊。

    高達三公尺的鐵塊開始隆隆作響。簡直就像是肢肥大的人型機器人,不斷擊出連鐵板都可以打碎的重拳。

    其實葉丞他們所屬的普通科,和周家所屬的工業科技校區離了有車站三站之遠,彼此幾乎沒有見過面。

    稱得上是學生間交流的交流機會,一年只有兩次。像是校慶在同一天舉行,開放彼此可以自由出入,或是聯合舉行運動會。就僅止于這樣的程度而已。

    雖然如此,兩科就登記在同一個學校名下,所以機器人比賽出場權只有一個。

    在這實為機器人格斗大會,工業科可不能輸給普通科。

    也就是說,周三是背負著全工科的威信來參加這場預賽的。

    林雅臣踩著腳踏板,突然將把手來個大右轉。

    這臺外形像笨重工業重機的二足步行機器人,靈巧地彎下上半身,利用腳底的輪子將機體橫向滑動。

    帝王鐵拳的重擊,驚險地掠過它頭上的開放型駕駛艙,化為空擊。帝王鐵拳的拳輕易打碎了普通科機器人研究社的機器人。

    林雅臣確信應該說他已經看清了(其實只是他一廂情愿擅自決定的)。美少女學生會長夏依和謎樣的新參賽者應該說數學社都不是他的對手。工科代表的帝王鐵拳才是最強勁的對手與障礙。也就是說,現在的戰斗事實上就是決勝關鍵。

    這場對決你們輸定了也就是說我們贏定了!工科!

    那可不行!我們豈能輸給像機器人研究社這種貨色!

    擊碎它!打啊!帝王鐵拳!

    夏依停下腳步。

    在后山山坡上一個有點空曠的地方,有位少女佇立在那里。

    我等你很久了。

    少女安娜開口。

    夏依感到困惑。她完全不認識這少女。

    你是誰?

    她的臉,的確曾在新生說明會實行委員的聯合會議上見過一面。

    不過也僅止于此。夏依想不透她等待自己的理由。

    這也難怪。盡管我這么在意來夏依學姐,你卻是站在不用知道我這個人也沒關系的立場上。

    阿娜深深吸了一口氣。

    所以,我為了和學姐站在同一個舞臺上來到了這里。

    直瞪著夏依看。然而表情生硬中還帶著恐懼。一眼就能看出她在逞強。

    這和夏依的記憶完全一致了。

    她就是在三月底的那一天,葉丞打算要幫她一把的女孩子。

    你,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嗎?

    是的,我是一年五班安娜。和葉丞同學同一所初中畢業。我,喜歡葉丞同學。

    和葉丞同班的女孩子安娜。

    直到前幾天才聽說過的便當女孩的名字。

    是這樣嗎?你

    夏依懂了。事情都連接起來了。

    便當女孩、實行委員女孩、葉丞拯救的女孩,全都是這個說喜歡葉丞的安娜。

    那么阿娜同學,你為什么在這里等我?如果想要打敗我當上學校代表的話,應該以山頂為目標才對吧!

    聽到夏依這么問,安娜回答道:因為我無法成為代表。即使我能當上代表,我也一點興趣也沒有。

    怎么說?

    夏依學姐,現在是比賽不,是戰斗中,對吧。

    是沒錯。

    那么就是這么一回事。

    她緊盯著夏依。

    伊莉!

    她邊大叫,邊向前伸直雙手。

    下一個瞬間,一個來自側面的沖擊彈飛了夏依。

    這個威力比大槌還要強烈的一擊,不是熱線,而是沖擊發生型光學的射擊。

    夏依甚至來不及采取受身,就直接摔在落滿枯葉和雜草叢生的地面上。

    會長專用制服右邊的白色袖子幾乎破了一半,都散成碎片了。

    不會吧,夏依學姐。

    可以聽見下了狙擊指令的安娜正擔心地倒吞了一口氣。

    她的自言自語像是驚嘆著,沒想到威力強到這種地步。

    夏依使出全身的力量。

    她一邊護著因打擊而麻痹了的右手臂,一邊將刀當作拐仗站起來。

    你不要緊嗎?

    怎么可能不要緊呢。不過,你可不要小看戰斗用機器人的毅力。

    夏依環視周圍。但是,朝剛剛敵方發動射擊的方向看去,并不見狙擊手的身影。

    射擊后并未接到指令就自行移動這表示可能是半自動型機器人。

    安娜同學,你的機器人是從哪得來的?

    這是秘密。因為它是特制的。

    是嗎?

    比起這件事,學姐,請你下山棄權吧。

    為什么?

    夏依學姐無法攻擊身為操控者的我。不過,就憑我的機器人伊莉,我可以像現在這樣,確實狙擊學姐!所以請你棄權吧!

    我不要。

    但是……

    我拒絕。我已經決定要和葉丞一起參加比賽。這是我和葉丞之間的問題,沒有你插嘴和礙事的份。如果你堅持要礙事的話,我只有打倒你的機器人,先走一步了。

    請你不要太得意。

    安娜低下頭用劉海遮住視線,緊握拳頭。

    你太自私了!請你不要再傷害葉丞同學了!

    她大喊著。

    夏依學姐太過分了!一點也不知道,葉丞同學因為學姐不和他說話而有多傷心、多沮喪!但是我都知道。因為我一直看著沮喪的葉丞同學。我有自信,我比夏依學姐更喜歡葉丞同學!我有自信能一直溫柔地對待他!這場代表決定戰也一樣。

    像學姐這樣,在會議上甚至一句話也不說,冷淡地對待葉丞同學,卻又擅自決定以兩人搭檔報名根本沒考慮過,這樣會帶給葉丞同學多大的困擾。夠了,請你放了葉丞同學吧!你一定在想,反正我漂亮,又是個特別的女孩子,所以絕對不會被葉丞討厭,對吧!

    安娜眼眶泛著淚水。

    夏依心想──

    要說出這么一番話,到底需要多少能源才夠。

    她又想起──

    在講臺上公開表示要談戀愛的那天、突然不請自來跑去葉丞他家的那天早上。還有,在大家的面前說自己喜歡葉丞的那天。

    她絕不是因為有自信。

    她根本就沒有任何一絲確信。

    她所擁有的,只是一顆總是非常不安、非常不安、非常不安、非常不安的、膽小的心。

    不那么做的話,就抓不住對方的心。

    所以才拼命地虛張聲勢,想要保持一貫的自己,只是如此而已。

    所以,在葉丞說了喜歡自己以后,她就沒辦法說出自己是個機器人的事實。

    因為害怕自己第一次喜歡的對象知道這個事實后,會討厭自己。

    現在的安娜和那天的夏依一模一樣。

    ──但是我卻變得任性了。

    雪拉內心這么想著。

    夏依發現,因為葉丞將自己看作一個普通的女孩子,而太過依賴他了。

    不過,現在夏依還是很害怕。總有一天,葉丞還是會離開她。

    因為她是機器人,是只是由一堆機械所構成的自己。

    所以才沒辦法停止想要證明、想要彼此的牽絆這種想法。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