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葉丞望著那天機器人,越來越感到有些無助。

    生死關頭,他卻還殘留著幾分冷靜。

    不過,那不是真正的冷靜,而是因為感到恐懼而嚇到麻木,一動不動。

    “要是你死了,那應該會給我造成大麻煩的,所以你還是乖乖的變成植物人吧。”

    那個男子臉上浮現惡意的笑容,發出恐怖的宣言。

    就在這時,聽從男子指揮的機器人舉起高高的鋼鐵手臂。

    那鐵臂,簡直跟鋼鐵俠能夠媲美。

    如果被那機器人的鐵臂砸中的話,不死也要變殘吧。

    更甚者,說不定真的會變成植物人,一輩子都不清醒呢。

    在這2040年的新社會里,科技異常發達,甚至出現超能力哲,而機器人已經充當起人類的打手之類的角色,聽從于人類的命令,甚至出手殺人。

    肯定會死的。

    “不要啊,住手,放開我!”

    從剛才被那男子抓住領口到現在,這是葉丞第一次好好說出話來。

    他掙扎著,但是男子和葉丞的體格相差太大,葉丞太瘦,對方是個肌肉彪形大漢,他怎么抵抗,都無法輕易擺脫那男子,只是輕而易舉的就被扔向機器人的面前。

    不幸絆倒的葉丞,接著被男子從后背踢飛,當場頭部墜地,狼狽的癱倒在柏油路面上。

    但,葉丞根本無法顧忌疼痛之處,或者丟不丟臉,此刻只有逃命。

    他連忙抬起頭,發現機器人果然在他面前,高高的舉起鐵臂,在路燈的照耀下,機器人的手臂閃爍這樣陰冷的白光,現正無情地朝葉丞揮下。

    葉丞要逃,也來不及了。

    于是,他緊閉上了眼。

    忽然,一個噠的輕盈跺地聲在他耳邊響起。

    在那一瞬間,輕拂過臉頰的那一陣風,似乎帶著十分怡人的香氣。

    接著,傳來硬金屬和硬金屬相抗的撞擊聲。

    這一連串的過程,仿佛是一步接著一步發展,但那一定是錯覺。這一切應該幾乎是發生在同一時間內才對。

    他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

    眼前,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子。

    站在路燈的逆光中,修長的背影輪廓,手上拿著一把收在鞘里的刀。背挺得筆直,卻不流于造作。一頭黑色長發和短裙輕輕隨風搖曳。

    細瘦的手臂高舉手腕上的玫瑰金色手環,正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一頭黑發的她,就是用那個手環擋下了機器人的鐵臂。

    金色手環以手腕為軸心,浮在半空中。

    手環閃閃發光,起初以低速旋轉,但在下一個瞬間,就像是施加了力道似的,開始以超高速旋轉。

    陣陣旋轉摩擦空氣聲,伴隨著喀啦喀啦的刺耳聲響,從她的手環和機器人鐵臂接觸的部份噴出大量火花。

    真是不可置信。

    然而更不可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她開始用她那細瘦的手臂,將機器人的鐵臂節節向后推。

    鐵臂被甩開的同時,巨大的機器人因為反作用力而失去平衡,向后倒退了幾步。

    向后跺步的機器人,那龐大的身軀最后仆倒在兩間商店后再過去一點的柏油路面上。

    和電視劇中汽車墜落沖撞地面時一樣刺耳的撞擊聲,響徹深夜街頭。

    (難道是超能力者?)

    眼前的光景過于離奇。就葉丞所知,有這種本事的,就只有那些超能力者們而已了。

    “在搞什么鬼啊,啦啦!”

    本來正準備離開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再度回到了現場,站在葉丞背后歇斯底里地向機器人大聲喊道。

    “你這家伙是什么來頭!可惡,啦啦快站起來啊!快站起來把那家伙踩扁!”

    他大聲放狠話。然而戴著手環的女孩,絲毫不把男子放在眼中。

    她稍稍回過頭來,和葉丞四目相視,接著露出微笑。

    那是一張仿佛能懾人魂魄、清新脫俗的秀麗容貌。

    葉丞這時最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已經得救,也不是對她是誰感到疑問,他只是看得入迷。

    但他赫然發現,她身后超大的機器人正慢慢起身,發出陣陣馬達聲,只用腳便靈活起身的灰色機器人,旋即沖向她和葉丞,發動突擊。

    戴著手環的她,看也不看叫做啦啦的機器人,逕自閉上眼睛。

    ──眼睫毛好長啊──

    就在想著這樣無關緊要的瑣事的葉丞面前,她豎直手中帶鞘的刀,將右手置于刀柄上方。

    也許是光線的緣故,她那頭艷麗的長發,看起來就像是散發著光輝的琥珀色飛瀑。

    以高速迎面沖來的龐然大物,與舉止優美、雙眼低垂、紋風不動的她,已經無所適從的葉丞,在兩者交鋒的那一瞬間,差點就要放聲大叫。

    然而,銀光一閃──

    出鞘的刀刃劃出一道縱向的軌跡。

    在葉丞腦中烙下鮮明印象的,是散發著光芒、輕柔飛舞的長發,以及脫鞘而出的刀刃閃爍著的光輝。

    被那剔透的刀刃一分為二的機器人,就像是慢動作鏡頭似的,通過葉丞和她的左右兩側。

    就在那一瞬間后,分成左右兩半的機器人,化為沉默的金屬塊,飛過墜落在遙遠的后方。

    這是沒有一絲動搖、也沒有半分誤差的勝利。

    她以讓人無法輕易靠近的優雅動作,將帶著冰刃的刀收入鞘內。接著,她把凌亂的頭發撥到背后,注視著葉丞。

    那是十分溫柔的眼眸。

    細致端正的下巴和鼻梁,嘴角帶著一抹微笑。

    葉丞甚至沒有注意到襲擊自己的男子正準備開溜,他只是癡癡地看著她。

    在還站不起來的葉丞面前,她蹲了下來。

    她以單膝跪地,從上方注視著葉丞的雙眼。

    那略偏藍色的瞳孔中,映照著葉丞的身影。

    她稍稍瞇起那樣的眼睛,這么說了。

    “你剛剛的表現很帥喔!”

    話雖如此,葉丞卻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

    到后來他才明白,她指的是自己出手救了安娜的行動。

    她兩手輕捧著困惑的葉丞的臉頰。就在葉丞陶醉于那柔軟溫暖的纖細手指,以及掌心舒適觸感的剎那間,她的臉頰忽然湊近,等他回過神時,雙唇已經相疊。

    僅止于一瞬之間。

    只是輕輕碰了一下。

    那是個難忘的。那是往后還會繼續累積下去的,最初的第一個吻。

    女孩纖纖細指放開了他的臉。凝視著葉丞的雙眼,溫柔地微笑的她,倏地站起身來,背過身去。

    她一跺地,便輕盈地騰空而起。她的身影在轉瞬間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想當然是無從追起。

    ……

    葉丞從不用鬧鐘。

    能準時起床,是他少數的優點之一。

    他一如往常,在固定時間清醒,隨即做運動。一鼓作氣掀開棉被,盤腿而坐。

    伸個懶腰。

    在那天──深夜在路上試圖搭救安娜,反被壞蛋遷怒,最后是拿著不可思議的刀的少女救了自己──之后過了將近一個禮拜。

    那天擦傷的額頭,結痂已經脫落了。不過,每當他回想起少年對她的那個吻便心跳加速的癥狀,不但沒有消退的跡象,反而與日俱增,甚至就要讓他喘不過氣來。

    說他滿腦子只有她也不為過。

    葉丞心想:要是能再見她一面就好了。雖然就算見了面,她恐怕不記得他了;就算她還記得,她也一定已經有完美的男友伴在身旁了。總之就是想見面,然后向她好好道謝。

    那個女孩應該是高中生,所以一旦新學期開始,在接下來的高中生活里,說不定就有機會在哪里相遇想到這里,葉丞方才回過神來。

    得準備出門。

    從那之后過了一個星期。和那個女孩的相遇是三月三十一日,這意味著四月份同樣地也過了一個星期換句話說,漫長的假期在昨天結束,今天是入學典禮。從今天開始,葉丞正式成為高中生。

    他環視房內,尋找更換的衣服。最后他發現掛在門楣上的淺灰色校服西裝外套。

    原來是媽媽在我睡覺的時候,幫我掛起來的啊!

    從今天起就要上高中。想到這點,就有那么一點感慨。

    葉丞就讀的,是名為育才的私立高中普通科。由于兩年前的高中改革,南城內八成以上的高中都改制為職高,所以這是現今為數不多應該是說極少數設有普通科的高中。

    葉丞從父親親手做的床上一滾,俐落地下了床。

    拉開窗簾。晨曦照耀下的庭園,已是一片春日景致。

    感受著新生活的開始,他在陽光中瞇起了眼睛。

    “媽!早!”

    葉丞換上制服以后來到廚房。廚房內的飯桌上已擺好了早餐。

    煎蛋卷、雞蛋湯、白飯,以及烤面包。

    “早安!嗯這身制服還真適合你。”

    “媽,你還說。直到昨天為止,不是已經讓我試穿過好多遍了嗎?”

    “哎呀?有這回事嗎?”

    葉丞的媽媽顏香促狹地笑著,把飯添到碗里。

    接著將婉擺到葉丞的面前。冒著陣陣熱氣的白飯讓人食指大動。

    “開動了,好吃。“

    ”這樣啊。那就好、那就好。“

    會覺得飯菜可口,就表示身體狀況良好。能夠以良好的身體狀況迎接高中生活開始的這一天,實在是令人欣慰。

    他吃完第一碗以后,再添一碗。

    這時顏香也解下圍裙疊好,坐在飯桌前。

    “葉丞?”

    “嗯?”

    他嘴里一邊嚼著煎蛋卷,一邊回話。

    顏香直盯著葉丞看。

    “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覺得你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男孩子。像是臉頰的線條,還有眼角那一帶,都和爸爸一模一樣。老實說,我真想讓那個人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她看著遠方,這么說了。

    “那個人,真傻。”

    這是顏香的口頭禪。

    葉丞的父親──葉藍五年前已經過世了。死因是過勞。曾是一流機械技師的葉藍,是個各方爭相延攬的人才,而他也真的是不眠不休地為工作忙碌。雖然拜他辛勤工作之賜,在他死后留下了足以不愁吃穿的大筆財產,然而他同樣地也留下了這么深的寂寞和不舍給顏香。

    所以──

    他當然傻嘍。

    葉丞心里也是這么想。

    不過顏香似乎對這個傻有不同的解釋。

    “就是啊,居然有人是真心對機械和人類一視同仁,實在是很奇怪吧。那個人就是這樣,會向汽車說早安,還會跟電視說今天狀況也不錯呢。第一次約會的時候也是一樣,那天遲到的我問他:‘等很久了嗎?’結果你猜他怎么回答?他說:‘有機器陪我說話,所以不要緊。’那已經不是對機械和人類一視同仁,在他心目中,機械還比較重要吧。最后也是為了來自各地的修理委讬,跑遍全國,才過勞死掉。可是……”

    顏香看著遠方的視線中,帶著一抹幸福的色彩。

    “那樣的爸爸選擇的不是機械,而是身為人類的我結婚,你不覺得這是個了不起的奇跡嗎?”

    “這倒也是。”

    顏香說的確實有理。況且,若非如此,葉丞也就不會出生了。雖然葉丞當然也喜歡自己的父親葉藍,但是父親留下母親一個人而去這點,實在是讓人有點難以原諒。所以葉丞說話時的口氣,自然帶有些許不滿。

    “可是,果然還是很怪。”

    “是什么很怪?”

    “就是機械畢竟是機械啊。”

    “葉丞,嘴巴上是這么說,但你可是那個人的孩子啊,有其父必有其子,總有一天你也會理解的。”

    “是嗎?”

    “就是這么一回事。”

    葉丞實在不這么認為。

    他心中留下未解的謎團,喝下最后幾口雞蛋湯。

    “我吃飽了。”

    “對了,媽媽等一下還有點事要忙,你就先去學校吧。媽媽會盡量在入學典禮前趕到的。”

    “好啊,不要緊。又是姥姥?”

    “對。她嚷著要我帶她去看你出席典禮的模樣。總之我先到姥姥那邊去,讓她吃過飯,設法安撫她之后就過去你那邊。改天再過去讓她看看你穿制服的樣子。”

    “了解。”

    葉丞想起下半身行動不便,卻出奇地有精神的姥姥,不由得露出苦笑。

    “葉丞,你也已經是高中生了,可不要因為覺得孤單寂寞就哭嘍!”

    “我哭了?那是什么時候的事?”

    “就在初中的入學典禮上。還有啊,剛剛馬修同學有打電話過來,我就拜讬他來接你了。能和死黨讀同一間高中,這真是太好了,不是嗎?不過葉丞啊,你怎么沒跟馬修同學說你要去育才呢?”

    “我也沒刻意隱瞞他啊。再說馬修才不是什么死黨,他和什么人都很要好。老實說,我真是不明白他為什么那么在意我。”

    顏香不以為然地聳聳肩。

    “總之別忘記該拿的東西喔。喏!馬修同學好像已經來按門鈴了!”

    顏香話一說完,玄關的門鈴就響了。能夠察覺訪客已經來到門前,是顏香少數的絕招之一。

    背挺直!用端正的姿勢出門!

    顏香說完以后,一臉微笑地看著葉丞。

    “啊、是!我出門嘍!”

    葉丞不知怎么地害臊起來,急忙起身。

    乘坐地鐵一號線線然后再轉線,一總共過六站。

    育才高中位于鄰市郊區,就坐落在一個俯瞰住宅區、海拔頗高的臺地上。校舍后方是更高的臺地應該說,是連綿的山區。

    整間學校有三面都包圍在綠意盎然的自然中,堪稱是一個理想的學習環境。

    雖然四月上旬就快要結束,通往校門的坡道兩旁所種的花朵仍含苞待放。提到入學典禮,一般人腦中都會浮現花朵盛開的景象。

    和馬修的母親在校門口附近分道揚鑣。依照流程,新生家長要先到體育館集合,邊聽校方的說明,邊等待學生入場。

    至于葉丞和馬修則在玄關處看著分班表。包括葉丞在內的新生們一同張望著那張表,印刷在A4大小的粗糙紙張上,外觀十分簡單樸素。然而仰望著那張表的一年級新生,個個表情嚴肅認真。

    一深淺灰色西裝的男學生,以及身著白色合身上衣搭配短裙的女學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葉丞也找起自己的名字。

    “在這里。五班十二號。”

    馬修在葉丞頭上突然淡淡地這么說了。

    “謝、謝謝。”

    “我們同班。”

    “咦?啊、嗯。”

    “葉丞,你可以表現得再高興一點啊!”

    “我當然開心啊。你看,除了我們之外。就沒有幾個認識的同學了。”

    “這倒未必。我們學校有十六個人進了這所高中。在那之中,安娜也和我們同班。”

    “什么,安娜同學?”

    這讓葉丞想起那件事。就在前幾天,葉丞為了救她,一反常態地出手阻止壞蛋欺負她,差點遭遇不測。那個時候安娜雖然逃得不見蹤影,但葉丞始終惦記著,她是否平安到家了她有沒有受傷呢?

    馬修出難以言喻的神情。

    “是阿。況且,想要朋友的話,很快就會增加了。”

    “別說的那么簡單。我和你不一樣,我并不擅長交友。”

    “是嗎?”

    “沒錯。”

    毫無進展的對話。

    本來馬修和葉丞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馬修既既聰明、人長得又好看,還擅長運動,雖然板著一張臉,卻還是有許多朋友。個頭又高,自然深受女孩子歡迎。

    相對的,真要說起來,葉丞是那種會被歸類為到處都有的男孩子,況且他從沒和馬修聊過自己的興趣嗜好,所以他們倆其實也沒有共通的話題。

    所以葉丞實在不明白,為什么像馬修這樣的人會處處關心自己。

    “別擔心。你就由我……”

    “喂───!馬修!”

    打斷馬頭說話的,是一個微胖的少年。頗像香菇頭的直發配上狡黠的表情,這形象實在式難以言喻的不搭調。

    “怎么?原來是李健啊。”

    馬修不怎么起勁地回他。

    “你這是什么話啊。喔!對了,馬修!你居然分到別班去了,這個叛徒!我們之間的友情只是一場騙局嗎!”

    被喚作李健的微胖少年,朝馬修的臉揮出一拳。以掌心接下這一拳的馬修,露出了平日少見的笑容。

    “你就這么不滿意我們倆不同班?”

    “倒也不是。我剛剛去看過了。我們班可是可愛女孩的寶庫啊。當然是沒問題,不,應該要說,本大爺的傳說,從現在就要開始啦!”

    “那真是太好了。阿~~喂、葉丞!”

    總覺得自己插不上話,正打算先回教室的葉丞一聽到有人叫自己,連忙回過頭。

    “什、什么事?”

    “介紹給你認識。他是李健。”

    “誒,這個人是?”

    李健把臉湊到葉丞面前,不客氣地直盯著他看。

    葉丞不由得往后縮。

    “葉丞,考上同一所高中,現在同班。”

    “哇,這就是久仰大名的葉丞同學啊!不好好打聲招呼怎么成呢?我是李健。”

    馬修多嘴道:“只是個我行我素的家伙罷了。”

    李健怒道:“馬修,你少啰唆!對了,我和這家伙,從小彼此的媽媽就互相認識,上的還是同一家安親班。該怎么說呢?算是死黨?”

    “你好,很高興見到你。”

    “哦,我常聽馬修提起你喔。怎么?既然我和你都是馬修的死黨,我們今天起就是死黨啦。總之就是這樣,請多指教啰,葉丞。對了,叫我李健就可以了。”

    看樣子,李健如馬修所說,果真是個我行我素的人。不過像這樣若無其事地對話,倒也不討人厭。

    “那就請多指教了,李健。”

    上了二樓,在教室前,葉丞出奇不意地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是個戴眼鏡的女孩。長度齊肩、造型普通的頭發上系著質樸的緞帶。他正是葉丞的初中同學──安娜。

    “啊!安娜同學。”

    “啊……”

    正好從教室出來的安娜,先看到馬修,接著看到葉丞的臉,當場整個人僵住。隨后她一言不發地低下頭,也不點頭打招呼,就是逕自跑走,逃離了現場。

    “她這算什么啊?”

    李健抱怨起安娜的態度。

    葉丞本來只是想問她那天的事情,但她分明就是在避開自己,這實在讓葉丞有點受傷。

    “誒,葉丞啊?”

    李健不知道是怎樣曲解了葉丞消沉的態度。他喔~了一聲之后,露出狡黠的笑容,繞到葉丞面前,由下往上看著他的臉。

    “有、有事嗎?”

    “我先提醒你,李健。你八成是誤會了。”

    為保險起見,先發制人開口說話的是馬修。

    “喂喂喂,你眼睛只是裝飾品嗎?本大爺可看出端倪來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才第一天就被人家甩了,真可惜啊!喔!葉丞該不會就是追著那個女孩,才報考這間高中的吧?她人是真的蠻可愛的啦。嗯~差不多是前半吊車尾吧?嗯嗯,我了解你的心情。”

    “你在說什么啊?”

    李健的異想天開讓葉丞大吃一驚。安娜的確是樸素中不失可愛,李健能一眼就看出這點,其眼力確實讓人佩服。只不過,葉丞從沒把她當作是自己喜歡的對象。

    “要我別四處張楊?嗯,我就答應你。”

    不知道自顧自地得出了什么結論的李健拍了一下葉丞的肩,接著按著他的背,一路推他進了教室。李健明明就是隔壁班的,但本人完全不以為意。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