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都市之我是保鏢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懷疑
    黑豹來學校的事,董青很重視,當他知道這件事后,親自出馬來處理。

    歹徒帶槍來校園,這是件極為惡劣的事情。

    在整個詢問過程中,黑豹一直保持著緘默,沒有說一句為自己辯護的話,看到如此行為的黑豹,李國棟心中很是滿意。

    在李國棟請黑豹出手的時候,他們曾簽署過一份協議,無論發生什么事情也不準將他們之間的關系說出來。

    這是他對黑豹唯一滿意的事情,既然黑豹沒有將他們之間的關系說出來,那么在這件事上,他就不是主謀,而是一名受害者。

    作為副校長的李隆,知道兒子李國棟在學校出事后,連忙急匆匆的趕來學校,看自己的兒子。

    李隆看去很年輕,約莫三十多歲的樣子,長得很英俊,李國棟的英俊,大多是遺傳他的樣子。

    “國棟,你沒事吧?”李隆一臉擔憂地看著被黑豹打得鼻青臉腫的李國棟

    李國棟咧嘴一笑,道:“沒事,爸,我很好。”

    李國棟和李隆的父子關系并非是傳統家庭的關系,兒子懼怕父親,李國棟和他父親的關系很好,如同是朋友之間的關系。

    在華夏的大多數家庭中,父母都是一慈一嚴,沒有了嚴父,那么就應該有嚴母,在家李國棟最懼怕的就是他的母親,平日里,母親說的話,李國棟從來不敢去反駁忤逆。

    “國棟,很疼吧!”李隆一臉的心痛,就如同現在受傷的不是李國棟,而是李隆。“怎么能將人打成這樣呢,校長請你一定要嚴肅處理這件事。”

    李隆只是隨意瞥了眼黑豹,原本他是想罵上幾句的,轉念一想,在這個場合他還是得注意言辭。

    董青馬上就要退休,學校即將推選新的校長,而候選人員就是他們幾位副校長,所以一言一行還是得注意。

    “李校長,你就放心吧!”董青鄭重地點頭,“我已經將這件事移交警察局,我想他們會處理好這件事的。”

    “那就好,董校長。”李隆臉上笑開了花,對于董青稱呼他為李校長,李隆心中很是開心。

    看來董青已經聽到了些風聲,他是下屆校長最得力的人選,不然他不可能叫李校長,而是而平時一樣叫小李。

    “咦,蕊蕊,你怎么在這里?”李隆才注意到站到一旁的張蕊。

    “姑父。”張蕊微微一笑。對于這個姑父,張蕊并不怎么喜歡,在她看來,李隆完全就是個軟骨頭,他之所以能當上副校長,完全是因為姑姑的原因。

    最重要的一點,李隆很是虛偽。

    “張蕊同學也是這件事情的受害者之一。”董青說道,董青很了解李隆的為人,喜歡小題大做,所以他得趕緊解釋,不然等下他會不得安寧的。“所幸的是,張蕊同學并沒有什么事。”

    李隆皺了一下眉,問道:“蕊蕊,你真的沒事嗎?”

    很顯然李隆對董青的話并不信任,對此董青的心中倒是沒什么情緒,畢竟又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忽然間,董青突然擔心起來,若是李隆成了這學校的校長,長青是否還能再保持以往的優良傳統,教書育人。

    但這他又有什么辦法呢?李隆有一個校董老婆支持,當校長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他又怎么能阻止呢?

    ……

    警察局的人來得很快,來的是三名干警,二男一女,兩名男警長得很普通,并非是什么帥哥,但卻很年輕,平均年齡在二十四左右。

    但那個女警就不同了,長的很漂亮,精致的面容,姣好的身材,那身普通的警察制服穿到她的身上,襯托出一種別樣的美。

    她一來就向大家介紹了她的名字,葉靈衫。

    葉靈衫最讓人驚艷的并非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的酥胸,用一個字形容大,兩個字很大,三個字真的大。

    在紀凌見過的女生中,找不到比葉靈衫還大的人,以前她覺得張蕊的酥胸已經是最大的,但今天葉靈衫的,刷新了他的認知。

    在紀凌驚嘆之際,正和校長了解情況的葉靈衫突然轉過身,看著紀凌,然后便邁著步伐走到紀凌面前。

    “你是叫紀凌吧?”葉靈衫開口問道,她的聲音很清脆,如同百靈鳥一樣,悅耳動聽。

    “咕嚕!”紀凌吞咽了一口吐沫,然后才點頭,“是的。”

    “我需要知道詳細的事情經過。”葉靈衫說道。

    “事情就像校長和保安大哥說的一樣,這個叫黑豹的男人,趁著保安室的保安休息的空擋,偷偷溜進來,然后就遇到了我,他就恐嚇我,并用槍威脅我,最后幸好于大哥們及時趕到,救了我,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設想。”紀凌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而他說的話,是在于宇峰向學校上報這件事之前,就一起商量過了的說辭。

    只有統一了口徑,才不會露餡,要是露餡了,于宇峰們就要被學校懲罰。

    葉靈衫看了眼手中的筆記本,點頭說道:“嗯,你說的話,和于宇峰的一模一樣。”

    聽到最后的四個字一模一樣,紀凌心中突然泛起一絲警覺,感覺有些不對勁,但哪里不對勁,他又說不出來。“肯定一樣呀,他和我都是這件事的見證人。”

    “嗯,那你可以跟我說一些細節嗎?比如黑豹如何威脅你,說了什么話,做了那些動作,還有就是,怎么將他制服的?”

    “這些對案件有用?”紀凌疑惑,這件事他說得很明顯,黑豹進學校想對他動手,她們只要將黑豹抓就行,怎么還問起細節,又不是偵探片,不知道兇手,需要去查。

    “當然,作為警察,我們需要詳細了解整件事的過程。”葉靈衫合上筆記本,狡黠地看著紀凌的臉,淡淡說道: “還是說,這件事,你們有所隱瞞?”

    紀凌眼神一滯,停頓一小會,面不改色的說道:“隱瞞?怎么可能,這有什么可隱瞞的,難不成真相不是黑豹威脅我,而是我威脅黑豹,是我要打他。”

    “那倒不是。”葉靈衫搖頭,“我只是覺得你們隱瞞了一些東西。”

    “是嗎?”紀凌淡淡一笑,問道:“何以見得?”

    “你和于宇海說得話一模一樣!”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