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葉丞不但對自己說便當真的非常好吃,最后還一面仰望著星空,淡淡說了一句今天玩得很開心,謝謝你,學姐。

    滿心期待著這樣幸福洋溢、甜甜蜜蜜的約會。

    夏依其實凌晨四點就開始做愛心便當了,一直到剛剛為止都還是成功按照計劃進行,竟然就這樣化為泡影……

    第一次約會,兩人世界就被人妨礙,這點憤怒比海還要深。

    但是,對夏依來說,還有更不可原諒的事情。

    那就是──居然把茸味牽扯進這場紛爭。

    薇薇的射擊的確在第二發時,攻擊力就降到了最低。

    就算直接命中,葉丞大概也不至于死掉。

    可是會受傷。輕則挫傷瘀青,但要是一個不好,可不是骨折就沒事了。

    薇薇明知這次約會對她而言有多么重要!卻故意來攪局,還企圖傷害葉丞,不可原諒!

    夏依準備一口氣沖上去。

    目標鎖定,薇薇在夏依腦中展開一連串資料。

    我方:近身格斗戰用機器人˙L000˙個體名:夏依。

    敵方:遠距離射擊,早期機器人˙L666˙個體名:薇薇。

    接著是敵我的戰力差、導向勝利的方程式。

    動作雖然是夏依比較敏捷,但機動性本身其實不相上下。換句話說,只要不接近對方就沒有勝算。一旦拉近距離,即使就武裝面來看,夏依仍具壓倒性的優勢。

    本來是以合作為前提所設計的兩人,如今卻成為敵人。

    夏依不好好教訓薇薇一頓,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她一面閃躲拉薇薇的射擊,一口氣沖上斜面。急速接近后,一記刀鞘的直擊攻擊,當場折彎薇薇的步槍。

    然而這并不是勝利。薇薇也明白近距離對自己不利,所以她才故意瞄準葉丞,好拉開彼此的距離。

    另一方面,側身一跳、在空中接住手槍的薇薇,順勢跳入草坪廣場旁的樹林。

    給我站住!

    夏依趕緊追在她身后。

    夏依下定決心。

    (我不會讓你逃掉的!就算要用盡全力,我也一定會讓你道歉!)

    ……

    葉丞爬上草丘時,夏依和薇薇的戰場,早已轉移到樹林里去了。

    草丘上還擺著夏依為葉丞做的便當。他看了看有哪些是幸免于難的,就蓋上蓋子,放回紙袋。

    不可原諒。夏依費盡心思為自己做的便當,早就下定決心,哪怕是肚子再撐、或是要耗到傍晚,也要全部吃完再回家。這個心愿卻被人搞砸了。

    抓起一塊沒沾到沙的炸雞放進嘴巴。

    果然好吃。

    這就更讓他覺得夏依實在太可憐了。

    遠方響起槍聲。他俯瞰四周,再次發現這個草丘的視野之好。

    (原來如此,確實很適合進行射擊測試。)

    雖然心里是這么想,但這并不表示她們的所作所為就能被原諒。

    他打定主意轉身。

    他朝聚集在發電機與儀器周圍,一臉熱衷地盯著螢幕,身穿制服的少女們,也就是女子高中機器人研社的女同學們走去。

    葉丞深呼吸一口,試著跟她們說話。

    你們去阻止那兩個人好不好?

    沒反應。他們只是默默地進行作業。

    拜讬你們快去叫她們住手啦。怎么可以讓她們打起來呢?兩個人都很可能會受傷耶。甚至還用上武器,不覺得很危險嗎?

    疑似機器人研究社領導人物的嬌小雙馬尾少女終于抬起頭來。

    請你住口,小嘍啰!我們進行的資料收集,沒有局外人插嘴的余地!(對啊、對啊!)

    其他眾跟班隨即應聲附和。

    況且,用不著操心,我們的薇薇大小姐,是不會輸給那種女人的!(沒錯!)

    問題不在這里吧。

    雙方意見之不合,讓葉丞感到煩躁。

    像是在呼應他煩躁的心情,一個爆炸聲隨之響起,在樹林的另一頭,大樹發出碎裂聲,緩緩倒下。

    況且公園也會遭到破壞吧。這里可是公共設施喔!

    那又怎么樣?為了那么點小事就驚慌失措的話,打從一開始別來挑釁不就好了!(就是阿、就是啊!)

    好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明明先在這里吃便當的人是他和夏依,她們是之后才跑來,自顧自地稿出這些名堂來,根本就沒有人挑釁她們。

    我知道了。

    葉丞轉身背對她們。根本就是各說各話。這些小女孩,打從一開始根本就沒有自覺。

    (得想辦法阻止她們兩個。)

    葉丞跑了起來。

    戰場從樹林穿過噴水池廣場,再移動到隔壁的樹林去。

    在群樹之間,一面藏身樹干后,趁機狙擊夏依的薇薇,以及一面避開子彈、緊追不舍、欲以近身戰應戰的夏依。

    夏依在林木間穿梭奔馳,追上的同時,隨即將鞘突刺進樹枝縫隙間。

    響起硬質金屬聲。

    薇薇用其中一只手上的槍檔下刀鞘,將另一只手上的槍口按在樹干上,朝樹干另一邊的夏依扣下板機。夏依側身閃過,薇薇再朝她連三發。為了避免成為靶子,夏依不得不拉開距離。

    本來,一但拉近距離應該會對夏依比較有力。然而,薇薇出其不意的反擊,讓這場戰斗無謂地延長了。

    追著薇薇,夏依跳進樹林中。就在那里,薇薇以格斗戰應戰。

    她以手上的兩把槍檔下攻擊橫掃。她將槍當作戰斗刀一樣地運用,如起舞般地迎擊夏依。丟掉槍以兩把手槍沖進樹林中──這全是格斗戰能力未經特化的薇薇,為了制勝所擬定的策略。

    站住!薇薇!

    別開玩笑了!我的本領可是狙擊戰!

    照你這么說,在你沒能讓第一擊后的三連射造成有效攻擊的時候,你早就已經輸了!

    哈!不服輸還死鴨子嘴硬!既然你這么說,我在第一擊就成功命中給你看!

    不時唇槍舌戰一番的攻防戰就這樣持續下去。

    這時,薇薇喃喃自語著左右的子彈都用完了。身為射擊戰能力的薇薇雖然不可能會算錯彈數,她還是扣板機確認。

    沒有反應。

    確認無誤以后,她把槍一扔,叢樹林中一躍而出。她橫貫停車場的同時,高喊武器!

    遵命,大小姐。

    一個合成語音回應拉薇薇的呼喚。不知何時在車輛間待命就緒的武器庫射出兩把武器。

    再次飛身接槍的薇薇。她確認夏依正猛烈追擊而來。

    夏依分毫不差的沿著拉薇薇移動的軌跡,以最短路徑一路追來。

    真不塊是夏依。不過……

    薇薇嗤笑了一聲,一躍而起。

    上鉤了。

    她這一跳,目標是位于噴水池中央,女神像高舉頭上的水瓶。接著以噴出傘狀水花的這座雕像為踏腳板,縱身跳起。

    薇薇在空中轉身,順道朝雕像扣下板機。看不見的光彈粉碎了女神像的上半身。

    不會吧!

    一路追趕薇薇、正一躍而起的夏依當場失去落下時的踏腳處,驚愕地哀喊。

    接著她失去平衡。

    然而,薇薇設下的陷阱,現在才正要發揮本領。

    從壞掉的女神像噴出的盛大水柱,當場被卷入可比間歇泉的噴發水流之中,夏依無可奈何,只能任自己被拋上空中。

    薇薇一面看著這副光景,一面飄搖著裙擺,優雅地落地。

    喔呵呵地高聲笑著。

    可真狼狽阿。接下來,就讓我交換攻守的立場吧。

    薇薇直接從在一旁待命的武器庫抽出一把跟身高差不多長的武器。背起那把過份機械感的槍,迅速動身起跑。

    目標是那座公園的中心——南城城城墻遺跡,是座可疑到不行的史跡。

    首先,號稱是戰國時代的古城遺址,石塊大小卻出奇地一致、總覺得像是剛蓋好沒多久的石坦。

    以及,不知為何會出現在石坦周圍的護城河遺跡。

    還有,說不上來地好爬,仿佛是專為參觀者所建的樓梯。

    再加上上述遺跡都散發著讓人完全感覺不出這有歷經過數百年風雪侵蝕的簇新光芒。

    此外,號稱是城墻遺跡,但怎么看都是城的地基等等。總之,這座遺跡就是這樣一個,多少涉獵過歷史的人一看,都想皺眉破口大罵這是在耍人嗎!的玩意兒。

    讓這座本身就已經夠可疑的遺跡更加一文不值的,就是散布在石坦的廣場上,造型為事跡流傳當地的戰國武將的石像。

    該怎么說呢?怎么看都只像某個有錢人蓋的妄想戰國主題公園。

    話雖如此,這并不表示將它破壞掉也無所謂。

    磅!的一聲,石像的頭飛了出去。

    直到前一刻應該都還躲在石坦后面的夏依,已經不在那里。

    躲得還真隱密啊。

    薇薇剛剛就躲在石坦上的那個騎著馬的石像的后面,狙擊夏依。密布在狹窄高臺上的石像,能夠妨礙夏依接近薇薇。乍看之下,這些石像也能讓夏依拿來擋子彈,但其實不然。因為就算夏依躲在石像后面,薇薇只要連石像一起轟掉就好了。

    另一方面,夏依正爬上高臺。面無表情、有如戴著能面的她,時而用手環防御、時而閃躲,一面應付薇薇的狙擊,一面確實地拉近距離。

    跟魔鬼終結者沒兩樣啊

    薇薇皺著眉頭,喃喃自語。

    不過,這回你還躲得過嗎?就讓你見識我的最新武器真正的威力吧。

    本來我是不想用的。不過,誰叫這回是測試呢。

    她嫣然一笑,將破壞炮對準夏依。

    在同一時間上,夏依所在地點相對側的斜面上。

    在薇薇背后,有一個人影正爬上石坦。

    是一路追著夏依和薇薇而來的葉丞。

    你躲起來也是沒用的。

    薇薇放低重心,架起破壞泡后,毫不猶豫地扣下板機。

    石像一個個當場碎裂、飛散。

    幾秒后,薇薇前方的石像已經全數化為瓦礫。

    挨了這樣一發攻擊,周圍自然籠罩在一片沙塵之中。

    這把武器,真是一點美感也沒有。

    薇薇的視線前方,有個紅光在沙塵中隱約可見。

    一陣風帶走了沙塵。

    站在那里的,是渾身滴著水的夏依。

    夏依手中握著質感如煙玻璃的鞘。那光澤的晶透黑中內藏的電路板狀線路,發出強烈的紅色光芒。

    夏依將用來生成樹脂刀的刀刃的能量,全數切換至刀鞘本。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你估計只靠手環絕對無法全身而退,于是就用鞘徹底檔了下來。

    夏依無視薇薇的自言自語,大聲喊著。

    薇薇,你到底存何居心?居然把公園搞成這樣!

    我根本就沒有任何居心啊。打壞了,重建不就得了嗎!不用你操心,爺爺也會為我做一個更漂亮的公園!

    薇薇也大聲回應。她扔掉手中的破壞炮,拾起事先放在腳邊。

    夏依也架起發出緋紅色光芒,刀鞘重心放低,隨時準備發動突擊。

    你們給我適可而止!

    打破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的,是葉丞的吶喊。

    從薇薇后方氣喘吁吁地現身的葉丞,連看都不看拉薇薇一眼,直接從她身旁穿過,踏過傾倒毀壞的石像,站在當場楞住的夏依面前。

    葉丞?

    夏依學姐!

    什、什么?

    就到此為止了。請你住手。

    葉丞一臉與其說是嚴肅,倒不如說是責備的表情,接著說下去。

    拜讬你們啦,想想自己給旁人造成的困擾!薇薇小姐也應該滿意了吧!資料不是已經收集好了嗎!

    出乎意料的是,向葉丞抗議的反而是夏依。

    可是葉丞,我是為了要讓薇薇道歉才……

    你在說什么啊?怎么整個人跟落湯雞沒兩樣?好好一件漂亮的衣服也都破破爛爛了。要是再繼續打下去,真的受傷了,那還得了!

    好好的一次約會就這樣泡湯,不覺得不甘心嗎?

    就算是這樣,規矩就是規矩。不準破壞公園。不準打架。我也不希望你受傷!

    我是為了葉丞你,才這么拼命的耶!

    就算是這樣,不準就是不準。

    葉丞斬釘截鐵地說。他既不希望夏依受傷,也不希望她成為壞人。既然她說,她那么做是為了他的話,那她就更不應該讓自己深陷險境。就只有這點,對葉丞而言,是絕不能讓步的。

    不發一語地注視著彼此的兩人。表情始終嚴肅的葉丞,與咬著嘴唇,像是在忍耐著些什么的夏依。

    不久,夏依臉上的感情在剎那間消失殆盡。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葉丞感到不知所措。

    他感到困惑,他無法從夏依的表情看出頭緒來。

    我要回去了。

    咦?

    不給葉丞任何發問的機會,夏依馬上轉身,離開了現場。

    由于實在事發突然,葉丞就算想追,他的身體也動彈不得,僵在當場。

    就維持這樣的狀態,過了幾分鐘后──

    真是愚蠢。

    站在山上的薇薇不以為然地聳聳肩。

    什……

    葉丞瞪著薇薇,心想:這都是誰害的啊!

    然而,那種事薇薇根本就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她從口袋里拿出手機,迅速按下按鍵。

    今天測試終了。撤收了。

    徹底無視葉丞,從他身邊走過,薇薇也離開了石坦的山丘。

    一個人留在原地的葉丞,有好一段時間只能傻傻地楞在那里。

    葉丞在公園里到處走了幾個小時。最后還是沒有找到夏夜。

    現在已經是夕陽西斜的時間了。

    在那里吃過中飯的草丘,整片染成了橘黃色。女子高中的女孩子們也早就已經撤收完畢,不見蹤影。

    他左手提著夏依沒有帶走的、裝著便當盒的紙袋。

    他看到羊毛外套和便當盒一起留在原地,本來以為夏依還在公園里,可是沒想到看樣子她是真的回去了──葉丞下了這樣的結論。

    在這種時候希望它能派上用場的手機,也因為還沒問過夏依電話號碼,而毫無用武之地。

    原來我不知道夏依學姐手機號碼啊。

    他嘆了一口氣。

    別說是手機了,就連家里的電話號碼都不曉得。這么說來,她的家庭環境怎樣,其實也只有模糊的印象,說到服裝或是食物的喜好也是,就連她到底有沒有這種好惡之分都無法肯定。

    他十分頹喪。

    這樣的自己,居然說得出那樣自以為是的話來。

    (我被她討厭了吧。)

    他心想,明天在學校要用什么樣的表情去面對夏依呢?不,說不定,再也不會有說話的機會了。

    難以承受的痛楚,讓胸口喘不過氣來。

    他明白了,那已經是過去的幸福了。

    居然在失去之后才明白,原來那是這么脆弱的東西。

    我怎么會這么蠢呢。

    他干笑,眼淚流不出來。

    但是葉丞相信,回到家以后,大概會大哭一場吧。現在不是不哭,只是哭不出來而已。

    他按了按手機。

    家里的號碼排第三。幾天前的晚上,他決定等問到夏依的電話以后,把夏依的手機號碼排在第一,夏依家的電話號碼排第二,所以才特地空下來的。

    他覺得自己是個丟臉的男人,居然這么得意忘形。

    還沒響起嘟聲時,電話就接通了。

    葉丞?

    也沒先說這里是葉丞家,就直接叫葉丞的名字的顏香。

    事先察覺有電話要打來,以及猜中是誰打來的電話──都是顏香絕招之一。

    媽,我今天要在家吃晚飯,要做我的那一份喔。

    好啊。可是,你今天不是要約會,所以會晚回家?

    我有非回家不可的要事。

    這樣啊。那夏依也已經先回去啰。

    恩。

    你說謊喔。

    顏香一針見血。

    你們肯定是吵架了吧。

    咦為什么會……

    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天下沒有不曉得兒子在說謊的父母啊。

    總覺得自己聽到了非常不得了的話。

    去追吧,這可是男孩子的責任喔!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