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安娜看著吃的香甜的李洵,問道:“你肚子很餓吧?”

    “是啊……”李洵邊吃邊模糊不清的回應道。

    “這、這樣啊。”

    “剎,快給我剎!”

    “要茶是吧?來。”

    安娜拿出一罐冰紅茶。

    李洵一把接過,大口暢飲下,連著壽司一起吞下肚。

    “真好吃!不塊是安娜的媽媽!”

    “謝謝你。”

    “那個……”

    還在掃外頭的佩佩從窗戶探頭進來開口說了。

    “李洵小姐,請你務必留下我的份喔!”

    “不要。”

    “咦!”

    佩佩顯然受到不小的打擊。

    “你是個機器人,不吃東西也沒關系吧。可是我跟你不一樣,人類不能只靠吐司面包過活,所以需要壽司!”

    “這話真是歪理啊。”

    “我也是會肚子餓的!”

    “哼,誰理你!”

    “什么,居然這么說。”

    李洵這種蠻橫的說法,讓安娜和佩佩當場愣住。

    壽司在轉眼間一個個消失。

    佩佩只好死心,回去繼續掃地。

    啊!對了。

    埋首于野餐籃的李洵突然想起了什么而抬起頭來。

    安娜,你想說什么?特地拜讬媽媽做豆皮壽司來,就是因為有話想跟我說吧?

    呃也沒有啦。

    安娜一面否定,卻又不發一語,是真的被她說中了。

    李洵從以前,就能敏銳查知別人內心所想的事情。這并不是超能力。就像名偵探能從一個小小的事實推理出真相來一樣,這全仰賴李洵本身卓越的洞察力。

    拜這個洞察力之賜,李洵雖然是這種個性,卻頗受附近鄰居信賴。本人雖然非常不情愿,但最后還是差不多成了全鎮居民的商量對象。

    真是的,到了這個地步還說謊。都已經特地找藉口來到這邊了,不是就沒有意義了嗎?趁我還在啃豆皮壽司的時候就快說吧!我會洗耳恭聽的!

    李洵都這么說了,安娜也不得不開口。

    嗯。

    她非常平靜地回答。接著,除了李洵吃豆皮壽司的聲音、佩佩在外頭掃地的聲音之外,就什么也聽不見的一片寂靜降臨。

    安娜不知該如何開口而陷入沉默,偏偏這種時候李洵從不開口相救。

    我有喜歡的人了。

    喔。

    李洵的眉毛往上挑了一下。

    聽你的口氣,那個人不是馬修。

    嗯。那段戀情,很久以前就已經結束了。

    兩年前的夏天,安娜向隔壁班的馬修告白,當場被冷冷拒絕。將馬修視為畢生摯愛的安娜,在被甩掉當天,在這間教堂哭了一遍又一遍。她哭著說,她再也不要喜歡上任何人。

    李洵心里清楚……

    雖然不久以后安娜重拾了笑容,但她并沒有忘記那個名叫馬修的男孩。她一直懷抱著對他的戀慕之情以及揮之不去的陰霾。安娜從那之后就一直逃避,不愿面對自己的心情。

    如今,安娜說她有喜歡的人了。

    (所謂時間會帶走一切啊。)

    李洵靜靜地聽下去。

    在我被壞人纏上的時候,那個救我。

    明明就是在說自己喜歡的人的事,安娜看起來卻一點也不幸福。在李洵眼中,安娜似乎正感到后悔不對,像是正在懺悔。

    可是我卻逃跑了那個人拼了命想要救我,我卻因為害怕,就留下那個人,自己一個人逃跑了

    李洵心想:這不是很正常嗎?

    不過李洵決定保持沉默。雖然這時一句逃跑是正確的決定。救你的那個人,不也是為了讓你能夠全身而退,所以才這么做的嗎?就能輕松化解安娜的心結,可是這么一來,不但不能解決問題,更沒有辦法讓安娜主動說出接下來的正題。

    安娜猶豫著該怎樣說明。過了一會兒以后,她似乎決定還是按照時間順序繼續說下去。

    這幾天是高中入學典禮,結果我和葉丞同學分在同一班。考試的時候,我就覺得有看到他,還在想我們會不會上同一所高中可是沒想到居然同班,真是嚇了我一跳。雖然葉丞同學向我打招呼,我卻不知道該怎么回他。

    救了她的人的名字是葉丞同學,阿還有,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總之他們在高中同班。

    按照安娜所言,李洵是這么推測的……

    乍看之下是個不得了的奇跡,但其實不然。以同等學力選擇相同的升學志愿的話,自然就會決定就讀的高中。這么一來,會不會編到同一班,只剩下幾分之一的機率而已了。

    換句話說,這兩個人彼此身處的世界,本來就非常相似吧。

    我起初覺得這樣也好。因為我好怕,怕他會不會怪我怪我說:好意救你,你為什么沒有道謝可是,葉丞同學卻絲毫沒有要責備我的意思我明明是這么地感謝他,卻又刻意無視他。這大概是因為,我一直為自己逃跑的事情感到內疚的緣故吧。

    話說到這里,安娜看著李洵。

    李洵一言不發地示意要她繼續說下去。

    我們學校有個叫做來夏依的機器人。

    至今都沒有動靜的李洵的眉毛又挑了一下。

    雖然安娜似乎沒有發現,不過李洵將壽司放入口中的動作,確實是慢了那么一點。

    是個和佩佩一樣,跟真人如出一轍、維妙維肖的機器人。基本上,她的身分是我們的學姐那個夏依學姐,向葉丞同學告白了。而且還是當眾宣布。可是,這實在太奇怪了。

    進入正題了……

    學姐的確是個很漂亮的人,還是個足以擔任學生會長的模范生。可是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因為她是機器人啊。外觀一定會做得比人類還漂亮,而且又是電腦,肯定會比較聰明阿。

    但是,不管她再像人類,都只是程式吧?是物品吧?甚至還臉不紅氣不喘地在大家面前告白。這不就表示,她沒有像人類這樣的羞恥心嗎?于是我就跟茸葉丞同學說:學姐明明就是機器人,會對她產生戀愛情感,實在是太奇怪了。明明對方就是個物品,居然還說什么喜歡不喜歡的,真叫人作嘔。可是葉丞同學卻說他不明白這到底是哪里惡心。她甚至堅持不管怎么樣他都喜歡夏依學姐。于是我也動了怒,還惹他生氣了。我……

    安娜低下頭來,瀏海遮住眼睛。

    我一定被他討厭了。

    安娜邊說,從眼框里就滾下了成串的淚珠。老實說,安娜雖然愛哭,但是卻很少在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就哭出來。

    (安娜這個樣子,自馬修那時以來就沒再看到過了接下來)

    可是,這實在太不公平了!太奇怪了!機器人這種東西,要做得有多么接近男孩子心目中的理想情人就一定辦得到!人類怎么可能贏得了!我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

    安娜拋出問題。

    李洵接了一句這個啊之后,咽下豆皮壽司。

    她要說的話當然就是……

    我想知道的是,安娜你真正的想法是什么呢?到頭來你只是不希望自己被他討厭?還是對惹他生氣這件事感到愧疚?

    咦?

    聽到李洵提出的問題,安娜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

    是哪一個?

    安娜陷入沉思。

    ──可是,為什么我得感到歉疚?

    安娜,你阿,就是因為只顧自己,才會疏忽了幾件重要的事。你剛剛是怎么說那個學姐的?

    機器人。

    更正確的說,是和我們家佩佩一樣的機器人。你是這么說的吧?

    嗯。

    但是你卻說,那種東西談戀愛很令人作嘔?

    啊……

    安娜不禁回頭。

    禮拜堂入口處,將竹掃帚靠門擺放的佩佩就站在那里。佩佩和安娜對上眼,輕輕的行了一個禮。

    總覺得她好像在生氣。

    不過,誰叫佩佩像是在教會工作的女仆機器人,而安娜你在和佩佩互動時,應該也只當她是機器人而已,所以這也無可厚非。對你而言,充其量不過是物品的機器人─和這種東西談戀愛的那家伙,會讓你感到惡心,也不是不能理解。不過……

    李洵注視著安娜的瞳孔深處。

    你以為佩佩被人說很惡心時,她就不會傷心嗎?將佩佩當作是和安娜同樣重要的死黨的我聽到這種話,難道不會生氣嗎?

    對不起。

    這么一來,你應該就知道那個叫葉丞同學的,為什么會那么生氣了吧?

    嗯。

    安娜難為情地低聲說了。

    我滿腦子都只有自己。

    正是如此。那安娜你應該也知道自己疏忽了什么吧?過于重視自己的心情,以至于忽視他人這樣可是不行的喔!特別是面對自己喜歡的對象時,更不能犯這毛病。

    我得向葉丞同學道歉才行。

    沒錯。這么一來,你才算是真正站上戀愛的起跑點。之后就是女人和女人拿出真本事一決勝負,所以你只要以一介少女的身分,參與這場勝負就好了。

    安娜睜大了眼睛,看著李洵。

    居然說才要開始──安娜以為這場戀情早就結束了。

    可是你千萬別把對方當作是機器人,一定要當她是一個全力以赴的女人。當你把對方看作是區區的機械時,你就輸了。因為那位葉丞同學,可是將那個叫夏依的機器人當做是人類女孩。

    聽好了,所謂的戀愛,到頭來終需孤注一擲。所以凡是能運用的條件都得全部用上,不然是贏不了的。自己身為人類這點,如果能成為你的武器,就盡量用下去。況且這也不是什么卑鄙的手段。

    身為人類?

    我的意思可不是叫你重蹈覆轍,跑去跟對方說你不是人類喔。比如說,就沖著對方是機器人無法從事親密行為,那這當武器,也是十分出色的戰法。

    ……?

    這個過激的詞匯讓安娜不僅脹紅了臉,眼前甚至發黑。

    聽─好─了,我只是要你起碼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而已。機器人沒有而人類有的、或是對方沒有而自己有的特質也行,總之你能想得到的,就盡量展現出來。雖然,有時候很可能對方也已經具備了相同特質。

    自己擁有的特色自己能力所及的事

    原來如此,安娜恍然大悟,心情變得稍微輕松了一點。這時涌上心頭的事不想輸的念頭,以及自己對葉丞的那份確切的感情。也許那份感情,最初只不過是不愿被人橫刀奪愛的執著而已。但不管開端為何,那份心情肯定是喜歡。至少,那和輕浮的憧憬不同,是千真萬確、不容質疑的感情。

    謝謝你,李洵。

    向她道謝。接著安娜向還站在那里的佩佩低下頭。

    對不起,我說了那么失禮的話。

    不要緊,你的話絲毫沒有傷到我喔。因為,我是機器人。

    佩佩露出圣女般的微笑。

    反而更恐怖。

    況且,我現在有比那更生氣的事情。

    啊……

    安娜只想到一件事。

    李洵。這么說來,之前李洵爸爸是不是有說過,不準在禮拜堂私下商量這類個人的人生問題?

    并不是因為是在禮拜堂,所以才不準商量人生問題,問題出在李洵好歹是個神職代理人員。雖然兩人是在商量戀愛的煩惱,但鼓勵別人斗爭總是不太好。

    喔,是有說過。可是那和這件事情根本就是兩碼子事吧。應該說,我才不管他咧。不追求現世利益,那還叫什么教啊。

    做出偏激言論的李洵。

    李洵,我覺得那是危險思想。

    是嗎?我本來就是個危險的女人。

    原來你還有自覺啊。

    佩佩冷冷地這么說。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

    哼哼。怎么啦?整個人這么黑暗?是不是該洗洗你的圣徒遺物了啊?

    請你好歹先交出一塊豆皮壽司以后再說這種話。

    原來如此,你氣的是這件事啊。

    哼哼哼,彼此交錯著陰森的冷笑。

    食物的怨恨果然很恐怖。

    在這種氣氛之中,安娜下了一個小小的決心。

    我想成為葉丞的女友。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要全力以赴,就算不擇手段也在所不惜。

    雖然不曉得這個決心能夠維持多久,至少在這瞬間,安娜是那么地樂觀進取。

    ……

    夏依和葉丞兩人在公園內漫步,最后來到了休憩廣場。這一帶,草皮起伏連綿,方才冒出嫩綠新芽的樹木,零零星星的分布四處。

    這一帶雖不適合從事棒球之類的運動,倒是個悠哉放松身心的絕佳場所。

    葉丞和夏依選了其中一個小草丘歇腳。兩人就在丘頂上僅有的那一顆闊葉樹下,鋪上兩塊坐墊大小的塑膠墊,坐了下來。

    起初因為害羞而不敢坐得太近。之后,兩人先觀察對方動靜,再趁機挪近身體。兩人就重復著這樣的舉動,一點一點慢慢縮短兩人間的距離。現在他們已經靠得非常近了。

    這時,夏依假裝看別的方向,倏地朝葉丞靠過去。

    不小心碰到了肩膀。

    兩人嚇得當場直了背。

    自從兩人上了公車以后,就一直這副德性。

    待、待在這么高的地方,總覺得自己好像一個人獨不對,是兩個人一起獨占了整座公園。

    是、是阿。這么說來,視野的確很開闊耶。

    而且人又少。沒想到這里是這么悠閑的地方。雖然逛街買東西也不錯,我還是比較喜歡這里。

    是嗎,太好了。

    夏依將頭靠在葉丞的肩上。

    夏依學姐?

    別、別動嘛!人家也很害羞阿

    啊、是!

    緊緊相偎的兩人。

    本來緊張得全身發直的葉丞,在發現夏依其實也很緊張時,轉眼間就松懈了下來。

    于是夏依也跟著放松了。

    葉丞,其實我早就決定好第一次約會要來這里。小時候,我參加社區聯合舉辦的郊游,曾來到這座公園阿,雖然你可能會覺得有些意外,我也是有過童年的喔!那時候,有一對情侶在這個廣場吃午餐。我一直都很向往那樣。

    夏依也曾有過童年。雖然葉丞有些驚訝,不過當他想像起年幼的夏依愣愣地看著情侶的模樣,不由得脫口說出好可愛唷。

    你說什么?

    沒有阿,沒事。

    嘴上是這樣說。但他還是按耐不住笑意,最后還是竊笑了起來。

    夏依學姐小時候的樣子啊。

    那當然是個頭小小的啦。那時用的是兒童型身體。

    我想看。

    那是不可能的。爸爸應該收起來了,就連有沒有留下來都不曉得。

    我是指有沒有照片之類的?

    照片?我、我不好意思拿出來。

    我想看學姐的照片。

    讓我考慮考慮。

    這時夏依抬起靠在葉丞肩上的頭。

    對了,要不要來吃午餐?肚子應該餓了吧?

    葉丞攤開從夏依手中接過的墊子,夏依則是從兩人帶來的兩個紙袋中,拿出便當來,一個個排在墊子上。

    黑色三層重箱兩個三個。合計九層。

    此外還有飯團。

    種類和份量多到不禁懷疑:這是要給誰吃啊?眼前的光景,難道是所謂的越做越起勁,最后不小心做太多的結果?

    一心想著這是要煮給葉丞吃的,就不小心做太多了。

    果然不出所料。

    我本來想只帶要吃的份來就好了,可是這么一來,剩下的不是就會被我爸吃掉嗎?想到特地為葉丞你做的東西就這樣拱手讓人,我實在是不太甘心,于是就全帶來了。

    把做的份全帶來了?

    嗯。

    擺在墊子上的便當,看起來相當壯觀。除了炸雞塊等基本料理之外,甚至還包括鰻魚、馬鈴薯沙拉、糖醋排骨等便當里不常見的配菜。

    東西合并,集大成的拿手小菜,盡收眼底。

    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請問我可以吃嗎?

    請。請問您要從哪一道菜開始吃起呢?

    夏依用如此滑稽的口氣說話。

    那就從那個海帶卷開始。有筷子嗎?

    夏依伸手,俐落地用筷子夾起海帶布卷。

    來,啊……

    夏依學姐!

    葉丞羞得不知所措。本來還一臉微笑的夾著海帶卷準備要喂葉丞的夏依,在葉丞眼前,她的臉變得越來越紅。

    那模樣實在很有趣,于是葉丞不為所動,繼續看著她。

    葉丞,啊─

    葉丞畢竟還是會覺得過意不去。他強忍著害羞的感覺,乖乖張開嘴巴,一口吃下海帶卷。

    昆布卷內卷著鱈魚,口味雖然家常,但煮得非常入味,卻又不至于讓鱈魚散開、甚至鮮味盡失。

    雖然稱不上是高級料理的口味,不過葉丞覺得,完成度應該相當高。至少是他吃過的味道最喜歡的一個。

    很好吃喔。

    太好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