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都市之我是保鏢 > 第三十五章 老城區
    紀凌沒有回答張蕊的話

    此時他心中產生出一種情緒,害怕,從未在他身上出現過的情感,曾經他連死亡都不怕,現在卻在害怕自己的未來,紀凌不明白自己現在到底是怎么了。他感覺自己好像變了,變得陌生,連他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當初,他還是留在組織的時候,他的生活很簡單,很有目的,每天的生活就是拼命去訓練,然后做暗殺任務,而離開組織之后,他滿腦子想的是,用一切代價,去為零報仇,而就在剛才他突然產生一個念頭,假若他為零復仇成功以后,之后他該怎么辦,是繼續生存下去,還是就此放棄生命?紀凌迷茫了。

    “喂,呆子。”

    張蕊在紀凌眼前揮了揮手,哼,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在跟他講話,他竟然神游四方,去想其它的事情,難道自己就這么沒吸引力?

    雖然心中有些小情緒,但是出于擔憂,張蕊還是開口詢問道:“紀凌,你怎么了?”

    紀凌回過神來,看著一臉擔憂地的張蕊,微微一笑,道:“我沒事。”

    “那就快走啦!我們已經坐過站了。”張蕊一把拉起紀凌的手,拽著他跑下公交車。

    “這里是哪里?”紀凌環顧四周一圈,他來江城的時間不長,對這里的地方并不怎么熟悉。

    “這個地方……”張蕊說著,突然伸出手,攔下一張出租車,微微一笑:“別問了,你跟著我走,就行了。”

    就在紀凌和張蕊坐上車離開后,幾輛飛馳而至的摩托車來到他倆下車的公交站臺,這個摩托車隊共有十多人,他們來到站臺之后,在站臺地周圍繞了幾圈,像是在找什么。

    十分鐘后,他們當中一個帶著墨鏡的矮胖子,從兜里掏出自己的蘋果手機,劃拉著手機通訊錄,在里面找到一個叫李軍的人,打了過去,嘟嘟響了幾聲,就被對方接通了電話。

    胖子先開口道:“李哥,我們來晚了一步,你說的哪兩個人已經走了,現在找不到了。”

    “什么!”電話中傳出震怒的吼聲,“王強,你真是個十足的飯桶,在眼皮子底下,竟然還把人給跟丟了,真他媽是個廢物。”

    此時電話里這個名叫李哥的人,就是被紀凌逼著跳車的小偷,他并非是犯罪小團伙,而是一個大型的盜竊團伙的頭目,原本他是洗手不干多年了,但由于技癢,于是便領著新收的手下出去實戰的一下,沒成想,錢包沒偷成,還把自己給弄傷了,他怎么能咽下這口氣。

    “大哥,沒關系,小弟們已經把他們的樣子給記了下來,我們一定會找到他們,來給你報仇的。”

    李俊的態度稍微緩和些:“那就好,你們就先在哪里等著看一看,我就不信這對狗男女能在這么短的時間消失不見,該死的東西,竟敢這樣對待老子,這仇一定要報,媽的,現在小五,小六,他們都還在醫院昏迷著呢。”

    紀凌們的出租車來到一個老城區,停了下來,紀凌下車后,看了周圍,發現這個地方的房子沒有一棟是完整的,幾乎是破破爛爛的。

    “我們來這里干什么?”紀凌疑惑。不是說去商場買東西,但這個地方也不像是有商場的樣子。

    張蕊看著周圍的建筑物, 臉上露出懷念的表情,淡淡地說道:“這個地方真是懷念呀。”

    “你來過這個地方。”紀凌有些驚訝,在他的想象中,像張蕊這樣的富裕家庭長大的孩子,應該是不會來這種又破又臟的地方。

    “嗯,來過,只不過是在讀小學的時候,而上初中以后,就再也沒來過這個地方。”張蕊轉過身看著紀凌,問道:“紀凌,你覺得這個地方怎么樣?”

    “環境太糟糕了。”

    一眼看去,到處都是破舊的房子,坑坑洼洼的街道,上面還有很多的垃圾,致使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酸臭味,流浪貓狗也隨處可見。

    “嗯。”張蕊點頭。“這個地方是跟以前不一樣了。”

    “哦”

    “以前我外婆家就是在這個地方,在我很小的時候,最喜歡來外婆家,那個時候,我只要以一來,外婆都會為我準備許許多多好的的東西,吃都吃不完。”張蕊的表情有些難過。“不過自從外婆去世以后,我也快忘記這個地方,今天正好是外婆的忌日,我就突然想過來看一看,這個曾經給我帶來無限歡樂的地方。”

    紀凌開口道:“我想,你小時候一定是個大胖子吧!”

    “哼,不是。”張蕊輕哼一聲,討厭的家伙,難道看不出我現在很難過?需要的是安慰,不安慰就算了,竟然還這樣說自己,太可惡了!雖然張蕊心里埋怨著紀凌,但嘴上卻也在反駁著:“你猜錯了,本小姐是屬于那種無論怎么吃都不會胖的人。”

    紀凌上下打量著張蕊,一臉懷疑:“我看著不像啊!你小時候肯定是個大胖子。”

    “瞎說“張蕊傲然地挺起自己的胸脯。“紀凌,你給我聽好了,本小姐從出生到現在,身材一直都是苗條的,沒有變過。”

    此刻,張蕊的的雙峰看上去更加雄偉了,呼之欲出,紀凌不由得癡了,腦海里不禁想起一首曾經聽到過的歌。

    小兔子乖乖,把門兒 開開,

    快點兒開開,我要進來。

    嗯,寫這首歌的人實在是太流氓了,怎么會是我要進去,分明是要出來嘛。

    貌似發現紀凌的豬哥樣,張蕊俏臉一紅,連忙收回自己的胸,貝齒一咬,罵道:“流氓!”

    “這可不關我的事。”紀凌擺了擺手。“是你自己要讓我看的。”

    “臭流氓,你還說。”張蕊臉更紅了,連忙伸出自己的手,放到紀凌的腰間,在他的軟肉上,捏了起來。

    “嘶~”紀凌吃痛,倒吸一口涼氣,“大姐,我錯了,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吧!”

    “大姐?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嗎?”張蕊加大手中的力道。可惡的家伙,不知道年齡對女人來說是禁忌嗎?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一下。

    “啊!”紀凌慘叫起來,連連認錯求饒。“美女,美女,我錯了。”

    “哼,這還差不多。”張蕊嘴角掀起弧度,現在她的心里就像是被灌蜜糖一樣,甜蜜蜜的,剛才的低落情緒也一掃而光。

    張蕊是個心思細膩的人,她心里明白,紀凌并非是完全不顧忌她的情緒,他就是因為顧及到自己的情緒,所以才這樣做。

    “紀凌,謝謝你!”張蕊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2019076任选九